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第一卷彷徨 2、施舍(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跨入偏堂,陈设却很简单,三个案几呈品字型排列着,两个供奉的香炉正散发点点轻烟,地上有三个黄色的蒲团,最中间的一个上面就是一个正闭着眼睛的白眉僧人,清瘦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手中正在不断地向后扣动串珠,嘴里也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师父,王施主到了”,随后,小沙弥站到一边等候住持的吩咐。

“俗人见过大师”,年青人站在老僧面前施了一礼,也礼貌地不再开口,等候对方的反应。

等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老僧睁开眼睛,仔细端详了对方一下才开口说道,“好!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的,施主请坐。亭清,奉茶”

亭清答应着,退出门去,向后招了下手,一个已经等在外面的火工道人立即端上新沏的清茶,亭清复又进来放在年青人盘坐的案几前。

这时,老僧谟云才挥手对亭清说道,“亭清,你先去吧,没有召唤不要进来,也不准其他人进来”

“是,师父”,亭清退着出去并关上了门。

“好吧,施主,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老衲吧”

“打搅了大师的清修,有罪有罪”,仔细斟酌着自己的用词,年青人问道,“嗯,是这样的,有点事情需要大师的帮助,但,不知道这里是否。。。”

“哦,无妨,外面听不见的”

“不过,只是,我将要对大师所说的将会非常骇人听闻,我虽不知大师是否相信,但需要大师给我一个承诺,此事决不能传给第三人知道”

“事无不可对人言”,谟云开始已经认为对方是在准备借着师兄的名义来找自己借点钱,但现在似乎又不象,“当然,如果施主需要的话,老衲承诺,绝不说出去”

“好的,那就请大师听我一言”

。。。

“哦,这事,额弥陀佛,这事简直。。。简直是匪夷所思,匪夷所思”,谟云从惊讶里清醒了过来,“请恕老衲不能相信”

“我知道大师肯定不能相信,但的确是这样的”,年轻人知道对方不可能就这么相信自己,只好费力地解释道,“昨天,我到自己的家里面去看了,还是12年前的样子,而且,在这个世界的我还正在和我过后的那个妻子在恋爱,但是我现在的这张脸却不是这个样子的”

“也就是说,在这里还有一个人是那12年后的你?”,谟云皱着眉头,却也想不开来,“也许施主是大梦一场呢”

“也许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或者我是一场大梦初醒。不过我感觉到那绝对不是梦,因为在那12年里面,我不仅结婚了,还有一个儿子。。。但现在,我当了别人30多年的儿子,也给人当了9年的父亲,却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谁”

“施主,请原谅,我还是不能相信你的话,即便你知道我过去的一些事情,但这也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这些事情虽然知道的人很少但并不代表你不能从其他人那里知道这些”,谟云说到这里也忍不住叹了口气。

“嗯,我身上有12年后的身份证,还有12年后的信用卡,这些难道都不能说明问题吗?”,年青人失望了,无奈地望着对方。

“或者,施主你真是大梦了一场”,谟云已经准备要起身送客了。

“不,大师,请您一定要相信我”,年青人脸涨得通红,站起来大声说道,“您一定以为,我是一个骗子,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您过去一点事情就跑到这里来骗财的吧?好吧,我再问您一件事情,三十年辛苦,为求了却夙愿,这句话您应该很熟悉吧?”

“哦”,谟云正在起来的身体猛然一震,不自觉地就又坐了回去,“三十年辛苦,为求了却夙愿”,他独自念叨了一遍,这正是自己在去年开始才在日记中写出来的事情,也是自己当年和前任住持墓前暗自发下的誓言,这是说,30年来都没有把毁在自己手中的“齐塔寺”恢复到2943年的辉煌时刻。

这是真的吗?

这事别人是根本不可能知道的,自己也从来没有说出去过,匪夷所思。

年轻人看见有了一点效果,立即乘热打铁,“大师,您30年的夙愿就是想把这齐塔寺恢复到以前的香火鼎盛,是不是?还有,在53年前,您在正阳县挂单的时候与德兴村那个刘王氏。。。还有一个女儿,今年已经52岁了。。。”

“哦,额弥陀佛,冤孽,冤孽!施主,请您不要再说了”,突然听到这些往事,谟云虽然想知道,但还是急忙低下头去,请求佛祖的原谅。

当然,真要年青人以“正阳县德兴村刘王氏”的旧事来威胁这个老和尚则肯定是虚张声势的说法,现在即便就是把这事公布出来,虽然对谟云大师的清誉可能会有所影响但肯定不会有什么决定性的损害,何况别人是否相信自己的话都还是两说的一件事情。

况且,这个事情也是50多年前的事情了,而且在华夏国现在的佛教寺庙中不结婚的戒律早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因为凡是80年代后从正规途径进入寺庙中的和尚早就都是从佛学院毕业的大学生甚至是研究生了,不仅可以结婚,就是和尚(注意,是和尚,非指未正式受戒者)本身也是有行政级别并享受国家编制的干部待遇,不少大寺庙住持就是处级或者副处级的和尚,因此实际上一般人是很难正式得到剃度的(实在想出家的,就只能从未受戒的小沙弥做起,但是那样的话,正式的剃度时间会很长)

但是对于谟云来说,这却是一个很严重的威胁,自己60年的清誉将会。。。虽然竭力想忘掉这事,但谟云毕竟还是一个人,不自觉地就回想起来,50多年了,当时仅仅知道对方是一个寡妇。。。

不过,这个事情就只有师兄才知道,而且师兄也应该绝对不会把这事情说出去的。何况,就是那个刘王氏也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应该怎么办呢?

年青人并没有停下来,反而继续下猛药道,“前年,刘王氏已经去世了,您外孙现在都已经26岁,退伍以后现在在江苏。。。”

时隔53年后,谟云第一次听说自己还有一个女儿,又知道了刘王氏已经过世,埋藏多年的悔恨终于流露出来了。

悔啊!

那是。。。

2943年3月,自己去拜访师兄路过正阳县的时候遭到了抢劫,虽然身上没有什么钱财,但还是被浪费了精力的三个抢匪拼命地殴打了一顿,愤怒的抢匪还把自己推下山坡,要不是刘王氏路过并救了自己,自己肯定早就埋骨他乡了。

不过,那个时候是自己曾经感受到的最美好的时刻,刘王氏虽然人并不漂亮,但她不仅好心地把自己背了回去,还用家里唯一的一点钱给自己治伤,连她儿子都没衣服穿。。。

恨啊!

一个寡妇,既没有劳力,家里也才不过三亩薄田,不仅要养活自己和儿子,还要承担一个私生女,而光是那流言斐语就足够她痛苦的了。。。

可是自己呢,不仅欠了她一条命,也在那一刻迷失了自己,要不是师兄发现自己没有到他那里去而找到自己的话,也许我已经就在那里安家了。

“多谢施主相告。。。哦,罪过,罪过”,他也想通了,这应该是师兄没有告诉自己她的情况。

看见谟云低下了头,年轻人这次没有再说什么。

“好吧,施主,您需要我帮助你什么呢?”,虽然谟云还是不相信,但是现在的他方寸已乱。

“大师,我找到您,只求大师慈悲,给我两样东西,一个是给我一个身份,因为我现在没有任何办法。您知道,我没有身份什么都没有办法去做,而我自己又不是一个卖力气吃饭的人,所以。。。还请大师借。。。5000块钱给我,就当作是我借的吧,最多一个月,我就还给您”

“嗯,此事并不难,身份证,鄙寺里面到还是有一些的,至于钱就不用还了,不过。。。”

剃度以后的和尚都会把以前的身份证交给寺里保管,他们也基本上不会再使用这个东西了,在这里面找个年龄与这个年青人相似的并不难,至于相貌这东西,世人的变化大得很,自然不会有人去追究这事情的。

谟云既然不相信他的话,自然还是把年青人当作一个用这个秘密来找自己要钱的,至于5000块钱自己还是拿得出来的,他也暗自下定了决心,只此一次,下次这个年青人还是来要钱的话,自己一分钱也不給,大不了这事被大家知道而已。

“不!大师,您还是误会小子了,我真的不是骗子,您可能也在准备我以后再来找你就把赶出寺去吧?这样吧!我就在您的面前立誓,一个月后就把钱全部还给您,今后若是再来打搅大师您的话,就让我。。。从这山上跌下去。。。”

“额弥陀佛,施主,你不用发这毒誓,老纳相信你也就是了”,还是微微摇了摇头,转身从抽屉里面取出名册,把附在后面的身份证一一找出来,看了半天,只有一个叫“张德瑞”的相貌和年龄都比较接近,又进里屋取出包裹,翻出自己的积蓄,现金只有700多块钱,又拿出几个存折和存单仔细端详了一下,凑齐5000元交给年青人。

“施主,正所谓救急不救穷。本来,你是故人(之后),这点钱原本是拿不出手来的,只不过鄙寺的庙产不能用于老纳私事,这是贫僧30多年的个人积蓄,请不要嫌少”

“多谢大师,一月后一定奉还!今日得贵寺大恩,异日将为四殿佛像重塑金身以为答谢!大师的夙愿,我也定将协助完成!再会!”

。。。

张德瑞,这是自己的新身份吗?

张德瑞,四川省D市普新区牛角垭村2组人,1972年4月1日生(天啦,还是愚人节出生的,今后,主角就正式叫张德瑞了,即便他将会因为某些原因更换身份),明天,不,从现在开始,自己就要叫张德瑞了。

年轻人苦笑着,自己已经当了35年的李远强,到了今天却要以一个24岁的张德瑞的名义去生活,自己将要给这个世界一个什么样子的惊喜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