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新兵原创]小区的幸福生活之给鸡送饭


正爬网爬得欢,老公的电话打断了我的兴致:“到志军家对面的房子里给鸡送些饭去。”


“啊?送饭给鸡吃?”我一头雾水。


“是啊,不要忘记了,门牌好像是80-1.”也不等我细问,老公就搁了电话。


真是奇怪,给鸡送饭,而且是给两只我不认识的鸡,嘿嘿说错了,是不认识的人家的鸡。


我在冰箱里找到些隔夜的剩饭,装到塑料袋里,去寻那两只鸡。


鸡在何方哪?志军家的对面……是条小河呀。哦要么是河对面了。绕过河堤,穿过绿树成荫的小路,我看不到哪家门上写着80-1。我决定不看门牌了,就找鸡。这小区交付使用才三年,入住率很低,大多是有钱的主,尤其是河这面的别墅区,养鸡应该很罕见。


鸡啊鸡,出来啦。河边一幢房子墙角下的一个小木屋引起了我的注意,像个狗窝,也许是鸡窝也说不定。


停下脚步,两只鸡进入了我的视线。一黄一黑。地上还有个空盆。我有些紧张地站定脚步,没人认为我是小偷吧?站在不能肯定的事主面前,我下定决心,把米饭倒进了盆子。正在这时,两鸡以老鹰之势,扑上前来,端的是饿鸡扑食哪,一扫而空。最后,黑鸡意犹未尽,“咣”的一声,一脚踏翻食盆。


我好奇地绕到房子前面张望,倚着小河的别墅,环抱在绿树细水间,门前摆放着两盆郁郁菁菁的铁树,一套石桌椅。不错的房子哦。门牌号一瞅,A83.郁闷,我怎么没有想到,这里的A就是代表独院别墅区。


“为什么要送饭啊?”回家追问。


“他们家去旅游了呀。鸡没人管了嘛。以后生了蛋,我们有得吃滴。”老公狡笑。


汗,贪他几个蛋啊?不过这样送饭,还真是有趣。小时候住在小镇,外婆也曾养过几只鸡。鸭啊鹅啊,则很少看到,要么就是在饭桌上筷箸下了。老公的老家在乡下,我得以见到了羊、牛、鸭、鹅。这对于每天面对钢筋水泥的城市居民来说,还真是新鲜事。我曾经稀奇地举着羊草喂给羊吃,看小羊害羞地钻在羊妈妈的肚下吃奶。年幼的儿子捂着鼻子站在羊圈外喊:“老妈快出来,臭死了耶。”


以后接连几天,我都送饭给鸡吃,有时带上几张菜叶瓜皮。有趣的是,这鸡只吃米饭。 我好心为它们补充营养,竟然不领我情。站在一边瞅了半天,想来想去想不出所以然来,最后只能这样解释:环境使然。如果是一只野鸡,圈养了,饿到最后,它也不得不吃着米饭吧?最后习惯成了自然,它给米饭驯服了。人大底也是如此,所谓适者生存。


以后送饭一直带着儿子,我希望他交一篇观察日记。儿子听到给鸡送饭,二话没说,丢下好看的电视,两腿飞快。他蹲在食盘前,瞅了半天,感觉新鲜。接下来,他使坏了,一个大鹏展翅,一招金鸡独立,把两鸡给吓得翅膀扑哧扑哧飞步跳开。调皮!


回家的路上,一条长长的丝瓜引起了我的注意。哦NO,这里喜欢田园生活的人竟然还真不少。瓜蔓缠缠绵绵地萦绕在小区集体种的山茶树上,顺着主人精心编织的线绳网爬满了阳台。瓜叶间朵朵黄花狡诘地笑着。树下竟然还有几株芋艿,硕大的叶盘在晚风里摇曳。那边结着青色果子的,圆鼓鼓的,汗,是蕃茄。我妈妈插过队,我不懂的都问她,所以这几样我都认得。


突然想起儿子的小伙伴,住在A区的东东,听说他们家在门前的小河里也养了只鸭子,前几天种蕃茄的阿姨还问过。


说起东东家,比蕃茄阿姨和A83的鸡更强悍,养了两只大狗,彪形大汉一样看着家;花树间鸡鸭成群,随意啄食。他们家周边的绿地面积比一般人家多,东东的外公种了蔬菜、桃树、枇杷、樱桃、柚子……闲不住的老人春天用铁丝架好了葡萄架,等着夏天串串晶莹欲滴的葡萄收获。每天路过的人会看到他不畏太阳,在料理小小的花地,有时在浇水,有时在修枝。有时老人会割一些自己种的蔬菜送给我们。正是栀子花盛开的季节,他们家就在洁白的花朵里芬香着。


针对小区人家违反规定养狗养鸡养鸭种菜的现象,据说物业一家家地劝说多次,都是无功而返。到最后,物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熟视无睹。于是瓜叶继续盎然,鸡狗依旧撒欢,小区里的人们就是这样惬意地生活着。


本文内容于 2008-7-20 23:53:32 被bfs50000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