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色旋涡 讨论区 1、施舍(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22/


西元2995年7月,华夏国西部一个小城—川北的D市正是烈日似火的时节。

山脚下来了一个青年人正费劲地走在太阳底下,汗水不断地从微胖的头上冒出来,不过,他却很同情地看着正在路边田里抢水的村民,但转眼又暗骂了一下,这些事情。。。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去关心的。

随即,他又禁止不住地浮想联翩起来:

今年就特别的奇怪,以前的夏天最多也就37度,而且最长也就不过三两周的时间而已。可今年从5月就开始爆热,6月初就达到了36度,更可怕的是,连续30多天的无雨天气让很多水井和小池塘都见底了,农民们则是叫苦不迭,既要找到人畜的日常生活用水,还得到仅有的一条河里去抽水抗旱,可这对于时下的多数农民来说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松承担下来的费用。

其实,就是有钱也没有这么多的抽水机和电力来满足附近7个县大约200多万纯农业户的生产用水,尤其是水稻,低洼处和靠近河边的地方还好说,但其他地方可就痛苦了。

历史上,正是因为2995年的大旱才导致四川农村仅剩的年轻人进行了最后“大出逃”。

从此以后,整个四川农村地区都基本上失去了青年人,他们遍布在全国做工,主要都聚集在广东,福建与浙江三省,努力地为自己打拼着一个梦想。

“咳,这是怎么啦?我自己的事情还没有着落呢”,年青人叹了口气,看了看还在远处半山腰的“齐塔寺”,谟云大师,但愿你还没闭关,还能见到你。

谟云大师,俗家姓刘,今年71岁,7岁时就因为贫穷而被迫削发进入当时川西非常著名的“伯山寺”为徒,经过10年的苦读勤学,加之年少聪惠又得到名师的指点,17岁时即有小成,次年开始云游四方,曾先后在四川、湖北、陕西等地的17个寺庙中挂单,解放后于2956年在川北小有名气的“齐塔寺”里面担任监寺。

2966年,“齐塔寺”因为那一场著名的“文化大革命”的冲击而被几乎全部砸毁和焚烧,原有5000多平方米建筑的“齐塔寺”仅剩下了一个庙门和15间砖房,寺中60名僧人和20多个水火道工全都星散而去。

当然,作为监寺的寺中“二把手”,谟云大师自然需要坚守在“齐塔寺”里,四处寻找门路准备修复寺庙,又和地方政府进行交涉勉强索回了部分庙产,随着后来宗教政策的逐步放开,地方政府也分几次给了一些拨款进行修缮。

2985年6月,已经正式担任主持的谟云大师用历时多年筹集到的60万元将“齐塔寺”原有的“四殿三堂”主建筑全部重建起来,也算是恢复了一点人气。

可不,人靠衣装,佛要金妆。

修缮一新的“齐塔寺”经过10年的发展,到现在寺中的正式僧人已经达到了23人,小沙弥5个,水火道工也有七八个,虽然距离2936年最辉煌的190人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但这已经是耗费了谟云大师将近20年的心血了。

所以,2990年的时候,66岁的谟云大师以92%的高票当选为“四川省佛教联合会副理事长,常任理事”并兼任“齐塔寺”的主持,这也是省佛教联合会众僧对谟云大师将近60年艰辛弘法的认可。

不过,“齐塔寺”最辉煌的时期还没有来。

那是2998年7月,也就是3年后,当那一次全流域的大洪灾来临的时候,“齐塔寺”所在的“景屏山”也被突如其来的山洪包围,山下的村庄几乎全部被冲毁,正在寺庙中游览的20多名香客被困山上,“齐塔寺”30多名和尚及道工全部手足无措,已经闭关3年的谟云大师立即出面组织,在他的带领下,众人逐渐地平静下来,利用手中极其简陋的工具和树木救起了70多个村民并随后合作抗击山洪和泥石流的冲击,最终保住了这个寺庙和这里面的100多人。

谟云大师还亲自安置这些灾民,把寺中并不多的粮食和清水平分给大家,一起渡过了3天最艰难的时刻。

这事被宣传出来以后,配合游客们抓拍的照片,“齐塔寺”声名大震,不仅带来了极大的荣誉,连北京的佛教联合总会,省政府,市政府都给予了重大赞助,3年间就下拨了400多万修缮专款,加上全国各地善男信女的大力捐款,“齐塔寺”最后花费了1200万元,历时3年终于在3004年完成了异常辉宏的重建工程,一个建筑面积达到15000平方米的新寺矗立在“景屏山”上。

“齐塔寺”的香火也随之开始兴旺起来,到3006年大师圆寂的时候,正式挂名的和尚就达到了110多人。

不过,我当然不会现在就告诉你们这些,年轻人微笑着,单手放在胸前对门口的小沙弥问讯,“小师傅,有礼了”

左边那个大约十三四岁的小沙弥也双手回礼,非常合乎礼貌地回道,“敢问施主,有何见教?”

还算是比较符合规矩,年青人笑了笑,“烦请小师傅向贵寺住持谟云大师通传一声,就说,川西故人之后来访”

“施主,对不起,鄙寺住持大师已于昨日开始闭关了”

“什么?哦,原来不是说,谟云大师要到7月初五(旧历)才开始闭关吗?”,皱着眉头,本来还算是稳重得体的年轻人有点失态了,急忙问道。

“敢教施主得知,谟云大师是三日前才突然决定提前闭关的,前天开始就不再见客了”,另外一个年龄稍大一点的沙弥主动上前回答年青人的追问,本来是没有必要回答这么详细的,但是看起来,这个年轻人自称是谟云大师的故人之后,何况还知道住持的原定闭关时间,应该是熟人吧。

“哦,是这样啊”,失望,真的是失望。

原本以为,可以借着故人之后的名义赶在谟云大师闭关之前和他探讨一些事情,不过佛法这东西自己没有什么心得,现在最想的就是获得谟云大师的支持。

当然,主要还是钱的原因。

三天前,当从一场大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当了30多年的身份竟然不再是自己,最离奇的是自己睡在一个田梗上,幸好是夏天,穿个短裤短袖还不会被别人侧目。

虽然还是这个城市,可是随后就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任何身份,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12年的时间,自己竟然从3007年回到了2995年,而在水边看见自己的脸也已经不再是曾经熟悉的那张脸,依希看起来,虽然也应该是一个年轻人,但这个脸是谁的呢?

不知道!

凭借着记忆,最后还是在小巷中找到了12年前的“家”,却发现那里赫然还有一个“自己”

失落,可想而知。

我是谁?

又是从哪里来的?

这是年轻人现在急于想知道的问题。

茫然地走在大街上,多次看见了几个曾经熟悉和关系非常铁的同学和同事,自己却没有办法上前去相认,因为现在的这张脸他们未必就认识。

还曾经偷偷地跑到记忆中父亲和哥哥的单位门口,试图看看他们还能不能认识自己,甚至还与母亲在菜市场偶然相撞了一下,可惜他们都不认识自己,母亲还异常警惕并鄙视地瞪了自己一眼,埋怨把她的菜篮子给撞歪了。。。

还是坚持在大街上游荡了一个整天,就是想让能够认识自己这张“新脸”的人来招呼自己,可就是没有人来叫过自己一声。

想起来,真是欲哭无泪啊。

天啊!

这是怎么回事情?

思考了半天,终于还是决定要接受这个现实,也决心狠下心来不再去看自己的“家人”,这样骇人听闻的事情,估计“父母”也是不会相信的,还是不要去打搅他们的平静生活吧。

不过,既然要随遇而安,就得先找个吃饭的地方吧?

这两天,也曾经试图去找过工作,但就是当个文员也是要学历证明的,最少也需要个户口和身份证什么的,可这两样东西自己都没有(第二代身份证能拿出来吗?)

可惜,前世的经历让自己没有力气去下苦力,其实,也没有这脸去干“棒棒”,就是去,也没人会相信白白胖胖的自己能干这个啊。

身上到还是有个钱夹,里面甚至还有3张信用卡,可这是12年后的信用卡啊,上面的存款现在没有任何的用处。

另外的十多张新版“老人头”也是一点用处也没有,拿出去只能让人当作疯子,甚至被抓起来。

唯一一张90版“四人头”钞票还算可以用,这可是自己这几天来唯一的资金来源,还是省着点吧,在找到工作甚至自己的来历以前,这100块是用一点少一点,即便目前的物价水平很低。

思前想后,现在唯一能够帮助自己的就只有这个谟云大师了。

到不是说自己和他很熟,而是他知道谟云大师3006年圆寂以后才清理公布出来的一些事情,这里面就有谟云大师的恩人兼师兄~了尘禅师的一些情况介绍,自己也就完全可以冒充了尘禅师的亲族。

那末,在谟云大师那里获得一些必要的赞助肯定是可以的,自己满脑袋里面全都是些挣钱的门道,现在唯一缺的就是一个身份和几千元的启动资金了。

可惜,本来应该是8月才闭关的谟云大师,竟然在昨天就已经提前闭关了!

“施主,您没事吧?”

看见颓唐的年青人无奈地坐在青石上,那个年轻的小沙弥上前非常关切地问道。

自己这3天过的几乎只能以“非人”的待遇来解释,连一个住的地方都没有,白天,吃碗面条再来两馒头(而且每次从数量众多的火锅店前面路过的时候,胃里总是要很自然地就引发一点化学反应出来),晚上,到河边洗洗再晾干衣服也就还能够将就对付一下,可是自己口袋里的那100元才3天就已经只剩下不到70块了。。。

看来,只能使用杀手翦了,为了见到唯一的救星,年轻人狠下心来,回礼道,“烦请借纸笔一用,我给大师留书一封以示问候,还请小师傅立即转呈给谟云大师”

不过,两个小沙弥都以为谟云大师肯定是不会见这个俗客,也因为这个小沙弥要小一些,所以大的那个沙弥就支使师弟去通报,免得自己被训斥一顿。

“好吧,但请施主在信中留下住址,小僧好回秉住持”,小师弟勉强上前接受了通报的要求。

年轻人小心翼翼地封上信封,在正面写下“谟云大师亲启”,落款只有两个字--内详,“小师傅,现在天色还早,请立即将这封信呈递给谟云大师,就说小子在这里恭候召唤”

年青人现在就稍微轻松了下来,坐在前面的一个茶摊上要了杯茶,点上一支烟,看似悠闲其实心里面很紧张。

自己的信里面字数并不多,也就一句话而已“ 俗人~王才盛(了尘禅师俗名)侄恳切求见谟云大师”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太阳已经开始偏西了,年青人的内心有点冒火了,就是不见我的话你也应该给个说法啊,这算什么?

正踌躇不前,不知道自己应该走还是继续留下来的年轻人掏出烟来,却发现已经空了,摇了摇头把烟盒投到旁边的废物箱里转头对茶摊老板轻声说道,“给我来包红塔山”,递过去一张拾元和一张两元的钞票,心里面却在不断地暗自痛斥这些“没有一点基本待客之礼的和尚”

不是自己不想要好烟,实在是现在没钱抽时下正流行的30元一包的玉溪,哼!黑,真黑,红塔山城里才卖8元,这就要卖12块。哪天,等偶发财了,就非要把你们这些黑心的家伙全都给我赶下山去!

正在他想入非非的时候,进去通报的那个小沙弥终于从大门里面出来了,他快步走到年轻人面前施了一礼,“对不起,施主,让您久等了”

“谟云大师怎么说?”,这是自己最关心的事情,急忙站起来的年轻人简单地回了下礼。

“住持请施主到后堂一会,还请跟小僧来”

“好,谢谢小师傅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