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武松醉打蒋门神,听雨醉踩西瓜皮!

原创稽查 收藏 71 435
导读: 本帅受听雨邀请乘火车前往桂林,这个我得解释一下,我坐的是动车组,所以稍微快了一点,不像听雨说的火车是加汽油的,现在汽油这么贵,谁用得起呀! 在出站口受到了非常大的礼遇,本帅虽说在很大程度上受了惊吓,但是就在本帅搭上听雨老弟的依维柯来到桂林唯一一家七星级大饭店“八里街某酒店”之后才深信了一个事实,原来听雨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是个美女,本帅心中不免有点失望,但是不知道以前哪位仁兄说过“兄弟有时候比女人好”估计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看看听雨接我的礼遇就明白一切了。 菜上来了,都说桂林的小吃就像风景一样非常

本帅受听雨邀请乘火车前往桂林,这个我得解释一下,我坐的是动车组,所以稍微快了一点,不像听雨说的火车是加汽油的,现在汽油这么贵,谁用得起呀!

在出站口受到了非常大的礼遇,本帅虽说在很大程度上受了惊吓,但是就在本帅搭上听雨老弟的依维柯来到桂林唯一一家七星级大饭店“八里街某酒店”之后才深信了一个事实,原来听雨不是我想象的那样是个美女,本帅心中不免有点失望,但是不知道以前哪位仁兄说过“兄弟有时候比女人好”估计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看看听雨接我的礼遇就明白一切了。

菜上来了,都说桂林的小吃就像风景一样非常不错,今天见识一下果然不错,具体的有两只狗(说的是狗,其实就是肯德基里卖的热狗而已),两只鸭(这个确实是两只,因为我就看到了两个鸭头和四个鸭掌),三只鱼(好像是漓江里的那种鲫鱼,平均重量在半斤左右)很丰盛,酒喝得也不错,都是英文我不认识,但是我看到酒瓶上标有“XO”字样,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的埃克斯呕吗?我尝了一下感觉不怎么滴还不如偶家产的文王贡酒好喝,下次来怎么滴我也带几瓶文王贡酒过来让兄弟们品尝一下,咱要喝就喝那好的,最起码也得是御品级别的。

菜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已经足够本帅与众兄弟吃的了,说到这里我就要说说听雨老弟了,再这么说我也是大老远从安徽过来滴,你怎么能不顾我的感受而把两只狗给我分了一个过去,同志们呀,那可是热狗呀!一个本来就不大总共就两个他还拿去一个,两只鸭子被二弟给瓜分了一个,二弟说准备冷藏一下带回去给老婆熬汤下奶,这个我是一点意见也没有滴,因为孩子是我的。倒是那三只鱼没有人敢动,就连我也不敢吃,因为我发现五弟桂花一直手里拿着水果刀在看着那几条鱼,算了谁叫他是五弟呢!

喝酒才是最重要的,一瓶XO很快就被千千一个人给干了下去,喝了之后还直呼不过瘾,让听雨再拿,听雨当时就被千千给吓晕了,差点没有晕菜,听雨勉强的坐好说:“三弟呀,你知道这一瓶多少钱吗?省着点喝好吗?我们老几位还不知道什么味道呢?”

听雨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千千立即就站起来大呼:“我们兄弟什么钱不钱的,多少钱我买单,谁叫咱是最帅的流氓呢,有钱!”说着就从屁股后面的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一大把卡扔在了桌子上,让服务员上酒要和本帅一决高下。我仔细的看了一下当时就晕菜了,居然有十张之多,但是好像都是VIP会员卡,银行卡就一张还挺破旧的,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钱,但是看千千的样子应该不会是吹牛,我这个三弟我还是了解一点的,除了人长的帅点其他没啥缺点。

服务员很快就搬来一箱五粮液,其实说是一箱里面也就只有两瓶吧!我和千千一人一瓶就那么喝了下去,说实话本帅虽然酒量很大,但是这样喝酒还是第一次,即使再好的酒它也是辣的不是吗!一瓶酒下去之后我感觉似乎天上在下金子,好多呀!肚子里很热的感觉,但是头脑还是很清醒的。但是我三弟就不行了,当时就现场直播了,估计三弟酒量也不小,但是和本帅比起来就稍微有点逊色了。

听雨一看三弟已经醉了,就急忙让桂花把三弟扶到厕所去,桂花很不情愿的说为什么又是我?我立即就接了一句“谁叫你是五弟呢?”桂花很郁闷的扶着千千出去了,走的时候还嘟囔着嘴。这个桂花呀,什么都好就是一个嘴老是喋喋不休的在说着什么,见过他的人都应该知道桂花的牙齿都是黑的,因为什么?太简单了长时间说话导致阳光直射把牙齿给晒黑了吗!

倒是我们二弟一直都比较规矩得坐在那里不说话,估计是想女儿了,也是,女儿才过了百天就来桂林了,想女儿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咱都是做了爸爸的人了,能理解!他家女儿很像本帅,估计以后也是一个美丽的姑娘,因为本帅的孩子都是很漂亮的。

听雨此时正在拿着他的电话说着什么,说到听雨的电话了,听雨同志的电话好像我第一次看到,足有20公分长10公分厚,不过也是名牌,诺基亚的那种第一批产品,我很佩服听雨老弟的执着,据说这个手机还是听雨第一个女人送得呢!所以听雨就一直保留着,我记得那时候这样的手机市场价就是一万八千多呢!听雨的第一个女人真有钱!

听雨拿起千千剩下的那半瓶酒站起来说:“稽查兄,你初到桂林,兄弟先干为敬向你表示欢迎!”晕菜!又碰到一个酒量大的,我怀疑是不是能继续坚持下去了,但是兄弟一番心意就是吐血也得喝不是吗!但是已经没有酒了,我四处搜索着,幸好千千喝的那XO还剩下一点,我就强忍着把那点酒喝了,真难喝,我很怀疑老外的品酒水平,这样味道的酒他们居然还买得那样的贵。

听雨已经醉了,原来酒量也不是很大吗?走路都歪歪的了,就那还直呼不过瘾,还要与本帅继续再战,二弟扶着他我们一道下楼,听雨挣开二弟非要自己下楼,也别说听雨虽说醉意十足但是走路还是很直的,一条线像模特一样的下楼梯。

出了大门我突然想起来,桂花和三弟还在厕所呢!我提醒二弟上去看看,二弟说桂花没有事,老手了。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就听外面砰的巨响,好像是谁摔倒在了门口,难道是听雨吗?急忙出去看,晕菜真的是听雨!他居然踩到了西瓜皮,摔倒的听雨坐在地上大骂是谁扔的西瓜皮,这个时候酒也醒了,我扶起来他之后发现听雨的裤子已经炸线了,露出了洁白的……

哎!本帅想起了一个遥远的故事,现在来看真是“古有武松醉打蒋门神,现有听雨醉踩西瓜皮!”妙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