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07/


幽州平叛


原文链接:http://bbs.tiexue.net/post_2895556_1.html



智取冀州之后,王琦实力倍增,已经完全拥有放眼天下,逐鹿中原的本钱了。比邻的幽州便自然成为他的目标之一,因为那里有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大片的土地,对王琦有着极大的战略意义。况且,作为一个潜在的对手,能够消灭它自然可以减少一份潜在的竞争和危险。如果能够将幽州夺到手,从哪方面来讲,对王琦都有着极为重大的作用。

但是,如果贸然与幽州开战,则会在道义上落于下风,这明显有悖于王琦以仁得天下、以仁治天下的理念,也有损他的政治威信。此外,天下强手如云,各路诸侯虎视眈眈,虽然王琦兵强马壮,但还是存在着许多的变数,师出无名,冒天下之大不韪,贸然出击,会招致其他武装力量的袭击,甚至成为众矢之的,辛苦经营起来的力量会因此而大大消耗,甚至会招致灭顶之灾,从长远规划看来,是弊大于利的。因此,王琦没有与幽州明争是正确的。

明争不行,暗斗则有着许多现成的条件:

一是王琦占据着地利,幽州与中原的经济往来都要通过王琦控制着的冀州,因此相当于王琦紧紧地扼住了幽州的经济命脉,随时可以自如地对幽州实行经济封锁,反过来幽州想封锁冀州却不行,这场经济封锁战显然有着先天性的不对称。

二是王琦的经济实力远大于幽州,有着发动经济封锁战的雄厚物质基础,拿着自己的奢侈品换取幽州大把的银子和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他们急需的战略物资、粮食等却得不到,这样充足了自己,却大大削弱了幽州的经济实力。

三是王琦有着现代经济理论、知识和经验,而且手下有着大批谋士,实行经济封锁战,那是轻车熟路,收放自如。即使是袁绍贪图眼前利益,为了蝇头小利而独自与幽州作交易,但结果还是因为王琦对他实行类似的经济封锁战,也迫使他不得不停止和幽州的所有经济往来。所以,最后幽州牧刘虞不得不屈服于王琦,同王琦谈判,以王琦的第一回合圆满胜利而暂时结束这场经济战。

之后,幽州治下的渔阳太守张纯叛乱事件则无疑给王琦带来无限“商机”:

一是这场战争可以消耗刘虞的实力。首先当然是可以消耗掉刘虞军队的有生力量,其次是消耗掉刘虞的经济力量,叛军的抢掠、王琦的漫天要价、战争造成的损失等等都可以使幽州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那么幽州本来就弱小的整体实力就更是雪上加霜,一蹶不振了,乖乖等着王琦的蚕食吧。

二是可以使王琦师出有名。本来在前面讲到的顾虑,现在就没有了,可以堂皇地打着救援的旗号出兵幽州。虽然有着现代军队训练理念的王琦不断强调军队的训练,通过演习和平常的各种训练来提高部队的战斗力,使自己的军队训练有素,但毕竟部队还是急需实战经验的。那么,通过这次帮助幽州平叛的战斗,就可以使自己的军队获得宝贵的实战经验,是通过演习得不到的。本着这种想法,冀州军队在平叛过程完全避免士兵的伤亡,并通过作战部队的轮换,来达到所有部队都可以得到实战经验,从而提高部队的整体战斗力这样的效果。另一方面,王琦大可以“趁火打劫”,趁乱夺取幽州。不论怎么讲,这场叛乱无疑是将幽州送到王琦的嘴边。王琦打着救援旗号把军队开入幽州,已经有条件吞并幽州了,而且,在作战过程中,完全可以趁着混乱,假装不小心把战火扩大,再参照前面智取冀州的办法,通过谈判诱使刘虞献出幽州,如果刘虞不服,完全可以消灭他,对外则可以宣称刘虞是为叛军所杀——凭着王琦强大的宣传、情报机构这一点是完全可以做到的。对于刘虞则可留可除,除则干净利落,留则可参照对待原冀州牧韩馥的办法。而对于王琦想弄到手的公孙瓒,则大可在夺取幽州之后纳入麾下。因为一方面三国时代没有从一而终的思想,公孙瓒也不会这么愚蠢/另一方面,公孙瓒一而再再而三而婉拒王琦的招纳,也只是碍着刘虞,而其实他内心里已经是对王琦相当有好感了,那么如果幽州到手,则将公孙瓒弄到手也是水到渠成的事。这样,得到幽州,得到公孙瓒,又可得到帮助友邻平叛的美名,何乐而不为呢。可惜王琦却没有,这应该是他的失策吧,或者说是作者的多虑。

三是可以使王琦获得巨大的利益。这场战争,王琦的军队只有714人的死亡或者致残,是很微小的损失,而这损失却可以从幽州方面的赔偿中得到弥补,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收获却是巨大的丰厚:受降乌丸骑兵45000人,渔阳军19000人,以及大批优质的战马,大大的充实了冀州军的有生力量;同时得到的财物共有十二万贯以上,更是充实了王琦集团的经济实力。

在这场战争中,热气球开始应用于实战之中。虽然热气球没有直接参与战斗,但却成功的实施了攻心战,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使得王琦以极小的损失夺取最后的胜利,开创热气球在战争中应用的先河,也是有着重要意义的。还有刚刚成立的300人的特种部队也被派上前线,虽然没有参加战斗,但也昭示着王琦的特种作战理念开始实施,对于以后情节肯定也是有一定的影响。

田豫这个人物的自荐,昭示着王琦实力增强,使得他已经从过去单纯的苦苦搜寻、劝求人才,发展到现在人才自动送上门来,这是王琦集团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显然,之后王琦对于人才的获得已经有许多的途径,再也不必单纯只靠“三顾茅庐”式的搜求了。人才的获得固然重要,但人才的使用更为重要,上至赵云等高级将领,下至下层军官,王琦还是能够真正的做到量才录用的。同时,他也更为注重人才的培养,从建立军校到建立国防大学这些事情可以看出来,军校培养的是军事人才、专才,国防大学培养的是高级的军事指挥员,而且它们对于人才培养、使用理念的推广更是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小说还详细地写了王琦对田豫的培养,从中可以看出王琦对于人才重视的程度和良苦用心。获得田豫这个人才可以说是王琦“无心插柳柳成荫”之举——本来王琦只是为了寻求向赵蕾未婚示爱的玫瑰花,才找到田豫家的花园,偶遇田豫,这才牵出田豫后来主动向王琦毛遂自荐。这部分情节处理得很合情合理,也可以看出作者对于细节的重视。

王琦与赵云的妹妹赵蕾之间的爱情可以说是本文的一大花絮,自始至终贯串于小说之中,尤其是王琦向赵蕾求婚、和赵蕾“灵肉交融”以至结婚这些内容,小说更是用了大量篇幅不遗余力加以描述,这些内容大大充实了小说的主题,更为饱满的突出王琦这个主要人物的性格特征,更为小说增添几许生活情趣,在紧张的政治、战争情节中,穿插进如此男女情爱的细节描写,使得小说有张有弛,有变化,也更有可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