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31、有时候,并非是因为欲望(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说。。。”,菲红着脸的韩青苹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对这个男人来解释,因为自己出来的时候已经给妈妈说了是去找一个朋友借钱,而且这个朋友是自己的。。。男朋友。

“男朋友”的这个说法也是韩青苹无奈之下被迫编造出来的“善意的谎言”,实在是没有办法。

虽然,乍听之下的母亲对一向都很乖巧听话的女儿竟突然说自己有了男朋友很是感觉有些吃惊,但转眼也就还是勉强同意了她的这个说法,不是男朋友的话,也不可能马上就给了自己家赞助了5000元现金,听说女儿还要去找男朋友借钱,没有其他办法的母亲也只好答应下来。

不过,要是现在没有一个“男朋友”与自己一起回去就拿着1万多块钱给家里,妈妈必定是会怀疑的,自己私下坐台的事情就是打死也不能说,“我的事情。。。你也是知道的,就算是。。。我求你好了,你就。。。假装一下我的男朋友到医院去看一下,好不好?”

这个。。。问题有点不好说。

算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都给了三五千元的赞助,虽然说是借的,但就是这钱也不知道她多久能够还上,还是算了,帮人帮到家吧。

“你是不是。。。下午还有什么别的事情要做?如果有可能的话,今天晚上来也都是可以的。要是。。。你还不放心的话,那末。。。我就。。。我就。。。”,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说出口来的韩青苹有点惶恐无计,不过想了想父亲的伤势和急需的费用,还是主动放低声音说了出来,“要是。。。你不放心借钱给我的话,今天下午,我。。。你。。。就去。。。就去开个房间吧”

这是一个现在看起来很正常的交易。

看来韩青苹是误会了正在思考问题的张德瑞,她以为对方是因为不愿意给自己借钱而在迟疑不决,毕竟再怎么说也是3000元,对于自己的家庭,这几乎就是父母将近半年的工资收入了。

出来坐素台已经快半年了,接触到的男人无一不是想立即用花言巧语来约自己上床,虽然有点厌恶的感觉,但现在正是一个救命的时刻,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所以,她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希望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这3000元或是更多一点的钱。

在潜意识里面,她还是不相信这个萍水相逢的男人会愿意在没有收获的情况下就借款给一个毫不相干的自己,或者如果自己以什么别的东西来换的话,也许自己的心里面还会坦然一些。

“哦?”

什么话啊,这是?

想到这里的张德瑞这才仔细地注视了一下对方,大约是1米6的个头吧,身材虽然被学生装掩盖着但还是显得有点单薄,V脸上化了点淡妆,小琼鼻,薄嘴唇抿了点茶,两个稍大点的眼睛正低下在看着自己的杯子。

怎么看起来,也不象个才17岁还在上学的小姑娘,别说是这些才说出来的话,就是身上穿的白色校服和青色裙子虽然很正常,但在张德瑞看来就是觉得很有一点风尘的味道在里面(难道,在潜意识里中国男人都喜欢来点制服诱惑的味道吗?)

“哦”,真正是呻吟了一下,还是无言以对。

“我知道的,在D城,这个。。。这个价格是有点高,但是我。。。的确是没有别的什么其他办法了,要是你觉得。。。还是。。。高了点话,我还可以在我父亲手术后再来。。。陪你一周的时间”

几乎就和耳语一样,韩青苹的声音都只能勉强让人听到,说到了后面,干脆就只相当于蚊子的声音一般,头也低得更加下去了。

当然,在这个时期的D城,所谓“初夜”也只能价值大约一千五元而已,而且这也需要达到比较好的标准才行,比如面貌,身材,年龄什么的。就是长期在一起的鼓动她出来走荤台的“大姐”给的价钱也只有这个数了。

终于想明白了这些的张德瑞简直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出来,非常恼怒地转了转自己的脖子,也乘机想了一下自己应该怎么来面对。

或者,这也是现在的这个世道吧。

此时的张德瑞还不知道,就在这个时期,以D市纺织厂的3000下岗女工为代表,一个新三陪小姐的大潮正在酝酿形成中,此事一直到3003年左右才逐步因为年龄等自然的原因而退出整个D市的市场。

话也只能这么说,并不以某些地方政府的意志为转移,这些女工在40岁以上的还可以放下身份到街上摆个饺子馄沌摊子来挣点小钱混几年就可以退休了,那些20来岁的还可能出去重新找点事情来学着做,那末,这些三十多岁的怎么办呢?可惜,此时还没有什么“低保”方面的政策,这些年龄在30到40岁之间的女工,上不能提前退休,下不能与20多岁的人一样去重新学点什么,怎么活下去呢?

一家人,孩子还小,又怎么把这个家庭维持运转下去?

无他。。。唯有。。。

并不知道这些原因的张德瑞张总经理哑然,默默看着正在局促不安地用脚跟来回在地上划动着的女孩,良久良久,叹了一口气才说道,“好吧,你。。。我到隔壁去下”

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隔壁就是一家还算过得去的中型旅店,刹那间,心头突然就涌现出了一种无法言喻的莫名悲哀,韩青苹强忍住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

“哦,你坐会吧,我先去取点钱再来”,从座位上起身站起来的张德瑞按住对方的手,然后头也没有回就走出了这个有点感觉到气闷的地方。

身上倒还有大约5000元,都给她吗?

給自己多少也积上一点阴德吧,真是一个已经正式下了海的小姐也就罢了,就算是出钱来解决下生理需求问题也能够麻痹一下自己的情绪。可毕竟她还只是一个中学生,真要和她上床的话,有点下不去手。

从储蓄所里取了点钱出来,又在热风中吹了几分钟的张总转身回到了茶座边上,只见她还在那里低着头等待着。

而正在失神的韩青苹也感觉到男人已经回来了,手不自觉地就颤抖了一下,放下手中的茶杯,转身站了起来,又拿起自己的小包,低着头对张董小声说道,“我们。。。走吧”

没有说话的张德瑞走在前面,韩青苹跟在后面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走着,却没有向右边的旅店走去,也没有招呼出租汽车,而是直接向对面的门诊部大楼走去。

动了动嘴唇,韩青苹还是没有问出口来。

“是外科,在哪个病房?”、

“在外三的临时病房,我这就带你去吧”,努力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走在前面的韩青苹回头笑了一下,却实在是非常勉强,还稍微解释了一下,“我妈妈姓刘”

转身就推门进去了,还大声地对里面的人笑着,“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在后面进去的张德瑞发现这是一个三人间的病房,迎面就是一股血腥混合着汗臭的味道扑来,装饰也实在是简陋,泛黄的墙壁上除了几个数字以外什么都没有,头顶上也只有两组日光灯吊在那里,一个大吊扇正在慢慢转动,三个铁床摆在并不宽敞的房间里,旁边各有了一个大铁架子,最靠近门的是一个正在陪护一个小孩子的年轻女人,中间病床上的病人看样子出去了,只剩下窗户旁边的一个病床上正躺着一个满头都被血迹包裹着的病人,看起来正在睡觉,一张单薄的床单盖在上面,两个手也被纱布暂时裹着搁在床上。

一个穿碎花浅黄短衬衣的中年女人正坐在椅子上拉着韩青苹的手在询问什么,看见张德瑞过来了,急忙站了起来,准备招呼一下。

“妈妈,这位是。。。张经理,也是我的。。。”,韩青苹急忙先解释了一下。

抢在韩青苹母亲开口以前,先自我介绍一下,“刘阿姨好,您就叫我小张吧,您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也才知道,实在对不起啊”

“哦,是小张啊,你好。这哪里怪你呢?谁知道呢?谁知道。。。竟然这么。。。”,韩青苹母亲红着眼睛,开口数落着还在床上动弹不得的丈夫,“还不是因为他,我都说了好多次了,不让他去那些地方去。。。现在,家里就成这样子了。。。实在让你笑话了”

“妈妈,你就别说爸爸了”,对于父亲为什么要去那些地方,女儿当然知道,如果不是这个原因,这个家庭早就垮掉了,听到母亲在抱怨父亲,还是出来阻止了一下。

“阿姨,这事我也听说了,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这里也就凑了点钱,您就先将就着,要是不够的话,您再让青苹来找我就是了”,从裤子口袋里面拿出刚才已经从钱夹里面取出来的5000元大钞放到对方的手上,“这点钱请一定要收下,我再去找他们,给韩叔叔换个好一点的病房吧”

这样的病房对于手术后身体的恢复很是不利,天气热不说,就是人来人往的也不方便。

现在各级医院中得到重点关照的头等病房虽然仍然主要是针对高级干部的,但也已经正式对外开放了,一人一间不说,房间里至少还有空调和卫生间,电视什么的,也可以有效地减少病人与陪护人的烦躁情绪。当然,这个价钱就是每天100元人民币,另外还得一天增加20元聘请专职的护理员,一般人是住不起的,不过这对于张董事来说还不算是一个事,不就120元一天吗?

“不,小张,我都已经收了你的钱了,还怎么能够去让你去麻烦和破费呢?青苹,你还是带小张出去吧,这里面又热又闷的。。。”,韩青苹母亲歉意地希望对方快点离开这里,这里面也实在不是招呼客人的地方。

看见女儿没有动,韩青苹母亲只好自己主动向外面走了出去,张德瑞耸了耸自己的肩膀,与韩青苹一起出了房间来到过道上。

“谢谢你了,小张,在现在这么的情况下我们娘俩都已经。。。”,韩青苹母亲点了点头,继续说道,“你和我们家青苹算是朋友,我已经很感谢了,但你韩叔叔现在的情况就已经很不错了,我们不能再让你麻烦了,阿姨实在是心领了”

多么纯朴的人啊,现在的世道,还是好人多啊。不仅是韩青苹母亲,就是张德瑞也是这么想的。

“青苹,你和小张出去走走吧,你们在这里,空气也不好。。。”

“好的,妈妈,那我先走了”,韩青苹笑着拉起张德瑞的手,“我晚上给你送饭来”

“好的,那我就走了,等韩叔叔醒了以后,您让他安心修养,其他事情就暂时不用管了”,张德瑞冲韩青苹母亲点了点头,“再见”

“好,好,小张你慢走哈”,韩青苹母亲对正牵着手远去的两个背影点了点头,笑容里面还是有一点忧郁。

女儿上的这个学校实际上考大学是没有什么希望的,对于这个,她自己也知道,其实就是女儿考得上,自己家庭也拿不出来这笔钱,虽然可以借一点,但她对正在进行的什么教育产业化还是知道一点的,邻居家里的小王上个大本一年要花4000多,这个价钱对于自己来说只能是一个天文数字。

所以,女儿还是很懂事地选择了一个职业高中来读,其实就是想让自己早点工作好减轻家庭负担,可自己也明白,现在的高中文凭根本就找不到一个好工作,但是家里的实际情况实在无法去支持她读完高中再去读大学。

还是自己和丈夫无用啊,既耽误了女儿的学业,也让她去找了一个比她自己大这么多的男人。。。咳!

这个张总经理,看起来很大方,也给了5000元钱,但在介绍他自己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明说是在和女儿“耍朋友”,哎,丈夫醒来知道了这些,还不知会是个怎么样的反应呢!

走出医院大门的两个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韩青苹放开他的手,幽幽地说道,“我们走吧。。。”

“上哪?”

“。。。?”

上哪?

还有哪?

不就是找个旅馆吗?

恨恨地看了一眼,这个,还非要我说出来吗?

张德瑞只好闲聊式地关心起来,“现在不是放暑假吗?怎么还穿校服呢?”

“我们最近。。。在补课,别说这个了”,摇了摇头,用脚踢了踢地上的一个小石子,“刚才,真是谢谢你了,我们还是。。。走吧”

到底是上哪里去呢?

终于想过来的张德瑞摇了摇头,还又忍不住点了点头,就凭你讲信用和有孝心这两条,我也就信你了,拿出一叠钞票放在她的手心上,“不用了,我这还有一点钱,拿去给你父亲换个病房,再买点好吃的。记住,从今天开始你就不要去坐台了,而且从现在开始,你的初夜就已经是属于我的了,但现在我还不想要,等明年你毕业以后再来找我吧”

转身飘然而去,留下正在发楞地看着手上钞票的女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