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原创稽查到桂林之午夜的疯狂(一)

话说好不容易等到原创稽查大摔锅吃完,抹抹嘴,也不管旁边那么多我桂花的粉丝惊声尖叫,也不管老一、老二、老三吃没吃饱,往大靠背上一躺,一边剔牙一边含糊不清的询问老一:“86啊,你看我好不容易来次桂林啊,舟车劳顿的,你地主不找个地方让我这个远道的客人放松放松?”老一一听心里想:“得,俗话说饱暖思淫欲,老子还没有吃饱呢。”想归想,老一还是把那张肥脸堆满了奸诈的笑容,正准备要说话,政权手里拿着一个鸡腿嘴里包满刚撕下来的鸡肉发话了:“稽查啊,不是我给你吹,虽然老一住在这里,但是我敢打赌,他吃过的鸡腿还没有我去过的窑子多,桂林你随便去问问,我政权……我……我……”老二话说急了,鸡肉卡喉咙里了。稽查一听那家伙有戏,赶忙殷勤的倒了一杯铁观音双手递给老二:“慢慢来慢慢来,我知道你是老江湖啊,晚上小弟就跟你混了。”一杯茶水下去,老二手上鸡腿一扔,油乎乎的大手一把攀上稽查的肩膀两人走了出去,可怜稽查来桂林之前刚买的1280的白衬衣啊,现在还有苦说不出,那脸拉的比苦瓜还长。老一一看:“得,他娘的政权,今晚上想便宜点都不行了”,也跟着出去了。我们那个俗称“摔得掉渣”的老三千千左手拿个还没来得及啃的鸭腿,一边舔着右手手指上的油水一边走出门去。他娘的什么世道啊,吃的吃喝的喝,最后没人付钱。算我倒霉,谁让我是老五呢?给钱,拿票,走人。为什么拿票?废话,稽查凭啥吃我?拿票让老一去公司报销!

等我走出门,发现哥四个已经坐在老一那个1935年生产的福特上了,老三的鸭腿已经啃完了,恨不得把十个手指舔玩以后再洗洗把水都喝了,十个手指头全部伸进嘴里使劲的吮吸,别把牙血吸出来了。我钻进后排,政权急不可耐的向司机位的老一大吼:“凯旋门,凯旋门,娘的,今晚不凯旋不归!”大家可能不知道,最近凯旋门来了个非常的尤物,政权去了好几次都败下阵来,但是他意志坚定啊,屡败屡战,屡战屡败,看来今晚又是一个腥风血雨的夜晚啊!

还好路程不是很远,因为桂林也不大,一会就到了。真的是灯红酒绿啊,门口的迎宾小姐穿着貂毛大衣,一个个的攀上政权、稽查等。一看政权就感觉好像是那种好多天不闻肉味的人,手一过去就要拉别人的拉链,唉,人品就算了,你看看稽查,别人无声无息的任由小姐攀着,右手直接就从大衣缝进去了。这差距那不是一点点的大啊。老三跟在后面,一见过来的就挥手“闪闪闪,让馨澜到包房找我。”也不能怪千千狂,好歹在道上也混了这么久,除了吃相难看点,砍人撂场子从来没有怕过谁,桂林道上的谁都得给点面子。86去停车了,没办法啊,老古董了,别人停他还真不放心。你问我?老子最近吃斋!

跟着政权他们的屁股进到包房,他奶奶的,里面的公主干脆不要穿了,衣服薄如蚕翼,若隐若现。看的稽查都已经咽了N次口水了(N>=5),要不是有个眼镜挡住,估计眼珠子早就弹出去了。千千除了吃以外,什么时候都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就算砍人,也是这样,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好多比他狠的都在不查之下被一刀斩首。全包间只听见政权一个人在那里吼:“啤酒、白酒、洋酒,通通给我拿上来!什么酒,去你妈的,你卖酒的不知道有什么酒?那你过来,我告诉你有什么酒。”正好86停车上来,一听就知道政权开始想占人家便宜了,也一声不吭的坐下当没他什么事。你说巧也巧,正好那个公主以前接待过86,一眼就认出来了,赶忙拉过86垫背:“晓总啊,原来是你们啊,还是老样子是吧?我马上给你拿上来。”86一看躲不过去了,郁闷的挥挥手,在稽查面前装清纯的计划是不可能了。

随着酒进来的还有一队基本等于什么也没有的靓丽MM,说MM肯定没错的,凯旋门这的基本上没有岁数超过23的,基本年龄都是20或者20以下,而且换人特别勤,保证你来了以后随时都能看到新面孔,像政权这种这么挑剔的都天天往这里跑,足见这里的老板多么会做生意了。一队肥臀摇摇晃晃倒了稽查面前,稽查的眼镜也随着肥臀而摇晃,那个眼花缭乱啊,这个也不错,那个也漂亮,稽查现在是什么都顾不上了,顾不上数到底进来了多少个,也顾不上自己肩膀上的那个大油手印了,脸上堆着足以让我去三趟洗手间的笑容,手也没闲着,直接将两个靓女搂入怀中,还没等靓女坐稳手就已经转移了位置了……政权也不闲着,随手拉了2个靓女,然后对门口的妈妈说:“快去把安小姐给我叫过来,老子今晚上还是不信不让她跪在床上求饶。”妈妈一脸的犹豫,嘴巴哆嗦了几下又没说出什么,政权急了:“有什么事情,说!”妈妈又看了86几眼,好像下定了决心说:“安小姐现在在陪痞子大爷。”政权一听这事还真不好办,暗暗骂了一句“他妈的”,又听妈妈说:“不过看痞子今晚的表现,他估计不会在这里过夜,你看我待会让安小姐来找你好吗?”政权想这他妈的还需要和我商量吗?一肚子火马上就通过手发泄到身旁的两个小姐身上了。86好说,他不像其他人是来享受服务的,感觉反倒好像他是提供服务的一样,对小姐的也没有要求,估计给他牵一头母猪他也能对着喝一晚上,每次我们去桑拿从包房出来后总是发现86早早的躺在休息室等我们了。千千的老相好馨澜早在稽查和政权色涎欲滴的时候就悄悄的偎依在千千的怀中,还是那样的小鸟依人,那样的楚楚可怜,我看了都有种想保护她的感觉,难怪千千那样的怪人能那么死心蹋地的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呢,所以说这个各行各业都有杰出工作者也是有道理的。我就不行了,家里有个母老虎,回家被闻出味道的话那得跪主板顶榴莲的,男人估计都知道那种刑罚的恐怖程度,所以鄙人坚决洁身自好,就算要找也要找不用香水,不用味道浓的洗发水的,可惜这一溜人里面都搞得味道大了一塌糊涂,就算不找衣服上也有味道了,算了,反正死活都是一样,肯定不能亏待了自己的,眼睛左右扫视发现2个姿色上乘的,拉过来,喝酒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军团审核:caishen1990

本文内容于 2008-7-20 18:50:35 被yangguihua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