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路行动 第十七章 上帝的眼泪 第十七章 上帝的眼泪(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44/


《天路行动》作者:大连老兵

第十七章 上帝的眼泪(二)

陈默说话的语调很轻,很缓,很平淡,但不知为什么,却似乎从中挟生出一种紧张不安的气氛,在房间里如似云雾般四处弥漫开来。

龙飞怔怔地望着陈默,感觉好像有一股寒流从足下冉冉泛起,慢慢侵入周身的每一个细胞,渐渐冻结了他脸上嘲弄的笑意,一阵慌乱的神色从眸中掠过。

龙飞倏地持枪转身环顾——清冷的灯光,雪白的四壁,满屋狼籍的物品,三具血污的尸体,恍若魔鬼肆虐后的惨景。但除此之外,另无他物。但这死一般的沉寂,却在龙飞意识的天空上掠过几道诡谲和恐惧的感觉。

龙飞回过身来,强自镇定地笑道:“怎么了?陈部长,你,害怕了?”

“害怕?”陈默沉吟着说道,“害怕,或者是恐惧,这是人类心理意识的本能反应,谁也用不着否认,用不着掩饰。但,我认为,事到临头,仅仅害怕是没有用的。对于必定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它终将发生,即不可阻止,也无法躲避,害怕也解决不了问题。我们惟一应该做的,就是要坦然地面对,积极地周旋,坚决地拼争。而最重要的前提就是——冷静。龙飞,你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冷静。”

龙飞疑惑不解地注视着陈默。他忽然放肆不屑地大笑起来。“得了吧,陈部长!你别玩弄这些高深莫测,闪烁其辞的把戏了!男子汉大丈夫,死就死了,害怕就害怕,你他妈死到临头了,还故弄玄虚,装什么英雄?你的扭泥作态,简直让我恶心!”

“龙飞!”陈默的表情变得严厉起来,语调中透出一股怒气。“人生自古谁无死?死有什么难的?要想死很简单。所谓的不怕死,或者什么敢死,急着去死,那并不是真正英雄的作为,有时候,甚至是懦夫、逃避、低能的表现!如果在生死存亡之际,不轻易言死,在巨大的危难面前力争顽强地活下来,敢与死神一较高下,那才真正的需要勇气,那才是真正的英雄!”

“哈……你说的多么冠冕堂皇啊!对,你是大英雄!大豪杰!可你说来说去的说了半天,你不就是不想死吗?你害怕死,对不对?你干脆直说了:龙飞,我求求你,你别杀我,我不想死!不说完了吗?姚处长没看错,你真是大奸大恶!迷天大谎!”

陈默斜视着龙飞,问道:“龙飞,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别杀我?我求过你吗?我承认,我不想死,我希望你也别急着去死!如果你有勇气活下来,可能会挽救更多无辜的生命,可能会避免更大的灾难发生。我跟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正确的,你要相信我!”

“我凭什么相信你?难道,你不是祸国殃民的罪魁祸首吗?难道,你不是残害战友残害同胞的刽子手吗?!你一句‘我现在还不能说’,就一推了事?你一提什么‘夜鹰’阴险狡炸,形如鬼魅的, 就得放你一条生路?你痴心妄想!你认命受死吧!我不可能相信你!”

“龙飞,我问你,到目前为止,我是不是——还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死你?”

“杀我?杀——我?!”龙飞不可思议地望着陈默,接着他忍俊不住地狂声大笑起来。“陈默,我没听错吧?啊?你杀我?你凭什么杀死我?现在,这把枪,在我的手里,不是吗?你拿什么杀死我?”

“刚才,张彪也说过这句话。现在,他在哪能儿呐?好!龙飞,我再问一句,当时,张彪在你胸前连开三枪,你倒地装死,应该说,你装的很像。可是,当时我清楚地知道,你并没有死,你是在演戏!请问,如果我真心跟张彪合作的话,我为什么不让他在你头上再开三枪呢?”

龙飞呆愣愣地望着陈默,足足有五秒多钟,然后他断言喝道:“这不可能!你在撒谎!”

“这是事实!这事儿很简单,没有什么可怀疑的。”陈默冷静地,耐心地解释道。

“当时,我蹲在你尸体的旁边,我心里十分难过。但是,我很快就发现你的破绽之处。你胸前虽然涌流出大片的红色的液体,但是,这些红色的液体却没有鲜血那种惯有的腥味;用手指捏磨一下,也没有那种粘滑的感觉。再说了,你这红墨水颜色也没有调正,颜色有点浅,浓度有点稀了。

“还有,我当时伸手摸了摸你的脉搏。当时,我说,你的脉搏已几乎没有了,只剩下了一点点。可是,你自己清楚,当时你的脉搏跳的很正常!虽然你表演得惟妙惟肖,但脉搏的正常跳动你是无法改变的——除非你学会了瑜珈的屏息神功。可是,你会吗?最后,我又伸手在你胸前拍了拍,我试出你里面竟然穿着避弹衣。

“当时,我什么都明白了,你是在装死!虽然,我当时还无法确定你的真实身份和真实动机,但是,我清楚地知道,你不仅没死,你还活得好好的!请问,你要想杀你,我当时为什么不一手掐断你的脖子?我为什么不让张彪再给你补三枪呐?”

“是啊,哈,是啊,这是为什么呢?”龙飞的大脑思维一时有些混乱,一时间还转不过圈来。他焦躁地挪动着脚步,看上去显的心烦意乱。“那你说说,你是为了什么?你自己解释吧。”

“在今晚这个死亡盛宴上,每个人都有备而来,每个人都绝非泛泛之辈,光靠勇敢,不怕死,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斗智斗勇斗耐心。这是一场智慧的较量,是一场意志的拼博。虽然,我当时无法判断你真实的身份和动机,但对你这个人,我还是了解的。我这个人很有耐心。我在静观其变。我之所以不动声色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你能在关键时刻突然起死回生,一举制服张彪,出奇制胜!”

龙飞纵声大笑。“你说的太妙了!真是一语道破天机!这样说才是你内心真正的动机。很简单,你当时只所以没揭穿我诈死的真相,就是因为你当时还没有完全摸清张彪的底细,你还无法预测或控制整个事态的发展。所以,你故意不动声色,准备把我当做一个制衡的工具,以后给自己留下一条可能的逃退之路。你陈默真堪称是老奸巨滑,胆大设险,阴险狡诈,城俯极深!事实不正是这样的吗?关键时刻,不是我突然起死回生救了你的狗命吗?你再拿这来唬骗我,让我再饶了你的狗命,陈默,陈部长,你不觉得你太幼稚了,太可笑了吗?你真是痴心妄想,异想天开!”

陈默用焦虑的目光瞅着龙飞。少顷,他点了一下头,接着又说道:“好。那我再说一件事,你听好了。”

“行!我洗耳恭听。不过希望你能说点有用的,别浪费时间。”

“你指责我说,我是为了这两本护照,毫不犹豫地出卖了帝国组织名单,是吗?可是,”陈默一字一句地言辞清晰地说道:“我当时就十分清楚地知道,这两份护照是假的,是伪造的。难道说,我会为了这两本确切无效的假护照,去出卖什么帝国组织的名单吗?换句话说,我之所以交出了帝国组织的成员名单,就是为了换取这两本假的护照?”

龙飞又呆愣住了。陈默如此这般接连不断的诘问,让他感到诧异和困惑。他苦笑道:“陈默,你在耍什么花招?编什么谎话?护照是假的?那你为什么还要交出名单呐?护照怎么可能是假的呢?你当时怎么可能知道呢?”

“它确实是假的。而且,肯定是张彪自己伪造的。

“伪造护照,特别是伪造照片上的钢印,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对于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人来说,那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当然,仅仅靠手工伪造出来的假证件,在同样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面前,也很容易留下破绽。你看——”

陈默走过去,俯身从地上拣起一本护照,打开,擎臂举步,想把护照送到龙飞的面前——

龙飞突然警觉地跳开两步,急忙大声喝道:“别过来!陈默,你离我远点,你他妈的别想耍什么花招!”

陈默眼神黯然一顿。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行,行,我离你远点。你冷静点,别激动。”

陈默翻开护照,擎在手里,指着上面的照片说道:“你看,这照片上的钢印,在正常情况下,是用两片特制的钢质印模,相对挤压出来的,所有的字迹笔划向上凸出,精确度高,线条清晰,凸度一致,边缘整齐而圆滑,无论是字码的大小、印字间的相互距离、以及内外印圈的外径尺寸等都有一定的规格,应该非常地精确。你再看这个钢印,我断定是张彪临时用手工方法伪造的。他可能是选用大小相符的铅印打字机的字模,下面垫着塑胶之类的东西,一个字一个字地使劲砸出来的。至于印圈就更简单了,他随便用什么瓶盖之类的东西就可以砸压出来,粗看之下,对于没有专业经验的人来说,它好像是真的,但你仔细看看,虽然字模的凹凸面没错,字模的大小也差不多,但它绝对达不到钢质印模相互啮合的精度,它的边缘不够整齐,不够圆滑,笔划的凸度不一致,棱线模糊,深浅不一。一望之下,平常人难以分辩,但如果知道了这个原理,只要仔细看一下,谁都能鉴别出它的真伪。从技术上讲,它伪造的并不高明,破绽百出。所以,当时,我就确切地知道,它们是假的。难道说,我交出帝国组织名单,就是要换取这两本假的护照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