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般荣辱从容过,功过向来不由人-----袁世凯点评

京城刁民 收藏 60 1023
导读:万般荣辱从容过,功过向来不由人-----袁世凯点评      袁首先是清末新政的急先峰,是李鸿章事业的实际继承人。 大凡清末稍微像样点的新政无论警察、铁路、邮电、练军、宪政、还是实业,你可以不提慈禧,不提孙中山,却不能不提袁世凯。民国初年,虽然政治上与孙中山等龉龃不断,经济生活却大致保持了平静,但包括民法典等各种新促进资本主义发展的法律、金融条例不断颁发,经济框架不断完善,清末以降的新政建设及经济发展势头在袁统治期间仍得于延续。      关于袁的称帝。我觉得应该不仅仅拘于以往的“个人野心”,

万般荣辱从容过,功过向来不由人-----袁世凯点评


袁首先是清末新政的急先峰,是李鸿章事业的实际继承人。


大凡清末稍微像样点的新政无论警察、铁路、邮电、练军、宪政、还是实业,你可以不提慈禧,不提孙中山,却不能不提袁世凯。民国初年,虽然政治上与孙中山等龉龃不断,经济生活却大致保持了平静,但包括民法典等各种新促进资本主义发展的法律、金融条例不断颁发,经济框架不断完善,清末以降的新政建设及经济发展势头在袁统治期间仍得于延续。


关于袁的称帝。我觉得应该不仅仅拘于以往的“个人野心”,而应该换个角度思考。清末以降,地方督抚权势日重,外重内轻之势积重难返。慈禧尚在时,以督抚为代表地方势力尚不敢造次,但慈禧一翘辩子,在革命怒潮喷簿而来时,立刻就袖手旁观、乃至落井下石推波助澜,揭掉衙门几块瓦片以示革命,摇身一变而了革命都督。大清帝国与其说是被革命党推翻的,还不如说是被地方势力给抛弃了。

作为督抚势力的代表,袁世凯虽是强干弱枝的最大受益者,但却也最明了明强枝弱干的潜在危机。

实际的政局发展也证实了这种趋势。作为北洋势力的缔造者,袁治理初期,尤其在二次革命之前,尚可驾御手下北洋将帅,但镇压二次革命后,段其瑞及冯国璋等江南三督已经不太听招呼了。

为了扭转这种趋势,加强中央集权,袁采取了包括“虚省设道”等一系列措施,但收效甚微,袁郁闷之余,不得不别寻出路。这时,作为半新半旧的人物,袁思想深处“旧”就本性流露了----袁大头虽然当了大总统,但思想深处,根本不相信“宪政”这个“新”方子可以解决藩镇跋扈等政治难题,反而只能乞灵于“旧”路子,找出个“称帝”这个旧得不能再旧的方子,希望用“皇上”这个幡子扭转外重内轻的局面。


在袁孙两人互相PK的二次革命中,各地藩镇因事无关已大都坐壁上观乃至支持袁氏,但袁氏称帝时,不仅仅非北洋系的西南诸省都督倍感威胁,而且那些已经拥兵据地的北洋系骄帅悍将,如江南三督等,也从坐立不安了,尽管他们系袁一手提拔的。


从这个意义上言,袁称帝后的“孤家寡人”、“四面楚歌”与其说是“民主共和观念深入人心”造成的,还不如说是被地方的新老藩镇联手做掉的。

而袁称帝成败,与其说是“民主共和”的胜利,还是如说是最高当局“中央集权”尝试的失败。


整而言之,袁是个半新半旧、亦新亦旧的人物。在经济文化上,他对包括宪政、新式教育在内新政建设有着极大的热情,并为之孜孜不倦,并以令人刮目相看的成绩,成为清末政坛上新政建设的领军人物,并在总统期间竭力把这股建设势头保持了下去,但在政治建设方面,沉迷于“旧式权谋”在二十四史找药方的袁氏却遭到彻底地挫败,留给后来人一个一个经济思想上日益开放多元,政治上却藩镇割据的中国。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