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木叉路分理处举行的小聚会已经结束,一行人都到KTV去唱歌,而分理处主任蔡文庆(2997年5月担任罗东县支行副行长,3000年3月担任D市分行个 人银行部主任,3002年被提拔为市分行的纪委书记,3005年交流到成都某行担任副行长)这个时候想起了自己的事情,安排好了手下以后就悄悄离开了。

二楼包间里面的信贷科聚会也已经到了尾声,刘主任三兄弟作为老板自然需要来招呼一下的,信贷管理部主任何志明与他们也约好了,今天晚上就在梦幻城耍,可是自己手下的5男3女怎么来安排呢?

“何科,要不这样,你们科里面的三位女同胞,今天晚上我请她们在这里面做美容嘛,一哈~再单摆一桌就是了嘛,可以不哦?剩下的男同志就先来塞”,刘主任用手做了一个摻牌的姿势,给他提出了一个建议。

“要得嘛”,点上烟的何志明同意了。

“也不行哦,加上你们两个也才7个人的嘛”,副科长黄群向盛俊提出了自己疑点,总不能7个人一起来塞。

“那我就再找个人哈,嗯。。。对罗。。。”,刘主任适时地抛出张德瑞来,“这样,我们有一个供货商,也在隔壁吃饭,不然就喊他来嘛,刚好是8个人”,又转身招呼王培,“老三,去把小宋找来陪三位女同胞们”

“稳当不?这个人”,黄群问道。

黄群问的当然不是这里打牌会不会不安全,也不是会不会出现其他的问题,而是问此人的牌品怎么样。

“那有啥子不放心的嘛?他就喜欢这个东西”,刘主任拍了拍胸口,“好歹他也是个老板嘛,我们合作有几天罗”

这话说得盛俊是暗自想发笑。

可不是吗?

梦幻城与光华公司签定合同的时间将定在8月15日,也就是4天的时间,的确也是合作了好“几天”。

“好,你叫来嘛,我们打牌可是老规矩哦”,何志明听到了这话,也同意了。

众人出来,宋晓雯已经站在门口了,旁边的王培把她介绍给三位女同胞,刘主任也把张德瑞介绍给大家认识,相互之间难免需要互相寒喧两句,一行人很快就分路,女人们自然有女人的事情,宋晓雯会带领她们在梦幻城中慢慢耍。

男人们(王培是大家都知道不喜欢打牌的)开了一个豪华型包房,刚好两副麻将机,王培招呼着大家坐,安排何志明他们到东面角落上那副机器前坐好,又让服务生上茶水,自己带着三个年轻人出去了。

这边一桌是何志明,黄群,盛俊和张德瑞,刘主任出面去和信贷科那三个信贷员一起玩20元的格调,他肯定能够招呼好的。

坐好了以后先定庄,何志明坐南面,对面是张德瑞,下手盛俊,上手是黄群。庄家是盛俊,他按下色子,对大家有意无意地说了句,“还是老规矩哦,五幺二四”。

又转头对张德瑞郑重其事地介绍道,“张总,你是第一次和我们几个打,规矩先给你说好了,我们的规矩是,成都麻将,呼碰必碰,及时雨,无叫退货,呼叫转移,黄庄赔四家满的再加查叫,查叫是有大查大,死叫不算叫”,说的时候还从下面悄悄地递过一个信封来。

“好,可以!”,从下面接过东西来,张德瑞心里面自然知道那里面都是钱,估计应该是打50元的格吧,不然不会给我这么多钱的。

这些规则自己还是很熟悉,用不着专门去记。唯一需要注意的就是五幺二四了,基本胡是50元,一番100,二番200,三番就是400,这对于时下的四川 人来说似乎都是有点大了,在这个规格下,一不小心就要输五六千出去。要是手气实在不好的话,一晚上输掉两三万块钱都是有可能的,也难怪,盛俊会私下给一包钱过来(5000元)。

来的好,自己身上只有1000块。但是他(指盛俊)并没有暗示自己需要打“业务麻将”(就是指专门输钱给对方),也就是说,这个牌局应该纯属联络感情用的,而不是“钱坑”,那末。。。我就不客气了哈。

第一局开始了,盛俊瞟了一眼自己的牌,轻松出了一张“三筒”,张德瑞轻轻拿过来放在自己的面前,“碰”,毫不迟疑地反手出了一张5条出去,黄群却马上就兴奋起来,“等到哈,杠!”

。。。

这边王培去办公室坐阵去了,王益则招呼两个年轻人去唱歌,点了个KTV包房,反正是盛老大请客,不花白不花,叫来两个服务生陪酒,三个人边抽烟喝酒边与小妹妹们猜拳行令。

蒋志勤有点奇怪,看了一下四周,乘程民生和两个小妹妹点歌的时候悄悄问王益,“王哥(为了表示对监事的尊重,即便王益比他小了一点也喊王哥,其实还是因为王监这个名字叫起来实在不好听),这个,今晚上是。。。”

“没得事,都是盛老大请客的嘛,又不用你花钱的,急啥子哎?”

“王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张董他们。。。”

“他们啊~~在陪麻将塞,怎么,你。。。想玩啊?打的是50的格哦”,看了一眼,反问了蒋志勤一句。

“哦。。。不是不是,50啊?我哪里耍得起嘛?”,对蒋志勤来说,这话就等于啥都没说,我一个月才500块,能玩得起吗?

蒋志勤的眼珠中快速闪过了一丝羡慕,随即,他端起啤酒杯,热情地邀请王益,“王哥,来干一杯。。。”

“对罗,该喝的时候就得喝。。。年轻就是好啊”,碰了一下,仰起头,王益喝干了,“可比我哥他们好啊,累死罗”

“还是你王哥安逸,上面有个当大老板的哥,自己年纪轻轻的也当上了企业老板”,蒋志勤恭维着对方。

这个时候,门敲响了。

“进来”,王益主动回答了一声。

推门进来的是一位20多岁的女孩,小V脸,皮肤稍微有点白,穿着绿裙子,挎了一个坤包,站在旁边的服务生很有礼貌地用手请她进来。

快速地扫视了一眼,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熟人,大声地招呼了一声,“王益”

“哦,是你哦”,王益站起来,走到了门口。

“我找刘哥,他在哪里嘛”,女孩问了一句。

“秦妹,你也是哦,给你说好多遍了,应该叫我王哥才对”,王益笑了一下,顺手把门关上了,和她一起走到过道的窗户边上,“啥事,光找刘哥,也不来找你王哥来耍一下”

“去去去,明明是我比你大的。再说,找你来耍,还不如个人在街上逛两圈好些。。。”,秦妹擦了下汗水,开口回击对方道,“刘哥说今天给我介绍一个客户给我认识,你不晓得,我们现在任务好重哦,我这几个月光遭所长骂”

“啥子,你们。。。财政所也有任务啊?啥子任务嘛?”

“还不是因为包税的原因,我们乡上没得税务所的嘛”

在2995年的D市,还有一部分乡镇没有设置税务机构,收税的事情自然也就落到了乡财政所的头上,由于人员编制比较紧张,各个财政所里面的多数人都必须下村组去收税,任务还是很重的,虽然也还有不少的代理费用。

“哦,他们都在三楼,我带你去嘛”,王益边走边在思索一个问题。

他要介绍啥子客户吗?

不就是张德瑞嘛。

哎约,不对哦,这个公司我也是管事的,咋个不找我来?

哈哈。。。

是不是,老刘想把这个介绍给他哦~

暗笑着的王益,心情立刻大好起来,好好,老刘这一招我支持,我坚决要支持哈~

走到三楼,问过道口上站着的服务小姐,“盛总他们在哪里?”

服务小姐用手一指,“王先生,盛总他们在B1,我带您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去可以了”

“好的。欢迎光临”,当然,服务小姐后面的这句话是对秦妹说的。

推开B1的大门,王益第一眼并没有看见盛老大他们(盛老大在另外一个角落上,当然还没有看见),只见刘主任这边正坐在桌子上面玩。

刘主任看见王益和他身后的秦妹,笑了一下算是招呼,随即他低下头说了一句,“哎,我走了”,从桌里抓了一张牌放到自己的牌旁边,然后才站起来招呼他们,“你们来了啊,正好,小王,来来来,代我两把,我和秦妹要说个事”

低下头对三位信贷员介绍,“这位兄弟伙,姓王,也是那个张总公司的监事,大家认识一下”

信贷员陈锋抬起头来,才是恍然大悟一般,“哦,就是那个。。。啥子光华公司吧,来来,王老板,和我们说看看,你们那个张总有好厉害哦”

“是不是弄个,莫不是刘科吹起的哦”,主办信贷员曹正夏有点不服气,“我看,还不是瞎猫碰到死老鼠,不就是运气好,碰到了猪瘟嘛”

MYGOD,遭遇了猪瘟竟然还是运气好?

刘主任则把秦妹带到一边,指了一下那边上正在和盛老大他们一起耍的张德瑞,轻轻介绍道,“这个就是他,莫看今年才24,可是很有本事的哦,都已经是一家公司老总罗,年收入光是工资都是4万多,现在的家产也有个30多万了,你看怎么样嘛?”

红着脸的秦妹,认真仔细观察了一下,“刘哥,他人品怎么样嘛?”

“人品嘛,那就是你个人看塞,我哪里晓得挨,就知道他还是一个单身”,刘主任又加了一句,“你盛大哥。。。也是很佩服他的哦”

还是细细地观察了对方一下,秦妹又问,“刘哥,他和你们是啥子关系哦?”

“他是我的一个客户,也是你盛大哥的客户,我都已经观察他好久了,目前还莫得女朋友,暂时也没有发现其他不良嗜好,除了打牌以外,但是这个是因为应酬的 嘛。这个事情我也給他提过,他的意思是大家先见下面再说。我怕。。。所以今天晚上就让你先来个人看看再说,免得你见了面以后不满意。这下看完了塞, 走。。。人家是在陪客人”

刘加才带着秦妹出了房间,后面传来了陈锋的取笑声,“刘科,你一哈。。。还回不回去哦,我们好同路”

“嘘,陈哥,莫乱说哦,这是盛老大的妹妹,找刘哥介绍业务的”,王益笑着出面帮刘加才正名。

“对的,莫乱说,刘科那老婆。。。可是个火药桶子哦”,曹正夏也呵呵地笑了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