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重庆--解放碑?还是抗战碑?

我们经常说要尊重历史,可随着知识的增长,眼见得开阔,当我们再次翻开历史书本时,会发现其中的争议太多,被曲解被改写的地方也太多,被有意忽略的地方更多。城市作为一种历史文化记忆的载体也避免不了被修改被操弄的命运。但是到了文明已经有了长足进步的今天,尤其是在我们要求其他国家或地区尊重历史的时代,自己首先做到这一点就尤为重要,特别是对于城市中的建筑和构筑物的历史状况的保护就尤为重要。

解放碑外观

今年是七七卢沟桥事件发生70周年,而我们的“抗战胜利纪功碑”却仍然封存于历史的尘埃当中,这确实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今天很多人都不知道何为“抗战胜利纪功碑”,但说起解放碑重庆人都知道,说起“精神堡垒”也有一部分上了年纪的人了解。实际上“抗战胜利纪功碑”就是“解放碑”,而“精神堡垒”是他们的前身。历史原本是这样的:

抗战全面爆发,国府迁都重庆,为了动员民众抗日救国,1941年12月30日,在重庆市区都邮街广场建成了一座碑形建筑,名为“精神堡垒”,意指坚决抗战的精神丰碑。保垒为四方形炮楼式木结构建筑。共5层,通高七丈七,以象征“七七”抗战。为防日机轰炸,外表涂成黑色。保垒顶端有旗杆。

抗日战争胜利后,重庆市市长张笃伦于1946年10月9日,在市政府第336次市政会上提出并决定在原“精神堡垒”的旧址上,建立宏伟的“抗战胜利纪功碑”,以纪念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此碑由重庆市都市计划委员会负责设计,天府营造厂承造。10月31日奠基,12月动工,1947年8月竣工。10月10日上午,举行了由市政当局、学生代表及各界民众共万余人参加的揭幕典礼。典礼由张笃伦主持并致词。耗资2.17亿元建造的纪功碑,全部用钢筋水泥建造,十分坚固。碑高27.5米,八角柱形,外饰浮雕,内有旋梯,可达顶端。

1949年11月30日重庆解放。1950年10月1日,为首届国庆节,西南军政委员会决定对“抗战胜利纪功碑”进行改建,由西南军政协委员委员会主席刘伯承题字,将碑名改为“人民解放纪念碑”,俗语称解放碑。解放碑现为重庆城的中心,成为重大集会、重大节日庆典之地及重庆市的标志性建筑。抗战记功碑被篡改的面目全非,实在是黑色幽默。

可见由“抗战胜利纪功碑”改为“解放碑”是当时时局的需要,这是可以理解的。新生的政权刚刚诞生,为了防止旧政权卷土重来,尽量磨灭旧政权的痕迹、消除旧政权的影响,将旧政权的纪念碑改名顺理成章。中国历史上曾经多次出现过旧朝将前朝的宫殿、首都付之一炬的情形,从这点来说,当时仅仅将位于旧政权陪都的纪念碑改名确实体现了新政权较过去要自信与开通。

但这也只是权宜之计,今天政权已经稳固,旧政权几乎不可能以暴力的方式卷土重来,也就是说改名解放碑的历史任务已经完成,那么今天我们应该采取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还历史以真相。否则有一天外帮与我们论及那段历史,大家各话各说,又如何能说的清楚呢?自己都不尊重前辈的抗战历史,又如何能让外帮尊重我们呢?这是非常现实的问题,日本总会有部分人企图洗刷那段不光彩的过去,台湾又有去中国化的势力在割裂两岸的历史,如果我们自己不珍惜这些本来已经很少存留于城市的历史记忆,那就是帮了他们的忙。所以,恢复“抗战胜利纪功碑”的名称是正义的需要,也是现实的需要。

反对恢复纪功碑原貌的人群主要持这样一种观点:几十年了,大家都叫习惯了,顺口。这多半是重庆人,那么当年重庆政府把解放碑地区改名为渝中区时,是不是也很别扭,改不过来呢?更重要的是,还历史以真相远远要重得多。你甚至仍然可以称之为解放碑,只是碑体的内容要恢复到它建成时的原状。“至于解放碑,因为它也是一段历史,也有十足的理由存在。只不过,它不应当与前一段历史叠合,而应当建造到另一个位置上去。”的确,历史已经翻过一页,现在我们有资本有信心更坦然地面对历史,还历史真相,而不是有意去回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