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20、不是冤家不聚头(下)

zyzhy67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size][/URL] 秦妹真名叫秦巧玉,是盛俊的姑表妹妹。 去年从师大毕业后由盛俊出面托人找关系,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区教育局松口放人(教育局曰,当我摆设啊,师范生每年都是享受了国家补贴,这钱虽然不多,3 年也才4800,但你既然不想当教师就得给我退回来),年初才从去年被分配的木头乡小学调到乡财政所,这让全家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秦妹真名叫秦巧玉,是盛俊的姑表妹妹。

去年从师大毕业后由盛俊出面托人找关系,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让区教育局松口放人(教育局曰,当我摆设啊,师范生每年都是享受了国家补贴,这钱虽然不多,3 年也才4800,但你既然不想当教师就得给我退回来),年初才从去年被分配的木头乡小学调到乡财政所,这让全家都松了一口气。

可不,现在的乡村小学实在没有办法呆,虽然与区财政局达成的协议是必须在基层财政所干三年以上才能回调城来,但这已经让秦巧玉很高兴了。

不过,去了乡财政所之后才知道也不是轻松的地方,地方上农业萧条,小商品经济又没有什么特色产品,经济很是不景气。全乡不过9000人,吃财政饭的就有 200多,每年都需要区上的补助才能过年关,而乡这一级的财政现在已经基本崩溃了,光是木头乡这几年就已经欠债60多万,就连几个小学都严重地拖欠工资,就不 要说白条了。

同样,财政所又承担着很重的代收税任务,每年不仅要下村走社收取农业税,就连屠宰税,车船使用税都要翻山越岭去收。但全所加上请的两个临时工才8个人,人员处于极度紧张状态,所以就算秦巧玉是个女孩子也得背上每月1万元非农税的收税任务。

所里定的规矩是,她不用管两春农税等大项事情,但是需要专管全乡其他税收,而完成了这10万可在税务局拨付的5%的代理费用中得到3%,剩下的代办费算是上缴所里的代税经费。呵呵,要是完不成的话,工资都要被扣掉10%作为惩罚。

也就是说,秦巧玉年工资总额按标准应该是6300多元,听起来比当村小的老师要好得多,可在实际上,包括菜篮子,误餐及食品补助都需要从这个代税收入中获得,更不要说什么电话费了。

她今年年初才去,到了7月底每月只领到400元,这还是包括了交通费在内的收入,而她在5个月里实际上仅完成了3万多元,今年还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就需要完成剩下7万元的代税任务。

这是一个很难完成的数字,因为在一个农业收入占90%以上财政收入的山区乡镇,商业上除了代销店那点可怜收入外,牲畜等屠宰税就属于绝对大项收入了,可惜,这个还不足以完成剩下的任务。

要说工业啊?

乡上有啊,不仅有两家对粮食进行粗加工的打米厂,还有一家手工采石场。。。

这不,她四处找门路,原本是想再找表哥帮忙调一个地方,可表哥也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希望在三兄弟这里找点消息,看看能不能帮乡上的村民多完成点业务,也给自己多点税金收入。

前几天就问到刘加才的头上,刘主任眼珠转了几下就想起了秦巧玉还没有耍朋友的问题,隐晦地问了一下,可秦巧玉现在哪里有心思想这个呢?

后来,还是给她介绍了一下情况,说是有可能帮助完成税收的,也有可能帮你调回来的。

这个诺言在刘主任看来是很简单的一件事,因为张德瑞的能力他是相信的,即便不能调回来,就是不当这个所谓的国家干部又怎么样?

真要是跟着他,还能让你吃亏吗?

偏偏,秦妹妹想的则是另外一件事,就是见识一个农业货物收购方面的老板也好,真能收购一点乡上农民的山货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税收任务也可以顺便完成不少。

当然,在私下里面,秦巧玉也是想看看这个被吹嘘为商业老手的年轻人,是不是有个什么三头六臂。

“你自己说,想不想和他正式见面嘛?”

“嗯。。。那就。。。明天晚上吧”,秦巧玉想了想,还是回答说自己愿意见一面。

“就明天晚上7点半,还是在这里”,刘主任叮嘱道,“不要忘了哦,我一哈就去和他说,这就不能变罗哦”

“好嘛,那我就先走了”,秦巧玉答应了,招了下手自己走了,心里面满怀着对明天的美好生活的憧憬。

“呵呵~~,现在的小Y头,明明高兴的事情还要这样”,摇了摇头,刘主任又回到来房间里面。

替换下王益,刘主任准备重新开始玩,看起来心情比较好,陈锋笑问他,“我的哥也,你怕是找的个杀手上来哦,王总上来三把就是两个清一色,搜刮了我们500多走了”

“是不是哦,不过,你们这些当哥的不给别个年轻人送点辛苦费得行吗?来,这些是你个人的,拿起走,莫让他们说把我的手气带好了,不服气”,刘主任把王益那两把的钱放在桌角上,让王益拿走。

“啥子哦,老规矩,输赢都是你个人的,我走了哈”,转身准备离开的王益想了一下,又回来拿了一张老人头走,“不过下面两个兄弟伙的这个夜霄钱还是要你给的哈”

“哦,那就谢罗,你们看嘛,这些小兄弟还是多梗直的”,刘主任把剩下的钱收回抽屉里面,“来,继续”

一阵“铃~~”过后,拿出MOTO的盛俊接通了电话,这让旁边的黄群是嫉妒万分。

在这个时候,手上别说是有盛俊这种才出来的MOTO大哥大,随便找个香港过来的“砖头”都是一种身份的象征,一个第一代MOTO就要卖两三万,砖头也要9千多才行(美国人,还有销售手机的经销商真TMD的黑),还不要说每个月光是电话费都要两三百元。。。

在整个国行D市分行,在年初的时候除了給两个行长一个纪委书记各配一部手机以外,信贷科也仅分配一个“砖头”用于业务联系。

电话拿回来以后,科里的8个人,包括何志明自己都牵挂着这个东西,就是啊,反正用的是公家的电话费,谁不想拿过来用啊?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摆平这个事情的何志明只好规定三个信贷员和副科长黄群每人各背一天来联系业务。当然,这话说出来以后,黄群自然不能降低身份去和三个信贷员一起来用,只好推辞说自己不用了,有BP就可以了。

前几天,何志明找企业“赞助”了一个手机来用,这让黄群急得心里似乎有只猫在不停地抓一样,自己也只好去找个企业商量“借用”一个,可惜,毕竟他的称呼前面还有个副字,三个企业都表示了婉言拒绝,最后还是他主管的一个老贷款企业答应在月底前送个来。

“哦,是蔡主任你呀,有啥事情来?哦。。。他。。。这下啊,他没有在,你給他打手机嘛,对对对,他才出去了,他的电话号码是。。。哦,我翻一下看看在不 在啊,你等一哈奥”,用手紧捂住电话,盛俊问道,“何科,这个,你们那个。。。木叉路分理处主任。。。哦,蔡主任打电话想找你,又不晓得你手机号,給他 不?”

“哦,是他哦,上班的时候不来找,哼~你告诉他,我号码换了,新的还不晓得”,何志明很不满意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不就是想给自己的小企业贷点款嘛,但是他懂不起规矩(或者是还没有完全弄懂规矩),能够怪谁呢?

可还没有过一分钟,那边陈锋的手机又响了,他大大咧咧地回答对方,“哦,蔡主任哦,要得。。。这个。。。”,扭头大声问道,“何科啊,老蔡电话,找你的”

听到这话的何志明只好苦笑着答道,“那你拿过来嘛”

“好的”,陈锋起身走到何志明前面,递过手机,自己又回座位上继续战斗。

“哦,是小蔡哦,我的手机没电罗,对的,我才出去了的,哦,啥子事情?。。。这样啊,明天上班的时候说嘛,哦,你就在楼下哦,那就。。。上来嘛,房间是。。。B1,好好,等到你的”,放下电话的何志明两手一摊,表示自己只好让蔡文庆上来了。

“来就来吧”,盛俊自己是无所谓的,因为这次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式宴请何志明的时候,不就是来麻将嘛~

但是,正在桌子上没有说话的张德瑞留意了一下,这个不就是蔡文庆吗?

这Y的,别说行长,几乎在每个科长面前都装出了一个孙子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自己当年就在不经意中被他卖了两次,竟然还老实得帮他数钱。。。要不是后来在监察部里没有人管的一堆卷宗里无意间发现了那些谈话记录,可能到死也不会知道事情真相。

大约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已经在管理分理处的存款科和人事科长面前说了自己不少的坏话,导致原本应该在2996年初就调到市分行会计科的李远强最终没有被选上,又在他手下多干了一年时间才被调到存款科去的。

可是,当时我对他并没有任何威胁啊,人年轻,也不会表现自己,更是从来没有到领导面前去说过谁的不是啊~

不过,前后做了他大约5年下属,当然知道他的一些秘密(此人生活极不检点,先后与两个下属有暧昧关系,到成都后还把与自己关系最好的那个情人也调过去了),也许这就是自己被他在后面下手的原因吧。

可是。。。这样的人,就是能够在国行混得好的嘛~

2997年5月,这Y入党才3个月就被提拔为罗东县支行的副行长,3000年3月开始担任D市分行个人银行部主任,3002年被推荐为分行纪委书记, 3005年交流到成都某行担任副行长代理行长,正式成为银行高级管理人员,基本上都是两年一个跳升,幸好,到了处级干部这一级,普通人基本上都没有再前进 的可能了,不然的话,就不知道有多少国行MM会。。。)

曾经记得,3003年,当自己在监察部发现那些黑材料以后气的差点吐血,可这Y就是分管自己的行领导,简直拿他都没有一点办法(股改时李远强申请到一线部门,脱离了他的魔掌)。。。郁闷至死!

呵呵,你也想贷款?

哈哈,我虽然现在没办法,但会在适合的时候给你的企业推一把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