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度戒备第二季 第五章:周旋 第七十六节:锁定老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83/


第七十六节


我们在天宇公寓里分析案情忙到凌晨4点,可怎么也无法得知S市警方在无视省公安厅命令的情况下,私自开展行动,将天宇集团搜了个底朝天,可什么也没得到,就在这关键的时刻,公安局长被刺杀,线索中断,让整个局势变得诡谲多变,扑朔迷离。凌晨4点半,我与菲儿实在抵抗不住疲倦的侵蚀,只得趴在桌子上小寐一觉。


早上6点,黄毛起床出车将我们惊醒,我与菲儿又起来工作,打开电脑,通过内部通讯软件试图与3号联系,3号杳无音信,我们一下子慌了,如果与3号联系不上,抓捕老潘的工作将无从谈起。


我决定出去,找一部公用电话直接向省公安厅缉毒处汇报,将我们面临的难题如实上报,请求上级的帮助。我在向天宇集团请假以后,就和菲儿整理我们携带的警用装备,给弹匣按上满满的子弹,将子弹上膛,调试好秘密通话器,保持最佳的战斗状态。


就在我们处于高度紧张的时刻,一名收集垃圾的小贩将我们的忧虑打消的有如过眼云烟,这名小贩就是3号,我们的战友郭强,省安全局的秘密侦查员。


郭强来的时候,我和菲儿正在擦拭手枪,把乌黑的手枪擦的铮亮,并用眼睛贴近那黑洞洞的枪口,想从那漆黑而一眼望不到头的枪膛中寻找那种宣泄愤怒的快感,我们来到S市这么长时间,一直隐蔽着自己的身份,战战兢兢保护着自己警察的身份不至于泄露,为了安全地打入天宇集团内部去,我们是绞尽脑汁,想尽一切办法开展工作,如今,刚刚有点起色,便被S市警方搅得一塌糊涂。所以,我们擦枪的时候憋着一股劲,现在,我们的这股劲将向老潘发泄,老潘是我的战友,我知道,但是法不容情!我已没有退路,把老潘留在天宇集团的手中,将对我是致命一击,还有,打死公安局长的杀手,他也有可能从这名贪生怕死的官员口中得到有用的情报,虽说S市公安局长不能掌握省厅的行动计划,但不排除内部的奸细已把这绝密的行动暴露出去。


郭强穿着一身褴褛的衣服,头戴一顶大草帽按响了我们房子的门铃,当时我们手中正拿着枪,一听门铃响了,有人要进来,我们赶紧把手枪装到衣袋里,内心咚咚跳起来,是谁这么早找我们?会不会是歹徒?或者是天宇集团派来的杀手?也许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卧底的身份,赶来杀我?在门铃响起那一刻,我们浑身充满紧张,不是我们怕死,而是贩毒集团真的很狡猾很残暴,让我们不得不时时刻刻提高警惕。


我们在里面问:“是谁啊?”

门外的郭强没有回答。

我们脑中的神经倏地蹦紧了,菲儿掏出手枪,我猛地拉门,探出身体挥出大手用力把门外的人拽了进来,同时闪电般地把门关上,用膝盖狠狠顶向敲门人的胸部,两人合力把毫无准备的郭强摁倒在地,菲儿用硬梆梆的手枪抵在郭强的脑门上,厉声命令他:“不许叫,否则我打死你!”


“别别,是我啊!”这时候郭强才发出声音,扭扭头把自己戴着的草帽甩掉。我们一看,发现竟然是郭强,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真是一场虚惊!


我们赶紧把郭强拉起,帮他整理整理衣服,好奇地问:“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你知道我们在这里住吗?”

郭强不急于回答我们的问题,他摸摸自己的胸口,似乎那里很疼,他埋怨我们。“王化勇,你他妈的混蛋,再用点力我就去见马克思了。”

“不好意思,我们不知道是你。”

菲儿惭愧地倒来一杯水递给郭强,反说他:“和你联系那么久,都没有得到你的消息,我们猜想,3号一定是你,你也是,在S市也应该与我们碰次面啊。”

“我和你们见面的次数多,你们的危险就多,所以,我一直暗中观察着你们的行动,如果形势对你们不利,我才会露面帮你们,这只不过是情况紧急的时候,不得已而为之。今天,根据厅长的命令,要求我协助你们找到老潘,这不,我就来了。”郭强咕咕地把菲儿给他的水全部喝光,擦下嘴严肃的跟我们讲道。

“那你平时一直在我们身边,是吗?不然,你也无法注意到我们。”我有些好奇。

“你忘记了,你戴着的手表就是一部卫星定位装置,只要这东西是好的,你走到那里我都能找到你们!”

“对对对!我怎么把这给忘记!”我拍拍自己的头,如梦初醒。

“不聊了,我们开始工作。”郭强把带来的麻袋打开,拿出一部笔记本电脑和一台小型电子仪器。安通电源,打开电脑就开始搜索了。输入老潘的手机号码,发现老潘这些天没有使用手机联络任何人,我的心才稍安,看来老潘并没有我预计的那么坏,即使是我“出卖”他,他也没有想到报复我。

郭强的这套设备只有在目标人使用通信工具的情况下锁定他处身的位置,老潘现在没有使用手机,我们又不知道他其它的通信方式,所以,想找出他藏身的地方非常困难。

其实,我对老潘关闭手机的做法并不惊奇,这是一位老兵最本能的反应,在这之前,我也打过几次电话给他,可都没有打通。看来郭强的方法也并不比我们强多少,我们满怀期盼见到他,只迎来了这个结果。

郭强让我不停地拨打老潘的手机,试过无数遍,仍然是无济于事,联络不上,我和菲儿终于气馁了,躺在沙发上跟自己暗暗较劲,寻思看有没有其它的办法找到老潘藏身的位置。

一上午就这么在焦急中度过,逮捕老潘的计划无从实施。中午黄毛也没回家,饭后,我们继续不避忌讳地开展工作,这时候,外面一片昏暗,天气变了,乌云压顶,轰隆隆一阵雷声过后,天空便下起了瓢泼大雨。我突然又恨又爱地想起了老潘,这个死老潘,不知躲到那里去了,现在下这么大的雨,不知道他有没有避雨的地方?也不知道他吃过饭没有?毕竟,我们曾是老战友,即使他走向犯罪的深渊,也让我惦记起他的安危。我拿起手机,想都没想,向他发了一组信息:“老潘,在外,请保重身体!”没过一会,我的手机竟然有了反应,老潘回信息了:“老哥,我给你丢脸了。”这简直是奇迹,在我们走投无路的情况,一个随意的动作竟然联系上了老潘。

“找到了,找到了!”郭强在老潘回信息过后的几秒钟,他终于眼疾手快地锁定了老潘的位置-----S市烟灯山公墓。

在郭强欣喜若狂地叫喊声中,我的眼泪狂奔而出,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我竟然利用了战友的情谊,找到老潘的藏身之地,然后把他抓住,把他送进监狱。我转过身悄悄擦拭一下自己脸上的泪水,对菲儿喊道:“走!我们出发!”

我的喊声有些悲怆、无奈,又怀着一线希望,希望老潘能跟我回来自首,争取戴罪立功的机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