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辈殊勋永放光芒----抗战中的中央军

关于蒋系黄埔中央军在抗战中的作用,可用驻华日军头目岗村宁次的一句话来最具说服力,中国抗战意志,不在于四万万民众,亦不在于各派地方势力的几百万军队,在而于重庆蒋政府领导的以黄埔少壮军官为核心的中央军的抗战决心”(大意)。中央军自始自终是中国抗战的脊梁与灵魂!

首先,中央军抗战意志从未动摇。自1932年一二八事,中央军张治中的第五军与蔡廷锴十八路军揩手作战开始,黄埔军就成为抗战陈营中不可或缺的一员。七七事变的一二八上海抗战,长城抗战,七七之后淞沪,武汉,徐州,太原,长沙,枣宜,桂南、中条山,雪峰山等十万人以上的大会战,何处不见中央军的身影?74军,第五军,新一军,新六军哪一个不是抗日战火中锻炼出来的铁军?廖辉湘、张灵甫、薛岳、王耀武这些在抗日战场上为民族生存誓死拼争名字难道会比在内战战场杀人盈城以功自伐的伟大统帅们逊色?

百年积弱,毫无重工基础的中国无法为自己军队提供象样的武器,面对用零式战斗机大和战列舰武装起来的摩托化日军的疯狂入侵,一十四年抗战自然困苦卓绝,中间固然有过台儿庄、昆仑关、长沙、滇缅会战这样的用血肉堆集起来的胜利,但更多的是如淞沪、武汉徐州这样的挫败甚至豫湘桂这样的惨败,但纵然在最困苦,最艰难,抗战前途最黑暗的时刻,中央军抗战到底的决心自始自始未曾丝毫动摇,无投敌的高级将岭,亦未曾有过任何部队成建制投敌充当伪军的记录。黄埔军可能被击溃,甚至可能被歼灭,但决不可能屈膝于异族,它或许反共,或许铲除过地方派系,但它对日本人屡战屡败,却屡败屡战,抗战意志从未动摇!

第二,中央军是整个抗战军事力量的主力。决定中国抗战成败,民族生存的不是某党成天宣誓震耳欲聋摧人入忆抗日宣传,更不是某军平型关“毙俘数百”的“光辉战迹”,而在于淞沪、武汉、徐州、太原、长沙、桂南、雪峰山、滇缅这些动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军队鏖战搏杀的关键性大战役的成败。而这些战役,固然有地方军队甚至八路新四的参加,但除了博卓义的绥远能独立作战之外,无不是以中央军作为会战的骨干与灵魂,尤其是淞沪会战,参战中国军队共七十万人,基本上全是中央军。这些会战固然负多胜少,但也能溃而不灭,屡败屡战,在逐次抵抗中将日军施进了泥塘,保证整个正面战场的长期抵抗。少了一个平型关“毙俘数百人”,少杀一个所谓“名将之花”阿部规秀(那山本五十六该叫什么花??),中国人民也许少了个把“震奋人心”的机会,但如果台儿庄战役缺少汤恩伯军团,桂南会战缺少第五军,滇缅会战缺少新一军、新六军情况会怎么样?长沙会战缺少薛岳、太原会战缺少卫立煌,你可以想象结果会怎么样吗?其实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这些战役没有中央军参与而彻底失败,正面战场完全崩溃,完全靠美国苏联将日本人赶出中国,没有一点与苏美英讨价还价的本钱的话,中国不要去讲什么联合国常理国,收东北复台湾,完全可能成为听任英美苏联宰割的波兰第二,不仅仅是丢外蒙,西藏内蒙新疆都可能与偶们说BYRBYR,如果中央军如果真的表现得同历史教科书上讲的如同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那样打战一溃千里与外族勾勾搭搭的话,那伟大光辉的“人民战争”“全面抗战路线”“发动人民群众”恐怕比现在伊拉克那些鼓励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充当自杀炸弹人体盾牌的“伟大.”的境地好不到那里去!!

第三、中央军始终是全国各派抗日武装的灵魂轴心。对抗战所发挥的不仅仅是军事的主力,更重要的是它对精神上对国内各式各样地方势力的号召力,正是这种号如力将民初以来一盘散沙的各式割据势力团结在抗战陈营之内,凝聚成一股的。

南宋未何能在金的冲击之下守住半壁河山,不在于宋高宗赵构军事上有最多的天才,而在于他是宋微宋的儿子,宋钦宗的弟弟,拥有不可挑战的道德权威性与号召力,承祖宗之业,登高一呼而万夫云集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全国各式各样的抗金武装,包括岳飞,韩世忠等名将聚集在自己的旗下,一致对外。而南明为什么灭亡,关键在于缺少一个绝对的权威统一民族意志,一盘散沙。崇侦还在之时,李的大顺,张的大西就已经各树一帜,大明的招牌就已经摇摇摇欲坠不太灵光了,崇侦一死,南明各王更是争立不休,为求自身富贵,各派势力醉心于内斗无骛于外事,外敌入侵之时不但不助臂相助,有的还落井下者,而通敌卖国者更是大有人在,吴三贵、洪承畴不过其著者而已。可见,家有处侮,当有老大领头共御之,国有外侮,也需要一位“老大”抚内而共御之。

而中央军在抗战中国各派军事力量中发挥的恰是时这样“抚内而共御外”的“老大”角色。一方面,诸侯军队,就算问鼎中原饮马黄河的楚庄王大军,途经洛阳北门,也一样要“束甲卷麾“而行,而中央军是蒋的嫡系部队,所谓汉时北军,唐时羽林、明时锦衣,清时八旗,天子三军,本身就有无法相比的道德权威;其次,抗战前的各次内战已经证明,无论是红军,还是东北军,西北军,在大规模的阵地战是都不是以黄埔军官为核心的中央军的对手,在东南富源的供赋之下,中央军不仅仅在道德正统性上拥有至高点,而且无论在规模上,装备上都拥有地方势力难以相敌的优势;其三,中央军还得有让抗战各派信服的抗战决心。所谓“我能”是不能够的,还得“我愿”才行。而中央军的确也用战斗表现了自己坚定的抗战决习,尤其是在淞沪会战中。淞沪会战,伤亡高达三十万众,它的失败,更是导致南京的沦陷,因此常被反蒋诸派作为老蒋指挥无能的论据,更被某些人指责为“在国际大都市乞求英美干预的作秀”。呵呵,这种指责未免太不负责任了点,就算本钱再大,哪有用三十万伤亡去作秀的,你以为从从都有伟大舵手“交学费”的魄力啊??抗战爆发之时,包括地方杂牌,全国军队总计二百万左右,主要驻轧于长江六省的中央军约占六十万。淞沪会战,蒋前后投入七十万军队,由于地方军阀军队离得太远,基本上都是就近诸省的中央军,基本上蒋能指挥得动的部队,能上战场的都已了经投入战斗了,而伤亡则高达三十万。尤其是抗战前刚刚编练的德械师,更是损耗怡尽。究蒋主动发动淞沪会战的动机,一方面是想将日军主力由一马平川的华北拖到南水水网,另一方面也是利用上海众目所瞩这一国际大都市向国内外各方势力,不仅仅是英美外国,更是向对抗战前途游移观望的各方军阀,各种国内军事派系宣誓抗战到底的决心。如果硬要说淞沪会战是作秀的话,那还不如说是中央军用三十万伤亡向国内各派军事力量表明抗战到底的宣誓秀!。

总之,中央军在抗战军事行动中的角色是无以替代,没有它的节节抵抗,日本也许还是今天繁荣发达的日本,但没有它的誓死拼争,中国决不是今天蒸蒸日上的中国,它才是抗战的中流砥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