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剑幻影 恩怨不休 武当山慕容败走 违师命弟子寻仇

穆夏 收藏 1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82/[/size][/URL] 无尘子老道淡然一笑,幻极剑一挥,画出一道剑圈,正是太极剑法中坤道之术。 坤卦则为地,是以无尘子老道幻极剑如同变作千把万把,将无尘子老道包裹其中,任凭慕容劫剑势再快再狠,却始终攻不进无尘子老道的剑圈。 无尘子老道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喜是悲,只是一种令人看不透的平静,双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82/


无尘子老道淡然一笑,幻极剑一挥,画出一道剑圈,正是太极剑法中坤道之术。


坤卦则为地,是以无尘子老道幻极剑如同变作千把万把,将无尘子老道包裹其中,任凭慕容劫剑势再快再狠,却始终攻不进无尘子老道的剑圈。


无尘子老道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喜是悲,只是一种令人看不透的平静,双脚仿佛在散步一般,慢慢的变换着位置,但每一步却是说不出的精妙。


两人又斗了约摸一盏茶的时间,无尘子老道依旧是从容自若的应付着慕容劫的剑招,而慕容劫此时已是满头大汗,脚下步法也渐渐有些零乱。


慕容劫心中也是越来越躁,他万万没有想到无尘子刚才在那太极图中竟然悟出了太极剑法的精髓所在,现在的无尘子老道武功已经直逼当然的张三丰张真人。


见慕容劫身法渐渐零乱、身形也略微有些凝滞,无尘子老道一边挡着慕容劫的进攻一边道:“慕容兄,权且当作老道输了,还是停手吧。”


无尘子一番好意在慕容劫听来无疑于闪他的耳光,慕容劫大吼一声,不再顾忌内力的损耗,一股少阴真气随着斩羽剑打向无尘子老道。


无尘子老道已经悟出阴阳之理,哪里还会如同刚才一般,脸色平静如常,一股少阳真气破体而出,对上了慕容劫的少阴真气。


慕容劫少阴真气之后紧随着一股太阳真气,本欲如刚才一般打无尘子老道个措手不及,但是慕容劫万万没想到无尘子老道的少阳真气竟然还紧跟着一股太阴真气,将自己的两道真气尽数抵消。


慕容劫见自己的两大真气竟然都悲无尘子老道挡住,不禁大惊,手中斩羽剑招式立时露出一丝破绽。


无尘子老道明白今天自己若是不彻底的打败慕容劫武当山今后边永无宁日,叹息一声,暗提真气,幻极剑平平扫向慕容劫。


这一剑看似平常,实际上却是速度奇快,慕容劫手中斩羽剑连变六招竟然都没能挡住无尘子老道的幻极剑,被无尘子老道一剑横拍在胸口上。


无尘子老道这一剑看似稀松平常、无多大劲道,实则如太极拳一般,旨在以气上人,慕容劫只觉体内气血一阵翻腾,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倒飞出四五米远才定住身形。


无尘子老道既然已决定以暴制暴,便也不再留情,脚下轻踏几步,身体一晃已走到慕容劫面前,道袍一挥,竟然同时打出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四道真气。


慕容劫万万没有想到无尘子老道竟然突然之间悟通阴阳之理,四大真气竟然一起打出,一时间想不出该以何种真气于之相抗,大惊之下慌忙抬起斩羽剑,挥向四道真气。


单纯的招式怎能同真气相抗,无尘子老道打出的四道真气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绕过慕容劫的斩羽剑,轰在慕容劫的胸口之上。


慕容劫刚才受无尘子老道真气所打而引起的气血翻腾还没止住,紧接着又被四道真气同时击中,只觉天地一阵旋转,胸闷一闷,鲜血从口中狂喷而出。


此时的慕容劫哪里还有本事再同无尘子老道一较高下,无尘子老道轻叹一声:“慕容兄,今日你我二人不分高低,老道年迈,无力再战,还望慕容兄速速下山吧。”


慕容劫手拿斩羽剑撑地,勉强站了起来,恶狠狠的看着无尘子老道,咬牙道:“我呸,你少在这儿跟我假慈悲,今日我慕容劫败在你的剑下无话可说,他日定当再来拜访。”


说罢,慕容劫转身朝山门走去。


无尘子老道长叹一声,也不拦慕容劫,眼光之中略微闪现出一丝愧疚之色。


这时,刚才藏在一旁的两个年轻道士从偏殿中冲了出来,拦住慕容劫的去路:“站住,你这狂徒,我武当山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慕容劫冷笑一声:“怎么,要杀我,来啊,好你个无尘小儿,自己不动手便让这些杂碎来杀我么?”


无尘子老道低喝一声:“张闲,张静,速速退下,放他下山。”


“师父,这狂徒毁我山门,还对您出言不逊……”


无尘子老道摆摆手:“二人不必再说,速速退下。”


张闲、张静二人见无尘子老道脸上露出愠色,不敢抗命,极不情愿的给慕容劫让出了去路,慕容劫朝地上啐了一口,走出山门。


无尘子老道见慕容劫出了山门,摇了摇头:“张闲、张静,你等心意我自然明白,可是那八年前的恩恩怨怨你们却是不知,此番为师功力大增,日后便是他再来寻仇也是无妨,你们练功去吧。”


说着,无尘子老道转身走进大殿之中。


张闲见无尘子老道走入武当大殿,低声对张静说道:“师弟,师父他老人家心慈手软不忍杀这恶徒,日后若是他武功再有精进,怕是还要来我武当山寻仇。”


张静点点头,道:“师兄所言极是,师父心慈手软不忍杀他,我却咽不下这口恶气,不如我们现在跟下山去结果了这恶徒,即便是被师父知道了最多责骂几句,却是为我武当一派除了一个后患。”


张闲笑了笑道:“师弟果然明白我的心思,我看那恶徒受伤不轻,即便是以你我二人的功力杀他也不会太难。”


二人相识而笑,悄悄的朝山门走去。


……


慕容劫出了武当山门,走了没几步,便觉体内气血翻涌越来越急,几次险些从口中喷出,无奈之下强行压制住体内气血,在山路旁寻了个较开阔的地方,盘腿而座,运功调息。


过了不一会儿,慕容劫听到自己周围草丛之中传来声音,赶忙睁眼看去,正是张闲、张静两人向自己走来。


慕容劫料定两人必是来寻自己的晦气,赶忙停止调戏站了起来,冷哼一声:“怎么,他无尘小儿在武当派装模作样了半天还是派你们来杀我了吗?呵呵,好一个道貌岸然的武当掌门。”


张闲大怒道:“我呸,你这狂徒休得胡言乱语,掌门他老人家若是要杀你当时一掌便要了你的狗命。”


张静随即说道:“不错,掌门他老人家心存慈悲,我等二人却咽不下这口恶气,今日我们便除了你这狂徒。”


慕容劫大笑几声:“哼,凭你们两个小辈的武功,老子即便是闭着眼也能取你们的性命,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慕容劫嘴上虽然丝毫不让,但是心中却也明白,自己现在内伤极重,应付这两个武功低微的小道士,怕是也有些勉强。


张闲被就想杀慕容劫而后快,此时听慕容劫说话还是这般狂傲,心中不禁大怒,大喝一声:“师弟,我们上。”


两人随即拔出各自长剑,攻向慕容劫。


慕容劫长啸一声,拔出斩羽剑,迎了上去,三人顿时斗在一处。


慕容劫身负内伤,功力大不如前,同张闲、张静竟然只斗了个平手,而且慕容劫隐隐还处于下风。


慕容劫心中忖道: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若是以我之前的功力,一招便可结果这两人的性命。


慕容劫看出两人招式中的无数破绽,却因内伤所限眼睁睁的看着两人用拙劣的武功同自己斗成平手,心中内火不禁越燃越旺,斗到四十余招的时候,一口鲜血冲上喉头,慕容劫压制不住,哇的一声喷了出来。


张闲见此情形大喜,运足全身力气,一阵拍在慕容劫背上。


慕容劫只觉背上一阵剧痛,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身子一歪,昏了过去。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