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山雨——1933年的抗日 不屈的抗争 质问(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4/


“你!”李择听到这样的话,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恶狠狠的盯着陆文凯。陆文开丝毫没有退避的意思,目光火辣辣的迎了上去。两个日呢就这么僵持着。

“哼!”李择突然冷笑了一声,既然陆文凯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要是自己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那自己的尊严何在?想到这,他冷冷的看着陆文凯,开始反击了:“你们自以为有功于中国,那“留发不留头的”的蛮横,“杨州十日,嘉定三屠”的恶行又如何解释;你们自认为维护了国家的统一,那我倒要问问:东北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是谁割让给沙俄的,台湾和澎湖列岛又是从谁的手中被日本人夺走的;你们以为是在自己的统治下才使中国国泰民安,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要是没有我们的努力,光凭你们就能创造康乾盛世吗?在此国难之时,身为中华儿女,却为自己的荣华,甘愿成为日本人的傀儡,在日本人的扶持下,成立满洲国,助纣为虐,分裂东北,明明自己已经卖身于贼,却还能大意禀然的以中国人自居,真是可笑之极!”

这一下,轮到陆文凯气的抽筋了。但是从他的表情来看,这件事还没完呢!他沉默了一会儿,极端蔑视的注视着李择那种胜利的表情,说:“想当年,我大清还未兴旗举义时,你们汉人不仅反对我女真各部统一,而且明朝边兵仗势欺压,对我同族,大肆劫掠,任意烧杀,干下十大恶行,清太宗才宣布‘七大恨’兴兵反抗。说到残害无辜,你们似乎更胜一筹。”

说着,陆文凯故意停了一下,欣赏了李择那种愤怒的表情,才继续缓缓的说下去:“说到我们卖身于贼,不配做中国人。那么照您的说法,那些在我们满族人的统治下创造了康乾盛世的汉人又算什么东西?对于他们创造的成就,你们不是一直都是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吗?你只知道满族人是日本在东北扶持起来的满洲国的皇帝,但是你知不知道,在这个政府中究竟有多少汉族人在日本人的手下,充当要职。你们汉族不是有句古话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说到栖身于贼的本事,你们可比我们老道多了。”

看着李择那种快要发疯的神情,陆文凯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报复后的满足感。其实,他刚才说的那些都只是一时的气话,在他的心里,也是对清朝后期政府无能的统治,而感到深深的失望,“在其位,谋其政”,他也曾经满心斗志的希望能救民于水火,挽国家于危亡,但是面对这个已经无力拯救中国的清政府,自己除了深深的自责以外,根本就做不了什么,所以才会放弃自己高贵的名爵,甘愿躲到和县这样的小地方自暴自弃。这些话,他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也根本没有机会对别人说,对于他来讲,这种无助的失落感,成为了最大的心病。积压多年的情感,在李择的话语的刺激下彻底的爆发出来了,这既是对李择的拷问,其实也是在他内心的自责。

这几年,中国非但没有像人们想的那样,结束纷争,走上富强;反而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中越加的衰败下去,看着在各种势力的利益争夺的夹缝中苦苦挣扎的中国人民,陆文凯的的心中有了一些从来都没有过的感触。想到这里他的表情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刚才还洋溢在他脸上的那种胜利的神情,彻底的消失了,看着眼前的篝火,缓缓的说:“‘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但是,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讲,谁来统治他们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能给他们一个安定的环境,让他们能过上平稳的生活。中国的老百姓,其实真的很简单,对他们来说,满也好,汉也好,只要自己能有一口饭吃,一切都已经足够了。但是,就是这么简单的要求,我们也不能满足。我们都在忙着争夺天下,闹的烽烟四起的时候,有谁真正考虑过这些普通老百姓的感受。现在的中国,不论哪一个政府都已经没有办法,再给这些平民百姓安定祥和和的生活。如果日本人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让他们统治中国,又有何不可。我知道,像我这样的人肯定会被世人所不耻,但是如果真的能让这些老百姓,重新过上安定的生活,那我背负的一切罪责也值得了。”

陆文凯这番话说的很诚恳,也很无奈。对于把中华民族的命运交给日本这样的话,更是让李择感到无比的震惊,和不可理解。但是他刚刚那番话,已经深深的触动了李择:“老百姓只是简单想要过上安定的生活,这样的要求既然自己不能满足,那为什么还要去责怪他们到日本人那里寻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呢?

听了这番话,李择的脸上的怒气彻底的消失了,他看了看陆文凯,缓缓的说:“我也知道,很多事单凭自己的力量,无法改变,但是与其这样呆在原地自怨自艾,不如拼上自己的全力,为这个国家,做一点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陆文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大清之未,中法大战;老将冯子才在广西大败法军,取得了镇南关大捷。可是最后结果又怎么样呢?朝廷还不是和法国人签定了不平等条约。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法国人输了战争,却赢了谈判?”

李择闻声大怒:“我们不是清政府?”

陆文凯冷冷的笑了笑,眼睛里充满了无奈的神情:“一场战争的胜利是没有办法改变国家力量的对比的;同样,单单一个英雄的努力,是没有办法让一个民族崛起的!”

李择听了这番话,心里猛的一沉,像被人说中了心事一样,呆在原地一语不发。

陆文凯呆呆的看着他,冷冷的说:“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计划,但是就算你们真的成功了,对于这个羸弱的国家你们的付出又有什么用呢?既然知道无法改变,那为什么不试着接受这样的现实呢,反而还要义无返顾的困在失败的泥潭里,一个人无助的挣扎!”

“哈哈哈”李择不禁仰天大笑,突然沉下脸,重重的说:“因为我知道;做为一名军人,在民族危亡之际,我绝对不应该屈辱的活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