[原创]致马英九先生的一封信



马英九先生:

你好

作为大陆的普通一员,我对政治不是很关心,但是对台湾却一直很关注。因为台湾与大陆隔不断的联系,因为我在台湾的亲人,血肉相连、血脉不断。他不仅是祖国的宝岛,也是国共内战的象征。台湾的走向,不仅影响台湾人民的未来,也决定了大陆十三亿人民的未来。

但是民进党上台以来的一系列表现让我们对台湾的发展感到很忧心,也很痛心。两岸剑拨弩张,似乎要再重演国共内战的一幕。台湾内部更是陷入了统与独、战与和的无休止的争论之中,整个台湾面对着一种绿色恐怖。人人都怕被戴上红帽子,人人都怕与大陆有牵连。在世人的眼里,似乎台湾一夜之间就可能宣布独立,两岸战火一触即发,两岸人民要再一次面临血与火的考验。不仅是大陆人民忧心,就连台湾的有识之士也在忧心,只是无人敢公开谈论。在这种情况下,是连战先生以大无畏的精神,首开大陆之旅,以实际行动扭转了台湾的舆论方向,使两岸合谈成为了台湾人民敢于公开谈论的一个话题,也为国民党的重新执政打出了一个新的舞台,给了国民党一个新的机会。那就是利用国共和谈的平台,开创台湾新的未来,也开创两岸新的未来。

作为国民党推选的候选人,我们对你有着极高的期望,希望你能赢得大选,希望你能以国民党领导人的身份重开国共和谈,结束两岸对立,实现祖国统一。但是你却让我们一点一滴地失望了。

当选后,你宣布了你的两岸政策,即不统不独不武。不独,是我们所期望的,只要不独,大陆就没有动武的理由,以台湾之力更没有主动对大陆动武的能力,但不统,就不是我们所希望的了。当然,面对民进党留下的乱摊子、面对民进党八年来挑动的族群对立,面对选举时民进党40%的得票率,我们能理解你。毕竟中华文化的特点就是以稳为主,在稳的基础上求得缓慢却是不断的进步。我们也能理解你在任用陆委会主任这一人事上的安排,希望这是一种应急的措施。因为我们想尽量地去理解你,尽量地想从我们希望的角度来理解你。但是你却让我们越来越不理解了。

伯公在参选国民党主席的时候就说过,他的责任就是到大选结束,领导国民党赢得大选。因此,对于今年就到届的国民党主席选举,伯公无意恋栈。因此传话给你,希望你能兼任党主席。但却被你有“以党领政之嫌”为由拒绝了。我知道,伯公是真心的,因为要实现两岸的和谈,没有一个具有党政绝对权威的人来领导怎么能成?!伯公不是一个贪恋权位的人,尽管也是出生于台湾本土,但却是一个拥护两岸统一的人,如同王院长一样。

你组阁的人事安排,抛开国民党,政府出台政策,抛开国民党,国民党已经成了你曾经穿过的一件衣服,戴过的一顶帽子,现在你想脱下来了,摘下来了,你想当你的全民“总统”了。所以你任用的内阁人选,你不通过国民党中央研究,甚至也不跟国民党主席商量,你施行的政策,也不通过国民党中常会研究,完全是你一个说了算。你会怎么走,向那里走,没有人能制约。台湾的未来,对我们而言只是一片迷茫。

我想对你说,你的当选并不是你一个人的功劳,而是国民党全党努力的结果。特别是伯公,在你当选的过程中所起的作用绝对不比你低。国民党所有的党员、所有的立委、所有人的县市工作人员,他们为了你的当选,跑前跑后,深入乡村、市场、居民家中,这一切我想你不应该忘记。特别是泛蓝的整合,对你的当选起着绝对的决定作用。如果泛蓝再出一组参选人,我不知道你当选的机率还能剩多少?!

有人说,前几年台湾的局面就象大陆以前的文化大革命,我想也是的。或许,中华民族应当经历这样的一场磨难,我们两岸同呼吸共命运,在这一点上也是一样的。不经历这样的磨难,我们就无法在世界上崛起。面对台湾当今的形势,你想象邓小平一样,力转狂澜,开创台湾经济的一个新世纪。但是你没有看到小平同志是怎么做的。在经济上,在政治上,在两岸关系上,他实行的是渐进式的改革,小平同志说过要“摸着石头过河”。尽管他没有担任过党的最高领导人,但他始终在党的领导班子里,而且是起决定性作用的。而现在,你除了是一个国民党党员外,我不知道你在国民党内部还有什么职责。听说在立法院否决了你的部分人事案后,你建立了什么党政沟通平台,看起来你对国民党很重视,但是在这种架构下,是你领导国民党,还是国民党领导你?其实,你不是民进党党员,但你也可以同民进党建立这样的沟通平台,不是吗?

我知道你很想在历史上留下你的好名声,希望能在历史上留下你的地位,而不仅是现实中的。但是我想你的作法将是南辕北辙。你没有看到吗?你的民意满意度只有30%,而满意度最高的却是民进党的现任主席,就是参选前你的满意度排名位置。我想这不能仅仅用当政与不当政来简单地分析。我知道你是学习西方政治出身的,但是不管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作为一个政治家,其基本的一点就是要了解基层民意,了解老百姓的要求。在这一点上,我们的老祖宗四千年前就明白了。我知道你也想了解民意,因此你当选前下乡跑农村、当选后你又跑基层,但依你自己,你能跑多少?你能了解多少?在古代有采风官,专门了解下情。在当代,我们有民意代表、也有基层的党员,你在制定政策的时候,不依靠他们,而只是依靠从象牙塔里出来的先生们,我不知道你能代表多少民意。

在此,我也想提醒你。在苏东巨变时,俄罗斯采用了西方国家教授(当然也是象牙塔里出来的)提出的休克疗法,东欧也有不少的国家采用了这种办法。当时国内舆论不少认为,俄罗斯采用新的机制后,很快就会成为新的经济大国,将中国远远地落下,中国也应该加快经济体制改革的步伐,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了八九动乱。但是中华文化的稳重特点,让我们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选择了继续渐进式改革的办法。最终的结果是,尽管我们还有许多的遗留问题,但是我们发展起来了,而俄罗斯如果没有这次石油涨价,我们不知道他需要多少年才能赶上来。那些东欧国家就更不用说,恐怕经济上留下的问题比我们要大得多了吧。古人云“治大政若烹小鲜”,希望你能记住。

我想你是在用权谋。你想借美国来压大陆,借大陆来压民进党,又借民进党来压国民党,最终由你一个来掌握大局,成为中华民国历史上权力最大的民意总统,也就是实行一种老百姓能容忍的独裁统治。我知道,借力打力是武功的至高境界,但是任何一种功力都不能包打天下。以台湾在国际上的实力,想玩这么高超的技巧是难以玩下去的,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你没法跟李灯灰比。李灯灰当政时美国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也是美国对大陆具有绝对优势、利用台湾来打压大陆的时候,因此,才有李灯灰玩的空间。但是现在,美国经济衰声一片,国际局势捉襟见肘,需要大陆配合他稳定形势。在这种情况下,我不知道美国凭什么还要为台湾与大陆对抗。这不,美国宣布冻结对台湾的军售,这一张牌已经废掉一半了。而大陆更加不好利用。因为大陆制定了反分裂法,在你没有触犯反分裂法前,无论你作什么,大陆都静观其变,不可能配合你演出的。这一点陈水扁已经感受到了,不知道他离任时告没告诉你。如果你想利用民进党来打压国民党的话,我想你就算跟国民党彻底决裂了,国民党也不会再配合你演出了。两岸和谈的线也就再次断了。我不知道你要拼经济要怎么个拼法。

是的,你不反对国共和谈,你不反对两岸谈判。但是,在你让国民党靠边站的时候,国共谈判,两岸谈判有什么意义?!

只是利用国民党来跟大陆要价,而国民党承诺的东西在你这儿却兑现不了,我不知道你这种玩法还能玩多久。听说你现在跟大陆为一个中国台北还是中华台北争执,真不知道你跟陈水扁有什么不同?!

因此,我要告诉你:

一、要加快整合与国民党的沟通渠道,尽快地将政务系统纳入国民党的调控范围之内,真正落实国民党的各项政策,进一步巩固民意基础。

至于你不想当国民党主席,那就算了吧,我们现在已不希望你担任了。否则,有一天,不是王院长,而是你马英九成了李英九,成为国民党第二个李灯灰,再次分裂国民党,岂不是中华民族的损失。

二、尽快改组你的行政系统。行政主官由国民党中常会选用,至于你的那么业务精英,从大陆这几年的经验来看,最好安排他们担任行政副职,发挥他们的业务专长。

三、多读书,尤其是先哲的书,明白治国的道理。不要再凭空想象,也不要再生搬硬套所谓西方的东西。

最后,我希望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你能成为英雄,而不是罪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