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一卷彷徨 7、天下就没有白吃的午餐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先是抱歉自己有点事情,把客人给耽误了,实在抱歉。

这样的话非常没有营养,坐在经理室旁边的小房间里品着茶,张德瑞影约感觉到刘主任下面将要和自己的谈话肯定有深意。

虽然有空调,已经明显发福的刘主任还是感觉有点热,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来直接开口,只好问起对方的工作。

给对方点上烟,开始解释自己的意图,“是这个样子的,你晓得的,我是普新区上河乡牛角垭村的,年轻的时候读书不得行,高中没毕业就出来给人家打点短工啥子的,最近才从外面回来,主要是看中了一桩生意,实在是着急需要点本钱,这不,就找到你刘主任门下来了,还请刘哥多多帮助一哈”

“哦,能够告诉我是什么样子的生意呢,还有,你个人的资本情况都怎么样呢?你放心,凡是涉及那个啥子。。。哦,是涉及商业秘密的事情,我肯定给你保密的。主要是有一点,我们。。。国行给你批透支额度还是需要看你的本钱和发展前景塞,你也是在外面跑的人,对我们这个信用卡的。。。功能这个还是有点了解的,莫到时候你娃拍拍勾子跑瓜了,我们银行怾(Ki,去的意思)找那个来?”,轻轻喷了口烟子,刘主任只是看着天花板。

“这个,郎个说嘛,既然你们有规定,我也就说实话吧,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广东地区最近的猪肉价格疯长,我想私下弄一部分生猪过去,搞点批发,挣点小钱”,很诚实的回答着。

但是,很明显,刘主任并不太相信这个话,“哦,那需要的相关手续。。。你晓得不?”

“这个我都知道,主要是在动物检疫站进行检疫,防止猪瘟。而且那边我已经都联系好了,运过去就直接进食品站,不搞零售”

“有好大的量呢?”

举起右手,绻起食指晃动了一下表示“四”,这样的表达方法还是受到在梦幻中长期喝酒划拳造成的,现在想改都不习惯。

“四十头?不象哦,这么点东西运过去,就是赚一倍的钱嘛也挣不到几个噻,你娃。。。怕是在豁我哦”,刘主任快速地心算了一下,现在生猪具体多少钱一斤自己虽然不知道,但多也不过两元而已,毕竟街上的“二刀原味”(指猪臀部的上等肉)也才3块钱一斤的嘛。

真实的情况也的确是这样,现在D市生猪的普遍收购价位只有1.8到1.9元左右。

“四十头哪里够嘛,400头”

“400头啊,我来给你算一哈,毛猪两快一斤,平均150斤一头,400头需要。。。12万,这个,还有运输费,最少需要10到12辆大卡车,就算10辆嘛;这里到广东,一个车。。。最少也要1千2,就是1万2,再加上过路费,再算个1万嘛,还有最基本的那些开销,合起来算也需要15万左右的资金,你现在。。。只要3万元的透支,哪里够嘛,所以我说。。。你娃怕是在豁我哦”,刘主任用眼角来瞟着对方,看他怎么来回答自己的问题。

“哎约,没想到,刘哥对这个也弄个熟悉哦”,装出一副很惊奇的感觉,张德瑞给刘主任耐心地解释起来,“是这个样子的,我已经组织了11万的资金,稍微省一下来,14万也是够了的,过去的基本价位是4块7一斤,剔除这些成本可以获得毛利12万左右”

“哦,这样还差不多”,刘主任点了点头,心里面却默默地在算计着什么。

有戏了,这Y是想要回扣?

“这样说,刘哥,我也知道这个天下。。。就没有白吃的午饭,你这哈帮我的忙,我再怎么也需要表示一下,我们干脆就。。。明人不说暗话,你想。。。郎个样子的”,这个时候需要直接一点,不要吞吞吐吐给人不爽快的感觉,张德瑞自认为对他还是有点了解的。

“这个。。。”,正在思考怎么开口把事情说明白的刘主任楞住了,虽然知道对方肯定晓得这些规矩,就是在牌桌上的表现也看得出来,但他还是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直截了当地在问自己想要什么。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刘主任开口问了一个问题,“你说看看,想不想,把生意再做大点?”

“做大点?哦,没办法,不说资金缺口的问题,再多的话,那里有这么多生猪嘛”,情况也的确如此,即便有这么多生猪,那也竞争不过当地的食品站和各县基本都有的肉联厂。

看见对方没有开窍,刘主任有点着急,开始用逐渐露骨的语言来给对面的这个家伙洗脑,“我的意思是,那个,你可以用更多的资金来周转,并且。。。至于透支的问题。。。你可以。。。啊,你明白了吗?”

不是自己不明白,而是已经听出了对方隐藏的意思了,张德瑞正叼在嘴巴上的烟都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落了下来。

没有看出来,简直没有看出来。

以前一直都认为,刘主任应该是今年12月份才开始公然受贿的(来自梦幻中的内部资料,他曾经在监察部门干过两年,自然可以翻阅以前的调查材料和判决书),并且最终在某个私人企业透支61万的事情上因为受贿12万被人举报而彻底翻了船。

“也就是说,我给你办一张金卡,另外再给你办一张白金卡和一张钻石贵宾卡,总共18万元的透支额度,一周之内完成,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去做你的生意,我保证在80天内没有人上门来找你,但以后你就必须消失,永远都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并没有去理会对方的刘主任等自己说完了以后才盯着对方。

难道,这个时期的刘主任就已经到了与外人合伙欺诈国行资金的地步了吗?

这是极度危险的一件事情。

最初,张德瑞一直认为自己加快速度违章办个金卡也最多就是给刘主任送个三两千元而已,但是现在的问题是。。。

他心里在犹豫,这已经就是公然的合伙犯罪了,而在这个时候的自己还很弱小,又无依无靠,即便能够顺利逃脱经济侦察支队的搜捕,但自己的后半生还不就会因为这么点小钱被套上吗?

“那末,你的条件是什么?”

还是先问一下价钱吧,如果能够接受的话。

“条件就是见面分一半,而且你必须在拿到卡的1天之内完成取款,但是请不要以为你能够逃掉,也不要试图把别人当哈儿,我会派人全程跟着你的,就在晚上的这几个小时里我已经查到你的住址了”,压低了声音,说完以后继续注视着对方的反应。

刘主任自己一开始就很注意这个年轻人,虽然对他仅仅只认识两天,但是他看得出来,这个人不仅精明而且很有心机,在牌桌上,他就发现对方试图在给自己送钱,只不过后来因为两个女人的参加导致他不好在继续这样操作下去。

对方这样做的目的无非就是两个,一个是准备用信用卡来恶意透支,一个就是他的确需要一笔钱来救急,但是这个两个原因都不会拒绝自己的要求,因为这对他只有好处啊。恶意透支我不怕,钱一取完我就把你上“黑名单”,他自然也会很快地就消失在人海之中的,而救急的话,自己更不用害怕了,这代表这个家伙也会在完成自己的生意以后从四川地区消失的。

不过,刘主任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现在盘算的却不是如何消失并彻底地藏匿起来,而是这笔钱够不够还自己的款项。

“刘哥,老实说吧,我的确不需要这么多钱,而且你的价钱。。。我完成这一躺买卖只有12万的毛利,9万,实在是太高了点”,不能不还这笔钱,因为自己还需要在这里混至少将近两年的时间,而为了这9万元的透支款让自己再去找个身份是会很难的。同样,要让自己承担这么大的风险来给对方9万元也是一件并不情愿的事情。

对此早有预料的刘主任轻笑了起来,对方在不经意中已经表示自己属于第二种类型了,虽然还需要观察,但确实是好现象,而且,要不是我现在急需这笔钱,哪里会跟你罗索这些,“对罗,做生意喊的是价,还的是钱塞,你说说看嘛”

“两个办法,第一,如果是18万的话,我可以给4万”,说到这里已经是22%的点子,还是有点心痛,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

“嗯”,用手在肥胖的脸上抹了一下,稍微思索了一下的刘主任问道,“第二个哎?”

“如果有30或者最少24万的话,6万或者7万”,张德瑞斩钉截铁地说出了自己的价钱,这已经是能够承受的最高限度,这样一来也可以免除到建中两行去办信用卡的麻烦,二十多万的资金应该足够完成自己的计划了。

呵呵,还真会讲价啊,给我杀了一半下来,不仅有风险,而且这样的金额将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里,“一次办四张贵宾卡的话,有点难度啊,不过,也不是绝对不行,至少我还有另外的替代办法,但是这个价钱不能不增加”

“老哥,实在没得办法了,为了这20几万我就得隐姓埋名,我很冤啊”,何况我自己本来是要帮你还这笔钱的,25%都还不够就实在是太黑了点,“如果我帮你背上这债,25万的话,我就给4万”

“哦”,听到这话的刘主任有点怀疑耳朵是不是有问题,随即他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这是个骗子。

呵呵,给我4万不说,还要帮我还这4万回去,一来一回就是8万,当你自己是走私军火或者是卖粉的啊,不个傻子吗?

哦,难道他是卖粉的?

肯定是,不然那里有这么高的利润?

想到这里,越看对方越象是毒品走私犯的刘主任勃然大怒,这要是被抓起来了,还不得全完了!粉这东西,千万不能沾,在应该知道的情况下,就是给卖粉的提供资金都是大罪!

“好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这个事情就到此为止”,站起来的刘主任冷淡地对年轻人说道,心里还在冷笑,到我这来打马虎眼,还嫩了点。

“哦”,楞住了的张德瑞没有反应过来,脑袋里面还在飞速地旋转着,这个家伙怎么突然就会这样。

意犹未尽的刘主任看见对方并没有立即站起来,终于还是忍不住自己的怒火,倾过身体对自己面前还不到30厘米远的张德瑞吼道,“你TMD啥子东西?一个卖粉的还想来办信用卡,给我滚出去!”

确实还没有理解过来的张德瑞听到这话也火了,用脚把椅子勾开,“腾”地站了起来,又立刻后退一步以避免对方乱飞的口水,“哪个是卖粉的?你骂哪个哦?!”

“不是卖粉的朗个会有这么高的利润!当我是青勾子娃儿好骗索?我现在就明白地告诉你,你娃啥子都莫想,卖粉的,莫想来透支一分钱!”,口水横飞的刘主任也实在想不明白,“你娃年纪轻轻的,这些钱最好莫去挣,就是没被抓到也要断子绝孙的!”

“哦”,终于明白了过来的张德瑞却莫明地升起了一丝悲哀,我仅仅是想保持自己的个人信誉,就好比3006年以后中央银行开办的那个“个人征信系统”一样。在一个成熟的市场经济体制下,商业信誉甚至比个人的生命都重要,这个体会在3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更加深刻,虽然当时我们的很多机构和企业都已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而张德瑞已经在潜移默化中接受了商业信誉至上的原则,所以一开始就决定一定要在商业活动中保持自己的信誉。

可惜!

错了,自己真的完全想错了,现在还是2995年,不仅个人,就是多数企业甚至地方政府和不少职能部门都还严重缺乏这个观念,难怪刘主任会认为自己提出帮他还这4万是一个骗子和贩毒分子。

“哦,你是这个意思啊”,重新坐下来的张德瑞笑了起来,招呼道,“你是这个意思就直接说出来,我自然要告诉为什么啊,刘哥,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怎么还这么大的火气呢?”

“好啊,我到是想听一哈,有啥子买卖可以达到50%的利润,不会告诉我你自己一分钱不想挣吧?”,重新点上烟的刘主任冷笑着。

“实话告诉你吧,南桥村上周已经出现了口蹄疫。我认为这个疫情将向普新区山南(地区)蔓延,所以决定在疫情扩散之前在山南收购一批生猪到广东去,而价钱将被控制在1块5左右,所以我的毛利润将是200%以上,对方都已经联系好了,我也已经获得了检疫证明,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问题”

在真实的2995年,动物检疫工作还没有达到后期那样的严格程度,当时,这些“小事”也多半将会在省级行政区域内得到“控制”,毕竟,四川省是全国最主要的生猪基地,如果多次出现口蹄疫情况通报无疑将会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这是目前以农产品为主要内外贸物资的四川省各级政府特别是D市等川北地区不能容忍的事情。

其实,一直到3000年,尤其是加入世贸组织和经历了非典事件以后,中国的各级政府才开始对防疫(人)检疫(动植物)工作执行第一时间上报及第一时间初步控制的制度,并将其上升到“一把手工程”,试图挽回政治和经济上的不良影响。

当然,张德瑞还不会傻到自己耗费精力组织人员,车辆和资金去收购生猪的地步,因为那样可没有什么利润可言。

他现在策划的就是到在广西与贵州交界的地方去坐着等,等着收购普新区肉联厂即将到达的运输生猪的车队,用最低的价格去收购他们已经运送了一大半路程的货物可远比自己费心劳力好得多。

梦幻中,也就是最近这几天,国营普新区肉类联合加工厂了组织一大批生猪到广东市场去,后来在广西境内被拦截了,当地检疫部门以D市属疫区,普新区检疫站检疫过的生猪不能通过为理由按照广西省食品监督局的规定就地销毁全部652头生猪,最后还是四川省和D市的农业与检疫部门出面协调才没有被罚款,国营普新区肉类联合加工厂最终不仅亏损了生猪收购款,连资金利息和运输仓储费用都全部搭进去了。

而这个企业正是在国行办理的信用卡透支50万,日息万分之五,三个月就是22500,然后开始计算复息,结果还没有到5个月的时间国行就对其进行诉讼,把企业最后的两套商用房和仓库都办理了抵债(国行自己最终还是亏了15万),企业也从此一蹶不振,最后彻底退出了市场竞争的大潮,苟延残喘了大约6年后才破产了事。

所以,他的第一桶金计划简直只能以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黑”。

如果一定要用三个字来解释的话,说是“黑吃黑”也没错。

但是翻阅过相关资料的张德瑞知道,即便自己不去拦截车队,这些其实并没有染疫的生猪也会被处理深埋掉的,何不如给自己去拿赚点钱呢?

有用,就不应该浪费。

这是最近这几天张德瑞想通了的一个道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