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一卷彷徨 3、艰难的起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重新出现在城市里面的张德瑞先生已经换了衣服,他在货摊上买条长裤两件衬衣,又去电器行找个旧的数字式BP来给自己装备上(这时候的手机可不是一个便宜货哦,一个字,贵啊~黑啊~),“23558”,好号码啊。

按照记忆中的地点,租下一个期限两个月的便宜房,买回来日常用品就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思考着自己的未来。

现在什么是可以快速致富呢?

和自己以前看的穿越书上说的那样,搞股票是不切合实际的事,现在的股市太高了,3001年到3004年的熊市时我才能进去猛抄一笔,呵呵,可是现在还没有那个本钱;至于做网站写文章什么的也不行,至少需要大量投资,自己也没有那个技术和时间;石油,天啊,我知道,2998年的时候石油会跌到17美元一桶,3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后竟然飚升到每桶80多美元,3007年更是竟然达到了100美元,各个石油公司也都股价暴涨哦,可惜,我现在还是没钱!以后,等有个几十亿再说这茬话吧!

至于抢在斯皮尔伯格前面拍摄个什么中国版的《拯救大兵》的电影到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这是2998年7月上演的东西,想起看这片子花了我50元就有气!

凭什么,这么好的本子和故事,老斯可以拍而我不能呢?

要是在2997年5月以前我有个三两亿人民币的话完全可以用朝鲜战争中的第5次战役来演绎这个故事,可主角。。。当然是我们中国人罗,呵呵~

我的人生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在2997年5月以前积累3亿元人民币的财产来拍摄这个影片,我要当老板和主角,实在不行的话,再怎么也得混个主要的配角吧~~哈哈。

人生第二目标是什么呢,就是要在3002年伊拉克战争前石油的低价位上吃进大量石油储备,不,应该是俄罗斯人或者伊朗人的石油股份才对,后来,不是有好几个石油大亨被普京K掉了吗,哦,我的人生的第二目标就是在3002年10月前积累下至少5亿美元去购买俄罗斯人和中东的石油股票或者是当作储备也可以,哦,那才是一本万利啊。

中国股市,的确够牛的,这个基金,那个基金把股市涨得这么高,害得偶在3007年没少担惊受怕还没挣几个钱,我!也要当一个股市大鳄,我的人生第三目标就是,在3005年7月前聚集最少100亿元人民币现金,我也要杀进去全面兜底,到3007年的时候我要成为中国第一首富,那个什么中国3007年首富不也是因为股市爆发才成为有160亿美元身价的富婆吗?

那末,第一步,如何把自己现在的4000元变成两年后的3亿元呢?

是痴心妄想吗?

现实是残酷的,在这个时候的中国大地上,的确遍地都是挣钱的机会,但如果你没有过硬的本钱和背景,肯定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获得机会的。

但是,主角是谁?

一个在国家经济技术及贸易发展银行奋斗了15年的工作人员,就是以前不懂,那也会慢慢地通晓那些依靠银行资金起家者的种种手段啊,呵呵,真的很简单。

第一招,以小博大,哈哈~~

我知道,在2994年7月到10月间,D市3大商业银行的二级分行都纷纷正式建立了“信用卡部”,由于整个中国5大商业银行的内地分行几乎都是在这个时间上开始这个新业务,不仅是从业人员的素质,就是在制度本身上都有很多的缺陷。

就说前世自己所在的国家经济技术及贸易发展银行D市分行吧,2994年3月才建立“信用卡部”,2995年初就出现了30万元的呆帐,2996年6月,其首任“信用卡部”主任还因受贿50万元及严重渎职罪被逮捕,后来因为退赃积极而被轻判3年,而他遗留下的不良透支款就有90多户,金额高达450万元。经过4年多的诉讼和报案追查,最终追回来的款项还不到150万,剩下300万最后只好全部申请核销了事。

想到这里,张德瑞狂笑起来。

但是,张德瑞不会傻到给自己带来一个“恶意透支”并被警察追着跑的臭名,不过现在申请信用卡就是为了得到启动资金,呵呵,所以这些透支款最后是一定要全部归还的。

第二天,张德瑞迅速行动起来,分别在建,中,国三家银行的信用卡部申办了信用卡并填写了书面承诺,这是为了保险起见,总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啊,虽然知道当时国行申请信用卡的期限是15天,但是如果建、中两行能够更快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

果然,建,中两行都说需要20天左右的时间,主要是因为需要到省行去打卡,结果,还是国行方便,有着丰富经验的国行自己就有打卡机,从审核到最终发卡只要14天就够了,这让张德瑞喜出望外。

“贵行不愧是专门负责这业务的银行啊。我记得,中行是全国第一家发信用卡的银行吧(2984年),可是现在呢,比你们的效率可是差远了”,轻松地站在柜台外面与国行信用卡部主任聊着,顺便从口袋里面拿出两包“玉溪”扔了进去,“我呢,也没别的意思,主要是想在这个月底到北京一次,所以你看,刘主任,能不能帮我尽快点办成。你们可能还不知道吧,现在在外面拿着国行的卡那是不同凡响啊,就在上个月,我在成都就看见人家用信用卡,那多方便,多气派啊,简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这些肉麻的话说出来,张德瑞自己实际上都有点觉得恶心。。。

在这个时候,后来所用的POS机还没有大量推广,而信用卡基本上的作用就只能是两种,一个是取钱,一个是在大型商场进行刷卡消费,而且全靠业务人员手工翻阅“黑名单”来确定能否能够给予办理业务。当然,凡是在银行柜台上取款超过500元的需向发卡行申请获得业务授权,而这就是张德瑞现在想要的东西,透支限额--3万元或者更多。

刘主任简单地看了一眼,虽然还有些疑虑,但是听到好话特别是说自己的好话的时候,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对方的意见,接着就把烟收入自己的抽屉,抬头过来却只是淡淡地回道,“这个,实在有点不方便,我们的制度要求。。。最少要进行两次调查才能办理信用卡,而且如果你申请3万元透支限额的话还是要有人担保才行”

张德瑞照样笑了笑,简单地说了两句,“这个您放心,我肯定是有担保的。您看,现在都已经5点钟了,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慢慢给你们介绍下具体情况?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客,就“大白鲨”吧,我请国行信用卡部的诸位先生小姐们赏光”

“大白鲨”是D市当时最好的火锅店,不含酒水的人均消费是29元,这在2995年的内地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因为就是国行普通职工的月收入也才四五百元左右。

刘主任这才笑了笑,张德瑞也非常知趣地“不经意”转身把烟头摁熄在烟缸里,果然,刘主任快速地从自己的抽屉里面又拿出了两包烟,不过已经不再是玉溪了,而是两包硬包的短支红塔山,他幽雅地把两包烟给后面的几个工作人员扔了过去,“来,今天晚上老张请客啊,大白鲨,大家都去”

“好,谢谢老张啊”,最年青的王小波接过来笑着打开了烟。

“那这样吧,刘主任,我先去招呼一下,你们一会来,我在大厅门口等你们啊”,张德瑞提前预定房间去了。

坐在大白鲨的包间里,就有点恍然若梦的感觉,因为他知道,国商行的信用卡部现在就是加上刘主任也才只有5个人,三男两女,不过这下竟然直接就来了11个,而且各个都带着自己的“家属”,不仅如此,刘主任甚至还把自己8岁的儿子也給带来了,加上自己,已经足够两桌了。幸好这是自助餐,12个人也才360元。

女人们和小孩子都在另外一桌,照样点着菜在互相嘻笑着,也有的在观察着这边桌上男人们的动静。

“哈哈,今天能够请到国行信用卡部的诸位大驾光临,我张德瑞可真是有幸啊,来,我先敬大家一杯”,端起10元350毫升一瓶的“贝克”啤酒就点异常疼的感觉,一件12瓶就是120,瞧这架式,6个男人不喝个四五件反而才是怪事呢~

酒过三巡,在微醉之下,张德瑞给刘主任点上烟,轻声问道,“老刘,您看,我那事。。。”

“好说,好说,我们。。。我说小张啊,你也是的,看起来不象身份证上面这么年轻啊?不过,我们现在都考察好了,象小张这样有经济实力的。。。应该是我们国行重点支持的客户啊,星期一你就来拿卡吧,不过,这透支额度嘛,还是需要担保的”

“咳,瞧您说的,我呢,既出身于农民家庭,高中没毕业就在乡场上帮人家看了3年多砖厂,脸能不黑吗?哪能和刘哥您比呢,现在你让他们来说说,我俩现在站一起看谁像老弟?”,张德瑞笑着和大家解释,这是必须说明的事情,谁叫自己实际相貌是大了点呢?

对于刘主任的酒量,虽然并没有和他有很多交往,但张德瑞还是很有所而闻的,啤酒这东西,没有个20瓶是醉不了的,而且自己也没这个实力和他拼,不过,才3天就可以办成一张信用卡,应该还是已经非常给自己面子了,想当年,自己作为国行职工也是十天才办成的啊。

幸好,自己还有后招,压低了声音,“刘哥,等会结束了以后,我们去唱唱歌,玩点小麻将?”

闭着眼睛想了两秒种,又看了下手表,嗯,才7点一刻,刘主任站起来对大家招呼着,“兄弟伙们,吃饭是吃饭,但工作上的事情还是不能马虎,今天晚上八点我们信用卡部的全体加班,都不能缺席,上次,行里面安排的事情今天晚上必须按时完成”

“哦”,国行的人都会心地微笑起来,两个家属却很落寞,当然,女同事的男朋友自然不好表态,但是刘主任的夫人却干脆就哼了一声,却也只好点了一瓶维他奶并且给自己的儿子夹菜。

“来,时间还早,我们继续来喝点,张哥,我敬你一杯”,国行的小同事王小波站起来准备把这个局面插过去。

“好,小王,来。兄弟伙,干!”,张德瑞其实对王小波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个年轻人是去年才进国行的,后来与自己的关系也很不错,而从刘主任案发以后的清理情况来看,他人还算比较老实,至少没有什么经济问题,也是整个案件中两个没有被牵连的人之一。

顺利摆脱老婆孩子以后,国行信用卡部的三男两女先是在办公室里面虚晃一枪,临走之前,刘主任还把办公室电话放起来,免得老婆中途来个电话检查是否在岗,这让原本在记忆中对刘主任印象并不是很坏的张德瑞很是感慨,这Y的,够味道啊。。。

走进当地比较有名的“情韵”KTV,选了靠近里面比较安静的一个包房,才坐下侍者就递上温热的毛巾,擦过脸,两个年轻女孩就蹦跳着自己点歌去了。

听了小妹妹们唱的两首歌,几个男人都觉得很无聊,这种感觉当然也被张德瑞敏锐地发现了,暗笑了一下,叫过在门口等候服务的侍者吩咐了一声,“开个机麻房间”

“对不起,先生,机麻房间已经满了”,服务生歉意地回答道。

“哦,那,这附近还有什么机麻吗?”,刘主任很失望,但是他自己也知道,在现在这个时间上几乎都是奢望了。

自从年初机麻进入D市以来迅速得到了大家的喜爱,别的不说,光是洗牌就要节省不少时间。

但是D市现在的机麻还真不多,全区也就30来台吧,所以生意非常好。主要还是因为这东西太贵了,一台日本原装进口的就要将近三万,就是广东浙江等地生产的组装货也要1万五左右。要知道,一个茶楼最少也需要三五台才算能够开张。也正因为如此,现在D市一台机麻的收费时间也就达到了20元一小时,再加上最基本的一人消费10元的简装茶,再怎么节省,4个小时下来也要120元,但即便就这样,麻客们对这30台机麻还是趋之若骛。

“算了,我们还是用手来洗吧,走,来个清静的包间”,张德瑞当然知道自己今天晚上的任务是什么,要是不能把预备好的钱给送出去的话,那不白花了800多请他们吃饭了吗?

所以,他转身对两个正在唱歌的小妹妹们笑着招呼道,“两个妹妹,你们先唱着,我们就在隔壁,等会一起玩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