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突击队 激发战争能量 俘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28/

俘虏

正午。太阳如同一团燃烧着的火球,无情地炙烤着大地。令人刺目的光线带着炙热的火焰从天上落了下来。

好似回应着这周围滚烫的气焰,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内的水分立刻像是得到了某种感召,争先恐后的向上挣扎了起来。好不容易从毛孔中涌了出来,还没好好的看一下周围的环境就被瞬间蒸发了。带着依依不舍的灵魂飘向了无尽的天空。

在一处较为空旷的训练场地上,泥泞的水坑中好多蛆虫在漫无目的的蠕动着。

两个光着膀子,双手被绳索直直的吊在半空中,身体被齐胸埋在了水坑中。

周围火一样的空气、滚烫的水坑不断鞭笞、侵蚀着他们壮硕的肉体。没多久两人开始有点已经承受不住,垂下了他们同样高傲的头颅。

“报告队长,他们已经晕过去了。”一个满脸横肉,一条从嘴角到耳根的贯通刀疤随着他的汇报不住的扭动,像条肉色的蜈蚣在脸上游走。

“晕过去了啊,恩,怎么说他们都是我们的贵客,再给他们每人身上浇上一桶水。”一个壮硕的、浑身充满爆炸性肌肉的人影坐在树荫下得帐篷中悠闲的喝着酒。

“是”说着带着两人向不远处的露天井边走去。

“他们在里边泡了多少时间了?”

“3个小时零五分钟”坐在一旁的乌拉低着头,看了下戴在右手的瑞士表恭敬的回答着。左手打着石膏、绑着绷带挂在了脖子上,让人看上去有点不伦不类。

只见他紧锁的眉毛抽动了一下,下意识的用右手扶着左手的肘部关节往上抬了下,摆了个自认为比较舒服的角度。

“走,我们去慰问一下他们,毕竟在这么热的天气任凭谁都受不了。”坐在他周围的所有人都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有点不尽然的开始担心起泥坑中的俘虏来。

树荫外的天气依然是那样的火热,下着火似的,没有一点下雨的征兆。

乌拉和一众队员顶着烈日,感受着衣服内皮肤的刺痛跟着光着上身,手拿皮鞭的队长走到了那个被阳光照射的有点扭曲的泥坑。

几只拇指粗的蚂蟥悠闲的躺在泥坑内的水中,摸着吃得有点胃下垂的鼓鼓囊囊的肚子打着饱嗝。

“刀疤,给我们的客人们喝点水解解渴。”

一个透着威严,不可置疑的声音在这沉闷的泥坑上空响了起来。

感受到眼前人影的威严,或者说是压力,垂着头的徐奕吃力的抬起了头,迷迷糊糊的眼睛中闪现出了一个人影,使劲眨了下沉重且红肿的眼睛,还是看不清眼前人的样子。

忽然一阵清凉、舒爽的感觉从头顶涌了下来,就像是久旱龟裂的土地被突如其来的甘霖滋润了一般,顺着皮肤渗入到了皮下组织,抚过血管、凝于骨骼,一股透心凉的感觉无比舒爽的来回游走于它的所到之处。

“啊哈,朋友们,你们好吗?”那队长微笑的说着,话音刚落手中的皮鞭已然在每个人的胸口狠狠的抽上了三鞭子,让人还在回味着刚才感觉的时候,胸口已经开始皮开肉绽,火辣辣的疼起来。

“库伯,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一个愤怒的声音从徐奕耳边传来。

徐奕这才发现在自己的右边享受着和自己同等待遇的,一个陌生的瘦小身影声嘶力竭的喊了起来。

看着他满脸的蛆虫和新增的伤口上很快爬满的蚂蟥,徐奕只有苦笑,无奈的苦笑。

在这样的情况下再有什么自尊心那就是一种负担了。

“呵呵,你们复国军的侦查人员就是这样的素质?”“这么一点罪都受不了啊”库伯扭头在地上吐了口唾沫,很不屑的说“别看你们复国军平时牛哄哄的,可要说道战斗力就没有我们强了,这不,你刚来就在这里做客了吗,呵呵呵。”

“呸”一口带血的唾沫星子没有吐出来,反而挂在了自己的嘴角上,惹得周围是一阵大笑。

“再没有战斗力,也好过那些跟着主人跟进跟出的强。” 那个带着血腥味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惹得还在大笑的众人脸色一滞,满脸怒色靠近过来。

“操,首领,他骂我们是狗。”脸色铁青的乌拉一脚踩了过去,把他踩了个狗吃屎。

“乌拉,你不是很喜欢做菜吗,来,今天给大家表演一个。”库伯深深的叹了口气,把鞭子递给了一旁的乌拉,双手插着腰,意味深长的看着他。

库伯可不想为了跟一个俘虏怄气而弄脏了自己这双高贵的手。

“刀疤,把我的火炉抬上来”乌拉说话间已经在一旁的游击队员帮助下撸起了袖子。

三角形的殷红色铁片在乌拉右手掌中的铁杆左右扭动下,在刚才还是满嘴血唾沫的复国军游击队队员的胸口出现了一个莲花型的烙印,在那还在‘嘶嘶’冒着热烟的莲花型烙印上没有任何皮肉的存在,取而代之的是还在往外‘波波’留着鲜血的炭黑色疤痕。

“首领,这一盆新鲜肉片你想怎么吃?”乌拉托着一个小碟子,碟子中除了堆的像小谷堆一样的肉片,没有别的东西, 这一碟子还带着体温的肉片不正是这个复国军游击队队员胸口处莲花型烙印上的么。

“哐……。”装满人肉片的碟子被库伯队长给摔在了地上,哈哈大笑的带着手下走了回去。

“库伯,你个混蛋……。”话刚说到一半,就见一把闪烁着火花的利刃插入了他的喉咙,喷泉一样的鲜血从他的心脏涌出经过喉管的血管连接处喷发了出来。

不敢置信的看着使自己喷洒的到处都是血雾,体内的黑色细管,感受着生命流逝的瞬间。只见他好似使出全力,太阳穴猛的凸起,吐出了口中带血的半截舌头,砸在了眼前面色狰狞的乌拉脸上,最后落在了地上。

满脸血污的徐奕感受着一旁复国军游击队队员的生命流逝,不为他的生命力的顽强而暗自赞叹。

唯一令徐奕感到遗憾的是到死都不知道这个硬汉,这个伊拉克复国军游击队队员的名字,可能他们都只有一个名字——伊拉克复国军。

草草给每人吃过一片切片面包后,剩下的所有人都被从泥坑里面挖了出来,然后就这样带着浑身的泥浆被分别单独吊在了一个只能勉强蹲着的铁笼子里。

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落日的余晖从空中撒了下来,火树银花般地披在了这片的山岭上……。

身处异国他乡,看着浩瀚的天空中不断闪烁的星光,一种无力感和绝望感出现在了此时的徐奕的脑海中。

蜷缩在铁笼内的徐奕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是透过铁栅栏外无尽的星空那点点星光朝着家乡的方向眺望,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打湿了他的双眼,强忍着泪花在眼眶中打转,也许是晚上的风比较大吧?晶莹的眼花从眼眶中掉落了下来,打湿了脚下还有点温暖的铁板,此刻的他是那样迫切的想念着自己的祖国,他的妈妈,还有他那远方的至爱,蚊虫还在肆虐的享受着徐奕身上的美餐,徐奕知道自己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你们这些混蛋,把老子放了……你们没有人权……没有遵守日内瓦公约。”

周围巡逻的游击队员像是耳朵短路了一般,装聋作哑的继续在他周围巡逻着,警戒的看着四周随时都会出现的突发情况。

没有多久,这些巡逻的游击队员好似实在受不了徐奕的谩骂声,索性绕远道来回巡逻在这一小片开阔的训练场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