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珍宝岛战斗的失误

珍宝岛战斗的失误

珍宝岛战斗是一次现代条件下的局部冲突,前苏军从一开始就动用了大量的坦克、装甲车甚至直升机,而我军还是单纯步兵思想,没有组织装甲兵的干部参加指挥和保障,所以面临紧急任务需要动用坦克兵时,才从后方临时抽调,以至贻误战机,走了一段弯路,并付出了一些代价,教训极其深刻。

一、 对付坦克时无从下手

1969年时,我军基本还处于骡马化状态,所以从我们的前线指挥员到战士,还是单纯的步兵概念。而对苏军已进入机械化状态的情况,认识不足。战斗前,中国一侧岸上仅派出1个无后座力炮排和1个重机枪排,作为火力掩护分队。 3月2日冲突发生时,苏军就动用了多台BTR-60装甲车,3月15日又出动了5辆装甲车,6台T-62坦克,然而中国军队使用的75毫米无后座力炮和40毫米火箭筒都系四十年代设计,破甲能力低,因而只击毁装甲车2辆,未能击毁坦克。3月9日在中国江岸一侧部署的中国炮兵群,则是85炮,对付坦克也是无济于事。两次战斗虽击毁了多台轮式装甲车,但对T-62坦克,却无从下手,无论是火箭筒或85炮,都无法有效击穿,最后还是用反坦克地雷才炸坏一个坦克的履带,使其失去行动能力而遭苏军遗弃。

如果战前就配有懂行的装甲兵的专业人员参与指挥和策划,无论是对付装甲车或坦克,可能有更多的办法和战果。恐怕就不只打掉和缴获一辆了。

二、 击毁坦克后不知其重要作用

1959年,我国按前苏联给的T54-A生产线生产出59式坦克后,1963年,装甲兵科研院根据军委装甲兵的指示精神,开始进行新坦克的方案论证,并于1964年提出了新型坦克战术技术指标的论证方案。1965年,五机部正式向有关科研单位下达了新型坦克的研制任务,产品代号为“WZ121”。1966年,有关工厂试制出了第一辆样车;1968年,试制出第二辆样车;1968年,工厂还改装出1辆“68G”试验车。科研人员用这些样车和试验车进行了部分项目的试验。由于1966年开始的全国“文化大革命”也波及到了军工企业,研制工作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和冲击,致使研制工作进展十分缓慢,特别是各种技术没有突破性发展。

正是这辆缴获的T-62坦克,为我们的坦克研制,打开了突破口。

1969年8月,该坦克被送到北京后,科研人员立即对其进行了全面解剖分析,获得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和相关技术。在此基础上,科研人员及时将掌握的新技术应用到新坦克的设计上,对新坦克的设计进行了如滑膛炮、柴油机、红外夜视器材等11项重大改进。

有人自欺欺人的说,“不少人认为69式中型坦克是仿制T-62的,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

但事实是,如果没有这辆T-62,我们的坦克工业,最少要再晚十年,甚至恐怕根本就没有69式坦克了。所以说这辆T-62坦克对我们国家的坦克工业的科研与研制是起了重要的作用的。

正如曾参加过珍宝岛现场拖救T-62坦克任务的北理工女教授,坦克专家熊克芳说的:“经过测量与分析,我们得知T-62首次采用了115毫米滑膛炮,火力首次超过了传统中型坦克的100毫米口径……搞清了T-62坦克所增加的60马力的冷却散热技术。T-62坦克在水散热器外形尺寸不变的情况下,将传统的管片式改为管带式,将散热片压成双鼓包形。通过加风扇后密封圈和前下挡板,改善水散热器四周密封,增高下部空间等措施增大通过水散热器的空气流量。将上、下曲轴箱体改成双层加温用的水套结构。

T-62坦克的火控系统比59式坦克有显著提高,激光测距仪也提高了测距精度。在火炮左侧炮塔上装有昼间瞄准镜、夜间红外瞄准镜。火炮稳定系统在高低向采用液压式控制和驱动,在水平向采用电力机械式控制和驱动。由于该火炮稳定系统具有双向稳定功能,与59式坦克的单向稳定系统相比,增强了克服车体对火炮扰动的能力,从而提高了行进间或短停间射击的命中率。由于该坦克装备了红外线观瞄装置,又提高了该坦克的夜间作战能力。

这些对我国的红外夜视仪、双向稳定器、大功率柴油机等设备的研制与发展起到了一定的参考作用。还在实现了中型坦克机动灵活与重型坦克火力强大相结合上受到启发,不久,在中国装甲部队的行列中,有了我国自行研制的69式主战坦克。”

但是这一切,在开始时,没人清楚,只知道打坏了敌坦克,是政治上的胜利,也不知道是怎么打坏的,恐怕其“复活”,便一个劲的破坏。战斗英雄于洪东自己讲:“随后我就上了坦克顶上去,一听里面有“刺刺”的声音,还以为是有人喘气。于是我就拉个手榴弹扔进去了。”

如果在作战开始就有装甲兵的专业人员参加,可能当天晚上就把这个家伙完整的开回来了,毕竟只是履带断了而已,而技术熟练的坦克兵连履带,就算是不能发动的车辆,用多加履带板的方法,最多只要五分钟。

三、还是装甲兵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3月19号,沈阳军区组织各部队指挥员现场学习作战经验,军区装甲兵部的参谋石宝源等登上被炸伤的苏坦克,发现并确认这辆坦克是当时苏联最先进的T-62,迅速上报了领导机关,并当即卸下了该车的电台和瞄准镜,直接送回北京。这才引起我们的注意,立刻严令严密的看守起来。

21日苏军多次派人想拖回该坦克,都被我猛烈炮火驱散。22日,沈阳军区紧急从第5、第9坦克修理营抽调13名干部和修理工,开始有组织的拆卸车上的夜瞄、火控等重要部件,这时苏军才发现了我军的真正企图,开始以坦克为目标昼夜不停的火力压制,因苏军有夜视器材,我们没有,所以只能利用早晨、傍晚的机会冒着生命危险拆卸,于28日完成了我专家要求的部件拆卸任务。但还是有几名战士受伤。

为了把苏军入侵的罪证公布于众并研究他们的新式坦克,总部决定把这辆坦克运回北京。边防部队组成指挥组和拖救组,于4月2日开始用铰盘试拖,钢丝绳几次被苏军的炮火炸断,许多干部战士受伤,坦克也由于冰面被炮弹炸碎而沉入6,5米深的江底。怎么把江底的坦克拖上来,边防部队这才请示沈阳军区派装甲兵的人来指导。

沈阳军区派装甲兵技术部郝建岳副部长带领从坦克三师修理营和3、5、9修理营抽调的53名干部和修理工加强拖救力量,负责组织指挥。

为了完成水下挂钩任务,军区从旅顺海军基地调了熊建成、隋传香、董振发、李学时等四名潜水员,从哈尔滨自来水厂调来了两台手摇齿轮绞盘和有关技术人员。4月15日,一九五三年入伍的老潜水员熊建成冒着苏军的炮火水下侦察和试拖,由于江底淤沙过多,试拖未成,于是拟定了炮塔和车体分拖的方案,并从抚顺的6409坦克厂紧急调来了两台651坦克牵引车。经过充分的准备后,4月27日21时40分,潜水员分队队长隋传香亲自下水挂钩,4台绞盘同时铰动,终于将炮塔拖到岸边,28日22时10分,在严密部署防范苏军袭击的情况下,首先把炮塔拖入预先构筑的掩体里进行伪装。29日3时,又将车体拖出,就地严密伪装。连日来,苏军直升机不断入侵我领空侦察,边防部队则用五台拖拉机不停的在阵地前沿来回开动,佯装构筑工事,迷惑了苏军。29日晚,用坦克牵引车将车体和炮塔拖到东方红火车站,迅速送回抚顺坦克大修厂,经修复后,送回北京。

在这次拆卸和拖救苏坦克的战斗里,装甲兵共参加了69名干部和修理技术骨干,有48人立功受奖。其中作训参谋石宝源、王善璞,修理营长巴国库,修理连长隋国栋,班长李长寿,张锦标,范长生和梁永才荣立二等功。


本文内容于 2008-7-20 19:33:18 被lujibing2004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