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死刑犯的最后时刻

见证死刑犯的最后时刻

目前我国对死刑犯贯彻少杀、慎杀的原则,一般从对死刑犯刑事拘留到逮捕到起诉,到一审到二审,到最高法院核准执行死刑,约一年半的时间,在随时被执行枪毙的漫长岁月,对死刑犯心里威慑以及他们,无望等死心态可想而知。被执行的往往是罪大恶极的罪犯,他们在看守所被羁押的日子往往是巨大压力导致他们心理变态时刻,

我在2008年春节前见证了一名死刑犯的最后时刻,这名罪犯企图对本村一名少女强奸因自己酒醉未遂,恼羞成怒,将女孩掐死扔井里。案件破获后他被羁押在看守所,每晚同号的罪犯都被他的怪叫惊醒,他总是大汗淋漓,面色苍白的说梦里有鬼索命。即将被执行死刑的罪犯法律规定可以加戴手铐脚镣,晚上他的一举一动都会使他的脚镣的铁器叮当声,在监所走廊里回响,声音悠远脆响,更显阴森恐怖。

他几次企图自杀,都被我们看守民警制止,自杀方式不外乎,用被罩搓绳上吊,用勺子割腕,吞硬器自残,后来又奢望立功减刑,天天他打小报告举报同监室罪犯的琐碎小事,为了给他生的希望,我们都煞有其事的为他做笔录,上报法院,后来又迷上了吃,天天喊饿要求加餐,还无师自通学会了算命,为同号罪犯算算前程,算算刑期,有时竟然很准,后来又热衷写遗书,想起来的亲戚子女每人一封,内容不外乎忏悔和说教。有时也伙同他人欺压新号。手段阴残、变态。

2008年春节前腊月26日,早上起床后他得意的对同号的人说,我又多活一年,法院已放假了,又要吃上看守所的过年饺子了,话音未落,高法法官来执行枪决,在送他审讯室的路上,我听他呼呼只喘粗气,两腿打颤,他轻声对我说是送我上路吗? 我不忍心给他最后的绝望,说有可能是改判,法官宣判之后问他最后的要求,他说,对不起家乡父老,死后不进祖坟,让孩子好好上学,做国家的栋梁,死后捐献尸体。能否换上新衣上路,还要求等他再想事,上刑车时两腿竟忘了打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