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剑幻影 恩怨不休 慕容劫飞剑闹武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82/


武当山山道之上,八年前威震江湖的断羽飞剑慕容劫身背自己的成名宝剑斩羽剑,步履如飞,不消一炷香的时间,慕容劫已经行到武当派的山门之前。


慕容劫停住脚步,两眼之中不时闪烁着凶光,伸右手抓住斩羽剑的剑柄,大喝一声,猛然发力,斩羽剑应声托鞘而出,带起一道白光。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本来半掩着的山门竟然被慕容劫斩碎!


几个在门内打扫庭院的小道士不禁大惊,赶忙跑过来查看,待到跑至门前,只见一脸杀气的慕容劫手持宝剑立于山门之前。


几个小道士心中暗道定然是这个狂徒斩碎山门,但是见慕容劫的武功修为绝非自己可以抗衡,也不敢大声责备。


一个小道士上前作揖道:“不知高人为何无故毁我武当派山门?”


慕容劫狞笑几声,道:“无故?放你娘的狗屁,谁会无缘无故来毁你们小小武当派的山门,叫无尘子那个混蛋滚出来给我磕头。”


几个小道士见慕容劫斩毁山门本来就已心中不悦,现在慕容劫竟然先将武当派称为小派,更辱骂武当派的掌门无尘道人,一个个不禁心中大怒,都欲于眼前这个狂徒拼命。


慕容劫看出几个小道士的意图,不屑的笑道:“哼,怎么,想动手吗?尽管来,爷爷今天来便是灭你们武当一派的,早死早托生,来、来、来,你们一起来送死便是。”


几个小道士正是年少轻狂的年纪,虽然已入道门,但争强之心却并为全消,一听慕容劫竟然如此挑衅,不由分说,一个个大吼一声,挥掌便打。


慕容劫根本没将几个小道士放在眼中,自顾自的将斩羽剑插回剑鞘,待几个小道士攻近之时,陡然运起内力,一股罡风兀自刮起,几个小道士闷哼一声,被吹出四、五米远。


慕容劫斜着眼睛看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几个小道士,语气无不嘲讽地道:“哼哼,这便是武当派赖以横行江湖百余年的功夫吗?我看也不过如此啊,说吧,你们谁先死?”


几个小道士没想到慕容劫竟然有如此修为,单单是内功出体便能让自己受如此重的内伤,现在慕容劫虽然出言挑衅,但是哪里还敢答话。


慕容劫右手化作光影一闪,斩羽剑依然出现在手中:“既然你们都不说,那我便来决定怎么杀你们吧。”


说着,慕容劫眼中凶光更盛,手提斩羽剑,带着狞笑走到一个小道士面前,右手猛然高举,眼看便要将这小道士斩为两截。


“慕容兄重来武当贫道不曾出门远迎自然是贫道的不是,不过慕容兄同这些小辈呕气恐怕有些失身身份吧。”一个略带苍老的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回荡在整个武当派中。


慕容劫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手劲一收,斩羽剑的剑锋稳稳的停在一个小道士的脖子上,那小道士面色苍白,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双腿之间一块水际慢慢变大,原来是害怕的尿了裤子。


慕容劫手腕一抖,斩羽剑飞快的收回剑鞘之中,右脚一踢,将那小道士踢出两米多远,抬头朗声道:“无尘小儿,怎么不敢出来啊,爷爷在这儿等你磕头啊,哈哈哈哈,你给我出来啊。”


慕容劫喊完话见无人回应,右手再次拔出斩羽剑,朗声道:“无尘小儿,你爷爷我看在当年张三丰张真人的面子上只斩你武当派的山门,你若是再做缩头乌龟爷爷便连你武当大殿的殿门一并斩了。”


刚才那个略带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呵呵,以慕容兄的修为怎么还会动如此大的肝火,对了嗔念怕是对修为无益吧。”


随着话音渐渐落下,慕容劫面前的武当派大殿殿门缓缓打开了,一个身穿道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手拿拂尘,身后跟着一个捧剑的小道童,缓步走出,想必此人定然是当今武当派的掌门高人无尘子。


慕容劫一看无尘子,眼中凶光爆射而出,握着斩羽剑的手竟然出现微微抖动的现象,口中咬着牙道:“好,好,好,你终于肯出来了。”


无尘子老道叹了口气道:“慕容兄,三个月前你给我下战书的时候我便知道这八年的恩怨也该了解了,现在贫道心中恩怨二字已如鸿毛,慕容兄给我三年时间,我选出下一人的掌门人便任慕容兄你处置,如何?”


慕容劫听了无尘子老道的话先是一愣,随意啐了一口,道:“我呸,难道我断羽飞剑慕容劫还要你来可怜吗?今天我便要灭你武当一派。”


无尘子老道拿着拂尘的右手一挥,拂尘飞射而出,死死的插入无尘子老道右边的一根柱子上,接着右手凭空一抓,小道童手中的宝剑剑身脱鞘而出,飞入无尘子老道手中,无尘子老道口中低声对那小道童道:“速速退后。”


慕容劫一看无尘子尘封多年的幻极剑再次出鞘,口中喝道:“好,今天我们便看看到底是你的太极剑法厉害还是我的斩羽剑法厉害。”


无尘子老道又叹了口气道:“慕容兄,今日若是道士我侥幸得胜,慕容兄可否允诺今后不再来我武当山闹事,以往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哪来这么多废话,若是输了老子便抹了脖子,还有个狗屁恩怨。”慕容劫早已按耐不住,话音还没落下,身子腾空而起,用出斩羽剑法中的“羽落式”。


这一招“羽落式”如同羽毛从空中落下一般,虽然不停的向下,却是飘忽不定,让人难以猜测。


慕容劫手中斩羽剑不消片刻,已在空中化着千万道剑影,向下直扑无尘子老道。


无尘子老道深知这一招“羽落式”变化极多,不易抵挡,脚下奇步连踏,暗合八卦易理,一时间身形化作一团模糊,忽南忽北,似东似西。


半空中的慕容劫不禁眉头一皱,暗道这无尘子老道的身法比八年前又精进了不少。


慕容劫眼看自己的斩羽剑便要刺到,却仍旧看不清无尘子的真身,无奈之下身形一定,暗运真气,一股真气如高墙一般压向无尘子老道,慕容劫心中村道:我管你真身假身,一并打了便是。


无尘子老道见状亦停住步法,手中长剑一横,一股少阴气从体内打出,心中暗道:这慕容劫今日怎地如此糊涂,若论真气的阴阳变幻天下有几个门派可同我武当派相提并论,他一股少阳气打来损耗自身真气不说,我只需打出少阴气便可轻易挡住。


少阴、少阳两股真气在空中相撞,果然如无尘子老道所料,自己的少阴真气轻松的抵挡住了慕容劫的少阳真气。


无尘子老道手中幻极剑挽个剑花,刚想要趁此时机战败慕容劫,以了却这八年前的恩怨,却忽然感觉自己刚刚打出的少阴真气猛然打回了自己体内,冲得体内气血一阵翻腾。


紧接着又有一股太阴真气冲入无尘子老道体内,无尘子老道体内阴气忽然剧增,不禁一阵天旋地转,一口鲜血随即便喷了出来。


无尘子老道喷血之后急忙运功压制住体内气血,心中大惑不解道:这慕容劫刚才所打出得明明是少阳真气,怎地又出来一股太阴真气?


慕容劫哪里容无尘子老道多想,大喝一声,手中斩羽剑化作数道白光刺向无尘子。


无尘子刚才吃了亏,虽然不知道为何慕容劫能同时打出两股真气,但是却明白这八年来慕容劫定然拼命的练功,顿时放下刚才少许的轻敌之心,一抖手中幻极剑,朝着慕容劫迎了过去。


两位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顿时斗在一处,闪闪的剑光看的一个个武当派的弟子瞠目结舌:慕容劫身形肉眼几乎已经瞧不清楚,只能模糊的看出慕容劫的大概位置,而无尘子老道看似动作比慕容劫慢上些许,但是却丝毫不落下风。


慕容劫的斩羽剑法以速度极快、招式飘忽如飞羽凌空让人难以捉摸而闻名江湖。


而无尘子老道的太极剑法乃当年张三丰张真人所创,快中有慢,虚实相交,暗合阴阳八卦之理,本来比慕容劫的斩羽剑法要胜上一畴,但无尘子老道还未将这如此精妙的剑法融汇贯通,是以只打了个平手。


不消半个时辰,两人已然斗了三百余招,只因两人此次非首次交手,彼此已经知道对方的招数,是而一时之间难分胜负。


慕容劫使出一招“奔羽式”,斩羽剑幻出三道虚影刺向无尘子老道,无尘子手中幻极剑一横,剑身侧转,右手带着剑柄在虚空中画出一个圆形,剑身自然也随之转动,三道剑影连同本体被尽数挡住。


无尘子老道刚要借势反击,忽然眉头一皱——慕容劫的“奔羽式”被自己破了之后他竟然没有收剑!


这在无尘子老道疑惑之际,只觉一股少阳真气从慕容劫的斩羽剑上传出。


无尘子老道心中一阵犹豫:本来慕容劫用少阳真气攻自己,自己只需以少阴真气还击便可挡住,但是刚才自己莫明其妙的被自己的真气所伤的感觉还一直回荡在自己的脑海中。


但是真气的速度比之武功招式要快上许多,更何况两人之间距离也不过半丈,哪里容无尘子老道多想,慕容劫的少阳真气已然将要打中无尘子老道。


无尘子老道把心一横,一股少阴真气便打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