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二卷腾挪 13、招聘(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哦,原来是这样。。。

听完了宋晓雯的介绍,张德瑞明白了对方为什么会愿意放弃正式职工身份而到自己公司来应聘的原因,但还是有一句话不得不问清楚。

“请问,如果公司聘请你,那末你什么时候可以完成与你原单位的相关手续并且到我们这里上班呢?请给我一个准确的时间”,因为今天5点钟招聘结果就会出来,虽然不会当时就通知那些落聘的人,但对于自己选定的人来说,肯定需要他们最好是明天就来。

“张董,我明白你的意思,现在这个。。。怎么说呢?我是说,如果公司今天通知我的话,我可以在大后天一早就来上班”,宋晓雯早就想离开乡食品站了,这样的日子我是一分钟也不想多待,两天的时间应该可以完成工作交接。不仅是自己,就是家里也希望自己早点回城里来,虽然他们并帮不了自己什么。

“最后一个问题。如果应聘成功了,你对你自己的收入预期是什么呢,回答这个问题以前得告诉你,公司因为属于初创阶段,待遇上不可能与好的大单位比较,至少在短期内还不行,所以我想知道你的最低要求是什么,还有就是一个相对能够令你自己比较满意的要求是什么”

在当时的中国,很多企业在招聘的时候都会问应聘者这个问题,不是为了吸引人,而实际是一个问卷调查。

应该说,每一个应聘者都会很谨慎地回答这个问题,工资说高了对自己很不利,毕竟还没有为企业完成任何价值新增,也会给招聘者很狂妄的一个印象。但说低了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不仅对方会认为连自己都没有信心获得较高的报酬,说明属于没有本事的那一类人,假如企业就按照这个水平发薪的话,就实在是很惨了。

宋晓雯敏锐地发现了这个难题,其实在今天上午堵车的那段时间里她也曾经想到了这个,还多次设想过自己应该怎么回答,所以胸有成竹地回答对方这个看似刁钻的问题,“张董,你是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我呢,只是一个来应聘小会计的人,我是这么想的,只要公司视同我们为自己人,那末我肯定全心全意地为公司服务,因此,在目前物价的水平下,工资待遇不能过低,我想再怎么也不应该低于。。。600块一个月。而在我心目中相对满意的薪筹标准就是每月800。。。或者800元以上吧”

当看见张董听到自己说到600元一月时似乎似笑非笑了一下,心里格登了一下,她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否有错,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说过头了。特别是在现在的D市,500元月收入就已经是很普遍的正常待遇了,所以她咬了咬牙就給出了1个800元的价格,毕竟这是因为自己将需要抛弃国家正式职工身份问题,不给点补偿能行吗?

何况自己还有一个助理会计师的身份,对于他们这个新成立的民营企业,应该是没有什么会计师愿意来参加的。

真实情况也的确是这样,在今天正式来应聘的20多人中,就真还没有一个具有全日制本科学历或正常中级职称,当然,新公司唯一的一个中级职称者是已经退休两年的徐师傅(但从严格意义上说,他并不应该属于正式应聘者,这是张德瑞专门让盛俊推荐的一个老会计,也是请来教自己或者会计特殊作帐方法的)

不过,张德瑞现在就异常的感慨。

还真不错哈,现在的职工竟然还这么的有觉悟,月工资600元就知足了,比3007年的那些年轻人不知道要好到哪里去了,每天想的就是如何去炒股票,打听哪里有新的高收入工作,而对于自己的工作却是敷衍了事,能拖就拖,对企业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创新和改进意见。

在不知不觉中,这个新生的资本家已经把自己进化到一个“真正的企业管理者”的身份,这也是连张德瑞自己暂时都没有发现的事情。

他暂时没有去想过,自己曾经当了10多年的职工也曾经长期在抱怨,工资待遇低,没假期也没有加班费,更没有什么晋升机会(因为普通晋升机会已经被特殊族群黑掉了)

这也是70年代人与80后新人类的最大区别,其实70年代的人真的很倒霉,就好比说的是,当我们读小学的时候读大学不要钱;当我们读大学的时候,读小学不要钱。当我们努力考大学的时候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当我们工作10年以后读大学比考重点高中还要简单!

当我们参加工作的时候,选拔干部是论资排辈;当轮到该我们来排辈的时候,选拔干部则变成了竞争上岗。当90年代初期参加工作时他们正遭遇到第一波人事制度改革,辛苦混了十多年到新世纪正准备大干的时候却发现自己面对新成长出来的80后新人类是一点优势都没有,自己辛辛苦苦花了10年的寒窗苦读费尽心机才获得的文凭已经严重缩水,新人类随便就可以拿出个本科甚至研究生学历出来,可是。。。谁叫命苦,就没有赶上“教育产业化”呢?

呵呵~~roger苦笑一下。

而他现在的盘算的则是,如何在给予一点甜头之后让他们先给自己打上半年的工,在榨取剩余价值的同时再通过观察以决定最终是否培养他们成为自己的最初班底。

说话有条理,对自己不卑不亢的,还算是有点理智,嗯,这个女孩子应该有点培养价值,“嗯,很好,宋晓雯小姐,需要告诉你最后一点,如果通过下午的笔试,请最迟在。。。下周三上午8点半以前来报到。不过,在我们试用的一个月期限内,你还需要暂时结束与食品公司之间的劳动关系。当然,在我们公司与你签署正式的劳动合同之前,你最终是否终止与食品公司的人事关系则不在本公司的关注范围里”

“谢谢张董,那我就。。。先走了,下午再来?”

“好的”,看见张德瑞表示许可,宋晓雯站起来礼貌地点头离开。

“哦,我说张哥,你咋个说得这么。。。详细呢?”

王益一直都在远处观察,看见宋晓雯离开就慢慢走到旁边关注地看了一下资料,王益的心思活动了一下,转眼他就又想到了关键之处,潜台词就更多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要严格控制这些没有时间观念的人进入公司吗?

“哦,你是说为什么要让她参加笔试吧?主要是这样的,这几个报名参加会计竞聘的都实在不怎么样,要么是高中毕业的,要么就是才干一两年的普通会计员,象她这样大专毕业并且有助会证书的还真没有,而且从长期来看,徐师傅又是不能呆很久的,最多一年半载也就是要回(梦幻城)的,所以我们现在需要招聘一个好学上进,年轻一点的,文化水平还要高一点的,这样,徐师傅也方便,就是他自己也学得更快一些,我们也不至于一年以后又要去招聘会计”

特别需要注意的就是这里了,会计的职位虽然并不高,但绝对应该属于企业核心成员之一,要是一不小心混来卧底最终玩出一个无间道来,那就只有跪在地上喊天了,而一年以后这个企业难免不被人注意,因此。。。

要说,王益并不属于笨蛋的类型,立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也不过这是想在乘没有人过多关注的情况下来选拔几个企业核心成员出来,以免以后被迫去招聘那些不知根不知底的人来。

。。。

“好了,诸位来应聘的小姐和先生们,现在开始考试了,放在你们面前的试卷其实只有一张纸,题目也印在上面了,请在30分钟内完成这个问题就可以了”

21个应考者,8女13男被分成了两组,不是不想一起考,实在是因为桌子不够,而且也不能把他们混在一起考,所以临时从大厦管理处借来10多张小桌子(因为借用天新大厦的电化教育室需要花500元的租赁费),把应聘会计财务的8个人分到计划策划和市场营销两个组混起来考试。

给会计们的考题很简单,只有一个题目—“如何识别假帐?”,计划策划的题目相对有点难度,问题是,“假定本公司预定的经营方针是日常货物的组织及配送等,请结合你自己的现有市场预期,帮助公司策划一个为期3个月的短期经营计划”,给市场营销的考题也不是很容易,“请针对年初本市出现口蹄疫情这一事件,假定公司已经收购了100头疫区生猪并被暴光,请制订一个消除不利影响的紧急活动方案”

很有针对性的三个考试题目,老徐师傅将负责对会计们的考试题目进行打分,其余就需要张德瑞和王益来评价了。所以考试结束以后,张德瑞就让6个考会计的人在1个半小时以后来听结果,又把其余试题給了王益,让他来先行审阅,其中回答比较有新意的就交给自己来看。

“张董,你看这三个考得还不错,其他的就。。。”,徐师傅用了不到40分钟就把8张试卷都看完了,也把它们都送到张德瑞桌上,最上面的三份用红笔給了个“A”,其余的试卷则没有任何标记。

拿起三份A级试卷,大略上看起来,都还很不错,字迹写得也算比较工整,几乎没有什么涂抹的地方,除了宋晓雯以外,还有一个是叫“楚琴”和“刘英华”的,也都有会计员的身份,虽然几乎都是在读大专的身份,但毕竟也都是10年的老会计了,这让张德瑞无法选择,只好转头问正坐在旁边的徐师傅,“老徐师傅,你看这个,怎么来选呢?我对这个会计业务也只是稍微知道一点,您看他们三个里面哪个又比较好一些类?”

“干会计业务嘛,最好还是要个女的,这样毕竟是要心细一些”,刘英华是个年轻男性,所以在先天上就失去了竞争的机会,即便老徐师傅本身是男的,他也反对一个大男人坐在那里闲得需要用和出纳员聊天的办法来解闷,是个男人嘛现在就应该出去混一下,年龄大点再回来做会计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老徐师傅你说得很对,会计业务的确是需要个女的来干,那末这两个里面应该选哪个呢?”

“那个嘛,张董你才是公司的法人代表,这个就应该由您自己来决定罗,反正,我看这两个都差不多,也实在是选不了啊”,老而弥奸的徐师傅当然不愿意来做这个主,我又不是一个经理董事长什么的。

“呵呵,我明白了”

徐师傅的真名叫徐可详,63岁,已经退休7年多,2953年参加工作后在区乡干过20多年的税收和财政工作,70年代回城调到区粮食局下属的几个粮站又做过十多年会计,87年提前退休后就专门应聘在几个大一点的私人企业里面做会计参考,属于比较早的自由职业者,由于他精通财政和税收工作制度,会计业务又很娴熟,不仅帮助企业逃税,还历练得一身的好假帐工夫,是D市税务系统感觉到异常头疼的人物之一。

要说他也确实犯法了,但是,他违反的是什么法律呢?

只能算他违反了《会计法》,最高处分也就是批评教育->严厉警告->给点罚款的处罚而已,毕竟老徐只不过仅仅是一支做假帐的“笔和算盘”而已,本身又没有什么特别的犯罪行为,即不偷,也不抢,还没有偷税漏税行为,你叫税务局怎么来处理嘛?

按照市地方税务局稽查大队长的说法则是,“这个老家伙就靠一身的假帐能力来帮人做(帐),还恬不知耻地说是要帮助企业建立合理的会计制度出来。。。其实就是一个到处帮人偷税漏税的违法犯罪分子,可惜,目前就是TMD没得办法处理他,你们告诉他,莫让我给抓到(犯罪证据)了,否则要他老东西的好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