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氏局长改诗

上一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神州大地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那是一场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年代。可谓是十年浩劫,不堪回首。俗话说时势造英雄。本故事的主人——氏局长,能否称得上英雄,姑且不论,但在当时却是该县的一名风云人物。

氏局长原名是氏顺修,也是那批苏联修正主义的缘故,现又改了时髦的名字。氏局长刚过不惑之年,虽其貌不杨,也只有小学文化,伸在那山区小县却是一个人物,他会唱“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而一举成名,还出席了北京的会议,被中央领导接见过。

文革时又因“立场坚定,旗帜鲜明”批判老革命的父亲而得到上级的器重。因而坐上了文化局长的位子。

氏局长上任伊始,刚好碰上召开业余文艺创作会议。会上氏局长口若悬河,谈古论今,大谈革命诗歌创作。他说:以前的诗歌有很多不足之处,比如说‘春江水暧鸭先知’这诗就很片面,春江水暧鸭先知,那鹅干什么去了?它为什么不知?这对鹅极不公平嘛。依我看,春江水暧倒是鹅先知。在我印想中鹅比鸭勤快,你们怎能样认为我就不知了,反正人就是这样认为的。所以说,这是一个说不清道不明的问题。我看应改为‘春江水暧鸭知鹅也知’。还有一句‘明月照巴山’,这是明显的偏颇,也是狭隘的地方主义,试问,明月出来岂有只照巴山的?这是三岁小孩都明白的道理。因此我认为应改为‘明月照巴山等地’就完整多了------- 一席话,引得大家哄堂大笑。

氏局长工作最大特点就是事必躬亲。为了提高全县文艺创作质量,他对所有的诗都要批改把关。其中有一句“银锄铁臂伏龙王”,氏局长就作了重点批示:银锄,这是浪费,怎能么能用银子来做锄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贪污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这是原则的问题;铁臂,放屁,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有谁的手臂是铁做的?伏龙王——这是迷信,哪有龙王玉皇?此诗毛病甚多,应改为“铁锄肉臂挖河沟”。修改完毕,氏局长还郑重地在前面加了批语:小宁编辑,此诗请按修改后发表。

小宁编辑一看后,心中暗笑:真是“屎”局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