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25、荒诞之夜(中)

zyzhy678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人常说,大款不如公款。 也就是这个道理。 相对于已经结束了“外事活动”的两位信贷科长来说,虽然说是盛俊请客,但付给小姐们的“小费”还是需要自己掏腰包的,这也是川北地区的老规矩了。 显然,财大气粗的何志明对提供服务的两个小姑娘很是满意,缠绵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甩手就是2000元赏了出来(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人常说,大款不如公款。

也就是这个道理。

相对于已经结束了“外事活动”的两位信贷科长来说,虽然说是盛俊请客,但付给小姐们的“小费”还是需要自己掏腰包的,这也是川北地区的老规矩了。

显然,财大气粗的何志明对提供服务的两个小姑娘很是满意,缠绵了一个多小时以后甩手就是2000元赏了出来(其实,这钱他都可以找行长签字报销,就说是招呼某个大企业也就是了,再次也可以在信贷科小金库里报帐),两位小姐在兴奋之余还特别提供了鸳鸯浴的附加赠送服务,又纠缠一个小时,何志明才尽兴而出。

不过,对于稍微有点囊中羞涩的黄群来说就显得有点小气了,虽然她的夫人在当地税务局也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但很有一点权势的人物,虽然他的家底也比较厚实,但他还是异常吝啬地只“点”了一个姑娘进去。

事后,据说,他也仅仅只给了小姐600元小费,虽然这价钱比较符合梦幻城这种高档娱乐场所的常价。结果,还不到一个小时他就早早地结束了战斗,出来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对服务生小姐进行言语上挑斗。而深知这个原因的盛总也就笑着与对方聊天,试图转移他的郁闷情绪,别让自己费了心思最后还出现一个不好的结果。

23点半,最初的那一桌麻将终于又聚合回到了B1,其他人都已经被王益安排出去了耍了,不过,大家的心思显然都已经不在这个上面了。

盛俊也就试图把话题转向一个相对轻松的议题,但似乎到了现在,麻将、唱歌,跳舞,喝酒等等项目明显都已经不在两位科长的兴趣中了。

“要不这样,我们来继续打麻将,但需要制订一个特殊规则,我们玩。。。美女脱衣麻将嘛”,盛俊给大家提出了一个很有味道的建议。

“哦,你说来看看”,黄群笑了出来,自己刚才很不爽,需要立即找点刺激回来。

“这样,找4个小姐来,我们各人选一个坐在一起,我们在场上打,以两个小时的时间为限,但每人只能有20张牌当底子,谁也不准再加了。要是牌没得了,就算点子,输一个点子就要脱件衣服,当然肯定是小姐脱塞,到最后的时候,要是小姐也莫得脱的了,那就是自己个人脱了哦,当然,要是输了以后实在不想脱的也可以在赢家那里买塞,这个价钱就是要200块一张罗”

对于成都麻将来说,20个基本底可能两三把之内就要输光掉,明显,这是要给大家来个色情游戏。当盛俊说到谁脱的时候还用“色情”的表情看着大家。

“这20张牌还是50块一张,最后桌子上剩的钱和牌就是各人小姐的小费罗,这个底子钱由我来出”,也不过才就是3000元嘛,张德瑞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表示支持这个建议,还非常大方地说自己愿意出底钱。

盛俊当然不会让他来出钱,这也是因为自己是今天的主人,自己不出钱,难道让小张来出钱当主人吗?

“好!今天。。。我就要让盛老大一个人光到出去!”,何志明呵呵笑了起来。

这个游戏好啊,不仅要让小姐脱,还要让男人也脱,呵呵。。。谁手气不好的话,嘿嘿。。。那可就有得瞧了,反正现在也是夏天。

“不过,我们应该先要说好哦,啥子才算是衣服,这个袜子,或者是二筒(乳罩)算不算嘛?”,黄群开始关心这个问题了。

“咳,那还用说嘛,男人的衬衣,外裤,背心,内裤才算,小姐的也是外套,内裤都算,背心和二筒也算一件”,盛俊给出了一个标准,“你们看怎么样?”

“好的,盛老大,就麻烦你去找几个来嘛,诶,莫找那些看不上眼的哦”

“要得!”,黄群附和着科长的建议。

“好”,拿起电话,盛俊招呼自己的手下去安排一下。

“哎呀,我说张总,你也是哦,这些点子都想得出来,简直和你的年龄不相称”,何志明猜到这是这个年轻人的主意,也就有点好奇地问道,“老弟,你以前是。。。?”

“哦,何科,我以前就是乡头的,这几年到处辖跑了一下,现在回来,主要是想看看屋里有没莫得啥子发展的机会,以前是单干塞,现在就开了家小公司,主要从事商品配送的业务,和盛总也算是老合作关系了”

“是这样啊,前一段时间,你的事迹已经传扬到我们这里罗,老刘到处都在宣传你哦,弄得我们今天都想见一哈你,可以,真的可以,很年轻,也很有。。。发展前景。年轻人能够做到你这样,确实也已经很不错了”,很自然的,身为信贷部主任的何志明不仅把自己摆到了年龄大的位置上,还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城里人对乡下人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

暂时还没有听出这个说法的张德瑞只好笑而不答,几个人开始闲聊起光华公司来,听说他们主要业务是商品配送,何志明还给提出了几个建议,无非就是业务拓展方面需要注意的事情,这其实早就在张德瑞和王益的计算之中了,当然,面对这样的好心,谢谢是必须的。

“冬冬”,敲门声后,服务生引着一个大约30岁的白裙女人进来了,服务生随后就关上门出去了。

“来来来,陈经理,我给你说的事都安排好了吗?”,盛俊招呼了那个叫陈经理的白裙女人一下。

“盛总,都已经安排好了,就在外面,我去叫她们来吧”,陈经理笑答着,自己开门把女孩子依次叫了进来。由于一开始盛俊就说好了是准A等服务,所以,心领神会的白裙女人安排了几个才出道不久的小姑娘来服务,毕竟这样不会出现实在妖冶的家伙最终把气氛破坏得太过分了。

6个女孩子,确切地说,还不算是已经正式下水“做业务”的“准小姐”一排站在四个男人面前象是商品一样在等待着被挑选。

何志明和盛俊各自选了一个招呼到自己的座位旁边,黄群却还在那里左看右看,剩下4个自己都觉得很不错,可自己还是没钱,其实关键的地方还是也没有这个精神把她们全包下来,因为这些明显都是才出道不久的,价钱必定会很高,在连叫可惜的同时恋恋不舍地点了自己喜欢的类型,也就是一个小瓜子脸穿着浅黄连衣裙的坐到自己旁边。

剩下的3个怎么选呢?

张德瑞也没有在意,随便点了一个看起来还相对比较小一点并且穿蓝短裙的一个小V脸妹妹坐到自己的旁边来。

白裙女人见状示意剩下的两个先出去,然后笑着对场面上的四个女孩嘱咐道,“你们要把四位老板关照好哦,不然,回来的话。。。”,又大方地对四人告辞道,“四位老板,你们慢慢耍,我们这四位妹妹可是才出道的哦。。。”

临走时还没有忘记给大家抛个媚眼,才笑呵呵地出门去了。废话,这一下就是4个业务出去了,看起来这四个都是有钱人,小费,估计也是少不了的,呵呵,今天生意还算好。

各自坐好了以后,盛俊把今天的“业务”简单地给她们介绍了一下,这让四位小姐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不需要真的上床就可以挣到一笔小费,而且还是一个很不错的价位。

忧的是,真要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了。。。还要继续赔他们玩,这个。。。从感觉上讲,还是与关了灯私下进行肉体交易有着很大的区别,至少,在人前还是有点放不开。

因此,四个人都还在迟疑着。

“要不这样,你们今天晚上就负责陪我们耍,荤的每人1500块包干,素的话,就只有800块,如果需要你们脱的时候呢,每一件我们再单付50元,你们各人看怎么样?”

这个时候,就需要张德瑞出来给大家营造气氛。

这个建议也让姑娘们心动了一下,在正常情况下,即便碰上一个相对豪爽的客人,做一个“荤业务”也不过才五六百元,这下,就是最少的也会有将近1000元进帐。。。

黄群和盛俊旁边的那两个率先就点了点头,剩下的两个互相对望了一眼,也缓缓点头表示同意。

“哎,你们要先说明各人是要荤的还是素的塞,不然一哈我郎个来給钱来?”,盛俊对着四个小姐把这话说完,场面上的众人都笑起来了。

“你们这些个傻Y,这可是大老板在付帐哦,还不快点选吗?”,黄群不甘寂寞地给他们解释道。

果然,在忸昵了几下后四个人都先后说自己要选荤的。

“好,好,好,大家都坐好了哦,我们开始了哈”,盛俊当仁不让地首先按了电动色子,嘴上还在与何志明玩笑,“我说何科啊,你这哈要等到哈,今天晚上,不让你最后赤赤条地出去,我就不。。。不让你走。。。哈哈,我的庄哦,来来来,小妹妹,来給哥哥按下色子”

既然是荤的,当然不需要过分地庄重,黄群的手已经悄悄伸到桌子下面开始不安分地摸在“浅黄连衣裙”腿上,而“连衣裙”在抛弃了最开始仅有的一点“矜持”以后也非常配合地把自己的凳子向前靠了一下。

无意间瞟到了上家这一切的张德瑞强忍住笑,抓起一张牌放在自己的右手边上,扫了一下自己的牌轻送一张出去,这才对坐在自己旁边的那个蓝短裙妹妹招了一下手,“小妹妹,叫啥子?好大罗?”

“老板,我叫韩青苹,今年十。。。”,稍微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解释自己的年龄,“九了,其实,您叫我青苹就可以了”,韩青苹娇笑了一下,也把自己的凳子向前靠了一下试图全面地贴上去,这让还在暗自猜测她真实年龄的张德瑞稍微皱了一下眉头,但随即就展开了笑脸,把她拉近自己了一点。韩青苹则立即顺势靠了过来,并且把自己的手也不安份地抚在张德瑞大腿上。

其实,不是张德瑞愿意这样做,实在是因为自己在他们面前不能太过清高,虽然也不能太过放肆了。

在这个时候,最好的麻将高手也就是能跑就跑,即便只能能够胡一个底的小牌也要先跑,因为如果做大牌就很可能造成大家都已经全部走光,那可就输大了。如果有杠的话,也会先直扛了再说,谁知道下张会不会被人抢杠,先把钱(牌)收到自己的口袋里面才是最稳当的事情。

8把牌下来,很不幸,张德瑞已经输掉了16张牌,手气一样不好的黄群也输了13张出去,作为赢家的盛俊与何志明各自赢了十四五张。

“呵呵,表演就要开始了”,何志明得意地哈哈笑着,摇动了一下色子,“开庄罗,大家。。。要~小心哦”

转头过来,看了韩青苹一下,抓完牌的张德瑞才笑问大家,“咋个的,怎么连一点气氛都没得,是不是需要找点酒来喝哦”,大声地吩咐韩青苹道,“哎,幺妹,你去看一下有没得啥子好的红酒来点塞”

“好的,张老板,我去看看哈”,韩青苹立刻明白了对方的想法,站起来又问其余的三位老板,“诸位老板,大家需要点什么红酒呢?”

桌子上的国行的两大科长,一个沉浸在赢了牌准备看副手“现场表演”的兴奋中,一个也沉浸在“淫”了的兴奋中,都含糊其词地答应着。场面上唯一相对清醒的就是盛俊了,不过,他也正在猜张德瑞怎样来避免出丑,没有怎么想就同意了对方的要求,“哦,是这样的,老规矩,我请客就不要你去着急了。你去嘛,来一件(6瓶)张欲吧”,后面这话当然是对正站着的韩青苹说的。

“好的,老板”

韩青苹微笑着出去了,随即,盛俊的脑袋里面灵光一闪,他似乎想到了一点什么,可现在就是猜不到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头。

他这是想干什么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