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亮的日子 第一卷 动物法则 第十章 欧阳丹青的觉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94/


几个小混混看着站在面前的少年,瘦削挺拔,唇角紧绷,好像对什么都无所谓。可这个神情冷漠的人,浑身散发着令他们恐惧的气息。

“兄弟,别管闲事。”说话的人觉得自己嘴唇发干,话语无力。

骆子建没有废话,他向来觉得行动比语言更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想法。三个人几乎没有反应的时间,就被骆子建手脚麻利地打翻在地。几个人呻吟着想爬起来,被骆子建坚硬的皮鞋踢得抱头缩腿,满地乱滚。

“大哥!我错了!我错了!” 三个倒霉孩子不停地讨饶。


骆子建矫健敏捷的身影被逆射过来的阳光映照得如同天人,欧阳丹青生平第一次明白暴力美学是怎么回事。骆子建是欧阳丹青崇拜和向往的第一个人,以至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影响到他掌控巨大权力的一生。

“你过来。”骆子建一指欧阳丹青,欧阳丹青小心地走近骆子建。

“使劲踢!”骆子建说。


欧阳丹青犹疑地用脚尖试探,见地上几个混混没有反抗的意思,随即拔腿狂踢。欧阳丹青一张清秀的脸亢奋到通红,脚尖钝重地接触到皮肉,带来阵阵酥麻的快感。

“够了。”骆子建有点意外,一把揪住爽到满脸放光的欧阳丹青。

地上几个混混可怜巴巴地望着煞星骆子建,骆子建挥挥手,几个人爬起来跑出了一溜烟。三个混混后来知道是被大名鼎鼎的骆子建揍了,将此次经历引以为荣,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资格被骆子建揍。


骆子建回到刚才的位置躺下,甚至闭上了眼,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欧阳丹青站在骆子建边上,一时不知道接下去该干什么。

“叫什么名字?”张杰问。

“欧阳丹青。”

“操,四个字的名字,不会是日本人吧!”

“你猪啊!欧阳是复姓。”钟饶红使劲一拧张杰,张杰一声怪叫。

“妈的,名字都透着有文化。”张杰打量着面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小孩——面目清秀干净,衣服的布料是军呢,穿一双白边军用布鞋,不会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

“我想跟你们。”欧阳丹青直接了当。欧阳丹青的家在军分区高大的红墙内,他不是很清楚父母和爷爷当什么官,可他家门前24小时站着荷枪实弹的警卫员。那年月还没有贵族学校,不管什么特权阶层的子女,都只能和草根孩子们一起上学。欧阳丹青在一群百姓孩子里太扎眼,外地转学过来不久,就成为了小混混们敲诈勒索的对象。欧阳丹青没把被欺负的事告诉家里人,他不想说。

躺地上的骆子建微微地皱一下眉,转过身去,侧身躺着。

“每天孝敬我的话就带你。”张杰一脸严肃,被冷军一脚蹬翻出去。

“好好读书,跟着我们会学坏的。”冷军说。


那天欧阳丹青一直跟着他们,他们晒太阳,欧阳丹青就坐边上不言语;他们走在路上,欧阳丹青跟在三步以后;他们坐下吃饭,欧阳丹青跟着坐下闷头就吃。骆子建当没这个人存在,张杰看得目瞪口呆,冷军歪着嘴角笑。跟到他们在郊区租的房子前,冷军对欧阳丹青说:“以后可以来这里找我们,回去吧,不要告诉别人。”


裹着满头纱布的蔡老六找到黄国明,黄国明正和村里几个闲汉打关牌。蔡老六上去一脚踢翻桌子。

“滚!” 蔡老六对几条闲汉咬牙切齿地逼出一个字,黄国明示意他们出去。

“哥哥,吃火药啦?”黄国明丢一包从黄瑞云那顺来的中华给蔡老六:“头怎么弄的?”

“还不是为你那几巴事!你说你谁不好招,偏惹上那条癫狗!”

“妈了个比,他连你也敢打!?”

“我看就没他们不敢动的人。”蔡老六猛吸一口烟。

“要不咱们报案,他把你头打成这样,够他喝一壶的。在号子里再慢慢修理他!”黄国明满脸恶毒。

“你妈比第一天出来混呐?生蛋子都明白道上的事道上解决,你往死里毁我是不是!?”

“我这不是想替哥哥你出口气,没想那么多,别往心里去。”黄国明讪讪地解释。

“那,咱就这样算了?”黄国明看着蔡老六试探地问。

“算了!如果就这样算了我蔡老六可以回家做乌龟了。”蔡老六一双牛眼凶光闪烁。


黄国明咬开一瓶“四特酒”瓶盖,自己灌了一口,递给蔡老六。

“我都听哥哥的,哥哥说怎么弄,指东我不会打西。”

“冷军一般都在机械厂那一带玩,那边都是他们的人,不大好下手。”黄国明接着说。

“明天晚上市电影院重放《少林寺》,听人说冷军买了票。”

“那明晚我们堵他,就是他和骆子建身手太快,我怕占不到上风啊。”

“能弄到这个不?”蔡老六手指做一个射击的手势。

“原来村里还有猎枪,严打以后都给收干净了。现在都是土铳,那玩意你也知道,只能打一发,打完了填膛都要半天,还容易炸膛。”

“算了,还是用刀,他们身手快,我们人多,乱刀也砍死他!”

“都哪些人去?”

“我那边三十几个,你有多少人?”

“十几个吧,最好再喊点手黑的。”

“十三太保里有几个好手,我去喊应该会来。”

俩人把一瓶白酒喝见了底,分头去聚集人。这次的伏击,如果不是因为小胖,冷军几个生死未卜。


第二天中午,小胖去找跟蔡老六的一个小兄弟。

“晚上市电影院放《少林寺》,一起去看。”

“看毛,别怪兄弟没提醒你,晚上别去电影院。”

看小胖没听明白,他附耳过去:“晚上百来人去电影院堵冷军几个,你去了就是给自己找棺材。”

“你看,家伙都准备好了。” 小混混一敞怀,西瓜刀闪着寒光。: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胖跟周平混,周平没少欠冷军人情。“十三太保”覆灭的事情外人虽不了解情况,周平心里清楚,这件事或多或少也是冷军替他出头。

“操!这么凶险,晚上不去了。”小胖蹁腿上了单车。

“哎!别说出去!”

小胖朝后挥挥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