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如何应对国际矿业巨头和国际钢铁巨头的前后夹击 – 铁血网

[原创]如何应对国际矿业巨头和国际钢铁巨头的前后夹击

这个贴子是我在2006年6月5日发的,今悉在实现对华铁矿石最高涨幅96%之后,澳洲的铁矿石供应商力拓以及必和必拓公司近日宣布对欧洲铁矿石涨幅71% ,明显低于亚洲市场,这不仅使中国大买家颜面扫地,而且使中国钢铁业成本优势锐减。 我觉的有必要再发一次.


很久以来就想发一篇关于我国钢铁行业如何发展的贴子,一直处于犹豫中直到最近的两则新闻,一个是中国在西澳矿业竞标中失败,一则是米塔尔出资256亿欧元强娶阿赛洛阿赛洛与俄北方钢铁联姻才使我意识到作为一个普通公民我不应该继续沉默下去了。当前中国钢铁业所面临的挑战用“极为严峻”是恰入其份的,在铁矿已是买方市场的情况下自去年国际铁矿石价格上涨72。5%后今年矿业巨头又要涨价20%而除了阿赛洛未表态外其它的欧日印钢铁商居然同意了,我国出于开辟多个供给渠道的努力在西澳遭遇到了很大困难,与此同时米塔尔在取得湖南某钢铁器材企业控股权未果的情况下又瞄上了包钢,这一切绝不是偶然的,它是我们的敌人为摧毁我国民族工业国外钢铁商出于打击中国竞争对手国际矿业巨头企望继续维持超额垄断利润合力的必然结果。对此我们该怎么办???不是抗争就是死亡,这是摆在中国钢铁业的两条路!!!对此我们也未必没有办法,我个人认为我们可以采取以下几点措施。


压缩产能攥紧拳头。我国钢铁业的现状是总体产量大(2005年到3。5亿吨等于或超过欧日的总和),可是大部分产能集中在地方中小企业手中,在规模上技术上能与国际钢铁巨头相抗衡的企业不多;少数大型钢铁联合企业拥有比较先进的技术能够生产比较高端产品而绝大部分地方及私营企业工艺技术落后只能生产低端产品甚至是伪劣产品,所造成的能源原材料的浪费也是相当惊人的;同时由于产能分散各自为战或出于地方利益个别利益考虑在对外铁矿石谈判中无法统一步调以一个声音说话。有鉴于此我建议下大决心强力整合钢铁行业汰弱留强,压缩7000万吨---8000万吨的产能,将那些规模小能耗大工艺技术落后的地方或私人企业坚决关掉(与此同时要作好善后),以中央直属钢铁企业为核心通过国家推动市场主导方式(绝不能放任自流一切通过市场)形成5到6个巨型钢铁联合体把全部产能的至少90%集中在他们手中。钢铁行业作为资金技术密集型产业的特性决定了它不同于有的行业,它只有在最大限度的集中资金人员物资技术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实现最大的利益,才有可最大限度的提升全行业的抗风险能力,才有可能加速先进技术在行业内的传播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行业的总体技术水平的提升,不然的话米塔尔也不会要强娶阿赛洛,阿赛洛也不会与俄北方钢铁联姻了。


原料来源立足国内,坚持同时利用国内国外两种资源。作为一个大国我们不可能把希望全放在国外。当前在国内有两件事我们就应该做好,一是通过技术改造降低成本尽可能的提高贫铁矿的利用率,二是加强国内的勘探力度提高地质储量,通过努力保证国内70%-80%的需求量;在参与国外矿业开发上有所为有所不为,要看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伙伴不能一相情愿更不能为此不计代价。我们在西嚣的失败就很能说明问题,起先面对中国的竞标,西澳地方把为当地社会福利买单列入条件,得到中方满足,到今年面对中方在铁矿定价上的强硬态度,又作出了外国企业股权不得超过20%的决定,基本上否决了中方要求取得独立开采权的意项,使我们在过去一年多的努力付之东流,这个事如果前后联系一下就很清楚了,作为澳国它要实现国家经济利益的最大化,作为三大矿业巨头之二的两家澳国企业它们要维持现在这种显失公平的超额垄断利润,作为先我们一步参与国际矿业合作的国外钢铁企业它们要打击中国对手,作为我们的敌人它们想通过摧毁中国钢铁产业达到搞垮中国民族工业的目的,中国实现原材料来源的多元化与它们的利益目的背道而弛,在它们的地面上圈块菜地那就更是与虎谋皮了。有鉴于此,我认为澳洲这边我们可以先放一下,把我们的主要精力资金放在中亚非洲,下大力气搞好那儿的矿业开发,我们目前已经在吉尔吉斯取得了一处矿区的采矿权该矿区储量达10亿吨(品位达到60%)而据前苏联对包括该区在内的周边地区的勘查预测储量为30亿吨,可以说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只要修通铁路就能实现大规模开发。当然我们现在放下澳洲并不等于放弃,而是要在一个适当的时间按照我们的游戏规则重新进入并掌握主导权。[另据最新消息:以中国机械进出口总公司牵头的中国财团在加篷的竞标中击败淡水河谷获得贝特林铁矿的独家开采权,该矿区储量至少达10亿吨,矿石品位60%]


釜底抽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当这些自作聪明的人们发动对中国钢铁工业的战争企图把中国钢铁业活活饿死的时候,他们或许忘了(也许没忘只是打肿脸充胖子企望中国不要惩罚)中国不仅是一个资源消费大国同时也是资源生产大国,她所生产的资源足以满足自身的大部分需要的同时由于她在某些资源储量产量的绝对优势,她的举动对这些产品所关联的行业影响也是极大的。以钢铁业基本燃料焦煤来说,我国不仅是最大的生产国消费国同是也是最大的出口国,出口份额占了全球的45%,我国在这方面任何举动不仅对市场行情对国际钢铁业的影响也是极大的。以2004年初中国宣布对焦煤进行出口管制为例,当月焦煤价格涨到400美元,其后的几个月发生了几个有趣的事:欧盟贸易委员拉米专程到中国与我方交涉要求我方取消出口管制(未果但随后在温总理访欧期间随行的几大炼焦企业与欧方部分厂商签定了购销合同);某船务公司为图暴利向韩国走私焦煤被抓并被曝光。因此既然那些自作聪明的人们这样不识时务我们也不要给他们留一丝情面,既然你企图断我的粮让我作无米之炊,那么我就干脆断你的炊,我认为在当前我们不仅应该进一步紧缩焦煤的出口管制,还可以考虑对焦煤出口征200%--300%的关税(对其它资源和资源类产品同样办理),一旦我们这样做的话可以预见的是对于国外钢铁业和矿业巨头打击是极大的,对钢铁业来说是成本飚升产能锐减大企业陷入困境小企业宣布破产,对矿业巨头来说因为需求量锐减所造成严重生产过剩将会使其陷入困境,到此时我们就可以以此为筹码迫其退步并让其对我付出相当代价进而主导市场,否则就让他们为自己的贪婪无知愚蠢付出代价喝下自己酿制的苦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