蛟龙出海 第5章.龙游九州 247.遵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50/


南华共和国的雪中“送炭计划”知道的人并不多,由于南华共和国对红军将在1935年1月17日结束的遵义会议确立李得胜先生领导地位的预知性,所以除了少数人外大部分人都只知道其中一部分。

郭子兰在1934年12月上旬带者两个随从就出发前往遵义,在贵州主要存在有3个军阀,头号是王加烈,其次是侯之但和尤国才。

当年郭子兰姐弟几个流落南京的时候所吃的苦头他恐怕一生都不会忘记,但是当他看到中国边远地区的流浪汉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遭遇不过是小儿科,南京毕竟还是天子脚下,上海也同样有很多进步和爱国者也有不少精英,其中也自然不缺少有善心的人,所以南京和上海的流浪者很多时候还能够生存下来。

但是在遵义,郭子兰看到了一种纯粹的皮包骨头的人,而这实际上也是大部分中国边远落后地区民众的现状。而其中尤其以一些几乎酷似骷髅的人为代表,这些人衣不蔽体瘦弱得好像被吸干了血液一样故而被称作“干人儿”,顾名思义是被吸干了的人。

当然贵州也算是雨水充足物产丰富的所在,之所以会有“干人儿”的存在只是因为剥削,在边远地区咨询、交通不发达那些地主和军阀对百姓的“德政”更加肆无忌惮,而为了维持在边远地区的军阀统治,那些军阀购买的枪支弹药一路从长江进来都要层层打通关系,所以在这个贫穷的地方他们就更加需要钱来维护统治。

郭子兰在遵义城主了几天之后选了个日子去了程西集市的南华西南商会。

“掌柜的这遵义城的冬天很是阴冷,不知道有碳卖否?”

“姑娘不是本地人吧!”

“是啊,我是上海人做记者的来这里公干,天气冷不是很适应所以买些木炭驱寒。”

“那巧了,鄙人卖碳翁也刚从上海来,有一批从南洋来的碳不知道姑娘是不是一个人用?”

“有分别吗?”

“当然,我们的碳足够数万人用,可是老板却说零碎卖太麻烦只准一起卖,不知道姑娘是不是想一起买呢?”

“也好,大不了带回上海去用!”

说完那个掌柜的开怀地笑了起来,而郭子兰却不是很适应这种类似黑道的接头术语。

这个卖碳翁正是当年在上海滩杜老板的助手翁殊文,如今的翁殊文已经是快“奔四”的人了,长期的钩心斗角和心头对倭人难解的怨恨让谈稍一装扮便真如老翁一样。

南华共和国的西南商会是杜老板照的,当然西南商会也免不了从事一些黑道上的生意,比如赌馆、烟馆、妓院什么的?虽然如今的翁殊文已经决心为国家和民族做些事情,但是历尽沧桑的他明白这些事情你不做也不可能在中国杜绝,还不如拿这些钱来做些有用的事情。

比如说翁殊文就经常让一些有家小“干人儿”加入商会,打者青帮的大旗这些瘦弱的人倒也能干些事情,而执掌遵义的军阀侯之但也不敢轻易动“天子贵客”的生意。

如今杜老板在上海的地位已经十分巩固,毕竟原本在黑道上他就没有什么对手,只是前几年由于不和倭人合作总是被倭人的走狗找麻烦,而这几年倭人占了东北,又闹什么华北五省自治部队已经开到了北平城外,国内的反倭情绪依然高涨,谁做倭人的走狗只怕连手下的地痞流氓都怕被戳脊梁骨。

所以翁殊文尽管已经在西南走动有快一年的时候,杜老板那里并没有什么麻烦,而且杜老板也明白上海迟早成为战场,到时候有翁殊文在内陆经营起来的青帮也算是多给自己做几个窝了。

“郭小姐,一路风尘我看先到后面休息,老头我略备薄酒我们一会边用边说。”翁殊文可不敢现在就带郭子兰去那个秘密仓库,要知道侯之但虽然不敢动这个商会但是厉行的监视还是有的。

“不了,翁先生您还是把货交给我,而且听说有个不要命的穷鬼盯上了遵义,翁老板加大业大还是早做准备,不然到时候只怕走不了了!”郭子兰是知道翁殊文什么来历的,所以她打心眼里不喜欢和这样的人打交道,他的父亲当初是被倭人买通的黑道干掉的,而这个翁殊文正是黑道老大的得力助手,而且就算没有倭人,杜老板的手下也确实没少在她父亲的纱厂找麻烦。

翁殊文这个一听也知道这个姑娘对自己的厌恶,对于这种事情他虽然很无奈但是也习惯了,他是知道郭子兰的背景的,郭子兰是GCD人的事情南华查的时候通过了他的门路。翁殊文不是个什么搞理想和主义的人,他看来谁打鬼子他就帮谁,而且他也犯不着和一个孩子斗气。

“既然郭小姐不愿意一起吃饭那就先到后堂休息一下,外面有侯之但的苍蝇还是别让他们闻到腥味的好!”说完也不搭理郭子兰就转身走了。

走到后堂还说了句:“怎么弄了个女娃娃来?”

郭子兰本身就是资本家小姐,搞GC的资本家小姐,很滑稽吗?

不管怎么说大小姐的脾气还是有点的,眼前这个黑道人氏她一看就有种特别的想要赢的冲动,只是人家把她当孩子根本不给他机会。

翁殊文将仓库的位置和要是交给了郭子兰之后并没有离开,尽管他是个无恶不作的烟馆老板和妓院、赌场的老板,但是他基本上是深居简出在遵义知道他身份的人一个巴掌数的过来,而他必须要看到那批物资,毕竟兵荒马乱的仓库也档不住强盗的。

之后的日子,翁殊文和郭子兰就蹲在了一家小商店中等待红军的到来。

红军要来的消息在进入1935年之后就已经被侯之但知道了,因为红军度过了乌江。那是数万人的部队,但是这个时候委员长的百万大军已经被甩在了湘南的山岭那边,没有几个月的时间根本来不了,在贵州根本没有能与红军一战的部队。

不过侯之但毕竟手里有枪,从那以后遵义的老百姓每家都要出一个人去当兵,而且自备麻布袋和铁锹修筑防御攻势。

在抓丁的热潮中遵义城出现了大量的军阀军队,借着抓人肆意抢劫,所以郭子兰和翁殊文也就在南华西南商会的店子里足不出户,这里那些当官的都交代过,青帮的地方不能随便动的,而在昨日因为附近的商铺被抢翁殊文还特地去找了侯之但,之后这条街才得以如此安宁。在众多的任务执行者中只有郭子兰个翁殊文是事先知道红军要来,这也偶然成为了他们共同语言。

“郭小姐,你们南华是怎么知道红军要来遵义的?”

说实在的红军在湘江之败之后就开始轻装简从,而且只走深山密林,还是夜间行军可以想像几万人默默在夜间地在远离人群山林中行军,别说南京的老头子就是玉皇大帝也未必能找到。

“我们有内线。”郭子兰照着向念恩给她的解释说。

这个借口郭子兰可是深信不疑,在他看来自己第一天接触到向念恩就被对方知道了GCD人的身份,所以南华的情报机关是很强大的,而她肯定不会认为是自己秘密工作方式的幼稚。

翁殊文是老油条,在他看来这一年前就开始准备的东西摆定不是什么内线能透露出来的信息,除非那人是半仙,不过既然人家不想说也就算了。

在郭子兰的心里却多少对翁殊文有了改观,这个男人似乎也不是那种生吃人肉的强盗,看起来似乎还比较温和和善良。

当遵义被红军占领的那一天下着大雨战斗在晚上进行,不过战斗却让翁殊文觉得有些好笑,他从窗户缝隙里偷偷地看那些侯之但扬言要打巷战誓与遵义共存亡的士兵拿起自己的抢劫所得朝天放几枪就跑。

这样的部队就是来个十万百万也不是红军的对手,更何况只有区区一个营的双抢兵。

第二天一早,遵义城里没有商店敢开门,军阀混战中开门那根本就是找抢,而大部分的遵义百姓都不知道红军的性质,对这支人民的队伍很陌生。

不过这天造成在遵义西市南华共和国商会却门庭大开,只是光顾的红军实在是很少,郭子兰也没有在这个时候着急着表露身份,因为向念恩给他的指示是等到17日以后去见一个叫李得胜的人,她当然知道李得胜是谁,红军斗争理论的奠基人的名号还是十分响亮的。

不过他还是很相信向念恩,毕竟到目前为止向念恩并没有任何损害GCD的举动,也没有流露出任何反G的情绪。

从14日开始逐渐有打土豪获得货币的红军开始进城买东西了,药品是红军最需要的东西,湘江一战尽管在南华共和国的策动下已经强大得隐隐盖过中央军的桂军找了借口网开一面避免了自己的损失,也让疲惫不堪的红军多保存下数万人,因此伤员病号也就自然不在少数。

革命战士总是很乐观,由于分了地主土豪年货的“干人儿”吃到了肉分到了地他们对红军就好像在世亲人一样,人民很淳朴,那种淳朴了赞美正式红军快乐的源泉。

而翁殊文一颗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提心吊胆是因为红军居然可以知道他是遵义南华西南商会的负责人,而放心则是急需药品的红军将他奉为上宾。

翁殊文是个爱国者不过常年和老头子的手下打交道自然听多了红军是洪水猛兽的传闻,他也很难想像红军高层的样子,在他的思想中官员是党国那种喊着三民主义向领袖看的人。

翁殊文这几天干脆就蹲在店铺门口,他怀着强烈的好奇想要了解这支带者八角红星冒穿着各色衣服甚至打着不同军旗的军队,当然军旗都有红星。

而14日傍晚来了一个人打断了他的观察,浓眉大眼、目光炯炯的大胡子,浑身上下还戴着斗笠。

翁殊文没有看清楚这个人是谁,遵义大部分的商铺都是用煤油灯。

“你好,请问这里的掌柜在没?”来人很有礼貌。

看见翁殊文坐在门槛上其他的伙计没有答话。

“我就是这里掌柜的,不知有什么可以为军爷您效劳?”翁殊文很老练地学着小商贩。

来人背对着煤油灯的光线打量着点头哈腰的翁殊文脸上似乎有些疑惑,“不知道贵商号可有盘尼西林?”

“长官您别吓唬小人,这盘什么劳子可是违禁品。”

“真的一点也没有吗?”

“这...本来是有些,可是之前这东西都叫侯家军给没收了,现在没有啊!”

听这么一说来人似乎很失望,由于遵义的1月阴雨绵绵天气不好,那些伤员的伤口都难以保持干燥,所以出现了大量伤员伤口化脓的情况,对于那些高烧的伤者来说抗生素无疑意味着生命。

“老板,我们的战士可都是打白军、打侯之但受的伤啊!你若是可以就帮帮他们吧!”

“对不起,长官侯之但走的时候把所有的药品都没收和销毁了我们无能为力。”翁殊文可不管来的是什么人,什么生死他都见多了,也因此淡漠了很多,尽管刚才他的心确实颤动了一下,但是他只是将原因归结为来人的话很有感染力。

“小刘,走我们去南华商会看看!”

“周叔叔!”

“这里就是南华商会!”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显然警卫员的回答来人是听到了,但是他更想知道这个叫他叔叔的人是谁。

翁殊文一听恼怒地看了郭子兰一眼,他现在很郁闷,南华派了一个这么难伺候的小姐来,这不明摆着拆他的台吗?顺带还破坏了计划,盘尼西林什么东西,南华头胞安免、先锋什么没有啊,只是现在不能给而已。

不过晃过神来他终于知道这个男人是谁了。

“周主任!”

这一下周先生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同时两个不认识的人叫出了他的称呼,不过主任这个称呼似乎是南京那边的人老这么叫的。

但是叔叔叫出来就必定是认识了。

“我是郭子兰啊,1928年,我12岁那年在您到我们家!”郭子兰似乎对周先生有很深的印象,不过从翁殊文的表现也能看出这绝对是普遍现象。

“你是郭凯胜先生的女儿?”

郭子兰漠然地点了点头,显然是想起了他的父母。

“你们全家不是让上海黑道给....”

“不!周叔叔,杀死我父母的是倭人!”郭子兰咬着牙齿。

而翁殊文的表情却很怪异,现在他才想起来南京那老头子刚刚发迹的时候青帮正帮着老头子大肆暗杀GCD人,而他正是众多暗杀事件的参与者。

“周主任,我们还是里面说话吧!”翁殊文建议到。

如今的翁殊文地位尴尬,他不知道自己身份暴露之后会有什么结果,他也不知道那个口没遮拦的郭小姐究竟会不会多嘴,他也十分抱怨南华共和国为什么让郭子兰知道这么多事情。

事实上他的抱怨不是没有道理,向念恩压根没有去考虑他的安全。

郭到了内堂郭子兰将自己如何在南京被向念恩收留如何又被南华发现GCD人身份通通说了出来,只是她没有提到这里向念恩给她的任务,因为还不到时间。

之后周先生问了很多关于南华的事情,通过郭子兰的种种描述良久不说话,最后只是说了句。

“奇迹!我们在中国也能创造奇迹!”

“掌柜的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称呼。”周先生现在已经将翁殊文当成是南华的人了,对于商会的烟馆等场所周先生并不是很计较,毕竟一个商会想要在国内生存不靠这些东西根本打不开门路,这种情况并不是你让部队去砸掉几家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当然杜老板的生意除了这个做正当生意的商会其他的确实被砸了,或者提前藏起来了。

毕竟南京是官方自然周主任这个称呼传到南华也并不是什么不可以的事情。

“在下姓翁,翁殊文!”

“翁先生,能否和南华的高层联系上。”周先生以其敏锐的政治嗅觉意识到,若能取得南华的支持,哪怕是舆论上的支持对抗战大业和自己的事业都有巨大的帮助。

“周先生您可能误会了,我只是这里打杂的。真正的钦差大臣可是郭小姐!”

这次轮到郭子兰扭扭捏捏了,毕竟她自己当自己是GCD人,可是那时候他不过十几岁的小姐想参加也没人要啊,所以严格来说她并不是GCD人甚至为了安全的需要她的父母很少让她接触GCD主义,只是她的意识里她的父母都是好人那么和她父母是同志的都是好人。

但是向念恩对她也绝对不差,把她当亲妹妹一样看待,给于了她一切。

想到这里他似乎从到国内的激动中摆脱出来了,要知道她毕竟还是南华共和国的所谓副秘书长。

“翁掌柜,我们除了那些黑碳一样的东西应该还有些药品吧?”郭子兰指着墙边黑色包装的大布袋问翁殊文。

这种简单的一语双关翁殊文怎么会不知道,郭小姐是要提供药品给人应急却又不想黄了向念恩的交代。

“有自然是有些,我现在就让人去准备。”说着招来一个手下,那人俯下身子翁殊文在他耳边低声说了两句。

违禁品这种东西是杜老板的固定生意,所以除了南华“碳”翁殊文掌握的“违禁品”也十分不少。

就在周先生要走的时候郭子兰却有些着急了。

“周叔叔,红军是李得胜和王楷(朱元帅的化名)将军领导吗?”

“小兰这个叔叔不能告诉你。”

沉默良久之后,

“如果我以南华共和国元首向念恩执政官特使的身份要求见你们的最高领导人呢?”郭子兰似乎下了某种决心,她也非常想见一见这个向念恩处之不于合作的人,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郭子兰不可能清晰地了解红色根据地的斗争自然也就不了解李得胜先生的能力,而南华共和国也不可能把那些来自未来的资料给她。

“等过几天吧!”一个女孩从同志之女变成了,另一国元首的特使,周先生的态度变了很多,倒在南华共和国为南京培训的军人枪口下的红军并不在少数,倒在南华共和国武器之下的也不在少数,周先生虽然对南华充满了期待但是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却不知道如何抉择,人不是没有感情的政治机器。

“另外非常感谢南华提供的药品,我们GCD人每一次接触我们都会记得好与坏!”说完就再也不回头了。

翁殊文看着周先生离开的背影有很多感慨,他一向自诩为士,所谓士就是能帮助那些强权者得天下的人,信奉“老庄之道”的翁殊文可是很清楚一个和士兵船着一样衣服,同甘共苦的高级领导人所代表的势力会有怎样的前途。

难怪老头子对GCD人下手特别狠呐!

15日历史上遵义会议召开的日子,向念恩远在南华却非常关注这次会议的结果,历史虽然改变了很多,就连那天杀的小鬼子也变强大了很多,但是那个带着中国走出深渊的领导集体必须出现并取得领导权。为此南华共和国甚至在桂林部署了一个南华共和国空降团,至于要干什么他自己也不明白,反正他非常紧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