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论大明广宁之战

随着大明朝萨尔浒一战的战败,明军在辽东接连败绩。失抚顺,丢清河,败开原,沦铁岭,甚至辽东的行政中心沈阳,辽阳亦陷落于后金之手,辽河以东全部沦。大明此时的战况岌岌可危。于是辽西广宁这一军事要地成为了扼守山海关的重要门户,成为大明辽东的核心重镇。然而,就是这一核心要塞,却被后金努尔哈赤不费一兵一卒轻易占领,几十万百姓流亡关内;山海关前方无险可守,门户洞开;大明也从此完全丧失了辽东战略的主动权,何也?

广宁之重

广宁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首先它是元明的辽西重镇,它对于大明的重要性丝毫不逊色于辽阳,明朝自建朝以来,辽东总兵必驻守重兵于此,它是明朝在东北最高的军事机关驻地,是控制蒙古弹压女真的军事重镇。其次,它是辽西的咽喉,是镇守山海关的门户,是保卫京城的屏障。最后它是当时辽东的最高机构要地,此地若失,影响甚大!

广宁之战背景

随着后劲努尔哈赤的大举进攻,明朝核心重镇沈阳,辽阳相继丢失,大明的辽东经略袁应泰兵败自缢而死。大明朝野,甚为震动。于是天启皇帝启用辽东三杰之一的熊廷弼任辽东经略,并同时擢王化贞为巡抚。两人到任到,各自提出抗击后金努尔哈赤的战略方案。但怎奈方案不一,各自为政。而反观后金努尔哈赤,占领辽河以东后,秣马厉兵,准备继续向辽西大举进攻。

战幕拉开

天启二年,努尔哈赤发兵攻取广宁,大战随即拉开。

大明朝坚守广宁的军事部署分三道防线:一借助辽河拉筑第一道防线 二 借广宁城外围的西平堡,镇武堡,镇宁堡等构防第二道防线,三 以广宁的城防,做为第三道防线。


西平堡之战

努尔哈赤大军六万大军出其不意,越过大明的第一道防线-------辽河,兵锋直指广宁城外围的西平堡。西平堡守军只有3000人,力量甚是薄弱。但守将副总兵罗一贯(记住这个名字,此人的确是条汉子!!!)拼死抵抗六万后金军的进攻,他坚决地拒绝了降金将领李永芳的劝降,一日后,后金军队攻入了西平堡,但三千将士仍奋勇拼杀,与后金军队展开了巷战,最后寡不敌众,全军覆没,无一投降。西平堡之战是明金交战以来最惨烈的一次战役,明军仅以三千兵力重创数万金兵。守将副总兵罗一贯在城墙上向着北京方向跪拜,说道:“臣尽力了”。然后自刎而死。罗一贯何其的壮烈,何其的英勇,令人敬服!

沙陵之战

努尔哈赤后金军包围西平堡后,辽东经略熊廷弼派出了向西平堡增援的军队。大军分三路向西平增援。

一支由孙得功带兵从广宁驰援西平堡;一支由刘渠带兵从镇武堡驰援西平堡;一支由祁秉忠带兵从闾阳驿驰援西平堡。

努尔哈赤采用了类似围点打援的战术,派兵与大明的援军于沙陵展开激战。

孙得功看到明军刚刚显现出疲态,便大呼失败,带兵奔逃,导致军心大乱,明军溃败。孙得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刘渠带兵与努尔哈赤部激战,此人甚是勇敢,敢打敢杀,但怎奈军队的力量相差太大,最后兵败战死。与此同时祁秉忠部亦全军覆没,祁秉忠、副将刘徵,参将黑云鹤,游击李茂春、张明先等相继战死。辽东巡抚王化贞闻听战败的消息,仓皇逃离广宁城。

广宁沦落

孙得功逃跑逃回广宁,便进行了叛变,他派兵夺取城门,封锁府库,并在城中宣扬,前方战事打败了,应该投降后金了。他自己甚至亲自会见努尔哈赤,请努尔哈赤进城。努尔哈赤没想到得到广宁城这样容易,遂不信。不久,后金派入广宁的奸细回来汇报广宁城的情况,请努尔哈赤入城,努尔哈赤半信半疑。二日后,叛军仍请努尔哈赤入城,努尔哈赤还是半信半疑。在向广宁行进的路程中,遇见了一些女真人,告知努尔哈赤的城中情况,努尔哈赤还是不信,因为他是万万不会想到辽东的首府这样容易就会被他占领的。于是他派出了自己的贝勒和大臣去亲自查看,回来后确认了消息的可靠性,努尔哈赤遂进了广宁城。广宁城至此落入后金之手。

辽东巡抚王化贞逃亡后在大凌河遇见辽东经略熊廷弼。此时辽东经略熊廷弼在距离广宁几十里路的右屯进行指挥,在进行了商讨后,直接向南撤退,进入了山海关。大量的粮食补给,全部的辽西土地,数以万计的辽西百姓沦落后金之手。

广宁失败的原因

在此分析下广宁之战失败的原因,对于大明朝廷腐败等等老生常谈的原因我就不分析了,我分析的仅仅是广宁战败事件发生过程中的直接原因。

在此,我认为原因有:

一)经抚不和,即辽东经略熊廷弼和辽东巡抚王化贞的矛盾分歧。

这个是最重要的原因。首先是熊廷弼和王化贞对于防守广宁和经营辽西的战略布置问题上存在严重的分歧。战略布置上熊廷弼主张“三方布置策”即第一方,以广宁为中心,前面设立城堡,在城堡前方再以辽河设立防线;第二方以天津,登州,莱州方面从海上来牵制后金军,第三方借助朝鲜的力量,从而牵制后金的后方。熊廷弼坐阵山海关,统领和节制三方。而王化贞的方略而不同,他主张“一举荡平策”,亦是三方。第一方是利用已经投降了后金努尔哈赤的明朝抚顺游击李永芳做内应;第二方是借助于蒙古林丹汗的军队;第三方是自己督帅六万人的大明军队。王化贞对自己的方案很有信心,以至于吹嘘的很大,这就获得了朝廷中大多数人的支持,而朝堂上的朝臣对熊廷弼的支持却占少数。其次,辽东巡抚王化贞不服从辽东经略熊廷弼的节制。从大明当时的实际制度上来讲,辽东经略熊廷弼才是辽东的最高长官,经略是节制巡抚的,但是军队的统帅上,经略熊廷弼仅仅掌握5000人马,巡抚王化贞却掌握150000万人,王化贞不服从辽东经略熊廷弼的节制,因为他有更高的政治背景。首先他投靠了阉党魏忠贤;其次朝中宰相叶向高是他的老师,再次,朝中的兵部尚书张鹤鸣强烈支持他。而熊廷弼则没有如此强烈的背景。因此导致了巡抚不受经略节制的局面。

二)朝廷决策失误。

朝廷在经抚不和问题的解决上是完全支持王化贞决策的。但从战局的结果上看,王化贞的“一举荡平策”是完全不实用的,他的三方中:第一方利用明朝抚顺游击李永芳做内应,不但没有成功,反而自己的统帅孙得功投降了后金,实在是个莫大的讽刺;第二方借助蒙古军队四十万亦没起到显著的效果,实际上林丹汗只出了一万余人相助大明,相反蒙古军队对辽东人民的暴行却十分突出;第三方自己的六万大军也皆不保,全军溃败。朝廷就是支持了一个这样的失误决策,引起了败亡。当然若朝廷支持熊廷弼的决策,也未必就好到哪里去。

三)大明将领对后金战斗力的认识不清晰。

首先是辽东巡抚王化贞对后金战斗力的低估和错误乐观地估计了辽东的形势,他主张“一举荡平策”,他将重兵布署在辽河西岸,随时准备对河东发动全面进攻,主动出击,击溃后金。殊不知后金的战斗力是大明当时不能比拟的,特别是野战:从日后的沙陵之战中就可以看出,大明军队与后金的强大骑兵在平原交战中,实力相差上还是有的,的确直接平原对抗胜的算要小一些。其次是将领孙得功,他高估了后金的战斗力,产生了极大的畏难情绪,认为其是不可战胜的,结果在战斗中,贪生怕死。殊不知沙陵之战中,大明军队刚开始由于士气和斗志的高昂还是占有优势的,但随着后金的进攻战术的调整,大明的军队才渐漏疲态。而就是在这时,由于主将的畏惧心理,才导致军心的大乱,最后失败。

四)战斗方式和军队配备问题。

广宁城外围的西平堡,镇武堡,镇宁堡,闾阳驿等是熊廷弼部署广宁防守的第二道防线。在这个防线的构成堡垒中,西平堡的战略位置最靠前,也是挨着第一道辽河防线最近的军事要地,但就是这样一个军事要地,却仅仅驻扎3000军队来防守,力量实在是薄弱不堪,以至于当西平堡被围困时,不得不派镇武堡,闾阳驿等处的军队驰援。但这正中了后金努尔哈赤的围点打援之计,用后金军队善于平原野战的优点对位于大明军队的野战弱点,从而击败了大明军队的主力。可反过来说大明,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守城优势去对抗后金军队的攻城劣势呢?这种战斗方式在当时大明和后金的作战中是完全值得推广的。

五) 辽东经略熊廷弼的问题。

熊廷弼在守卫辽西重镇广宁时,并没有拿出日后袁崇焕的与城池共存亡的决心和勇气,这一点恐怕是熊廷弼一生中最大的败笔了。广宁被叛军孙得功控制后,熊廷弼在距离广宁几十里的右屯遇见到了辽东巡抚王化贞,他讥笑讽刺了王化贞后,置辽西百姓和使大片领土于不顾,进行了可耻的逃跑,决定大军后撤至山海关。实在让人愤恨!熊廷弼身边的官员当时也都建议他速速进军广宁,但意见没有被他采纳,而此时逃亡后的王化贞亦征求熊廷弼的意见,问其是否可集结败军,反击广宁,熊廷弼却对王化贞说了句一切都太晚了(估计他想看王化贞的笑话),便挥军撤退山海关。 然而是一切都太晚了吗?熊廷弼手中此时拥有五千兵马,如果熊廷弼能立刻收集战败的散兵和流离的辽西民众,相信很快就会聚集起几万人,毕竟当时人心还是心系大明的,广宁城虽然落到了孙得功手中,但如果熊廷弼率领大军杀向广宁,是完全有实力将广宁夺回来的。即使不能夺回广宁,即使战死沙场,亦不枉熊廷弼辽东三杰的名声,亦不枉大明的忠贞之臣,可一切都只是空想。。。。。。

等待熊廷弼的将是大明朝廷的严惩。。。。。。

END


辽西重镇广宁沦陷后,大明又陆续丢掉了平阳桥、西兴堡、锦州、大淩河、右屯卫、镇宁、镇远、镇边、大清堡、大康堡、镇武堡、闾阳驿、小淩河、松山、戚家堡、盘山驿、塔山堡、中安堡、双台堡等40余座城堡,山海关的门户洞开。大明从此完全丧失了辽东战略的主动权,明在辽东统治的基本结束。

历史的云烟又一次慢慢聚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嗜血的上校 2008年07月20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宁之战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