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17、领导的感觉(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梦幻城。

已经来过几次的张董事突然间有点莫名的兴奋。

不仅是因为自己现在已经是一个企业的老总(虽然到现在为止,这个企业还是一个规模非常小而且还极有可能存在不了两年的小企业,但是被人叫着“张董”的感觉却非常非常的好),而且。。。

国行碰巧也在这里聚会,一个,两个,三个。。。看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孔,曾经冰封的记忆大门敞开了,这就是李远强原来所在的木叉路分理处,9个人,自己个个都很熟悉。

当然,以现在的身份来说,自然不能和这些小分理处的一样坐在大厅里面,招呼新同事们,路过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正和分理处蔡主任喝酒的李远强。

还是那个记忆中样子啊,经年不变的板寸头发,稍微有点黑,看起来和时任总书记一样的碳晶架眼镜,唯一不同的就是,现在的李远强还是一个有着十足干劲的年青人,上串下跳的,加上他自己,也就管五个人而已,至于吗,每个月才300多块。。。也不就一个分理处储蓄专柜的兵头吗?

到底什么时候,自己才变得非常麻木的呢?

这是现在的张董事还没有想起来的事情。

但是,他的脸上却也挂上了笑容,与出到包间门口来迎接的三兄弟招呼着,“我说至于嘛?怎么回事啊,这是?我们这些小公司。。。值得梦幻城的三位大老板来迎接吗?”

招呼后面的诸位下属,大家互相谦虚了一下,进到包间里面按照三兄弟在主位,自己和王益坐两边的办法,又把手下的四位安排到自己的下手坐下以后给他们逐一介绍三兄弟,“来,我给诸位介绍一下,这位是盛俊,盛老板,这位是刘加才,刘掌柜,这位是。。。王陪,王总经理”

这才转头说细道,“三位老G,这位是,我们公司新招聘的三位青年才俊,宋晓雯,程民生和蒋志勤”

宋晓雯三人站了起来,一一问候,大家互相说些没有什么营养的话来,三人不知道他们是谁,只好这么盛总,王总地叫着。实在是因为张王二位领导没有出言,而老徐师傅更不能主动说出这个事情来。

几位服务小姐推门进来,给大家上酒,布设菜肴,乘这个时间,坐在边上的刘加才主任偏过头来轻轻问了一句,“我说老弟,上次老哥给你说的那个事。。。”

“啊,啥事啊?”,张德瑞有点奇怪了,这几天你到是给我说了很多事,就是不知道是哪件。

“咳,瞧你这记性!上次。。。不是给你说了吗?就是。。。盛老大表妹那事”,刘主任好心地提醒着。

哦,这事还真给忘记了,就在前几天,刘主任听说张董还没有对象,极为“好心”地给介绍了一个,也是个才毕业的大学生,现在已经到市财政局上班了,听起来的情况还不错,至少现在的大学生还远没有后来那样的开放。年龄也挺合适的,就只有一点,让人感觉到不仅仅是一点的不舒服,那就是。。。她是盛俊的表妹,这让人。。。

“我说啊,人家好歹也是大学出来的,再说了,你也要给(盛俊)点面子是不,先认识下,成不成就再说吧”

这让张德瑞很不舒服,原本心情比较好,现在可就难说了,应该说,刘主任应该也不是那末的恶意,但是自己已经被逼到了两难选择上了。

去见面不是难题,难过的事情也不在于对方是不是年轻漂亮。

在内心世界里,张德瑞对下面正在举办的国行木叉路分理处的全家福中的那个原本属于自己妻子的那个女孩有点期待,到不是说想去从李远强的手上抢过来,而是这种苦恼根本就无地,也无人可以述说。

虽然自己早就决定远离他们一家人,但真的到了现在要选择一个陌生的女孩开始一个全新的恋爱,这样的心理负担是现在的张德瑞还没有准备好的一件事情。

“你是不是觉得。。。不过,我之前就已经告诉你了,这个事情他们两个到现在都还不知道,就是你们见面我也不准备先告诉他们,而且我对人家说的是介绍一个朋友给她,也没有说是你。。。”,看见对方有点迟疑,刘主任继续低声解释道,“你可千万不能往歪里想啊,这事是我一个人的主意,绝对和他们俩一点关系都没有。就是看这姑娘真的很不错,主要是能干,家庭条件是一般,但她个人还是很有能力的,那绝对没假的,我可是看着她长大的啊”

真实情况也的确是这样的,刘主任作为和盛俊同年同村的发小,不仅同上一个小学,就连初中和高中都是在一起上的,盛俊的表妹当年也就是一个才五七岁整天只知道跟在大表哥后面疯跑的不懂事小姑娘,所以,要真按照刘主任的说法来讲的话到还能够说得过去。

刘主任也真是想给张德瑞当一个牵线的红娘,可是,这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别扭呢?

“呵呵,我说大哥,等会再说,马上要开始了”,乘布菜的小姐结束了工作在给大家介绍菜名的当口,张德瑞清了清自己的嗓门。端起已经斟好了的一杯酒,站起来对着大家发表祝酒词:

“诸位小姐和先生们,今天是我们光华实业有限公司为全体员工举办的第一场宴会,主要目的就是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三位股东;第二,是为了欢迎诸位加入到我们华华公司来,今后,在工作上我们是一个集体,应该互相帮助,互相学习和互相提携,但是在生活上,我们更应该是一家人,有什么困难和需要,都可以找我们来解决,能够帮助的,我们自然是义不容辞。今天晚上没有什么上下级的关系,因为现在是生活时间。来,诸位,请大家都端起杯,为了我们更加美好的明天,干了这一杯!”

本来张德瑞是不想把这三位股东介绍给大家的,后来一想,现在这四个员工里面除了老徐以外就只有三个人,而且这三个人这两天的观察还不错,五个人商量了一下还是决定让大家认识一下,反正都是有限责任公司,生意上是各做各的,真要隐瞒下去的话,也未必就能逃脱有心人的眼睛,与其说最后被迫公布,还不如明确告诉这三个新人。反正现在的人对于逃废债的行为还没有这么敏感。

三杯酒下肚,大家都坐了下来,在四位真正老板的推荐下来品尝专门做出来的特色菜肴:清炖甲鱼和豆腐泥鳅。

这个时期,四川的环境污染还远没有达到后期那样,至少D市干流上南河的三条主要支流都还没有遭到什么中度以上的污染,虽然一下雨也会出现不少泥沙,但水质长期都保持在2级左右,河里自然状态下的生产鱼少是少了点,不过还应该算是绿色环保型的。

清炖甲鱼是说把甲鱼放在清水里养上几天,每天滴点香油进去,让它吐干净肠胃然后放在高汤里用小火清炖三个小时,汤被一点一点地加温,难受的甲鱼被迫张嘴喝下汤,最后,汤全部都进入了甲鱼体内,那个味道可。。。真香啊~

豆腐泥鳅也是同样道理,清水里面除了盐和姜以外什么都不放,泥鳅无处可逃,只能拼命钻进豆腐里去躲避逐步升高的水温,呵呵,最后,边吃豆腐边喝汤,味道可真爽惨了。

后来的3007年,这一份清炖甲鱼至少要卖300元,豆腐泥鳅也要个四五十元的才能吃到嘴,谁能和现在比呢,两份菜加起来才70元。

“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为在我们后面默默地支持公司发展的三位股东敬几杯!”,发动定点进攻的能力还是有的,看见盛俊准备想要端起杯子,张德瑞立即就招呼三个年青人上去。

“不,不不,我们三个什么都没有做,你们不要听了张董的话就上来”,王陪急忙给大家解释,自己这边都是三个三十多岁的人了,哪能够抵抗得了三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青人的进攻?

“看看,你们三个,心一点都不诚,先给自己满上再说,敬酒嘛就应该有十分的诚意才行哦,而且在这个时候你们就应该端到酒杯子站到三位老板的面前去给他们敬酒塞”,拿起面前的小酒壶給宋晓雯的杯子里面添上了一点点,继续推动他们上前去找三兄弟。

面前坐着的都是老板级别的人物,而且四个人都是,你说三个年青人会听谁的呢?

自然,肯定是需要先听执行董事的,毕竟他才是企业的行政总裁,也是法定代表人罗。

别看宋晓雯是女孩子,不过在区乡也干了4年多时间了,61度的烧老二也不是没喝过,对付这才52度的白酒,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干个四五两下去?

何况,在她的背后还有两个年轻人撑腰呢。

刘主任大恐,这里面的酒量是自己最小,三个如狼似虎的年青人,再加上本身也是年轻人的张德瑞,今天晚上自己看样子要交代在这里了,在接着下来喝酒的空隙里,他异常嫉妒地看着正和老徐用小酒杯一点点品尝美味一样喝着酒的张德瑞。

对于宋晓雯三个新人来说,不约而同地,他们都认为现在的问题是,似乎董事先生已经把任务给自己下达了,可能是领导在考验自己的领悟能力和执行能力吧?

三个年轻人一人找一个地认识起来,三圈下来,就看得还在旁边的王益眼睛直放光,这么有实力的手下,以后得小心点,急忙转身过去加入老徐和张德瑞的交谈圈子。

张德瑞正在和老徐就自己下午的构想在交流,老徐大腿一拍直叫好,“这个想法好,我也一直都在想这个问题,张董,王总你们看,现在市面上已经在开始流行吃个野鱼,价格还是很不错的,上次我在山外山吃了一顿,8斤就要了我300多块钱。目前区乡的出水价大概是18块,要是能够形成长期的合作关系,应该还是可以降一点下来,就算是15或者16嘛,我们配送出去的正常价钱就可以达到20到23元,毛利还是很可观的”

嗯,这个价钱真的很不错,关键的地方是,如果把这个货物配送给梦幻城的话,一天只给他算配送(虚假交易增量)30斤,按30元一斤的价格来说就是1千元,这到过年前还有5个多月,光是这一个项目就可以多做15万出来。

三人想到这里都是会心一笑,呵呵。

“还是这样来安排,明天早上,小蒋就去南河的几个场镇看看价钱,先初步摸一下情况,力争在本周内完成几户渔户的定向收购协议,收购保护价定在14元一斤,上限就算19元吧,时间就暂定为三年,最少也要两年的期限,这样我们才能有一个相对稳定的货源,你们看怎么样?”

应该说,张董事的工作安排很有道理,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把渔户套死,也可以按照市场价格最自己进行保护,而至于超过19元的部分,估计现在的渔户也不会执行协议的。

“对头,还有,应该把梦幻城的协议书先签了,他们拟定的第一期需求清单已经出来了,我看先把第一笔业务做稳当了再说”,老徐补充建议道。

说起来,梦幻城给的第一批清单上全部都是些食品,比如猪牛羊肉,蔬菜及小食品类,但这将是公司的第一笔业务,也是第一笔长期合同,意义非比寻常。

“好!就怎么办吧,明天先把梦幻城的协议书做了,协议文本我已经拟好,明天早上就可以给你了,这事情就全交给你了,力争后天就开始进行第一次配送”,张德瑞作出了最后决定。

别说,当一个最高领导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哦,不仅自己的一个眼神就可以让手下去和“别人”拼酒,就是拍板定案的感觉也是无法言喻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