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后,陈水扁丧失免受刑事诉究的保护伞,检方很快就会侦办他涉及的“国务机要费”案。


台海网5月18日讯 联合晚报昨日发表评论说,到20日,陈水扁挥别“总统府”,也卸下了“总统”职务所赋予的种种防卫,残酷的政治反噬,无以回避的官司缠身,将一一席卷而来,一下台,恐怕就是陈水扁个人动荡不安的开始,和过去的差别在于,他将是赤手空拳。


首先是“国务机要费”案,扁珍列共同正犯,吴淑珍遭检察官起诉,直指事涉贪渎,相关幕僚也陷入这场官司,至于陈水扁,则因“总统”刑事豁免权,获得暂时的喘息机会。


在该案审理期间,吴淑珍除在第一次开庭审理曾出庭外,后续皆以身体不适为由向法院请假,一拖再拖,过去一年,第一家庭饱受外界异样眼光,犹如每一个动作,都涉及污钱,社会对吴淑珍的身体状况,更从早年的同情,到扁执政后期的揶揄嘲讽,因为国务机要费案,第一家庭几乎集所有政治人物的难堪之大成。


“宪法”的保护伞,维系住了陈水扁的权位,却让元首本该有的“尊重”,如流沙般流失,在陈水扁失去保护伞后,“国务机要费”案的审理,必然加速,传讯吴淑珍不成,未来陈水扁也必须要亲上法院。即将步出“总统府”铺设的红地毯,地毯的另一端,却是走向法庭,对曾叱吒政坛,呼风唤雨的陈水扁来说,结局何等讽刺。


陈水扁接下来有法律面的难题,政治面一样荆棘满布。“国务机要费”案不仅为陈水扁带来司法审判,更以政治审判,重创陈水扁的党内威信。后扁时代,党内群雄并起,各据一方,曾经一统“府院党”的陈水扁,早已控制不住党的方向盘,同志间和他拆伙、反目大有人在,更有甚者,几乎不把陈水扁放在眼里。陈水扁曾是众人列队欢迎的超级助选员,“国务机要费”案后,“票房毒药”是陈水扁选战间最显著的标签。


大选失利,民进党支持者期盼该党起死回生,自始至终,就是没有人提到要陈水扁班师回朝,而是寄望大幅换血,最好陈水扁与党区隔,在离开总统宝座后,陈水扁将面对这个残酷的事实。只是,之所以残酷,恐怕也要怪陈水扁8年作为,对民进党来说,才真的是残酷。


在官司缠身,政治反噬下,陈水扁要想做“李登辉第二”,卸任后继续挥舞政治指挥棒,或重新招兵买马,延续政治生命,应该有相当困难。李登辉当时遭国民党开除党籍,双方翻脸,他顺势从深绿的板块迅速找到舞台,陈水扁现在则是连深绿都避之唯恐不及,犹如被自己逼到墙角。在他身上,同时看到民进党的极盛、极衰,8年风雨,像是南柯一梦。


(来源:台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