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23、心痛吗?那就让他痛吧!(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不知不觉地,四个年轻人的话题发生了转变,无意间牵扯到了关于孝顺父母问题上来了。

话题由来却是前几天报纸上热评D市出现的儿女平时不愿意出100元奉养老母却在死后大办白事的事情,说的是一家两兄弟和一个妹妹都对老母置之不理,后来 在妇联和三个儿女单位的共同努力下才达成了每人奉养4个月的协议,结果还没到两年,大儿子不干了,提出说什么年初时候的费用开销大些,自己吃亏很多了,要 求弟弟妹妹补钱出来,但是两个小的一直对老大占据父母亲留下的老房子很不安逸,也就拒绝出钱。老大这下更加不满意,说什么自己初中毕业就出来工作给家庭解 决经济困难,弟弟妹妹则是母亲送了上学的,现在就应该补偿自己。

这些都是家务事嘛,就是清官也不好断,也只能强迫要求三兄弟姐妹继续执行协议,这下三个都不敢再提出什么意见出来,但嘴上不说并不代表心里舒服,对老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好的眼色,更不要说什么吃好的,穿好的。老母亲也就象个累赘一样在三个儿女家中被转来转去。。。

今年7月底的时候,77岁的老阿婆终于彻底解脱了,这下,三兄弟姐妹为了不让自己遭到大家的谴责,干脆一家出5000元来大办丧事,不仅花7000元选 了最好位置的公墓,一天花上120元租用豪华水晶棺,还请来道士在家里作法整整7天,闹得四邻不安。而面对着众人的责问,三个人却振振有词地反问,难道不 是你们要我们孝顺老人家吗?

还是卿妹第一个问道,“张哥(也,这么快就转变身份了哈),你看现在的这些人咋个搞起的嘛,父母在的时候一点都不尽心,吃不到,穿不到,死了以后又来图虚名,哪里是孝顺嘛”

“怎么说呢,现在有很多人对父母亲在生的时候并不太注重,实际上,在我看来,这其实都在找借口而已,我们不说这家人了,就说你们吧,就比如。。。你。。。李远强,你现在已经23岁了,也算是工作了四五年,又在家里吃饭,可是你给你的父母亲什么回报了吗?”,这几乎就是自己近乎一生的痛,怎么能够忘记呢?

“我,现在。。。没有多的收入啊”

李远强的意思很简单,这是因为我的能力现在还不够,而不是因为我自己没有孝心。

“呵呵,你错了,这又不过只是一个借口而已。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末你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真正孝敬你的父母”,制止了对方的插话,反问了李远强一句,“是啊,现在的你是没有什么钱去孝敬他们,你一定是这么在想,等我以后有了钱,再去找机会报答他们,肯定有的是机会吧?可惜这绝对是个错误,因为。。。现在的你是没有钱,即便有一点钱也是用来储蓄准备结婚用的,对吧?可接下来呢?假设你在24岁的时候结婚,你有钱了吗?不,你还要准备去买房、养家,接着,还要准备生孩子,养孩子,你能够拿出钱来吗?还是不能。到了你的孩子长大了一点,又要关心他上学,找工作,结婚,也就是说,只有等你的孩子二十五六岁结婚以后你才能真正安心下来存点钱,可是,这个时候你都已经50岁了,那末你的父母亲。。。就算他们还在,也至少应该是80岁了吧,那个时候的他们,能吃点什么?能穿点什么?又能玩点什么?”

看着窗户外面的华灯,张德瑞没有一点继续说下去的勇气,梦幻中的那35年也是这样,自己一直都没有真正对父母亲尽点孝心,现在回想起来他们微驼的背影,那个痛啊。。。

三个人都坐在那里沉默不语,还在回味这些话的深意。

“我还就说你吧”,转头看着李远强。

“怎么又是我?”

李远强惊讶了,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Y怎么就把我给盯上了。

“对啊,这场上就你和我是男人,不说你难道说两位小姐啊?”,简直没有一点风度,张德瑞笑问着。

“是啊,就该批评他,他在家一点事都不做,吃饭都是他妈做的”,卿妹点头同意这个意见。

“你在国行里面上班,一年也总有个六千元的收入吧,你吃饭不要钱,平时自己就只需要买点小零碎的东西而已,一年加上烟钱,我给你算2000元的开支吧,那末,在剩下的 4000元中能不能拿五六百块钱出来请你父母去附近地方耍一两天呢?比如说。。。九寨沟就离这么近,也花不了几个钱的,可是你做到没有呢?”

这下,不仅是李远强,连两个女孩的脸都红了。

“子欲养而亲不在。。。这就是古人说这句话的原因,可他们说这话是因为当时的人平均寿命并不长,而我们这些现代人。。。又应该怎么办呢?”

轻声说完,张德瑞凝视着窗外,没有再说什么。

秦巧玉的眼睛红了,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抬头看着轻轻重复这句话的张德瑞,似乎觉得这人。。。难道是因为他现在没有父母亲,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却不能奉养他们?

。。。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来?”

面对刘加才的问题,王培哑口无言,也无法出面说什么。

盛俊更是没有办法,自己在目前的这个关键时刻上更没有任何可能给自己造成伤害。

“或者,我去提醒他一下,不要。。。”,看见两人没有开口,急忙追了一句话。

这更让人头疼,你不让人家干什么?

这话也说得出口来?

“哼~~哦,我会让小芬(盛俊妻)出面给她说让她注意一下,其他的,就暂时看到就行了”,到了这份上了,你让盛俊怎么说?

“哦,好嘛,你说了就做数嘛”,刘加才无话可说了。

“咳~~”,盛俊和王培同样都是一声叹息。

目前川北正在推行农村地区“撤区并乡建镇”计划,预计将按照把市县级行政区域下的“区公所”全部撤消,合并小乡建成大镇的方式执行,实际上就是准备减少 一个“县辖区”级的行政层次,把D市现有的500多个乡合并为15个镇及130个乡,算起来就是大约3个乡合并为一个新的乡(镇)基层政权。

这里面的水就太深了,不仅涉及3万多名农村基层干部和原来乡镇财务数据的移交,还将一刀切下45岁以上及大专学历以下的领导干部,全部替换成35岁左右有学历,有经验的青年干部。

当然,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作为现任红光区的副区长,年龄不大,学历刚好,在普新区上还有一点点人脉,辖下7个乡将合并为一镇一乡,自己至少也需要捞到一个乡长或者书记混到正科级才行,这也是盛俊目前不敢大张旗鼓地向各欠帐户要钱的并且低调行事的主要原因。

但是,多次打听到的结果很令人不满意,原定将在9月初就下达的干部任免名单经过多次争吵,在区委常委会上始终不能通过,包括自己在内的新乡镇主要干部名 单两次被区委书记和纪委书记联合封杀,区委书记黄玉才要求组织部第四次进行修订,虽然不是针对自己的,但据说,这个结果将可能延迟到10月初才能出来。

自己已经35岁,这次上个正科级,干个两三年就可以再活动一下提拔个副处级了,呵呵。。。

投资,投资,现在我需要投资,饶副书记等人已经暗示过两次了,可是钱从哪里来?

还不是要等张德瑞的成果出来。。。

这边银行的事情还是要加速,至少在9月初就要完成下300万的贷款来,也只有这样,整个逃废债的计划才能继续推进,也才有充足资金去活动关系给自己弄个乡党委书记。

这个关口上,千万不能出现什么内讧的事情出来。

处于人生转点上的盛俊,不甘心就这么简单地过这完这一辈子,梦幻中的他,其实也正是在活动过程中大肆洒钱出去而被省上临时派遣出来的巡视团给注意到了, 结果不仅自己没有捞到正科级,最后连两兄弟都给搭进去了,即便最终因为两兄弟的义气而没有被追究,但他的政治生命也就此完结,不到半年就被迫辞去公职,远 走他乡。

同样处于人生转折关头的还有秦巧玉小姐,在和这个年轻商人的初次接触中,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内心似乎很欣赏面前的这个人,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还没有过爱情经验的秦巧玉有一点茫然。。。

然而,心痛的感觉正在升起,这个就是张德瑞。

当大家出来以后,张德瑞礼貌地提出要与李远强一起送二位小姐回家。

“小张,慢点”,刘加才从后面赶上来,拉到一边亲切拍着肩膀,关切地问道,“哦,结束了哈?怎么样?”

“咳,一般”,看了主动让到远处的三个年轻人一眼。

“哦,你现在。。。还是住花后街啊?”,刘加才又问了一句废话,“我们商量好了,干脆你还是住到这里来住嘛,又方便又安全,我们专门给你找了一个套间,很清静的,主要是那花后街边上吸粉的太多了,安全还是重要些”,这也是一个好事,住的地方前面临街还好点,后面就是鱼龙混杂的地方,出租屋也实在太多了,嗯,也好。

“关键是,这个钱是咋个算的哦”

“你说这些哈,房费免费,全免,当然你如果要其他的特殊待遇那就单算哈”,反正那房间也不是全住满了的,随便找个套间还是简单。

“那就要看你们这个店有啥子服务哦”

“哎呀,早餐凭票免费,但是想吃午餐和晚餐那就是单独算罗,衣服帮你干洗,电视机还是有的,水电气和市话你就随便用”,这也是一星级宾馆最基本的硬件设施,至于什么其他的就没有了。

“好,那我明天中午就来”,张德瑞同意这个方案,至少房间是免费的。

“这哈就去塞,明天再搬东西过来就是罗,你那房子里面我看也莫啥值钱的东西”

“好的,就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哈”

“我们还客气啥子来,我在这里等你哈”,刘主任主动和三个年轻人招呼一下就回去了。

“哦,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还是送两位小姐回家吧”,走到三位面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算了,我和卿妹同路,等下让他送就是了,BYEBYE”,临走的时候,秦巧玉在慌乱中的第一想法是想要逃避,却还是红着脸把写有自己BP和办公电话的 纸条悄悄塞到张德瑞手中,脸皮还比较薄的秦巧玉目前还不敢明目张胆地在卿妹面前给他电话,也只能这样来表示自己的意见。

“BYEBYE”

机械地招了招手,目送他们上车后仰天长叹一口气,自己终于还是看着卿妹和自己的第一次正面接触后离开了,记得就是在这个时期,他们在感情上获得了突破。

深深地低下头。

茫茫人海,何处才是自己感情上的真正归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