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旧版—楔子 旧版—第一章:山雨欲来(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中央厅,是韩国汉城著名的建筑物之一。位于汉城市世宗路北侧,坐北朝南。始建于1916年,历时十年方才竣工,1926年10月正式投入使用。整个建筑占地29.000余坪,建筑面积14.000坪,全部用花岗岩建成。

1970年韩国当局在中央厅前面增建地上19层,地下3层的“政府综合大厅”一度曾是韩国当局决策机关所在地,而现在它的机能则是中朝联军总指挥部。今天朝鲜人民军再度在这里设宴款待中国人民国防军入朝高级指战员。

即将就任统一朝鲜人民共和国主席的朴元熙元帅依旧在众多的朝方高级将领的簇拥下早早的进入了宴会厅。在个子不高的朝鲜人民军将领中人高马大的俄罗斯远东军区司令谢列兹泽尼奥夫上将显得特别突出,宛如一群鼹鼠中的北极熊。

其实俄罗斯人对朝鲜半岛从来都不缺乏热情,早在金芝和上台之初俄罗斯人就从这个跋扈的独裁者身上嗅到了战争味道。但是日益变得精明起来的“北极熊”并没有任何的担忧,莫斯科一边向北朝鲜倾销过时的武器,一边以“武器抵债”的形式将最新的军事技术去向汉城兜售。三八线两边无论是谁的武器库都少不了俄罗斯的装备。

而随着战火的点燃,韩国陆军的快速推进令自大的俄罗斯人也感觉到一丝威胁。毕竟在充满扩张欲望的金芝和的眼中:理想的“大韩共和国版图”不仅包括有中国的东北,也少不了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俄罗斯远东军区司令部第一次开始紧张起来。

俄远东军区的陆军部队、空军远程航空兵和战术航空兵、铁道兵部队和内务部特种部队以及俄太平洋舰队迅速进入战时状态。俄罗斯陆军的“远东之锤”——第5集团军和第83空降突击旅的部队,迅速的向俄罗斯滨海边疆区集结。俄罗斯太平洋舰队第55海军陆战师也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整装待发,在摸清中国的底牌之前,俄罗斯军方一直谋求着与中国共同出兵,以挽救风雨飘摇的金家王朝,在朝鲜北部建立起一道缓冲地带。

而 “11.7事件”平壤的枪声很快让俄罗斯人意识到他们被中国人给耍了。作为报复,莫斯科把长期浪荡在俄罗斯的金家王朝的长男——金正男给找了出来。让他粉墨登场,在共青城组建金家王朝的“流亡政府”,以备不时之需。

但随着战争逐渐接近尾声,俄罗斯不得不对朝鲜半岛的局势开始重新的评估起来。显然接受朴元熙统治下主体朝鲜,比复辟一个人人唾弃的封建王朝要好,所以曾一度被俄罗斯政府视为必要时候干涉朝鲜问题皇牌——“金家王朝”正统继承人的金正男被毫不犹豫的抛弃了。近期以来俄罗斯远东军区频频在军援和边境问题上向平壤方面示好。而谢列兹泽尼奥夫的到来似乎更表示着朝俄两国的“传统友谊”再度复灼起来。

“朝鲜的波拿巴.拿破仑!俄罗斯远东日报今天的头条。”粗通俄语的吴酬勤拿过一张放在桌上俄文报纸,大概的翻看了一下。头版头条上正清晰摆放着第二次开城会战时朴元熙大权在握后的霸气十足的照片。吴酬勤不由得低声感慨道:“真是天意弄人。”

“虽然这样名号恐怕他还不够格!不过不管怎么说也总比靠着老毛子窃取半个朝鲜的金日成家族强。”尽管还没开席,赵琅已经自斟自饮了好几杯了。宴会用的酒有两种---中国的五粮液和朝鲜的方文。朴元熙或许是不喜欢清酒的,举杯致辞时用的还是五粮液。

“为了朝中两国人民的友谊,为了并肩携手、勇往直前的朝中两国将士,让我们大家举杯。”朴元熙意气奋发的满饮了手中杯,接着宣布道“今天我英勇无畏的朝鲜人民海军在济州岛附近海域击沉了4艘伪南政府的运输船,再度敲响了敌人的丧钟。来,让我们为我国精锐的潜艇部队的将士再干一杯。”经过许久的沉寂,人民军的将领们中才如梦初醒般报以热烈的掌声。

"那些不是运载国际红十字会人道主义救援物质的韩国船吗?这么作是不是有违人道主义原则啊!”尽管对济州岛上的情况并不十分清楚,但赵琅也知道除了几万韩国陆军的残部外,岛上至少还有200万韩国难民。一旦对济州岛海域实行立体封锁作战的话,这些人的生活状况就会立刻沦落到难以为续的地步。

“那是朝鲜的内政,何况负责此次封锁作战的主要是朝鲜人民海军的‘山高’级及‘玉高’级潜艇部队,中国人民海军根本没有介入。”坐在这一桌主宾位的中国人民海军北太平洋舰队副司令员、朝鲜方面分舰队司令石承志中将一脸严肃的正告赵琅道,虽然不是一个军种的,但对这个“刺头”显然他也早有耳闻了。看来封锁济州岛的计划,朝鲜人民军早已与中国军方高层达成某种共识。

“如果没有我们的‘宋’级潜艇进行跟踪、提供定位的话,相信朝鲜那些可怜的小‘狼群’没那么容易进行‘围猎’吧?”虽然不是海军,但赵琅也知道凭那些航速慢、续航能力差的朝鲜微型潜艇是不可能进行长时间的封锁作战的,更多的是先由侦测能力较强的中国海军潜艇先行跟踪目标,然后再由朝鲜海军的舰艇进入预先的伏击阵位进行攻击。所以一声冷笑之后,赵琅毫不客气点穿了石中将的谎言。

“岛上所有人都是朝鲜人民的敌人,是他们自己走上了这条投靠西方反动势力的不归路的。根本不值得同情。”在这桌陪席的朝鲜人民军首都近卫军团司令金哲雄次帅此刻插上解围说道。“11.7事件”之后这位昔日的朝鲜陆军最高指挥官、“金家王朝”的御林军总司令在朝鲜人民军中老二的地位坐的也岌岌可危,几乎成了朴元熙的“应声虫”。

看到他的满脸的“豪情壮志”,赵琅不由得想起了146师千里弛援平壤时,他面如死灰、握着自己双手,泪流满面大叫“东木”时的表情。“真是讽刺。”赵琅刚想开口,吴酬勤便及时的将他拉出了宴会厅。

“你他妈又喝多啦!”站在走廊上,吴酬勤愤怒的冲着赵琅吼道:“现在是战时,你会打仗他们是不能不用你。你有没有想过哪天和平降临了,你是要作彭德怀还是巴顿呢?”

“我实在看不惯他们那副自以为是的嘴脸,打完仗我就解甲归田罗!” 赵琅微微一笑,抽出一支“中华”但手中的打火机却几下都没打着。

帮赵琅点着了烟,吴酬勤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明天要回北京一趟,日本大概会是我们俩合作的最后一站了。”

缓缓吐出几个烟圈,赵琅苦笑着问道:“终于要进总参了。”

“不!是调到南边去,老爷子想让我去澎湖。他的那个老部下——胡维风上将很快就是南太平洋战区的头了。这次回去是先熟悉一下环境。”为自己也点燃了一支烟,吴酬勤摇摇头答道。虽然也听说军委有意组建南太平洋战区,但赵琅一直以为那至少是在对日作战之后的事,没想到连人事工作都已经定了下来,顿时心中不免有些茫然起来。而宴会厅里依旧不时传来中朝两国军官们推杯换盏的喧嚣,或许世人在享受着醇酒佳肴的时候总会忘记原来天下本没有不散的宴席。

第二天一早,吴酬勤便驱车前往汉城国际机场乘坐朝鲜民航的客机飞回北京。赵琅有些宿醉也不想去送,便一个人躺在酒店的床上,抽着吴酬勤留给自己的最后一包“中华”。

打开的电视机里正在播放着朝鲜军方最新的战报:“今天凌晨我英勇的海军将士又击沉了2艘南伪匪军的运输船……”窗外薄薄的朝雾中一队中朝联军的军车开始朝南方驶去。

实际上中朝联军要攻占济州岛并不困难,但朴元熙却更希望小小的济州岛成为一个不断吸引、消耗敌对力量的“捕蝇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