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30、有时候,并非是因为欲望(上)

zyzhy678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这我可就不明白了,你给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处?在你的嘴巴里面我可是个奸商哦,那你还来找我干啥?” 对于韩青苹委婉地提出想在自己这找点事情做的想法,张德瑞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女孩子,都是很值得同情的,但可惜的是,自己却立身不正,小小年纪,不好好地去读书,不是想办法用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这我可就不明白了,你给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处?在你的嘴巴里面我可是个奸商哦,那你还来找我干啥?”

对于韩青苹委婉地提出想在自己这找点事情做的想法,张德瑞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意外。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女孩子,都是很值得同情的,但可惜的是,自己却立身不正,小小年纪,不好好地去读书,不是想办法用学习的方式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却试图用婚姻或者情欲来找个有钱人甚至是当二奶来改变自己的不利处境,现在的年青人,为什么就会这样?

不过,试问一下,一个真正有脸面的人家,谁愿意接纳曾经当过“三陪小姐”的女人进入自己的家庭?

最多,也就是那些喜欢打点野食的男人把她们当作发泄的工具而已。对她们来说,最好的结局也不过就是抢在自己人老珠黄以前存上一点钱,然后找一个不知道自己底细的老实男人结婚生子,仅此而已。

可惜,从后世最普遍存在的情况来看,这些小姐们挣的钱80%以上都被他们挥霍一空,真正能够存到钱的还不到20%,也就是说,这些年轻的小姐们最后大多数都会沦落为街上的流莺来求得自己的生存。

“我坐的。。。可是素台,又没有。。。”

后面的话当然不能说得很大,几乎是在强迫自己压低了声音,韩青苹涨红着脸,还转身看了一眼正在品尝菜汤的小姑娘,看见她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的时候才转过头来狠狠地盯着正喝酒的男人。

“真是笑话,哪个三陪小姐不都是从坐素台开始的?”

放下已经到了嘴边的啤酒,继续摧残可怜女孩最后的那一点信心,“特别是你们这些才出道的雏儿,可能是因为你还没有满18岁,也不太好强迫你这个学生而已,我看要不到多少天,你们的“大姐”就自然会来给你做思想工作让你走“荤台”的”

漫不经心地看了对方一眼,韩青苹已经哑口无言了,准备站起来结帐,最后劝她一次,“韩小姐,不是我说你。就是你来了又能够干什么呢?能够推广业务?或者,能够做企业策划和营销?还是能够打字?还是算了吧,你现在应该回学校去,老老实实地读书,不要再出来坐台了。将来,等你真正站起来成为一个能够工作的人的时候,我欢迎你到我们公司来”

我能够当秘书,学的也是企业管理,韩青苹很想对他说,可这话还是没有能够说出来。

想想也是,自己不会写报告,不会做营销,更不会做企业的发展策划,只好非常无奈地闭上了嘴巴,何况一个新成立的公司哪里就需要一个专职秘书呢?

“对了,这就对了,韩小姐,我不过只是你生活中划过的一颗流星而已,何况我们之间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交集”,张德瑞掏出一张50元的钞票放在桌子上,估计也够了,站起来对韩青苹笑着说再见,“哦,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请给我电话,只要是正常的学习和急事我都愿意帮忙。明年如果你毕业以后愿意来我们公司的话,请直接来找我吧。再见了”

昨天晚上,我和你都没有来得及进行交流,真是委屈了你了。可惜,我现在对这个东西还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对不起了,我和你实在是没有共同语言的两类人,你也不适合与我交往下去。走的时候又招呼一下正在用大眼睛望着他们两人的小姑娘,“小妹妹,慢慢吃哈”,扭头就离开桌边,穿过小路走出这个食店。

刚出门,从右边的人行道上就跑来一个中年妇女,满头大汗的还心急火撂地差点撞到自己身上,急忙闪身向左才没有撞上,只见这女人着急地对里面正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的韩青苹招呼道,“青苹,青苹~~你快点回去,你妈让我来找你,你爸爸。。。送医院去了”

“啥子艾?郎个搞起的哦,你说清楚是怎么回事”,听到这话的韩青苹急忙抓住女人的手问,“王姨,我爸爸他又朗个回事?严重不严重?啥子原因?”,着急似火的韩青苹顾及不得什么了,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我都还不晓得,刚才。。。有人看到你爸爸倒在前面,你妈妈就去看了哈,现在已经找人先把他送到医院去了,我也是你妈妈找人带信回来的,她叫你快点去区院门诊部”,中年女人擦了下自己的汗水,说了这些话出来。

“哦,好的,麻烦你了王姨,把笑颜(小姑娘)带回去,帐我已经付了”,抓起自己的书包,韩青苹急忙冲出小店。

“不,韩姐姐,我也要去看韩叔叔”,小姑娘放下自己的碗,从板凳上跳了起来。

“不,笑颜,你先回去,等晚一哈再去,好~”,韩青苹人已经出去很远了,中年女人也把笑颜拉住劝她,“笑颜,乖,听娘娘的话,现在不去,下午等韩叔叔病好点再去看他,好不好?”

张董事并没有离开得太远,所以都听到了这些对话,不过似乎自己也不太好直接靠上去问点什么,只好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你等哈”

传来了一声很没有礼貌的喊声。

气喘嘘嘘的韩青苹从后面追了上来,红扑扑的脸上全是汗水,上气不接下气的她没有问其他的话,直接就伸出手来,“把你名片给我拿张”

“哦,好的”,稍微楞了一下,还是給了她一张。

接过名片来的韩青苹转身又向右边跑去,话语还远远地飘了过来,“到时候。。。我还是。。。要找你的”

找我?

什么世道啊这是,难道我就欠你的吗?

看着韩青苹远去的身影,这是一个非常不幸的事情,怎么就给一个三陪的学生牵扯上了呢?

应该没有什么吧?

不过,似乎与他的愿望相反,在城里转悠了一下回到房间准备休息一下的张大董事还没有到一个小时的悠闲时间就被BP打搅了,看见是一个不认识的电话号码,还在犹豫回不回的张先生连续接到了三个催促的传呼。

只好回电话过去,“喂,我是张。。。”

“张总啊。。。我是韩青苹,我现在想马上见到你,你在哪里啊,我真的是有很着急的事情。你。。。有空吗?”

“有。。。空啊,你在哪里嘛”

汗死,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安静一下吗?

“我在区医院门诊部,你应该知道的,你在哪里,我来找你吧”

“别别,算了,还是我到你那里去吧”

笑话,这可是高级酒店哎,还让你来,明天我在盛俊那里怎么交代?

今天早上还可以说是自己喝醉了,要是你这下还要来,我怎么去给解释?

“好吧。。。那就在门诊部大门口的那个茶座,我等你哈”

要是与这个女人不认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晕死,真是要晕死了,昨天晚上怎么就会叫上她呢?

还是强打起精神,换上衣服离开房间去见这个自己刚才承诺将在有急事的时候帮助她的人,哎。。。

走入小茶座,只见韩青苹正在角落上坐着,低着头心不在焉地用手在茶杯上划着。

“你爸爸怎么样了?”

看见张德瑞坐了下来,韩青苹的眼睛亮了一下,憔悴的脸上终于勉强地挤了一点笑容,“没什么,还算好,已经抢救过来了”

“哦,你爸爸应该还很年轻啊,怎么会这样?”

韩青苹的父亲韩代田,也就是那个长期在D市茶馆里面流连的赌博专业户,这几天的手气很不好,斗地主和打拱猪连续都输了点钱,后来,他发现是几个家伙联合在一起套自己,害得输了两百多块钱。韩代田也是一个长期混这里的,怎么咽得下去这口气,凭借老油条的身份找了几个兄弟把对方领头的抓来威胁和小小教训了一下,顺便收了点钱回来。

本来,韩代田这样做也算是比较符合本地“规矩”的事情,但今天中午他却落了单,11点半正准备回家的时候被四五个人堵在巷子里就狠K了一顿。对方个个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韩代田就是再能干也顶不住啊,身上的那些伤口到还好说,两个手却被对方用木棒打断了,这下不仅要休息三五个月才能恢复,就是医药费和营养费也要花不少钱。

这不,医院收了病人以后提出要先交纳10000元住院费押金,不然不给做手术。

可惜,韩代田平时结交的都是些没钱的主,这个时候也的确没什么多余的闲钱来给凑出来,一个中午,韩青苹母女两到处打电话也才在亲戚朋友处那里借到了2000多块,看着这点点钱,想到明天医院就要来催款,韩青苹的母亲忍不住就在医院里面抱住丈夫嚎陶大哭起来。

韩青苹在劝慰母亲的同时就在不断思索,加上自己私下还有的5千元,父亲的医疗费和营养费最少还差个三五千元的,这些钱都上哪里去找呢?

韩青苹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找自己上班那里的“大姐”来帮个忙,但只要想到她一直都在鼓动自己出来坐荤台就有点后怕,转念还是打消了这个异常危险的念头。现在,也就需要找到张总来救个急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

心里在奇怪,怎么就这样呢?

没有这样的父亲,也教不出这样的女儿来,谁叫他老都老了还要逞强去打人家?现在的这个草根世道,其实就是讲究的拳头最大,你非要去招惹人家,又能埋怨谁呢?

“嗯,你。。。需要好多钱?”

他M的,谁叫我刚才说了要帮她的呢,算了,就当自己做一次善事吧。

“张总,那就借你。。。三千吧”,已经想说出5千元的韩青苹还是忍不住把价钱又改了回去,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钱,但他一晚上和人打麻将输个一两千出去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应该还是个有钱人。

不过,这是自己在求人,还是少要点吧,将就一下,三千元也应该是够了。

“好,就算是我这个奸商做一回好事吧”,点了点头准备掏出自己的钱夹,“我这,还有昨天盛总給的钱还没还他,正好拿来,也帮他这个“大奸商”来做点善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