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21、心痛吗?那就让他痛吧!(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当蔡文庆上来以来,大家都不太好留下来,互相招呼了一下,张德瑞主动和盛俊,刘加才出来“方便”一下,这是人家信贷科自己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至于里面是个怎么回事情,天知道。

下到一楼来的张德瑞正准备离开,却发现李远强和女朋友文慧卿在门口外面与一个绿裙女孩聊天,稍微瞟了一眼就知道是谁了,这是文慧卿的死党兼发小,现在应该是在区财政局上班的秦巧玉。

没有在意的张德瑞假装不认识,从旁边绕了过去。这个世界真小,呵呵,今天晚上光遇见熟人。

“哎,张总,等哈”

从后面传来了刘加才的叫声,却异样地感觉到有一种正在观察甚至说是窥测自己的眼神,心忍不住跳动了一下,想回头去看,又觉得这么短的距离实在有点不好,心里面却还在猜测,难道是卿妹在看我吗?

应该是心有灵樨吧,有着这种近乎荒唐想法的张德瑞回过头来向着刘加才走了过去。

“哎呀,老弟,刚好,我上次给你说的那个。。。人家正在也在这里,你看,选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嘛,给你们介绍一下,你看怎么样,反正现在才8点多钟的嘛”,刘加才拉着张德瑞笑问。

反正今天晚上也没有什么事情,“好吧”

“哦,秦巧玉,来一哈”,刘加才对正在远处闲聊并且不断地瞟过来的秦巧玉招呼了一下。

哦,竟然是她!

这,这也。。。太过于。。。滑稽了吧?

难道。。。

老刘是想要把她。。。介绍给我吗?

爆汗。。。

不自觉地就从脑门上流下来了。

这个秦巧玉,大概是2998年才被调回区财政局干了几年内勤,后来经人介绍嫁了个二婚的区委副书记,30岁时被提拔为区财政局副局长,正式走上从政的道路,当然,这是后话了。

关键的地方是,她不仅是卿妹的死党,就是和“自己”也很有一些恩怨在里面。

和卿妹恋爱那会,她不仅非常看不来自己,还长期在卿妹面前“打破锣”,要不是卿妹当时立场坚定,她父母也还算支持的话,估计后来就不会结婚了。

可惜,我当时怎么就不知道她还有这么个关系呢?

“哦,小秦,这位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张德瑞张董,小张,这位是盛总表妹,现在在木头乡财政所,去年才大学毕业的”,这个介绍其实很有疑问,师范大学本科毕 业的应该叫大学毕业,至于秦巧玉只能算是专科毕业,也就不应该叫“大学毕业”而应该叫“师大毕业”才最正确,不过刘主任现在这么介绍了,暂时还没人去追究 这个问题。

“你好,秦。。。小姐”,礼貌上应该是自己先说话的,但又不能主动去握人家姑娘的手,张德瑞只好点头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

“哈,你就是那个光华公司年轻的张董吧,以前我以为董事都应该是。。。”,解释着自己的惊讶,虽然这个惊讶也是装出来的,秦巧玉非常大方地伸出了右手,“我叫秦巧玉,真高兴认识你”

“哦,对,我也是”,手心里差点就要渗出汗水了,急忙伸出右手。嗯,也许是夏天的原因,也许都是从空调房间里面出来的原因,两个人的手都稍微有点汗水,只是有点软的感觉。

“这样,走嘛,大家上楼坐到谈一下哈嘛”,刘主任招呼大家上茶楼坐会,就是买单也是在照顾自己的生意罗。

“小秦看吧”,这些当然需要照顾到女孩子的意见。

“嗯,刘哥安排嘛”,秦巧玉也只好这么来回答,又问了一句,“刘哥,我还有两个朋友在,我招呼一下就来”

“哦,那不是我们行里面的李远强吗?旁边那个是他的女朋友吧?就都叫到一起来嘛,反正大家都是年轻人”,刘主任很大度地说道,呵呵,估计这是小姑娘的死党,也许是专门请来参谋一下的吧。

“那我叫他们罗”,点了点头,秦巧玉招呼远处的文慧卿,“卿妹,两个来一哈”

李远强过来以后主动地先与刘主任说话,“哎约,刘科,你怎么也在哦?”

刘主任笑着回答他,“哦,就兴你们年轻人来,我们老家伙就不能来耍啊?”,回头就对张德瑞介绍道,“这是我们行木叉路分理处的会计主管,李远强,这位是?”

“哦,这是区技术监督局的文慧卿,是李远强女朋友”,秦巧玉代为回答了。

“哦,是这样,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非常年轻的企业老板,张德瑞,张董”,刘主任再次给新来的两位年轻人解释,虽然他们已经肯定知道了。

三个年轻人互相认识了一下,表示自己的友好。

可是,当和卿妹握手的那一刹那间,张德瑞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都要碎了,就从握手的这一刻起,除非自己强行在他们结婚前把卿妹給抢过来,否则,这辈子与她都只能是一个永远不能相交的平行线。。。

这就是自己的宿命,如果没有了这些记忆应该多好啊。

随即,他醒悟了过来,嘴巴上支呜了一句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乘机放开了卿妹的手,“我们上去坐一下吧”

“好吧”

众人上了二楼,选了一个包房,大家围着两个小茶几坐好,小姐按照要求开始上茶,刘主任作为主人给大家说了几句就起身告辞,“哈,你们都是年轻人,你们慢慢聊,我就先走了哈”,至于后面是怎么回事那就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

为了避免冷场,张德瑞主动开口问起了李远强,“其实,我很羡慕你们的,国行,应该是我们中国第三大国有商业银行了吧,哦。。。以前应该是叫专业银行的,现在还可以吧”

“也不能这么算”,李远强对于目前的工作很是不满意,前一段时间传言自己将要被调到会计科去,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动静,也不知道这些官僚是怎么办事情的,“其实现在的国有商业银行还没有完全转变过来,这个过程还很漫长,我个人看来,至少需要10年以上的时间”

当然,实际上就算是股份制度改革并且上市以后,以国行为代表的国有商业银行还是一个官商作风,自以为天下舍我其谁的态度,我是这个世界上市值最大的银行之一,比花旗银行还要大哦,其他比如汇丰的就更算不上什么东西了!

就以某行为例子,与国外老牌商业银行集团相比,不仅是机构人员臃肿,就是年利润总量也只有人家的三分之一甚至是四分之一,人均利润只有花旗的10%不 到。可惜,高级管理层努力上心的不是如何改革现有的企业化管理制度,也不是去思考如何缩小与国外同业的软硬件距离,而是在那里叫嚣着自己的年工资收入应该 与“国际惯例(彻底)接轨”,丝毫无视相互之间至少20年以上的整体上差距。

只要国家一旦真正放开了市场竞争。。。毫不客气地说,几乎所有国有大型上市银行在洋人面前浑身上下都是枪眼。

了然与胸的张德瑞正准备就这个问题继续与对方探讨,但是两位姑娘显然意不在此,文慧卿的首先开口询问让张德瑞哑口无言,“张总,你看哈,我们两个(秦巧玉一起)和能够做点什么生意呢?”

“哦,这个。。。做生意嘛,最关键的地方是。。。”,快速地思考着自己的用词,就你们两个?哦,当年也是这样的,两个小Y头不仅摆过地摊,甚至还喊叫着要走出D城到上海广东去看看有什么一夜爆富的机会??

“最关键的问题是,首先需要确定自己手里面有什么东西,比如技术啊,特色产品之类的东西可以做商品流转,我想现在的你们可能是,奥,我这里也只是说有可 能啊,不是故意贬低你们。一,你们可能没有技术,二呢,可能没有什么特别的背景,第三,似乎,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大的资金来源,这个生意呢。。。就很不好 做。如果真想要兼职做点私活的话,不如看,看这附近有没有什么是大家有需要但货源又比较少的东西,例如。。。”

“那例如什么来?”,秦巧玉听了半天,很是不满意他这个“三个没有”的说法,但是想了一下似乎他说得很正确。不过,虽然是这样,她还是忍不住微微撇了撇嘴,但是当听到后面的话以后就立刻追问道。

“可以吗?”,掏出玉溪香烟,礼貌地征求两位小姐的意见。

“随意吧”,文慧卿摆了摆手,她也非常关注这个事情。

把烟散给李远强一支(知道平时这个时候的李远强揣的都是两包烟,一包是留自己抽的“宝石”或者“翡翠”,另外一包是专门招呼人用的“红塔山”,虽然这些烟都是玉溪(红塔集团)出产的,但在等级上却至少相差两个档次)点上以后才给他们继续介绍。

“不知道两位小姐发现没有,现在这个时间上就正有一个机会,比如说,前几天刚下了大雨,这个乡头就会有大量的松菌长出来,这个东西在农村是一点钱都不 值,最多也就两块不得了,而且数量很多,但是到了城里头来,至少能卖五六块钱一斤,当然,这是零售价。如果要批发给固定商贩的话只能卖到三四块钱左右,但 是这个毛利就已经是将近百分之百了,除了运费,一个夏天就算跑一个乡最少也可以赚个三千两千回来,如果能够做大的话~那可就不得了罗”

不仅是这个价钱,极度缺乏的时候还曾经卖到过20元一斤的,而且这个东西也在光华公司的配送清单里面,呵呵,价钱可就变成了12元一斤的鲜货哦。

“鲜货如果来不及卖的话也可以用简单办法处理下,用盐水煮个十分钟,大太阳下面晒干就可以保存下来当年货用,那个价钱。。。就至少在40元以上了。三斤 半大约就可以保存一斤干品下来,真的把这个生意做好了的话,一年净收入三五万块钱应该是不困难的事情,就是有点~辛苦”

“哦,那这样的 话,那次去木头乡的时候就看到有很多这个东西,确实是不值钱,乡场上到处摆起卖的,也就一两块钱一斤,城里面嘛,零售价卖个5元应该没得啥问题,就是远了 点”,文慧卿当然到乡镇上看过死党,但是到现在都还对那30分钟该死的“市道”有着极度的恐惧情绪,说起来就是厌恶的感觉。

“对哦,木头乡。。。我们。。。可以哈,你现在正好缺钱用,马上就开始,明年就刚好准备嫁妆哈。。。”

虽然秦巧玉是在和死党开玩笑,虽然知道明年李远强就会与文慧卿结婚,但这个(消息)还是让半分钟前正在指点江山般感觉的张德瑞黯然不已。

2996年5月9日登记,10月1日结婚宴会,这是永远都不能忘记的事情。但是现在既得假装不知道,还要去恭贺人家,“那。。。就要恭喜二位罗,到时候要记得请我哈”

“你听她吹,还早捏”,文慧卿红着脸回了一句,“你上次不是说任务完不成吗?你可以在这上面也找点事情做,还可以在农民那里多收点税,好去买个彩电回来。。。”

面对姑娘们的嘻笑,张德瑞和李远强相视一笑,真是两快乐的小Y头~

“可是,张哥,这个。。。怕操作起来还是有点不好做哦”,李远强想了一下,还是有点疑惑,“不可能亲自去采塞”

几座山,再加上几条河,难道还要。。。

“哦,呵呵,这个嘛。。。到乡小去贴个告示,就说大量收购不就完了吗?”

对啊!

现在的农村是没有什么青年人,但是小学生完全可以动员起来啊,大雨过后,一个小学生半天时间随便就可以采个三五斤,也能够卖个大约七八块钱左右。而从3 月到11月,就算每月只有两场雨也是将近150元了,这对于时下D市多数农家来说还是一个不菲的收入和很有吸引力的诱惑。

只要有一半的小学生去采,那也不得了啊~这么简单的办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