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山好汉擅长舞刀弄枪的很多,会舞文弄墨的极少。108人的文化程度不在一个层次上,我们可以具体来看一看。

李逵不认字,是典型的文盲。在回乡的时候认不得官府抓捕他的告示,幸亏碰到熟人提醒,才暂时幸免于难。


以后李逵和文化层次较高的宋江关系混得很熟络,但文化水平却始终未见有什么长进。


和李逵有相似经历的还有鲁智深,不过鲁智深却是位好学上进的人。他在杀人在逃的路上,开始也是看不懂雁门关上张贴的缉拿他的布告。从此他知耻而后勇,经过自身长期不懈的努力,若干年后再去五台山拜访智真长老时,已经能够把师父写的偈子“仔细的看了几遍”。武松的文化档次要更高一些,在户外行走时能看得懂贴在树上的政F公告。杀过人后还会在墙上题字“杀人者打虎武松也”。寥寥8个字中就高频率地使用了“之乎者也”中的两个,有较强的古文字运用能力,十分令人钦佩。


有些人的文化水平还高出一截,如给清风寨正知寨刘高写过一封信的花荣、给沧州衙门和梁山写过手书的柴进、“把书从头读了”的戴宗、“细细写了一本清账”的石秀、“亲自写了书札”的李应,都属于这一类人。此外书法篆刻家金大坚、秀才萧让、落科举子蒋敬也具备了很高的文化素养。


林冲的文化程度又上了一个档次。林冲在发配临行时,能够亲自执笔拟定离婚协议书。宋朝盛行吟诗作词,这可以作为衡量一个人文化档次高低的硬指标。梁山好汉中只有两人会写诗,其中之一就是林冲。林冲在朱贵酒店写的五律诗合辙押韵,声情并茂,准确地表达了自己当时的思想状态,是一篇不可多得的佳作。


宋江如果不做强盗头子,会是个很不错的诗人和词人。在浔阳楼酒楼创作出著名的诗配词,曾经令他名动一时,也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宋江可以在不同的状态下吟诗作词,他在梁山泊众头领团聚的宴会上创作的佳作,得到了专业人士李师师的高度评价,并转呈给艺术大家宋徽宗欣赏。燕青因为学习新手艺,不慎射落一只大雁,宋江闻知后,马上作了一首很伤感的词,委婉地批评了燕青。燕青从中受到很大的教育,立即表示决不再犯此类错误。


相比之下,吴用有些浪得虚名。他是水泊好汉中唯一一个职业教育工作者,本应具备很高的文化水准,但我们从未见他在闲暇之余吟过什么诗,填过什么词。他在郓城乡下教书时就很缺乏敬业精神,经常借故给学生放假去做个人的事情。上山后从没有抽出专门时间办扫盲班,也没有开过教育普及讲座和相关课程。吴用在本职工作上不用心,却喜欢不着边际地研究一些打打杀杀的事情,因此暂时看不出他的文化修养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