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教官征文]站军姿时教官揪住我的衣领

军训的一二三


到学校报到的日子记得很清楚,是1999年9月9日,那时候刚走进大学的校门,在这之前,为了进这座校门,就像前面日子中一连串的“9”一样,有着太多久久的等待,充满着无尽的期盼,踏进那扇门之后,似乎昨天就像一场梦,离你已经很远,很远,近似遥远,今天的一切都像刚醒来的样子,矇眬中张开双眼,重新来到世间,这里是一个新的起点,一个重新的开始。


开完学校的动员大会,安排好食宿,例行的军训就要开始了,头一天就发好了军训的服装,一共两套,满心欢喜,对于从来没有参军的我们,军训是一件很神圣,很向往的事情,儿时梦想中有很多美丽的画卷,其中最崇拜的是手持钢枪,冲锋上阵,奋勇当先的英雄形象,很久以来都留存在脑海中,已经融入到血液中,一生都挥之不去。


记得那天全部的新同学都云集操场,天上是晴空万里,我们服装统一,情绪高涨,军地两方的领导训话结束后,就进入正式的训练了。由于我们班级是会电一班,所以教官告诉我们,这一段时间,我们班的临时“番号”就是一连一排,为什么是“排”而不是我们常用的“班”,可能是我们班的人数已经超过一个排的编制了吧!领队的教官是空军场站的一名老兵,姓金,看军衔,是个上士,当兵应该有年头了,很精炼的样子,形象还不错,不过旁边那个二班的教官对他似乎很是尊敬,严格的来说是敬畏,从军衔可以看出,是一个列兵,比较的清瘦,眼睛当中没有我们教官的那股气势与魄力,见到我们教官不是请示,就是敬礼。


为了明确军训的严肃性,教官就向大家明确的说明:“军训是你们的义务,军训要服从教官安排,不要跟我讲任何的理由,昏倒了你有人送你到医院,如果那个人要请假,请你们校长批准,我不要看到逃兵,军训的成绩是要记入你们的学习档案的。”大家都很清楚,档案对于一个学生的重要性。


第一天,也就是我们军训的第一步,就是站军姿,说起站军姿来,我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记得小学的时候,我的作业经常没有完成,老师就罚我们站着上课,而且一站就是一个上午,还说:“罚站就要站出个样子来,不准东倒西歪,站得就要像个军人。”因为我们语文老师就是一个部队的军官,可能受了他老公的影响。从那时候起,对于罚站我都习惯了,到了中学,那时候学习比较忙,每天都是坐着读书,坐着写字,那个累啊!是一般人无法去体会的,有一次,我们老师体谅我们的难处说:“大家坐累了吧!要是没有精神,就站着上课。”“呼”的一声,全班一半人都站在那上课,你们没感觉过站着上课所带来的快乐吧!快去试试。


言归正传,金教官要求立正,我就立正,手的姿势也全按他的规定做了,他左看右看,总觉得那不对,后来才发现,我的双脚靠不拢,也就是立正的时候,脚跟不能靠到一起,老爸老妈生的,没办法,这个也不能怪我,不过姿势还是蛮标准的嘛!其实立正还是不打紧,站多久我都不怕,关键是要在立正的时候,绷紧双脚,收腹挺胸,那个用劲啊!还不准说话,不准随意乱动,加上头烈日,时间久了真是苦,其实我们也有很多“聪明绝顶”的人,假装紧绷双脚,这样子就不累了,呵呵!正在暗自己高兴的时候,这个经验老道的金教官,一脚一脚的从后面踢过来,一个连续动作,就放倒了好几个“偷懒”的“聪明战士”,接下来就是“老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第一天的军训结束下来,大家才明白,军训是那么的辛苦,脸上全是灰,鼻子里全是泥,爱美的女生,这次不想晒黑都不行,太阳也爱美女,见到美女就亮出来,回来大家怨声载道,要是天天过这样的日子,还是人过的吗?怪不得我那些去当兵的同学和朋友,都不给我们讲他们当新兵的那段日子,只是偶尔有一个朋友对我说:“新兵三个月,过得连狗都不如。”也许我们还是学生,要求比现役军人要低得多,还叫苦声天,要是动真格的,那还不要了命。我有一个同学,高中毕业后去当兵,由于在学校的时候就崇尚自由,学习生活比较散漫,入伍以后由于觉得军训辛苦,不服从班长的指导,还打了班长,呵呵!你一个人能打得过班长,但你一个人能打得过很多班长吗?终于有一天,三个班长找他,在一个小房间里谈话了,之后他再也不敢打班长了。


那天傍晚,洗了一个澡,稍微退去了一点疲劳,和同学吃过晚饭,晚上正准备出去放松一下,刚来到这个新鲜的城市,有太多想去了解的东西,可是刚回到宿舍不久,“临时”班长(刚开学没有正式选举班长)就告诉我们,今天晚上八点, 金教官会来视察宿舍,要教大家整理内务,听他老人家这么一说,门就别出了,还是老老实实在宿舍呆着,内务课在部队里是很严格的,透过现象看本质,没有整理好内务,很大程度上就说明这个人没有组织性纪律性,没有相应的服从性和执行力。


八点钟还不到,我们几个人还在看电视,记得那时候正在放一部《天龙八部》的电视剧,老金同志就走到我们寝室里来, 大家看到是教官来了,都站起来和教官打招呼,他并不跟我们握手,可能是想保持他教官的威严,因为军训的日子有二十天。金教官召集了全宿舍的同学,告诉大家所以的东西都要摆放整齐,成一线排开,包括打水瓶,杯子,甚至牙膏和牙刷,一个人最多只能在床底下放三双鞋子,一双拖鞋,一双皮鞋,一双别的什么鞋,只能有一个桶子,桶子里不准有杂物,反正一句话要整齐划一。交待完毕之后,他将一个同学的新发的被子和毛毯抱到了客厅,大家都围坐教官的周围,看他做叠被的示范动作,对于部队的官兵将自己的被子叠成“豆腐块”,我还是蛮感兴趣的,但教官在教得时候难免过于严肃,又使我产生了一些不屑的感觉。示范动作做完以后,教官问大家有什么问题没有,大家说没有,金教官听到大家的回答,就没有再说别的,丢下一句话:“好,今天晚上练习一下,明天上午有人会来检查,不合格,你的被子到楼下去捡。”比起刚才的严肃来,又加了几分冷酷,说完就走了。


第二天,六点钟就有人叫我们起床,半个小时以后,在操场集合,要出早操,由于当时天气比较热,起床穿衣洗漱的速度还算比较快,叠被的事情昨天出于好奇,学是学了一下,叠的被子,自己感受还不错,只是昨天由于太累,有两件衣服没有洗,正好卷到被子里,反正看不到,不过被子里藏着东西,实在有点不好看,反正用枕头压一压也看不出来,就这么办吧!想完就冲向了操场。


上午时分,检查内务的战友和教官回来,手里有一张黑名单,老金同志这几天嗓子不太好使,用沙哑的声音:“叫到名字的,马上回去整理内务,告诉你们,你们的东西已经被扔到了楼下,时间是三十分钟,迟到一分钟,休息时间罚站十分钟。” 里面很显然有我,我冲向了宿舍,一到楼下,我就四处去找我的东西,但是没有找到,我回到宿舍,发现被子还在,没有被扔下楼去,我住上铺,被子被掀起,里面没洗的衣服被人发现了,我重新整理了一下,没洗的衣服藏在侧所里。跑回去之后,大家也应该很清楚了,后果很严重。


行走姿势的训练是军训的重头戏,开始练的是摆手的动作,以前只是在影视剧中看到军人行走是那么刚劲有力,原以为是他们在走路的时候,手脚都用了很大的劲,但是我试着用力去摆得时候,教官去大叫我停下来:“动作要轻快,不能太僵硬,看上去会很不协调。”现在看来,军人行走时那种稳健与气势,并非是手脚用力所表现出来的,是从内心发出来的一种自信与信念。


练习正步“压脚尖”可是一种苦活,伤筋动骨啊!而且还是单腿站立,一脚悬空,第一次站就要求十五分钟,以后还要半个小时,心里骂道:“太变态了”,“战友们”一个个像失重的蚂蚁啃骨头,教官老金大声的那里吼:“不准动!”手里的皮带“拍拍”的拉响,来回走动,看到“战友们”的狼狈相,时而发出冷冷的阴笑,时而发出哈哈的咆哮,但又不准我们出声,一个十足的旧社会“土军阀”。十五分钟过后,大家在围墙底也休息了十分钟,一个个头仰天空,两目无光,十足的“败军”之相。


起步的一二三四,灰尘满天,大家都不敢用手去堵,一堵,就是违反纪律,老金沙哑的声音又会像狮子一样咆哮起来。这个一二一,由于越叫越顺口,我们行动的速度也就不由得加快,用老金的话说我们不是在起步走,而是在赶鸭子,“赶鸭子”是不是这样赶,我不清楚,但大家都希望快点走完,可以停下来,但事与愿违,老金是个从不打折扣的人,“重来!”这个当时再熟悉不过的一个词,“重来”就“重来”,反正大家都习惯,听到别的“排”传来一阵阵的欢声笑语,心里很不是滋味,可以很愤怒的告诉大家,我们全班的人对他都没什么好感!折磨我们的身躯,打击我们的自信,只是大家憋在心里,不敢说而已。


由于前一天的“压脚尖”行动,倒置多名同志筋骨酸痛,天天还要早起,晚上睡觉都梦到被老金“屌”,半夜醒来,听到有人讲梦话,口里不停的骂着白天那个如狼似虎的金教官。记得那天上午是全校新兵站军姿,规定四个小时,我的天啊!真不愧是军阀,老金在我们的身边走来走去,十分的不舒服,看到他来了,大家的脸都拉得老长,“看什么看,没看过我,眼珠子不许转,目视前方!”我记我得当时相当的不爽,真他妈的想找块地方,跟他来上一架,死活不究,两不相欠。我用眼睛也狼一样的盯着他,他似乎看到我有反抗的意思,也是,我心底里就不服,他冲上前来,抓住我的衣领,我从眼睛还是盯着他,看他能把我怎么样,人活着不能没有骨气,他挥拳从我脸上掠过,大声的吼叫:“目视前方!!!”牛也牛了,知道这里虽然不是部队,但也要给点面子,再说好汉不吃眼前亏。


四个小时的军姿,还要抬头挺胸,绷紧双脚,这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像我们男学生还好,女学生至少从体力上讲要差一点,那一天,艳阳高照,风很小,不到一个小时,站在我旁边的一个女孩子,一根葱似的栽倒在操场上,自己的同学昏倒了,接着是一片的嘈杂声,“马上抬走,不要吵,不准看,眼睛不准转!”果然是一群没有“人性”的家伙,倒下的战友,一个接着一个,不用看,只要听到那里发出一声惊涛骇浪,那里就应该倒下了一位光荣的“烈士”。战斗还在坚持着,校医就在旁边,随时都可以医治,可以看出,这就是一场战斗,这就是一场不怕牺牲,不怕伤亡,坚定不移走向胜利的战斗,我虽然不认同自己的同学倒下,但是我认同这种精神。


军训的生活也不全是那么的残酷无情,在休息的时候,我们也会拉歌,老金的歌唱的还可以,他最爱唱的歌莫过于《对面的“帅哥”看过来》,可能是部队女兵少吧!老金还特别强调要女生大声唱,出于平时的严厉,有几个人对他的提议有些不屑,呵呵!把情绪带到了歌里面,但能在这劳苦之时,分享一下《我是一个兵》《团结就是力量》还是蛮好的。教官吧!总是那么严的,严格管理,严格要求,才能打造精锐之师。唱歌我们一排还有一个积极分子,训练时由于动作不规范,老金要他改正,可是他那滑稽动作,就是想“改”也很难“正”,被搞得无计可施的老金“屌”过无数次,但尽管在被“骂”无数次之后,他还是能和教官保持通话,这小子,姓杨,嗓门大,搞笑,话特别的多,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总是爱问为什么?什么都想管,老金很不“爽”,几次被他问得很没面子,后来老金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杨总管”,可能是受当时一部很红的连续剧《鹿鼎记》的影响,金教官现在没有联系了,他到现在也许都不清楚,他给这个同学取的外号“杨总管”,不仅在大学里用了三四年,我们毕业以后,90%的同学都忘记了他的真名实姓,但一提到“杨总管”,大家兴致就来了,谈资很多,也很快就想到了名字的原创人:金教官。


以后的日子,虽然还是苦,还是累,还是晒太阳,但是我们慢慢的习惯了这种生活,习惯了每天的出操的日子,内务整理得也很有条理,这种习惯甚至在军训结束,没有监督的情况下,大家也坚持了好几个月,个别同学一直都养成了整理内务的风格。在操场上我们一排,走出去的气势都明显要盖过别的排,烈日不低头,风沙不眨眼,两个排同样是在踢正步,碰到一起,我们一排没有人动摇,那怕前面是人还是鬼,没有教官“停”的命令,我们依然前进,别的排的学员看到我们过来,潜意识的都给我们让路,现在想一想,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总检阅的那一天,我们一排走在队伍的最前列,毫无疑问的获得了那一届新生军训的第一名,汗水与付出给我们打了一个完美的分数。


二十天的军训结束以后,教官来我们宿舍聊天,问我们是不是觉得他太严厉,他说这是他带的最后一批军训的学生,今年他就要退伍回到老家了,他老家在浙江,因为他是空军,真的很想和他们一起,去看一下军机的翱翔,夜膺的展翅,我问他知不知道樟树空军场站,他很高兴的说,他去过那里,还在那里当新兵的,呵呵!那个机场离我家很近,一眼就可以看到,似乎大家的话多了起来,全然没有了操场上的紧张与严肃。二十天的军训,是又紧张又充实,想想寒窗十几载来到大学,一路辛劳,刚想放松的神经,由于军训又重新拉紧,现在军训结束,未来我们还要做什么,现在又是一片茫然,而不知所措。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第二天中午,听说教官就要回到部队了,二十天共同的生活,让我们感触太多,忽然的离去,虽然都在意料之中,但却在意料之外,他走了,没有人再向我们沙哑的吼叫了,一个新的生存环境,我们刚刚有了一点精神寄托,现在又要剥夺,没有了军训不要紧,如果没有了精神,我们就要开始迷茫,在送别的车门口,多愁善感自己,天真无邪的我们,又一次流下了离别的泪水,金教官热泪盈眶,他要离开我们,因为我们是他最后一批军训的学员,这个“最后”意味着什么,就在今年,他要离开他心爱的军营,曾经生活过的一个集体,他保证,他离开部队之前,一定会来看我们,我们慢慢的等待再次的相聚。


本文内容于 2008-7-21 9:57:34 被贛軍坦克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