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三部 解放 第十一章 宋巴血海浪涌天 第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兰斯人向宋巴分舰队调集海上兵力的举动成功瞒过了神华人。这次兰斯人也实施了战略欺骗,从30日起,兰斯联合舰队从龟岛出发,向西北方向前进了。潜伏在龟岛的间谍只证实了联合舰队最后一批大型舰只出海,却说不清敌人的动向。这条情报实际并无很大的价值,大战已拉开大幕,联合舰队不可能一直龟缩在军港。但对联合舰队主力的去向,三倍岛的联合指挥部却分歧重重。

联合指挥部参谋长也是西大洋舰队参谋长蒋树声中将认为敌人将增援宋巴。持这种意见的占大多数,岸基航空兵司令徐开明上将,西大洋后勤司令刘基川中将都支持蒋树声的观点。

副总参谋长邱本中将却认为敌人在攻其必救,又在策划三倍岛偷袭。这招他们已经用过了,证明完全可行。正是因为我们不相信他们会故技重施,成功的希望才大增。邱本是已故的海军装备局长邱念中将的弟弟,出身海军世家。邱念与高止行将军在1011年帝都城破之前遇害。生性念旧的轩辕台对邱家颇有照佛,邱本得以连连升迁,从西大洋舰队参谋长的位置上直接简拔为副总参谋长。邱本算是总参中海军的代表人物。

大家对邱本的意见表示怀疑,郑挺雄却支持邱本的看法,认为必须加强三倍岛前线岛屿的警戒力量,舰队主力应摆在必要的位置上,如果敌人前出三倍岛,我们也效仿十年前来一场伏击战,一举歼灭敌人联合舰队主力。

联合指挥部的“三巨头”(海军和陆战队的将领对崔煜三人的戏称)没有发言。崔煜注意到陆战队司令官岳乐上将没有吭气,“岳司令官,您是老海军了,说说您的意见嘛。”

岳乐是和高天明、楚英键等人齐名的军界耆宿,为人内敛谦和,他是海军出身,毕业于海军指挥学院,比黄锋还长二届。出身正牌子海军的他却走上了陆战之路,在陆战队渡过了他的大半生光阴,从营长一路升到陆战队副司令官。内战爆发,当然成为了轩辕台的“金牌打手”。鼎湖会战前轩辕台曾准备任命他为鼎湖方面军司令官,因身体原因让位于楚英键。战争结束后赋闲了一段时间,在陆军部挂了一个副部长的闲职,龙行健重组陆战队后岳乐又接了龙行健的位子,一直干到现在,老将顶上了一线。

“我觉得这个纺锤岛牵动了敌人敏感的神经。我军策划登陆宋巴恐怕不是什么秘密了。是不是考虑我军的战略突击方向?将舰队跟敌人来一次胜负难料的对决是不是有点冒险?”岳乐一生就在圆滑中度日,讲话常常令听者不明所以,需要费点时间才能准确地表达出他的意思。据说岳乐没有处分过一个部下(批评除外),这点令赏罚分明的轩辕台不甚满意,去年刚开战的一度时间盛传皇帝要为陆战队换统帅的说法,最后证明是无稽之谈。

崔煜皱着眉头,“重新考虑突击方向?这是大本营定下的战略啊。”

黄锋笑道,“老岳的意思是支持蒋树声的看法。没错吧?岳司令,你直说不就完了吗?”

“难,”刘基川中将笑着说,“几十年都改不了,哪能一朝一夕就改过来?”

说笑归说笑,这些手握重权决定战争胜负和无数人生死的大人物必须回答方向问题,敌人舰队的可能动向和自己的行动方向。

黄锋认为两面均要兼顾,第一舰队加第三舰队照顾三倍岛方向,捕捉敌人的主力,第二舰队则对付宋巴分舰队,彻底断绝敌人对纺锤岛的增援。这是一个两全的打法,充分显示了黄锋持重的性格。

崔煜将目光落在龙行健身上,等着他发言。龙行健站起身,“各位,我对海战是不懂的,这句话说过好几遍了。总长非要我说,我就说说我的看法。”他瘸着腿走到巨大的海图前,“岳司令的判断是对的,敌人对我军将强攻宋巴深信不疑了。纺锤岛确实牵动了敌人的神经,这时候他们怎么办呢?任凭我们将其打造成海空基地吗?我认为不会。那么敌人肯定会从纺锤岛上做文章,支援岛上残兵的抵抗,设法运送援兵上岛,截断我军的后勤补给线。不外是这样几种选择。这几种选择都开不开海军的支持,仅靠宋巴舰队是否可以担负这个任务需要研究,你们比我更有发言权。我的意见和黄司令正好相反,将两处的兵力倒过来,主力打击宋巴舰队,如果我军歼灭宋巴舰队,海战的平衡将被打破------”

“但是龙帅,”黄锋也来到海图前,“三倍岛为我军的根本重地,不容有半点闪失。我们经营四倍岛多年,仍然无法取代三倍岛的作用。舰队实施的是无后方作战,看上去携带的弹药油料比陆战部队多得多,实际上舰队对基地的依赖更大。不说别的,就是将三倍岛的几个大型修理船坞炸毁,舰队就陷入尴尬的境地,所有战伤的舰船将返回好望港修理,这将使我们的海上防线退却上千海里,还谈什么宋巴之战?这种风险我是不敢冒的。”黄锋害怕崔煜站在龙行健一旁,急忙出言为自己的观点辩解。黄锋的话得到好几个声音的赞同。

崔煜没有吭气。他凝视着海图,内心正在激烈斗争。龙行健又打起了歼灭战的主意,赌的是敌人不会主力袭击三倍岛。但敌人万一全力攻击三倍岛呢?仅靠岸岛上的飞机能顶住敌人七八艘或者更多的航母的打击吗?

“黄司令,三倍岛的防空力量如何?”崔煜问。

“因为有四倍岛等屏障,三倍岛的防空力量不是很强,只有四个航空联队。其中有二个是运输机部队。歼击机只有一个联队。不过三天内可以转场过来一个联队,再多也放不下了。”黄锋听懂了崔煜的潜台词,“总长,龙司令的打法太险。也许会歼灭宋巴舰队,但冒着三倍岛被毁的危险是不行的。要知道主动权在敌人手里,敌人的航母可以自由地从任何一个方向起飞战机------总长,我不能同意龙帅的打法。”

“好吧,就按照黄司令的安排干吧。行健,你要不要投反对票?”

“不。我保留意见。”龙行健见黄锋舒了口气,粲然一笑,“黄司令,我是外行看热闹。既然大家都同意您的意见,我自然不能固执己见。”

黄锋放下心,“龙帅不必自谦。你的打法也算一策。打好了可能迅速打破目前的僵局,将海战主动权抓在手里。但所承担的风险太大了,我必须为大洋舰队的安全负责。丢失了这支精心打造的舰队,这场战争我们最多是平手。你想,西海岸要多少兵力来守卫?我们还有多少力量发展陆上进攻?这几次战斗反映出兰斯海军的飞速进步,搞得我心里越发没底了。”

战略就这样定下来,与会高官各自去准备自己的那部分工作。散会后潜艇司令王英斌中将留下来对龙行健说,元帅先生,我赞成您的意见。那是一条取胜的捷径。龙行健摇摇头,我说过不懂海战,只靠感觉当然是不行的,谢谢你。

得到护航舰只加强的第二舰队在沈悫中将的率领下重返纺锤岛海域,他们将遂行支援陆战队作战和阻击宋巴分舰队可能的支援的任务。沈悫中将和他的参谋班子们(参谋长被撤职,新任参谋长尚在路上)研究后认为,掩护陆战队运输航线是第一位的任务,阻止敌人的增援是第二位的任务,这两个任务不能同时完成,因为执行不同的任务时舰队的位置是不一样的。为此,沈悫派出水上飞机带了一个联络军官上岛,亲自了解陆战12师的后勤补给情况。秋林亲自接待了这位上尉后勤官,明确告诉他十天内不需要实施补给。但需要舰队轰炸机的支援。上尉后勤官拿到需要的情况喜滋滋回去向舰队司令复命了,派不派轰炸机支援陆战队作战不是他这个上尉后勤官的事。沈悫现在放下心来,将舰队主力调至纺锤岛东北部海域待机,准备打击敌人的增援。

航母战术的核心是舰载机战术,每个航空指挥官最多可以指挥三艘航母的飞机,按照海神级最大载机130架计算,协调400架飞机已经是技术条件的最高许可了。所以航母编队一般采取二航母和三航母制。第二舰队就采取了二航母编队,六艘航母分成了三支分舰队,番号分别为21、22、23。沈悫的指挥部设在21分舰队的海靖号上,主要是因为舰队的航空指挥中心就在这艘军舰上。和郑挺雄不同的是,沈悫更喜欢航母空间的宽敞,主要军官舱室都装了空调。这在当时还是个时髦玩意。三支分舰队摆成品字形向东南方向前进,早上四时五十分,第一批翡翠鸟从航母甲板腾空而起,按照航空指挥官分配的空域,翡翠鸟将360°都纳入了侦察范围。不过重点仍是东南方向,那里是敌人可能出现的方向。随后,防空战斗机起飞,为舰队织造空中护卫网。

这天是4月2号,岛上争夺腾迈山的战斗仍激烈进行着。在经历了第三舰队与宋巴分舰队的第一次海战和纺锤岛夜袭作战后的第三次海战马上就打响了,交战的双方舰队正在高速接近中,双方都没有意识到敌人就在附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