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之王(原名:精武王) 第二卷 第一百一十四章 救了白水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3.html


“没有恭维你啊。你不信,你回头看看,多少蜂在追着你这个蝶。”龚破夭道。

杜丝丝半信半疑地回头。没有谁啊,就尉迟风。尉迟风一直和她在一起的。还会有谁?

头还没回过来,李绍嘉他们已经嘻嘻哈哈都从道旁的树林跳出来。

杜丝丝不由红了脸。被人跟踪了,居然不知道。

龚破夭瞥了他们一眼,发现他们的腰间都胀鼓鼓的,显然随身带了盒子炮。军人就是军人,总是枪不离身。

尉迟风走到龚破夭身边,呵呵乐道,“瞧瞧你们,放假都不好好休息,都往林子里跑,是来捉林妖不成?”

说罢,故意看了杜丝丝一眼。

杜丝丝本就红了的脸,此刻更是变得绯红。

尉迟风当她是林妖了。这个坏东西。

龚破夭感觉得到,杜丝丝对尉迟风有情,尉迟风对她却似有意又无意。吃完早餐,也是杜丝丝主动约尉迟风的,说找他有事。找的结果,是一块跑入丛林来了。其他人呢?这么不约而同的,难道他们都是追着杜丝丝的气息而来?

这些家伙,一个个都少女思春似的。

可这荒山野岭,除了杜丝丝,还到哪里去找异性?

瞧他们你瞧我,我瞧你,然后发出会心的笑意,便可知道,他们都是各自行动,悄悄地进入丛林,悄悄地尾随着杜丝丝。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哪知却碰到一起来了。

对尉迟风打了个眼色,龚破夭希望他安排点什么节目。

尉迟风会意地一笑,既道,“既然来得这么齐,我们就到白水寨去逛一逛吧。白水寨在正南方七十里,各位就尽情地飘吧。”

“好好好。”

大家连声的说。

杜丝丝怨怨地瞥了尉迟风一眼。尉迟风却当没看到,身形一飘,就率先飘飞了起来。

这野山丛林,也是太令人寂寞了。有了这好机会,谁不感到兴奋?何况这是轻装上路,这队功夫王便各施其法,有的飞上树冠,踏叶而飘;有的则像猿猴,跃上大树,抓着粗藤,从一棵树荡到另一棵树。好像是故意,将尉迟风和杜丝丝留在山道上。

龚破夭既没飞上树冠军,也没飘上大树荡藤,只是钻入林子,在林子里飘纵。刘家峻紧紧跟着他。

跟了一段路,刘农峻心里就不能不服。

面对丛林,龚破夭就像如入无人之境,总是在看似无路的地方走出路来。好像这丛林就是他的家。

“想你自己就是蝴蝶,这丛林就是你的花丛。”龚破夭回头笑说。

刘农峻知道龚破夭在调教他,赶忙“嗯嗯”的答。

“身子放松,心中无我。让气从八方来,沁入全身。气要往上提,双臂如蝶翅;心要往天空飞,借风而飘;双脚不要想着踏地,而要想到是行云踏雾。”龚破夭又道。

刘农峻依言而行,果然身轻体盈。

这像是轻功之法,不仅仅是轻功之法。

他龚破夭讲求的仿佛是物我如一。

物蝶则像蝶。

蝶的对象是花丛。

想着蝶的轻盈,蝶的温柔,刘农峻的身子也轻轻灵灵的。眼见是密密集集树丛藤草,身子一扭,双臂一收,双脚一旋一转,就钻过去了。

龚破夭见刘农峻学得快,心下不由感到欣喜。

十点多钟的时候,龚破夭的心突然紧了一下,就像感觉到了危险的动物。但他还没提醒刘家峻注意,枪就响了。

枪是从树冠上传来的。

飘在树冠上的是范庭兰和佟大芳。

紧接着,对方的枪声也响了。

耳朵一抽,龚破夭就定了方向。

他只回头看了刘农峻一眼,刘农峻已拔枪在手。也不说话,龚破夭往左一飘,就斜插过去。

心想,在这荒山野岭相遇的,只有是土匪了。

为证实自己的想法,龚破夭突然跃上树冠,放眼一望,林子边有一条河。河岸是玉米地,玉米地上面的山岗上,座落着一座寨子。想必就是就是白水寨了。河流应该也叫白水河。通往寨子的山道,十几个持枪的黑衣汉子,正在攻打寨门。

寨子石墙上的寨民,都身穿白衣。有的持弓箭,有的拿火药枪,在作顽强的抵抗。

看到火药枪,龚破夭就感到一种亲切,仿佛看到了自己家乡的桃源寨。但也想到被中村特工队的洗劫。一股无名火,突然就涌上心头:小日本侵华就够可恶了,这些土匪竟也趁着乱世,越发地欺负平民百姓。

白水河上只有一条木桥。

几个土匪就是藏在桥后的玉米地,朝他们射击的。

龚破夭还没飘下树冠,只见李绍嘉和郭超常已经飞出林子,一左一右朝木桥飞纵过去。

这两个家伙,平常像前世有仇,动不动就斗嘴。一旦面对敌人,立马就互相配合,紧密合作了。

当他们飞到木桥,并没有在桥上走,而是身子一纵,就纵到桥底,双手猿猴一样吊着身子,攀越得飞快。

与此同时,七八条身影也飞出了林子,趴在河岸朝对面射击,以掩护李绍嘉和郭超常。

藏在玉米地里的土匪只有三四个,所使用的枪支也是当阳造,只能射单发。因此,这边七八支盒子炮一齐射击,马上就将他们压住了。

攻寨的土匪,听到这边的枪声响得猛烈,马上就有七八个冲了过来。

时不待人。

龚破夭飞身飘下树冠,便箭一样朝木桥射去。到了桥上,他立马使出了八卦迷踪术。刹时之间,桥上便飘出他的十几个身影。

感到身后一阵风,龚破夭抽抽鼻子,就知道是杜丝丝。

她怎么跟得这么快?

连尉迟风也被她甩了?

没有多想,只回头看了一眼,龚破夭也不由感到惊讶——

杜丝丝利用桥栏,这边一蹬,那边一跳,整个人便左跳右闪,飘忽不定。而速度之快,也是非夷所想。百把米的桥,杜丝丝飘到中央了,尉迟风才上了桥。

龚破夭快飞过桥的时候,李绍嘉和郭超常已经扑入了玉米地,一串枪声响起,便传出几声“依依啊啊”的惨叫。

龚破夭便朝山道下来的土匪飞了过去。

就像突然出现在那些土匪的面前,土匪都愕了一愕。就是这愕一愕的瞬间,他龚破夭发出了七八支袖箭。

枪也响了。

是杜丝丝和尉迟风的。

箭箭入肉。枪枪入肉。

七八个土匪,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已经去见了阎罗王。

攻寨的土匪一看,不由大惊失色,迅速飞散。

但山道边上的都是庄稼地,而非林子。

哪还容他们跑?

龚破夭他们也是刹地分开,各取目标。

龚破夭看到,杜丝丝的身影奇快。而且在飞纵中,身子还一闪一缩的,分明在躲避对方射出的子弹。

三几个回合,冲她射击的土匪也惊慌失措了,“咔嚓、咔嚓”地想将子弹推上膛,竟然推不上了。

瞪大惶恐的双眼,土匪就见到杜丝丝的勃朗宁发出了一缕青烟。“卟嗤”一声,土匪的脑门就多了一只黑洞。

好准的枪法。

龚破夭心里不由赞。

当然也赞这勃朗宁手枪。

勃朗宁手枪是美国枪械设计师勃朗宁设计制造的一种大威力半自动手枪。1925年设计定型,1935年开始在比利时生产。所以说它是比利时产的也可。

勃朗宁手枪出名是因为以杀伤力强,可靠性好。枪长196毫米,口径9毫米,重0.94千克,采用枪管短后坐,弹匣容弹13发,子弹初速每秒354米,战斗射速每分钟40发,有效射程45米,最大射程180米。

就是有效射程太短,远远不及盒子炮。盒子炮到了他们这些功夫王手里,两三百米外的目标,他们要射头,绝对不会射到脚。

这不,眨眼功夫,龚破夭追都不用追,余下的土匪就在盒子炮的连射、点射之下,纷纷上了西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