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14、招聘(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王益看着几份考卷在发楞。

给营销人员提出的问题是:本公司因误收100头疫区生猪并被电视新闻暴光而查封销毁,此事还导致本公司原有21%的市场占有率在本月发生重大下降。损失和事件过程及教训暂且不论,请策划组织一套活动,目的是为了消除不利影响,彻底挽回公司声誉并简要说明每一步操作的原因。

一个署名叫“程民生”的是这样回答的。

“。。。由于我们现在处于被动状态下,首先,需要考虑的是,公司应该在第一时间里发布消息,承认这批生猪的确属于我们公司可能的错误操作导致的,并对全市人民及下游用户公开表示歉意,保证不再发生类似事件。

理由:在目前的新闻媒体垄断报道的情况下,我公司既然已经被定性为收购了疫区生猪,就不能纠缠在这上面,应该立即用道歉和保证暂时消除群众的愤怒,并以保证方式来缓解对我公司的继续攻击行为。

其次,与此同时,公司应该独立展开调查,力争在5天内彻底分清是否属于我公司的错误,此事有两个可能结果。

第一,不属于我公司的错误,例如检疫错误,禁令迟缓,食品站等犯下的错误,公司就应立即发布正式消息,主动澄清事实,以正视听。理由:这样一来可以彻底挽回公司声誉,最终扩大公司的知名度,恢复公司商品的美誉度。

第二,如果确实属于我公司的错误,例如收购环节上的疏忽,对禁令的未充分理解等等,公司应采取一些让利活动,在扩大宣传的同时主动出击,如对全市孤儿院,敬老院等弱势群体给予一定数量商品的赠送行动,或者参与公权机构主持的活动,或者大张旗鼓地参与某希望小学的捐助,以公司名义扶持和领养学生。一句话,以较小代价举办较多的活动来掩盖前面已经发生的问题,彻底转移公众对收购疫区生猪的兴趣与记忆。

看到这样的答案,王益实在觉得兴奋,这样的策划确实很不错,与自己预想中的办法相差不大,好!

他这张卷子评上一个“A”,表示自己对此卷子很满意,并放到张德瑞的桌上。

着看完这张卷子,张德瑞笑了起来,点点头看着王益问,“老弟,你是不是觉得这张卷子回答得很好?”

“是啊,基本上应该还算很不错吧”,王益抓了抓头发,很是奇怪,“难道,这个。。。不行吗?”

“这个。。。要我说啊,只能用4个字形容。。。不切实际,要是再加4个字的话,那就是纸上谈兵”,有点挑衅意味地看着王益。

果然,王益来火了,没好气地反问,“啥子是不切实际,纸上谈兵哦?”

“很简单塞,听我说哈。

第一,如果是我们公司自身的错误(造成的这个事件),那接下来就将连续遭到工商,税务,卫生,检疫等等机构的轮番检查,那末你来说看看,我们在这个时候还能够获得参加主办这些活动的机会吗?就是举办了,有人来参加吗?

还有,第二点,你认为,在我们内地现有的新闻体制下,如果是电视台播报错误了或者说是报道的时候用词出现了偏差,他们会给我们一个小民营企业主动承认错误吗?”

这是内地的一个通病,政府机构或者说是带有行政机构名义的部门,甚至包括那些本身没有政府机构职能却还挂着比如“电力局”,“邮电局”等名义的企业都还有很强的“官老爷”气势,即便是他们犯下的错误,也不会主动向受害者道歉的。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邮电局了。

比如,你去汇款,如果最后没有收到这钱的话,当时有效的邮政法律是这样规定的:“汇款方(邮电系统)有义务追回款项,但不承担其他损失的赔偿责任”,这就是说,邮电系统可以“帮”你找回这笔钱,但不给你赔偿利息损失和其他的任何损失。

这就是典型的霸王合同,因为当时的银行系统还不能全国通存同兑,要想省外汇款的话,多数情况下只能到邮局去办理,因此。。。

更令人气愤的是,这个“追回款项的义务”竟然还没有时间上的限制!

也就是说,假设某邮局经办人把别人的汇款交给自己的亲戚使用,时间上,一个月是可以的,一年时间也没什么关系,甚至十年也还是没啥的!

反正,我邮局是在“帮”汇款者找回汇款啊,也不需要支付汇款本金以外的任何赔偿~~

同样,“电老虎”在当时也是一样的霸道。

如果临时需要停电的话,电力局根本就不会象后来那样还提前给用户们发一个通知出来,直接把闸给你拉了就完,根本不会去管你的死活。

至于电冰箱里的东西化了,冻库里保存的货物发臭了,那。。。都活该你倒霉!

简直荒谬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

“第一点,是。。。应该不行的,那个时候。。。”,稍微想了一下,“第二点。。。也是不行”,王益低下头,声音也变得很和蚊子的翁翁声一样。

“这就对罗。老弟,说到底,你也是内伙子,所以对你的要求就是。。。千万不能把书本上的东西拿下来简单照抄。今后不管发生怎么样字的变化,你都将会成为一名企业管理者,一旦出现了任何突发性的问题,都有可能最终成为威胁到公司业务发展甚至关系到公司最终生死存亡的大问题。遇到这类事件的时候,我们都应该深思熟虑,谋定而后动,更不能冲动,但是,光有这一点也还是远远不够的,你还应该结合当地的实际情况,不能脱离现有的经济和政治环境去空想,明白了吗?”

“好的”,虚心接受意见的王益想了一下又问了一句,“那末我们应该怎么办呢?”

“要分清情况,真是电视台错误的话,我们可以主动和他们交涉,要求给我们正式地公开道歉,这是一个必需的程序和正当要求,就好比这个卷子写的一样。但是后面的工作必须想清楚,他们如果不愿意正式道歉,你准备怎么办?是上访,告状,还是到电视台门口去闹事?”

看见王益神情非常沮丧,张德瑞笑得很邪恶,我就是要继续摧残你的信心,让你对我俯首贴耳才行,“其实,在现实生活中也不是没有变废为宝的机会,而这就要看你是怎么来认识和理解危机事件。就说这个题目吧,我们可以把发布错误消息的机构主动推上法庭,要求他们给公司正式道歉,注意,我们不一定真的是要取得赔偿和道歉,只需要把这个事情闹大就可以了,你想,如果我们主动诉电视台,结果是什么?这就是一次免费宣传的机会,也就是扩大我们企业知名度的重要机遇,既不花钱也实际上做了广告,老百姓还就记得你这个公司了,最多就是花点诉讼费而已”

在后来的世界里,满天飞的都是诉讼,甚至阿猫阿狗都想通过名人和著名公司的诉讼来免费炒作自己,纷纷以诉讼为荣,毫无廉耻之心。在这些时候,无所不在的媒体和无良:“狗仔们”也在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最后,弄得大家都对满世界追“星闻”,炒花边的电视和小报有了极大抵触情绪,而反过来看呢,正规的机关报则还是那些通篇令人发木的长篇大论。。。

但在这个时期,网络尚未正式进入中国,报纸,电台,电视等大众传媒在老百姓心目中还有非常高的地位,所以,根本不怕在诉讼过程中把事情搞大了,只要站住理由,就啥都不用担心,那些媒体的上级自然会主动来与自己妥协的。

不过,张德瑞这个观点在现在看来还有那末一点超前,也已经大大超过了王益心目中媒体的作用,诉讼,也不过就是打官司而已,也能这么来使用吗?

看着正在沉思中的王益,张德瑞知道他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消化,顺手把三个选好的受聘者填在了格子上,转身对老徐师傅问道,“老徐,我看,还是选宋晓雯来当会计算了,其他的两个。。。就是这个程民生和蒋志勤吧,你再看一下他们的资料,没有什么遗漏的话就按照他们的电话和BP机联系他们一下,要求他们在下周二。。。不,就在星期三来报名就是了。这是我草拟的劳动合同,你和王监事再看看,如果没有意见的话,星期三就统一签合同。试用期。。。统一定为两个月,至于工资待遇嘛,这两个月都是350元的基本工资,程民生和蒋志勤每月180元的外勤包干费用,交通费、通讯费和误餐费都包含在里面,宋晓雯嘛,每月40元误餐费,30元出纳津贴和30元的通讯费。你看怎么样?”

毕竟这是试用期,外勤人员530元,就是内勤也达到了450元,应该说这样的工资待遇在此时的D市还不算高,而张德瑞现在还没有黑到只给200元的地步。

出于对老同志的尊重也罢,甚至是显示自己对下属的友好态度也可以,张德瑞很客气地和他商量着。

老徐师傅的工资待遇是早就已经说好了,借用3个月,每月600元包干,这在现在的D市已经是非常高的工资收入了,而主要的工作任务就是建立起公司基本的帐务系统,1个月内教会财会人员特别做帐的技术。

既然老徐属于公司的“客卿”,应该说在这个新企业的身份是比较超然的。但是已经人精的徐可详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何况也知道张德瑞是公司全权负责经营决策的执行董事,就直接点点头回答道,“好的,张董,我马上通知他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