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这把牌下来,为了让韩青苹能够赶回来,张德瑞是尽量拖延时间,不过再怎么拖也不行,最后还是输了两张,这还是他第一个胡牌的情况下。

“哦,张老弟,你的牌。。。已经不多了哦”,何志明在杠了黄群一张牌以后放在自己的旁边,得意地笑了起来,“开花,开花了,算帐算帐”

场面上已经到了异常危急的时刻了,何志明还有39张,盛俊35张,张德瑞只剩下两张牌了,而与他同病相怜的黄群也只剩下了4张牌,两个坐在赢家后面的小姐挤眉弄眼地看着输了牌的三个人(包括在黄群后面正苦着脸的浅黄连衣裙),似乎立即就要看到现场表演了。

“好,这把牌,就要翻身了!”,张德瑞镇静地对着三个男人笑道,“没到最后时刻,绝不轻言放弃!”

抓起牌,快速地看了一眼,却非常失望,14张牌竟然是446的型号,这样的牌是很差的,也是最没有希望的牌了,何况满手上只有两个对子,别说是四张的野生团鱼,就是连3个的炸弹也没得一个,心里面也在暗叫着,这Y的怎么还不回来啊?

“哦,8条!”,勉强出了一张。

“碰!”,对家的盛俊微笑着,先把牌给拿了过来,才慢慢地打了一张5筒出来,上家的黄群立即喊了一声,“等一哈,我碰!”,接着反手一张7条出来了。

盛俊悠闲地摸了一张上去,从旁边拿了张一万出来。

“这么快,你就缺了啊?”,这下,需要筒子的三家人都觉得很不舒服,怎么手上有这么好的牌啊,虽然说也许他是在回头也说不清楚。

何志明轻松地抓了一张上去,想了想,出了一张4条出去,盛俊立即喊了起来,“对不起,等哈,我杠!”

对于何志明来说,这两张牌还没有看在眼里,反而笑问对方,“你一个人要条子的嘛。这么早,哪个来抢你的嘛”

“诶,这个东西要先拿到手头再说”,又出了一张两万,这让场上的三个人都有点紧张了。

他这是在拆万字牌做清一色啊,三家不要条,这。。。实在是危险。

想了半天,何志明决定自己也不要万字了,“4筒!”

“碰!”,张德瑞拿了过来,继续出条子,“孔雀(小鸟)”。

“碰!”,盛俊稍微想了一下才出了一张九条出来。

这下,场面上的气氛就很不好了,大家都在暗自猜测,他到底是清一色候听,还是保留筒牌或者万牌有听?

手上两张九条的何志明晕了,想了想,还是咬牙碰掉了,这可就让上家的盛俊有话说了,“我说何科,你咋个的哦,这么大的赢家,还要回头?”

“哦,不回不行啊,你那里。。。实在是太野罗!”

何志明只能继续出万字了,结果,9万出去就被黄群开杠,何志明叹了一口气,刚回头都遭了两个直杠!

黄群摸起一张牌,有点激动,却马上又发现不对,自己已经有胡二五八万的听,结果上来了一个一万,他也没有在意,随便就扔到桌子上去了,反正也是一个熟张,估计是没有人要的,何况自己听牌这么早。

“好!就是他!”,盛俊笑了,而且笑得很阴险。

他伸手把这个一万拿了回来,放在自己的牌边上,然后轻松地扣上牌并得意地掏出烟来,坐在他后面服务的小姐立即给他点上了火。

“啥子哦,你刚刚。。。打了的嘛”,黄群苦着脸抱怨着。

这就很没有味道了,虽然他这牌不是清一色,但是谁知道他有多少万牌在手上,而且这下不仅收不到雨钱,还最少要给4个出去,自己就是胡牌也要自摸才能补偿损失回来。

“打了就不能割回来啊”,何志明看见盛俊没有说话,出面打趣道,自己也在暗笑,黄群到目前为止要给4个出去,呵呵,只要本手他胡不了牌,他最少也要欠一个了。

“1筒”,既然黄群可能有听了,那我就把万字给收回来,反正我的牌也不是很好。

“碰!2条”,张德瑞笑了一下,这张还是很安全的。

“哦,我碰!”,何志明拿回2条来,想了想,继续打筒牌出来,“7筒”

张德瑞失望地看着7筒,自己有这一张就可以下听了,摇了摇头,抓起一张牌来,稍微一掺就知道又是一个2筒,“杠!幺妹,来,帮我摸一张!”

抬起头来,韩青苹已经推门进来了,正好走到自己的后面,急忙招呼她,也许可以摸一张好牌也说不定呢。

仅仅才出去了不到5分钟的时间,韩青苹虽然还穿着同样的外套,但实际上已经明显比刚才要臃肿了一些,正在观察情况的盛俊立刻就想明白了为什么。

和,这家伙肯定是让这个小姐多穿衣服去了!哈哈~~呵呵。盛俊实在是想仰天长笑一声,这才真正地开始佩服这个年轻人的机变能力了。。。

韩青苹闻听此言,嘻笑着从牌上抓了一张起来,看也没有看就放到张德瑞的手边上。

张德瑞用手轻轻读了一下牌面,哦,一张5万,有听了,卡7筒,也要下听塞,咬了咬牙,“9万!”

“我碰!”,正准备摸牌却被何志明打断了,这让黄群很郁闷,因为下面这张已经被偷读出来了,就是自己想要的8万,也只好假装没事一样放了回去。

“9筒!”,何志明继续拆筒子。

“等一下,我要碰!”,黄群把9筒拿过来,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自己手上是78999筒和34567万,杠吧,虽然能够把8万杠上来,但自己就无将牌,只能在七八筒之间选择一张单调,碰吧,8万就要被何志明摸去了。

咬了咬牙,一狠心,“杠了”,抓起8万来,“眼睛一闭,张曼玉,8筒!”,说实话,本来黄群是很想打7筒的,但8筒一样是熟张,不知道怎么选的他就在扣着的牌里面随便抓了一张起来,也算他运气好,没把7筒给摔出来。

“切!都是些啥子世道嘛,我已经遭了4杠给了8个子子了!”,何志明很不满意这把自己的表现,黄群已经有两杠,下家也有一杠,要是不小心的话自己还要给6个出去,那末这把就输得实在是太多了点。

“摁”,摸上一张三万的何志明终于有听了,胡五八万,还算好,一定要争取早胡,早点离开这个是非地。

“哦”,摸上一张8万的张德瑞简直有一种想要发火的感觉,这么生的一张,怎么办?

不要这张,“8万!”

“哦,我走了”,何志明叹了一口气,终于可以走了,虽然自己输了6张出去。

还是一张8万,张德瑞简直要疯了。

继续出吧,“8。。。万!”

这让黄群很不满意!

早知道的话,不碰不杠,就是等自摸也好啊!

“嗯,打啥子出去呢?”,手上一个7筒,一个五万,二五八万已经现得差不多了,我也不要吧,“跟起,8万”

“8筒!”,摸上一张独5筒的张德瑞笑了起来,还算好,三五筒都断张了,自己又碰了4筒,只要能胡到最后一个四筒也可以收5个回来。

“哦!”,很不幸,黄群把最后一张四筒摸到了,作为单吊来说,4筒无牌可胡也就不能算是有听,但他(张德瑞)真的要这张牌吗?

黄群大睁着眼睛,开始仔细看桌上已经出现过的牌,3筒、9筒已经断张了,6筒现了三张,四五筒被碰,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手上有独五六筒来胡四七筒,而自己这两张牌都要放炮。想到这里,他不禁暗骂了自己一句,为啥非要去杠那个9筒呢,好好自摸8万多好啊。

“哼~7筒,要不要?”,终于还是没有舍得出这张独四筒出去,最终还是选择给7筒。

还是算了吧,想了一下,4筒虽然是必杀的一个牌(因为即便对方拿到也只能单吊将,但自己已经碰了,独4筒单吊不算有听),但也就最多只能多两张而已,而他已经有两番牌了,还有这么多的牌,这会很危险的。

所以,本身底气不足的张德瑞还是放弃对独4筒的渴望,推倒了自己的牌。

结帐?

盛俊收入8个,何志明输7个,张德瑞收入5个,黄群输了6个出去,这下,盛俊手上有43个,何志明32个,张德瑞虽然只有7个,但黄群现在却是负2个。

黄群只好无奈地掏出一张100元的钞票,扭头对自己旁边的浅黄色连衣裙苦笑了一下,接着提出了要求,“呵~呵,幺妹,来两件,给我们看看”

浅黄色连衣裙早就女人们的讥喳声中菲红了脸,隔了半天才转头过去,但明显很有一点儿迟疑,不过她最终还是背对着大家悉悉索索地解开了自己肩膀上连衣裙的扣子,又缓慢地用手把外套退到了腰部,背上随着纱裙的下落逐步露出了两条粉色带子,接着又站了起来,也是她灵机一动,把连衣裙分解成两件来计算,这样也算是少了一件。

在男人们的催促下,“连衣裙”捂着脸转了过来,只见下面仅有一条红色的极短套裙,估计,可能也不会有太多装备了,胸口上仅有一个粉红色的暗花二筒在装饰着,灯光下显得白析而又刺眼。

黄群又从钱夹里面拿出了2000元现金从盛俊手上买入10张牌(实际上只给了8张),盛俊再次摇动了色子,对大家提醒道,“各家各户,各人小心哈,开庄罗”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