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49/


一阵猛烈的刹车把我从思绪中抽了回来,看看车外,原来马路上以经堵起了长龙,这所学校建在郊区只有两股双向单车道才能进出,路边就是菜地,菜地里一片绿油油的景色,非常漂亮。只不过路旁边就是灌溉菜地的蓄粪池,发出来的气味犹如当头棒喝提醒人们赶快离开。我想此池至少具有三项功能一施肥、二防止偷盗、三、保护菜地不被汽车压倒,不然就会中这“黄金地雷阵”。

这时候老爸十几年的驾龄优势得以显现出来,见缝就钻,硬是在左挤右挡中,在马路与菜地之间开出一条道来,逼着哪些前面的外地车纷纷避让,也使后面的那些车看到了希望,纷纷跟着我们的车。想想一辆破富康开道后面跟着奔驰、宝马、等名车是何等的壮观。这也许是老天爷对我高校生活的某种暗示吧!

但是我也来不及多想那些了,因为这时候我以经全神贯注身体绷直的盯着不断从身后过去的需粪池,并不时的计算它于右边轮子的距离。老爸不停的点刹,由于两人都身体绷得很紧刹车后的惯性只有我们的脖子在前后扭动,而且两人的频率又相同,我估计车外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我们在跳印度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