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36.html


常江仁来到前线指挥部报到后,迈尔金斯将军抽空找他谈话。他对常江仁说:“嗨,常中校,知道为什么把你调到前线指挥部来吗?”


常江仁摇摇头回答说:“不知道。我想,我在军中的职务也不高,作战经验和作战能力也不强,把我调到前线指挥部来,如果委以重任的话,恐怕您会失望的。”


“NO,NO,NO,常,也许你对你自己的价值还不清楚。史迪威将军和我在制定特洛伊作战计划时,就想到过把你调到前线指挥部,担任协调巡视工作。一来,你在我们美国军校接受过培训,知道我们美军的一些战略战术观念,而且在语言沟通上和我们没有什么障碍。二来,中国远征军在缅甸一开始作战,你就参与了,而且还有许多的实战经验。特别是你在担任新72师特遣队队长期间,独自领导了这样一支小部队,在强敌的围困下坚守素来尔高地长达数十天之久,这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第三,你在师部和底下基层部队都干过,对如何指挥和协调部队有一定的经验,完全可以胜任这里的工作。”


说到这里,迈尔金斯将军挥挥手继续说到:“常,我是一个军人,看人用人从来不会考虑什么家庭背景,社会关系什么的。对于那些只会夸夸其谈,指手画脚的君子,不管他学历有多高,资历有多大,我都不会用的。我只相信实力和能力!虽然你不曾在我手下干过,但我从你的材料里大致知道了你的情况,因此,我看好你能够帮助我的。”


“迈尔金斯将军,我真的不知道我凭什么值得您的信任。即便是在素来尔高地当特遣队队长时,那也是我得到了许多人的帮助。否则的话仅凭自己的能力,我肯定不会成功的。再说了,现在我还不知道您打算怎么使用我,如果作为一个普通的参谋,也许还凑合。”常江仁深知“高处不胜寒”这个道理,他赶紧回答说。


“如果只是把你调来当一个普通的参谋,那还需要我亲自安排吗?是这样的,我委任你为我的特别助理,专门协助我协调指挥中国远征军部队的工作。你是知道的,这次特洛伊作战计划,其主要的作战任务都是由中国远征军部队承担的。因此,为了保证我们的指挥畅通,这种协调工作就显得非常重要。”


常江仁一听,赶紧说:“这恐怕不合适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中校,而参战的部队有许多是师级单位。让我去协调那些将军和上校们的工作,那不是开玩笑吗?不,不,不,我干不了!”


“常,这可能就是我们西方人和东方人不同的思维了。你在我们美国呆过,知道只要你有这个能力,不管你的年龄和资历是什么,都可以承担重任的。即便是在军队里,军阶低的人指挥军阶高的人是常有的事。当然,这都是在一种特定的场合。但是,你别忘了,这军衔也是人为授予的。要不是我不能直接干预你们远征军内部的事务,我可以马上授予你上校的军衔。”


“既然将军这么器重我,也只好先干干再说。不过,如果您认为我不称职,请务必把我调回新72师,这个要求不过份吧?”


“可以,我答应你这个要求。”迈尔金斯将军十分爽快地答应了这个条件。


常江仁上任后,迈尔金斯将军就派给第一个任务,到新30师已经空降到此地的部队去,了解他们备战的情况。在新30师师部,古月师长非常欢迎常江仁的到来。


“常中校,听说你担任了迈尔金斯将军的特别助理,我非常高兴。这总算是有我们的人在他身边工作了,原来我一直担心无法和他取得很好的沟通,将来作战时,肯定会有麻烦的。不管怎么说,你总是中国人,是咱们远征军的中校,我们的意见和看法相信你可以很好地表达出来的。”古将军真诚地说到。


“哎呀,古师座,你这可太抬举我了,我哪有那个能耐啊!我这个特别助理没有什么权利,只有一双眼睛,一对耳朵和一张嘴巴,把看到的,听到的说出来而已。这种上传下达的事情,谁都可以做到。”


“哎,怎么说谁都可以做到呢?至少我就做不到,语言不通不说,也不了解那些美国佬。哪像你,在美国上过军校,知道美国许多事情。好了,好了,我首先表态,我们师是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的。对了,我听你的口音,好像是湖北人吧?”


“是的,我是武汉人。”常江仁回答说。


“这可太好了,我们还是湖北老乡!我是鄂西人,在外打了好多年的仗。‘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今晚就在我这里了!来人啦,给我准备一些酒菜,我要和我的小老乡一起喝酒!”


通过一起喝酒聊天,常江仁知道了古月是黄埔五期的,应该算是蒋委员长的嫡系了。在国军里摸爬滚打十几年,在没有什么背景的情况下,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也实属不易了。


新30师是在抗战时候才组建起来的,没有打过什么大仗。古月将军十分羡慕的对常江仁说,虽然新72师也是后来组建的,可它的底子是宋家军,这两个师完全不可比。虽然都是从比哈尔训练营出来的,可谁都知道新72师的战斗力在国军里那是一流的。而且,就是美国人对最早在训练营的两个远征军的师,无任是在人数和武器装备上,都是按照美军A类部队标准执行的。以后所训练的部队,都没有达到这个待遇。


能够得到兄弟部队的承认,常江仁为自己是新72师一员感到骄傲。他知道,不管在哪个国家军队里,都有自己的王牌部队。只有通过战斗的检验,才能知道这个王牌到底有多牛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