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见着它的时候,小家伙的眼睛还没有睁开。

不知是什么时候,一对私奔的鸽子在俺家的小阳台上垒了一个小窝,孵了一只小鸽子。那几天,俺倒是发现在阳台上时有鸽子出没,一大早就能听到鸽子“咕噜咕噜”的歌唱。俺以为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家有此雅兴,没怎么在意。哪成想,这鸽子是冲着俺家来的。

俺家住在顶楼。俺们这个城市多雨,楼房上传统的平面屋顶常常因为积水而发生渗露,于是出台了新房子的设计规范,这屋顶必需建成斜面的,顶楼外墙为了美观还增加了造型。如此,俺家的窗台外面便多出一条落水用的天沟。俺看这天沟有碍观瞻,便用石板给盖了起来,形成了一条90公分宽的小阳台,平常堆放些杂物。也许是这里能够遮风挡雨,又有外墙造型形成的屏蔽,颇有一些安全感吧,这一对聪明的鸽子选择了这里营造了一个安乐窝。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俺当家的到小阳台上取个东西。打开窗台,蓦然见着这毛绒绒的小家伙,好是吓了一跳。俺随着尖叫声三步并着两步冲了过去,便笑了。

不知怎的,俺家貌似对小生灵总有些排斥的。早些年,俺的小丫头高兴,弄来了十来只金鱼、热带鱼什么的,鱼缸玻璃缸地摆了好几个,喂食换水地忙得不亦乐乎。可没多久,这些小生命一个一个地肚子朝天不辞而别。前三年,搬家的时候,朋友送来了几个盆景,绿油油的,煞是让人喜欢。夏天浇水,冬天怕冷着了,阳台房间地搬来搬去很费了一番心血。可不知咋地,这些盆景就只掉叶子不长新叶,几个月下来,原来郁郁葱葱的盆景便没剩下几片老叶了。俺自知侍候不了这宝贝,只好送人。可倒好,在朋友家里,这小生命仿佛有了灵气,没多久便又是绿油油的让俺羡慕。嘿嘿,俺只得在心里叨咕着,这玩意也欺负俺大老粗。

如今,上苍赐了一个小生命给俺,这心里便甜滋滋地。呵呵,俺可得好好地侍候侍候这家伙。

一对小夫妻怕生,警惕性可真高,一有风吹草动便展翅高飞。俺算是无可奈何,想亲近它们都没机会。可这小家伙就乖巧多了,没两天就睁开黑黑的眼圈,摇头晃脑地瞧着俺拿着相机给它留影。那时候,它还在哺乳期,母鸽子隔三差五地带着消化过的食物回来哺食。俺轻手轻脚地躲在窗帘后面,观察着它们。

动物的亲情,一点都不亚于人类。每天,母鸽子一大早就出发了。七点多,俺上班的时候,它已经辛苦了好一阵,回来给小家伙喂食了。食物经过母鸽子的消化后,再反绉给小鸽子。晚上,俺下班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观察小家伙,经常能见到母鸽子可着劲地扶养着这小生命。看见俺打扰小家伙,母鸽子惊吓地窜了出去,可就是不走远,一会儿就飞了回来,站在栏杆上,咕噜咕噜地抗议着。

小家伙会自己进食了。那一天,俺像往常一样悄悄地躲在窗帘后面,突然发现小家伙从窝里出来了,在小阳台优哉游哉地啄着俺留在那里的小米。说来有意思,从发现小家伙开始,俺就每天在上班之前和下班回来的时候,在阳台上留下一些小米。开始,这些小米都是母鸽子的美味,可自从小鸽子能自已进食开始,母鸽子便不再享用这些小米了,都留给了小家伙。呵呵,母爱是自然界最纯美的天性,这鸽子也不例外。

小家伙一天天长大了,俺的担忧也一天天增长。孤单单的一只小鸽子,总是要去寻找它的同伴的,俺总不能把这能飞会窜的小精灵给关进笼子吧。一天傍晚,俺回来后就急匆匆地奔向小阳台,这一眼就让俺楞住了:小鸽子不见了。

四处张望,都没有找到,俺非常沮丧,顺手就放下了手里的袋子忘记往小碗中添加小米。过了一会,俺有些不甘心,又回到了小阳台。这下子有反应了。小家伙站在高高的楼梯上,交替着双脚有节奏地打着拍子,貌似抗议俺不给吃的。俺抬头一看,这小不点正摇头晃脑地瞧着俺,脚下的拍子依然没停。俺不由地笑骂了一声,便拎出了小米袋子对着小家伙晃了晃,然后招了招手。小家伙看见自己的杰作奏效了,滋溜一下便飞了下来,站在边上的空调外机上咕噜咕噜地叫着。俺倒好小米,招招手,小家伙便过来有滋有味地受用了起来。俺赶紧拿起相机,总算是留了几个镜头。

这小家伙终于能够飞行了。那是个星期天,艳阳高照,俺起床后照例先去为小家伙服务了一番。饱食过后,小家伙没有像往常那样回到楼梯上,而是跃上了栏杆,犹豫了好一阵子,便展开了翅膀扑腾着飞了出去。在空中绕了一圈,便回来站在栏杆上,朝着俺咕噜咕噜着,似乎在说:我会飞了,我会飞了!

从小家伙开始展翅高飞的那一天起,俺知道,和这小精灵相伴的日子不多了。果然真的,不到一个星期,这小家伙就跟着它的父母出发了。那天是星期六,早上,俺侍候着小家伙吃喝完毕后,小家伙不像往日那样扑腾着飞出去,而是在阳台上漫步起来。俺没在意,就自己吃饱去了。正吃着,就听到阳台上咕噜咕噜地连成一片,抬头看去,已经好多天未见的一对鸽子父母回来了,与小家伙一起站在栏杆上。俺起身走了过去,它们便一起飞向了蓝天。也许是小家伙还舍不得吧,在空中翱翔了几圈后,小家伙又回到了阳台,站在栏杆上咕噜咕噜地叫唤着。俺过去和它招了招手,小家伙犹豫了一会,然后又飞上了蓝天。

一整天,小家伙都没有回来。晚上,小家伙仍然没有回来。俺留在小碗里的小米依然如初。第二天,第三天,俺终于知道,小家伙不会回来了。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三个多月,小家伙长大了,它需要属于自己的那一片蓝天,它也需要延续传宗接代的生存。

人类如此,动物也然。

俺只能默默地祈祷着:在新的家,小家伙能生活的快乐,就像在俺这儿一样。俺只能默默地祈祷着:那位收留了小家伙的主人,别把这只“野鸽子”当作下酒的美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