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ST要仔细地讨论和分析台湾问题,分析的特色是从科学的角度观察政治。这是一个新的系列文章的开始。


讨论台湾问题是不可能摆脱日本的,因为日本是台独的大本营。日本不但是台独最大的幕后黑手,也是推动台独最直接的和最大的受惠国。任何台独的分析如果不讨论日本因素都是肤浅的和不切实际的。


日本之所以对台湾的野心不死,一部分原因是有三十万二战后滞留台湾的日本人和他们的后人不断地在台湾鼓噪形成有利于日本的和持续动荡的火种,另一部份原因而且是最主要的原因是台湾人的日本情结,这是毫无问题的。后者远比前者严重。


是的,「台湾人的日本情结」就是今天我们讨论的重点。有了这份了解,台湾问题才能够继续讨论下去。



阿公的皇民岁月


llcwyh网友是非常典型的台独,llcwyh的想法是台独思想的主流。YST 个人就认得llcwyh这样的台湾人,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他是教授级的人物,不是贩夫走卒下阶层的人。所以「阿公」和llcwyh网友都是台湾具有代表性的人物,非常值得我们仔细的分析。


首先我要指出的就是llcwyh网友绝不是他文章中所说的「让台湾维持不统不独的现状」,他是毫无疑问的台独支持者。


统独问题的本质就是最简单的二分法,这是「统和独」的基本定义,我们必须清楚了解这个严密逻辑下的事实。「统一」和「独立」不但是互相排斥的(mutually exclusive)而且是涵盖一切的(exhaustive)。所以任何人非统即独,非独即统,根本没有骑墙的中间派可以存在的空间。

在台湾,绝大部分号称「不统不独」的人都是隐性台独。这些人是投机分子,比铁杵台独更虚伪,也更可恶。他们以各种不同的借口隐藏自己真正的企图,最是蛊惑人心。但是只要机会来临,他们马上露出台独的真面目。


「阿公的皇民岁月」是一篇非常技巧的台独作品,把荒谬的事实合情化与合理化。它为台独作宣传,更为日本做宣传。它带你到河边,让你自己去喝水,因为作者知道只有少数脑筋清醒者能拒绝,他只要能说服占多数的愚夫愚妇就够了,这就是这篇文章的高明之处。llcwyh网友转载这篇文章不但透露他的台独倾向而且清楚地表达了他的日本情结。


简单地说,「阿公的皇民岁月」是一篇仿效好莱坞但比较拙劣的文宣。好莱坞是宣传美国文化的大本营,因为全世界的人几乎都看好莱坞拍的影片,它的影响既广又深。台湾人自然有样学样。我们今天就来揭开他们所用的共同手法。


YST 从小就看美国电影,尤其爱看西部片。片中的男主角英俊魁梧,女主角美丽大方,小孩子天真无邪,他们穿着华丽的衣服,过着富裕而又幸福的日子,当然他们都是白人。片中的配角是红蕃,他们肮脏、迷信、头上插着吓人的羽毛、脸上涂着恐怖的油彩,过着贫穷又野蛮的生活。


然后好莱坞的导演开始做对比的宣传。白人穿着细致的、精心设计和剪裁适度的衣服,干净又美丽;红蕃穿着劣质的、胡乱剪裁的衣服,肮脏又粗俗。白人梳头又喷香水,风情万种;红蕃几天不洗澡,一身臭烘烘的。白人在史特劳斯的管弦乐下翩翩起舞;红蕃在单调的鼓声中吓人地扭动身躯。白人有细腻的和缠绵的爱情文化;红蕃除了动物本能的{xx}不知道男女之间还有任何其它的东西。


接着好莱坞导演安排一次「意外」。在一次温馨的庆生会,或是一次郊外野餐,或是欢度结婚周年,反正是在最幸福的时候,突然出现一阵鬼哭神号的叫嚣,一只红蕃的箭射进了美丽女主人的胸膛,白人幸福的家庭生活破灭了,激起了男主人复仇的意志。于是有一天他聚集了一批人马,把红蕃的营帐团团围住。红蕃出来一个,他们就用枪打死一个,非常的英勇。这一幕约翰韦恩演的最好了,为此还拿了美国最高荣誉的国会勋章(medal of congress)。故事的结尾当然是红蕃都被消灭了,白人终于报仇雪恨,伸张了正义。


等一下,双方杀来杀去,什么是正义?呵呵呵,巧妙就在这里。所谓正义不过是一种主观的价值认同,这是可以诱导的。怎么诱导?用的就是前面说的对比手法。好莱坞导演要表达的是:如果白人杀死红蕃,那是勇敢;如果红蕃杀死白人,那是残忍。


同样地,「阿公的皇民岁月」的作者想表达的是:「阿公」在中国大陆杀死中国人,那是勇敢;中国军队在台湾杀死台湾人,那是残忍。


于是「阿公的皇民岁月」的作者开始仿用好莱坞手法为台独做宣传。只是他的技巧拙劣得多,为什么?因为他没办法,除了衣服干净他实在没有任何对比的本钱。日本在文化上不但没有比中国高,而且相反的,不论是文学、音乐、舞蹈、绘画、艺术创作等等全部比中国低,而且低很多。所以作者拿不出任何对日本有利的对比,唯一可以宣扬的就是日本的相对富裕和中国的相对贫穷。他除了在日本军人服装的干净整齐和中国军人制服的肮脏破烂上做对比文章外,写不出任何其它的东西。


即使在富裕上,作者完全不提(或不知道)日本对中国相对富裕的原因是由侵略中国所得到天文数字的赔款和随后无休止的资源搜刮而导致的,这是一八九五年甲午战争以后的事情。十九世纪中国的富裕远超过日本,在服装上,中国的丝绸、刺绣、缝纫技术每一项的精美程度都是领先世界,日本根本望尘莫及。日本的崛起和致富全靠掠夺,百分之百从中国的掠夺。「阿公」眼中服装整洁的日本人其实是卑劣的一群强盗。


作者不知道、不相信、不能接受、也不想研究为什么衣衫破烂的中国军队能够打败制服干净整齐的日本军队。他笔下的「阿公」其实是一个非常愚蠢、势利、无知、又冥顽不灵的人物。


想想看,日本皇军再厉害,制服再干净整齐,也不可能比得过美国军队。制服干净漂亮的美军历史上第一次败仗就是败在衣衫破烂的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九军,地点是朝鲜半岛北部的交通枢纽云山。制服干净有这么重要吗?美国人就比台湾人聪明得多。美国人对中国军队的尊敬远超过台湾人。


因为「制服干净、军容整齐」就崇拜日本的「阿公」,未免太没有见识了。用「阿公」这个愚蠢人物来宣扬**的正义,作者也太可笑了。但是不要笑,至少有两个教授级的台湾人向我表达了和「阿公」一模一样的观点。所以这就是台湾人和台湾人的见识,「阿公」这个人物在台湾非常、非常的有代表性。


至于「阿公」念念不忘的「日本军人的坚强精神」更是可笑,一支到处烧杀掳掠、**妇女、军纪败坏、无恶不做、甚至吃人心肝、最后被打败而无条件投降的日本军队,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坚强精神」?作者为日本人涂脂抹粉已经到了不知羞耻的地步,这也是典型的台湾人。


「阿公的皇民岁月」整篇文章荒谬可笑,主角「阿公」居然能成为台独人士的精神标兵,还能感动广大的台湾人民,使台湾人在半个世纪后还念念不忘应该属于羞耻的皇民岁月。这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怪事!


尤其文章中那一段形容「阿公」接听日本电话的描述真是把台湾人的民性描写得栩栩如生:“「阿公」每次接到日本经销商的越洋电话,他满面恭敬,庄严肃穆的挺直胸膛,点一个头,抖落一句话”。这一段把台湾人的奴性描写得淋漓尽致。

这种被殖民的奴性就是 YST一再强调的「台湾人的日本情结」。


YST 绝不能放过「阿公」,因为它是千千万万台湾人的化身。我们从李登辉、陈水扁、和「四大烂人」的身上都看到「阿公」的影子。


李登辉就不用说了,口口声声二十岁以前是日本人。李登辉即使已经做了中华民国的总统每天还必读日本报纸,这绝不是一件小事,因为日本报纸当然是以日本的利益为出发点。李登辉在正式接见日本访客的时候完全使用日语,李登辉信奉日本的一切,比日本人还日本。


继任李登辉的陈水扁是台湾光复以后才出生的,没有作过一天日本的殖民,但是他的日本情结和李登辉并无太大的差异。陈水扁这个中华民国的总统演讲从来不用「光复节」而选择用「终战日」。陈水扁在面对日本的时候从来不敢挑战日本的利益,台湾利益在日本利益面前是一文不值的。福佬人的「台湾优先」是个笑话。


吕秀莲就更无耻了。1995年4月,也就是「马关条约」签字一百周年的时候,吕秀莲前往「马关条约」签字处,日本马关的青帆楼,发表媚日演说为日本侵略者叫好。吕秀莲说:「中国割让台湾是不幸中的万幸,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是台湾人的幸福,不然台湾那来今天的经济成就,还不是和今天中国人一样,贫穷、落后、愚昧、粗野。」


这些台湾人都是活生生的「阿公」,他们都是台湾人的领导人物,是台湾人选出来的代表,他们说的话和做的事不是代表个人,而是代表整体的台湾人。我们绝不可以等闲视之。


还需要照片为证吗?YST 就把从前贴过的老照片再拿出来,这是台联党成立的时候很多「阿公」赶来庆祝。让我们看清楚「阿公」们的长相和德行。这些「阿公」们的日本情结是戴在头上,所以极容易辨别。但是多半台湾人的日本情结是藏在心里,必须用心才能体会到。


所以台湾到处都是「阿公」,可怕的是福佬人的最高领导人都是「阿公」。「阿公」这个人物太重要了,让我们仔细检验「阿公」到底是个甚么货色。


1.「阿公」是愚蠢的,因为他受日本的引诱忘了自己的祖宗。

2.「阿公」是没有判断力的,因为日本人从来没有把台湾人当成日本公民,日本怎么可能成为「阿公」的「祖国」呢?

3.「阿公」是没有知识的,因为他搞不清楚制服的干净和人格的高尚并没有任何关系。

4.「阿公」是没有良知的,因为他认为「为了战争什么都可以做」,包括可以把女人甚至尼姑先剥光衣服凌辱,再加以残酷处死。

5.「阿公」是幼稚可笑的,因为他的悟性连十四岁的孙女都不如。


一个愚蠢的、没有判断力的、没有知识的、没有良知的、没有人性的、活了七十年悟性还不如一个十四岁孩子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人。「阿公」是畜牲不如的一条可怜虫。但是,「阿公」却普遍受到台湾人的认同甚至崇拜,因为台湾人从「阿公」身上找到**的“ 正当性”。


从「阿公」和孙女的对话还有文章隐晦的描述我们可以确信「阿公」在中国战场犯下过奸杀中国妇女的罪行。「阿公」对自己的暴行非但不认罪而且感到光荣,因为「阿公」认为自己高中国人一等,高等人当然有奸杀低等妇女的权利。「阿公」是典型的「二鬼子」。


台湾人在台湾是顺民,但是一到了中国大陆就变成极其残暴的凶狠之徒,他们凶狠的程度超过日本人,因为他们必须从中国人的身上得到心理平衡。台湾人这种心理直到今天都没有改变,「二鬼子」就成了台湾人的日本情结最重要的一部分。

台湾人非但身体被日本人征服,心理也被日本人征服,这是最悲哀的。就凭这一点,台湾人和本土政权下的台湾都是没有希望的。


用「阿公」的理论,美军到处杀人是正义的,因为美军的制服最干净也最整齐。美军强奸几个衣服旧旧的日本女人、坦克压死几个衣服脏脏的韩国女孩都算不了一回事,不是吗?日本人和韩国人鬼叫什么?台湾人就不会,是最好的顺民。


「阿公」对孙女说:「一个女孩出门在外,千万不能吃亏!」。


这话有意思,一个女孩出门在外能吃甚么亏?无非就是被男人剥光衣服玩弄罢了。让我们回想一下,「阿公」在大陆是个强奸杀人犯,但是他都不认为自己有罪,也就是说,他认为他所做的事情是公平的。所以同样的道理,今天若是对方高他的孙女一等,譬如是个日本男子,那他的孙女被剥光衣服玩弄就值得,是公平的,甚至是高攀。现在「阿公」的意思非常清楚了,那就是孙女千万不能被比她穷的人剥光衣服玩弄。「阿公」简单的头脑是用金钱来划分人的等级,女人只要不被低一等的男人剥光衣服就不算吃亏。这不是妓女是什么?


看到没有?我们用「二鬼子」的逻辑很容易就证明了「二鬼子」的妓女心态。


「阿公」满脑子就是妓女心态,这也正是台独人士的心态。


台独人士老老少少、男女老幼,都是「有钱就行,穷人免谈」的妓女心态。有意思的是,做了妓女的台湾政客口口声声都是「台湾人的尊严」,虚伪和无耻莫此为甚。


是的,「妓女心态」就是台独人士的写照。我们看得很清楚台独人士不断地向美国和日本抛媚眼、绝不放过任何机会向他们投怀送抱,但是就怕沾上中国这个穷亲戚。台湾人即使大赚大陆人的钱还是看不起大陆人,不但台独政府是这样,连台湾的媒体也是如此,所以台湾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是完全没有希望的。


妓女能有什么希望?一旦立志作妓女,最大的希望就是钓到一个有钱有势的恩客,这正是台湾在努力从事的。


今天最有钱有势的就是美国,当然是台湾的第一选择。但是美国家大业大,根本不要人口众多、资源稀少、不同文又不同种而且质量不怎么样的台湾。更何况,台湾这个女人我已经可以予取予求、没有什么不能做的,打骂都由我,白嫖也由我,又不需要有负担,还娶回家干嘛?美国人不是傻瓜,看看台湾人的素质难道还想自找这种麻烦?菲律宾这么大都不要了,会要台湾吗?


没出息的台湾人只好退而求其次,寻找第二顺位。在这种情况下,当然就把日本当成最中意的恩客,这是再自然也不过的事。更何况日本是前宗主国,前朝留下来的皇民还没有死光,新的台奸随处都是,伺候前宗主国驾轻就熟,比伺候美国主子容易多了。于是台湾最大的族群福佬人,他们的领导阶层处心积虑一步一步地把台湾带入日本的怀抱。民进党和台联党的日本路线已经越来越露骨,国民党的本土派也暗中配合。


日本和美国不同,虽然「业」算是颇大,但是「家」实在太小。日本需要战略纵深,尤其需要台湾作为南进的跳板,这是日本地缘政治无法改变的需求。日本如果寻求战略扩张,首先的考虑不是朝鲜半岛就是台湾,这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当台独人士出于主观的愿望找上门来,日本立刻迎上前去,因为这也是日本主观的愿望,当然就一拍即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