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98'抗洪十年回眸(完)

我们到李英乡后住在乡中学。这时间任务就少了,部队开始自己训练。


来抗洪一个多月了家里还不知道,可这连公用电话也没有,最后在一老乡家打的电话,也没有计时器,老乡就拿个闹钟计时。电话一通,老妈在那边就哭的说不出话来,原来他们往部队打电话知道我抗洪来了,联系不上,就天天守在电视前希望看到我。


有一天晚上来了一辆野战加油车,从车牌看是广东军区的。给我们所有的车加满油,还给我们后勤加了一桶。什么也没有要,水也没有喝就走了。后来知道是抗洪指挥部安排的,但感觉真好。


在中学住到八月低,通知要搬家,因为学校要开学了。我们就搬到了乡政府大院。


不久后的一天要给部队改善一下,包包子,由于条件差要干一夜。那晚我们蒸上第一笼已经早上3点了。


我和一个兄弟出来透透气,来到大院门口。门口有几盏昏暗的路灯,并且雾气弥漫。突然我俩看到左面不远有一个像狗的黑影从路边的草丛向我们跑来,我俩一愣神的功夫,那黑影到了面前,却成了一个身材佝偻的老婆婆。当时我感觉一股寒气从脚底板“嗖”的冲上脑门。我那位兄弟更夸张,大叫“鬼啊”跑回院子,我也没敢再看一眼也回去了。到屋子我俩惊魂未定,好一会儿,后勤股长进来问什么事?我把事情一说,股长嘿嘿一笑说今天可是鬼节,更把我俩的心提到嗓子眼了。


等蒸第二笼的时候,那老婆婆不知怎么到院子来了,大叫要包子,我俩是不敢上前,股长给了一个,她却不吃。


一会天蒙蒙亮的时候,部队集合,一喊口号。老婆婆哇哇大叫,吃过饭天一放亮。老婆婆也不见了,问哨兵也不知道。真是怪了!


转眼9月中旬了,晚上睡觉冷的有些受不了。不过有消息快回去了。白天经常有妇女在一起绣东西。


等到走的那一天每个人发了一双鞋垫,上面绣着精美的图案和抗洪英雄一类的话。


路上车走的很慢,路两边都是人,不时有人往车上扔吃的东西。


老百姓就是这样,对待子弟兵从来不吝惜。





回部队后,我们一个月早上没有蒸馒头,每天做完饭就睡觉,整整一个月才休息过来。(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