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一卷彷徨 9、合伙,还是合作?(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可你为啥不想办法再把价钱给压低一点,或者你也可以直接买通广西人,从他们手上收购这些来塞?如果这样的话,我想至少还可以再获得6万元以上的纯利润”

“我的哥,人就应当知足常乐,我从5000块钱起家,短短16天时间就已经有31万元了也应该给自己留点退路塞,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绝很了,我虽然给了他们九毛九的收购价,也算是吃了他们八角多钱,再不知足的话,也就实在太黑了点罗。而我从肉联厂收购生猪还应该算是很正常的市场交易行为,要是我从广西人手上去收购那些猪的话。。。可就是故意的买赃贩假,虽然本钱也可以少支付很多下来,但是从良心上就说不过去了,万一出事情的话。。。我又何必去强求那么点钱哎?”,张德瑞点上烟,吸了一口才继续解释,“而且我有一个原则,商业信誉至上,凡是过分黑心的或者严重违背良心的事情那是绝对不做的。

再说,过分压低价格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是对方觉得你太黑了反而有可能达不到目的,弄巧成拙就实在是不好了嘛”。

“对,说得好,但是。。。我不知道,有一句话该不该讲给你听?”,明显地,他有点踌躇,刘主任欲言又止。

“你哥子,说嘛”

“咳!我来,有一些事情需要请教你,主要是,想看你方便不方便?”,刘主任看着对方的脸,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担心说出来,“我以前,也和你一样,只不过是多读了两天书,大学毕业到了市工业局,后来调到计委干了两天,国行招人的时候就来了,到今天已经35了,混到现在这个样子也确实不容易”,长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刘主任的声音变得更加低沉,“我父亲的家庭出身不好,属于地主成份,解放后混得很差,母亲家里也仅仅是罗西县的一个小小工商户,当时两家的条件都不好,从小给我的印象就是穷,父母又有点病,穷得,连我上学的钱都是借的,要不是几个长辈见我还读得书,给了点钱,估计现在都还是在下力。毕业后到了D城还是一样,受尽了白眼。不怕你笑话,我25岁才第一次耍朋友,我那个老婆都还是看到我有点上进心又要进银行才跟到我的”

弹了下烟头,思绪万千一般地幽幽说道,“我哎,现在就是想挣点钱,所以,你莫认为我贪心”,摇了摇手,表示自己知道对方要说什么,“其实,你心头肯定认为我这个人很贪财,不仅吃喝卡要,还公然索贿,但是我不贪财那里能行嘛。一个月才五六百块钱,家里上有老父亲,中间有个兄弟需要帮助,下面还要养家。哎,你也晓得,我是这个店的股东和副总经理,但这个店看起来红火,实际上有很多烂帐在里头,到现在还没有见到过钱,所以只好。。。你也莫怪我”

其实,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刘主任家里还有不少问题存在,比如他老婆家里就也还在看着他,刘主任去年底背着老婆用母亲留下来的两间祖屋和门市卖了才算把股本投进去,现在都还没开始回收资金,这是刘主任最着急的地方,何况还有20万透支款项需要自己来填,虽然可以周转使用,但毕竟还是需要每个月支付3000元利息。

他现在必须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才行,不然将被彻底拖死。真实的2995年,刘主任的确也是因为这个问题才最终公然索贿而导致自己翻船。而对此了然如胸的张德瑞默默点了点头,没有打搅对方。

“不过,从这几天我对你的观察来看,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有心机,实在是善于掌握机会,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合伙来干点啥子类,你看,我这个店怎么样?”,话锋一转,刘主任问了这么一个问题出来。

“嗯,说老实话,你这个店。。。应该还可以哈,不过我对这个莫得啥子理解的,不过看起来门类还是比较齐全的,装修水平。。。和从业人员的素质都还不错,生意也比较好,应该还过得去嘛”,这Y不会是想把这个股份转让给我吧,但是对不起,我既不懂这个,也没钱来投资。

“全部都是烂账一堆,辛苦了大半年还没有见到一分钱出来,我现在很头痛,想出来也,又实在是舍不得,主要是自己的投入太多了,已经有75万在里头,还花了这么多精力进去,要是亏本就惨了”,满怀希望地看着对方,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也不是要你来接,主要是想让你给我出点主意,看看能够如何彻底地解脱出来,如果价钱合适的话,卖也可以,或者继续来管理这个店也行,看你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你这个店。。。目前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欠帐太多了,另外,就是贷款还款的压力太大,导致你们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来周转,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还是简单的,逃债就完了塞”

一口就说出来,但是张德瑞随即就后悔了。自己刚才还在说诚信,转过身来就要教别人逃废银行债务,似乎有那末点心口不一。

不过刘主任很兴奋,似乎他看见了一条康庄大道,现在的问题就是负担的银行债务太重了,要是能够在顺利收回资金的情况下从这里面解脱出来那就真的要谢天谢地了。

“哦,你说看看”,刘主任根本没顾及到对方脸上稍微红了一下。

“呵呵,那我就说了哈”

心里狠狠地骂了自己一下,张德瑞脸上干笑了一下来掩饰自己的一点慌乱,“第一个办法,用媒体的力量来解决欠款问题,或者把问题反应到省上去,这些欠帐的家伙肯定怕塞”

“你这是个啥办法哦”,刘主任很失望,即便这样可以收回欠款,那以后的生意肯定没得办法做了,“这个办法没法用”

“我说你现在是准备逃废债的麻,这个店最后都要换名字的,还怕啥子生意怎么做类”,喝了口水,才继续解释,“所以,你这个企业需要用破产的方式才能最终彻底地解决”

“那。。。我能够收回我的全部投资吗?”

破产在刘主任看来是无所谓的事情,因为他关心的是自己的资金能否全部收回来,甚至是更多一点,在获得肯定的答复以后,喜笑颜开的刘主任问道,“哦,都7点罗,你也还没有吃饭嘛,这样,我把那两个股东叫到一起,都听你说看看”

“好。。。嘛”

“今天晚上我请客,到包间去我们边吃边聊,我也很想向你请教几个事情”,刘主任轻松地笑了起来。

开了门,刘主任招呼楼道上的领班小姐上来,“你去把王总和盛总找到,就说我请他们到天外天去坐哈,另外单独安排一桌4个人的甲餐,都记在我的帐上”,吩咐完了领班,又回到房间内,“走!”,拉起正坐着的张德瑞就往外面走。

“那就谢谢刘哥罗”,含笑答应着,站起来跟在后面走出房间。

“哎呀,我说老弟,我真的很佩服你,正好盛总也在这里,我们三兄弟都想认识一下你”,热情地勾肩搭背,似乎很是亲密一样。

这就真的成为了苦笑,在通往“天外天”包房的路上,张德瑞也在默默地盘算着自己应该怎么来对付这三个家伙。

“天外天”是“梦幻城”4个A等套间之一,正房有个8座的八仙桌,还有附带的卫生间,娱乐室及电视休息间,合计大约60平方米,按照时下的水平应该算是比较高档的豪华包间,走进去的时候,已经有个和刘主任相差不大的中年人在那里等候了。

“哦,老弟,这就是我们三兄弟里面的老幺,王麻子”,刘主任先介绍了一下王总,又接着说道,“来,老三,我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前几天给你说的那个张老弟,来,大家坐到先”

“啊,这就是张老弟哦,我叫王陪,能够见到你真是高兴,昨天我们三个还在说起你来,大家都觉得你真的很厉害!空手套白狼的手段简直是做绝了,来来来,抽起”,王陪热情地给张德瑞派烟,“点起”

王陪,在三兄弟中徘行老三,2964年生,区公交运输公司财务股长,也是刘加才受贿案中的主要参与者,2997年被判处两年徒刑并处罚金5万元,这是张德瑞还稍微记得的判决结果。所以他急忙跟着笑了一下,点上烟也招呼道,“王哥,我不过是一个小字辈,哪里郎个凶哦,全是靠刘哥的帮助才落点小钱,哪里比得上王总你发财哦”

“你老弟也开始谦虚了吗?”,王陪拉着张德瑞在沙发上坐下才开始聊天,“都是些哪里的事情哦,现如今,单位上。。。啥子搞头都没得。你不晓得,我在区公交公司上班,当个财务股长,一个月只上9天班,领130块钱还要被那些退休的老家伙们追到要报医药费,那是把我追得个满街跑哦。你看嘛,我们这个上有老,下有小的,不整个企业咋个活嘛。咳,但是现在,这个店嘛。。。简直是开不走了,困难事有点多,我们还是希望老弟多指教一下哦”

“指教哪里敢当哦,互相学习一下”,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也没有办法推辞了,只好将就给他们点一下,能不能学会,能不能办好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好,这就好,哎,老三,你看老大来?”,终于得到肯定答复的刘主任兴奋起来,问起自己的老大来。

“你看嘛,都说是四川人说不得,说曹操,曹操就到罗,老大,快点来,我介绍哈,这是张老弟,张老弟,这是我大哥,盛俊,以前在中药材站当站长的,现在是红光区的副区长。大家来认识下”,王陪站起来身来,简单地把盛俊的情况对张德瑞说了下。

呵呵,对于张德瑞来说,三兄弟来欢迎自己真是已经很给面子了。

在罗北县君香镇百花村2组的三兄弟中,盛俊徘行老大,与刘加才同岁,曾任市中药材站站长,当时下派为红光区的副区长,案发时没有被追究责任,但不是因为他没有参与,而是另外两个人主动把罪行帮他背了,不过,三年后此人主动辞职,不知下落。

最值得自己注意的就是这个人了,是因为他过人的魅力值得两兄弟主动为他承担责任?

稍微观察了一下盛俊,的确,看起来脸上比较白净,似乎比和他同年的刘主任更年轻一点,却并不失稳重,面上的微笑很富有一点亲合力,剔除年龄上原因,相对于刘主任的知识能力,王陪的口才,这应该是他能够当上老大的主要因素吧,毕竟,这样的人富有心机,能够控制至少也是影响别人的思维方式,这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不过,自己手上并没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东西吧?

“盛老大的名气可是响着呢,我可是久仰大名啊”,张德瑞知道,自己应该在他的面前表现相对姿态低一点,可惜,还是不愿意把自己放到很低的位置上去,自然,口上的话听起来很是有些虚滑。

果然,这话一出口,盛俊正笑着伸过来的手稍微就停顿了一下,但是随即就又支了过来,握着手摇动了两下。

嗯,有点力量,张德瑞是这样想的。

“张老弟,你在我们三兄弟之间已经是一个传奇了”,盛俊依旧笑着,寒喧的味道似乎更加强烈一些,“我早就想看看张老弟这样的人物罗,坐,大家坐,你是刚回来吧,前几天广东那边有点温度哦,我们这周还算是凉快的”

门轻轻推开了,一份相对丰富的菜肴被盛在推车上的不锈钢餐盘里,红西服的领班小姐取出四套杯碟等物布放在餐桌上,又摆上非常精巧的7菜两汤和两瓶葡萄酒,王陪招呼大家坐上去,“都已经7点1刻了,我早就饿了”

“好,来来,大家坐上,5号,把酒开起,我们今天好好来喝点,哎,咋个是红酒哦?”,盛俊皱着眉头问5号领班小姐。

“对不起,盛总,刚才是刘总点的,要不,我去换个什么上来?”

“换,换白的,就来泸州老窖嘛,大家看怎么样?”,王陪抬起头来,问道,“来两瓶就是罗,一人半斤应该没得啥子问题嘛?反正都是老二給钱,大家莫客气哈”

“随意,王总安排了就是”,张德瑞对自己的酒量还是很清楚,应该是很轻松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