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染湘江--中共军史上最惨重一役(全文)

一个支点 收藏 6 717
导读:血染湘江 中共军史上最惨重一役 中共军队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几次大的败绩对后来都产生了重要影响。1934年的湘江战役,1936年的甘宁西征,1949年的金门战役,1952年的朝鲜汉江战役,其中1934年的湘江战役是死亡人员最多并直接影响到一个月后的遵义会议, 毛泽东重新掌舵直至1976年去见马克思。 毛泽东的经典“枪杆子里面出政权”。1927年的南昌起义,使中国共产党有了第一支武装力量,江西瑞金建立了第一个苏维埃政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仅赣南闽西红色苏区面积越来越大,8万平方公里,划

血染湘江


中共军史上最惨重一役


中共军队历史上曾经有过的几次大的败绩对后来都产生了重要影响。1934年的湘江战役,1936年的甘宁西征,1949年的金门战役,1952年的朝鲜汉江战役,其中1934年的湘江战役是死亡人员最多并直接影响到一个月后的遵义会议, 毛泽东重新掌舵直至1976年去见马克思。


毛泽东的经典“枪杆子里面出政权”。1927年的南昌起义,使中国共产党有了第一支武装力量,江西瑞金建立了第一个苏维埃政府。“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仅赣南闽西红色苏区面积越来越大,8万平方公里,划分为4个省60多个县,人口400万,真是兵强马壮。随着三次反围剿的胜利,中共中央机关也从上海迁至根据地,形势一片大好。有人脑子开始发热了,要向大城市进攻,夺取一省或数省的首先胜利;不用脑子想, 用屁股想,都知道以工农红军现有的人力、物力、武器装备很难击败粤桂湘地方军事力量,更别说装备飞机大炮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的国民党中央正规军。硬碰硬玩阵地战,攻坚战,攻长沙,打福州, 打赣州……, 结果呢?家底损失不少, 根据地越来越小。彭德怀名言“崽卖爷田心不疼”就是说的第五次反围剿。


喝过洋牛奶,吃过洋面包的中共中央高层娃娃们加洋顾问如博古、李德只好跑路了,美名曰战略转移或外线作战,与湘西贺龙、萧克的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待形势好转在返回江西根据地,除少数几个脑子清醒冷静的高级军政人员外,当时大家还都相信了。


1934年10月10日, 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开始史称长征的突围,无论是国共任何人都不敢想,也不能预料,这一走走了15年,走出了一个共和国。


行军,作战, 行军,作战, 行军,作战……。


前方到站---湘江。


1934年11月25日中共中央和红军总政治部发出了“关于野战军进行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战役渡过湘江的政治命令”。而早在11月中旬,国民党南昌行营就已制定了在湘江东岸围歼中央红军的作战计划,将部属湘南的国民党部队编为五路大军。第一路军:湘军刘建绪的第16师、第19师、第62师、第63师及2个补充旅和14个保安团;第二路军:中央军薛岳的第59师、第90师、第92师、第93师及2个旅; 第三路军:中央军周浑元的第5师、第13师、第96师、第99师; 第四路军:湘军李云杰的第23师、第15师; 第五路军:湘军李韫珩的第53师, 五路大军近25万人,另外加北上的粤军4个师、桂军第7军、第15军及地方保安团、民团的合围堵截部队, 国民党军总兵力达35万人,并合围已形成。


而中央红军的兵力与装备是:第一军团,军团长林彪,政治委员聂荣臻,两位共和国元帅。兵力19880人,枪支8383支。第三军团,军团长彭德怀,政治委员杨尚昆,一位共和国元帅,一位共和国主席。兵力17805人,枪支8287支。第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政治委员李卓然,兵力12167人,枪支4213支。第八军团,军团长周昆,政治委员黄甦,兵力10922人,枪支3476支。第九军团,军团长罗炳辉,政治委员蔡树藩,兵力11538人,枪支3945支。军委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叶剑英, 一位共和国元帅, 兵力4693人,枪支1988支。军委第二纵队,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李维汉, 兵力9853人,枪支2240支。中央红军转移部队战斗人员总人数为86859人,非战斗人员及挑夫、民工1万余人。


国共双方兵力为4比1。双方作战部队编制有很大的不同, 国民党军各师作战人员基本满编满员,轻机枪配置到班,重机枪每连多挺,团级单位有山炮多门, 师级单位有重炮多门。每师战斗编员为1万2千人左右。红军团师级单位作战人员从未满员过, 轻重机枪每团只有几挺,枪支为总人数的一半,无重武器。每师战斗编员为3千至4千人左右。


早在11月14日红军就截获破译了蒋介石发至各路大军的电报,知道国民党军在湘江东岸围歼中央红军的作战计划及部署。但中央高层娃娃们加洋顾问脑子一根筋,都没有用脚指头想一想,硬要钻口袋,走绝路,走死路。


刘伯承元帅有一句名言:“狭路相逢勇者胜”,打,战斗,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合围圈,抢渡湘江。将士们是好样的,只有政治权术家的瞎指挥,没有将士打不好的仗。中共军事指挥员战斗时喊的是:“跟我上”, 国军军事指挥员战斗时喊的是:“给我上”,一字之差,政府迁至海岛60年了。


1934年11月27日晨, 红军开路先锋第一军团二师四团在共和国上将耿飚团长的率领下,抢先占领了湘江西岸并修筑阻击阵地,后续部队开始架设浮桥,而军委纵队还远在70里外。28日国民党军空中侦察报告,红军一部分已渡过湘江,占据了湘江西岸滩头阵地。上峰震怒。万分紧张的各路国民党大军加快进攻,将10万红军合围在宽三十几里,长八十几里的狭长地域内,到处是枪声、炮声、杀声、喊叫声……。


红军面对的是装备优良训练有素的国民党中央军,及骁勇善战凶残嗜血的川桂湘三大地方军事力量中的桂军和湘军主力。桂湘地方军阀为了自身利益,防止流窜的红军在自家地盘上生存发展,此次也不惜动用看家老本,誓把中央红军消灭在湘江东岸地区,以绝后患。


蒋介石认为, 中央红军注定要被彻底消灭在湘江一战中,即使没有军事常识的人看一眼地图就能明白红军自己走入了绝境,可是红军竟然从国民党十几万大军的包围中逃走了。


蒋介石长期以来,就是想将南方几个由地方军阀控制的省份,掌控在中央集权统一领导之下。首先是军队进入,但粤桂湘黔川滇康各省别说是中央军,就是老蒋的一兵一卒也休想进入。红军的长征使蒋介石终于有了可乘之机,此次红军走到桂湘交界处, 桂湘两军就得战, 中央军可长驱直入,在地方军阀心口插入一把刀。桂军白崇禧、湘军何键自有小算盘,脑子可比中共高层娃娃们灵光的多,打归打,决不手软,但是要留一手。中央红军能逃此一劫,与他们的想法太多是有很大关系的。。


为了军委纵队能安全渡过湘江,在通道军委纵队两翼, 中央红军主力部队对从南北两面夹击而来的国民党军进行着顽强阻击, 通道畅通无阻。11月28日军委纵队就能安全抵达渡口,渡过湘江,但一天一夜的时间大搬家式军委纵队仅仅前进了不到二十公里,走廊式的通道等待了整整三天。如果28日或29日天亮前军委纵队能抵达湘江并渡过湘江,整个中央红军的命运也许会改变。中共军队历史上最异常惨烈的战斗在这三天里发生了。

刘建绪27日命令全州防线上的湘军两面夹击红军。28日刘建绪决定在红军大部队尚未渡过湘江之前,先将已渡江的少部分红军干掉, 红一军团二师四团支撑着湘军2个师攻击,死保湘江西岸滩头阵地。湘江防线南端, 桂军第15军也加快了进攻,桂军第7军在红军侧后发动攻击。中央军周浑元部4个师直扑中央红军后卫部队第五军团的一〇〇团, 周浑元知道这里是中央红军最薄弱的部分,攻击异常凶猛而猛烈,面对整整4个正规主力师的攻击, 一〇〇团承担着巨大的压力和牺牲,不到一天时间, 一〇〇团官兵大部战死,生还者不足一个营兵力。象这样打光或基本打光的成建制团师在以后几天里还有许多, 一个团一天战死三个团长两个政委, 一个师两天战死三个师长, 刚任命的团长,十几分钟后就阵亡了。


从29日凌晨起, 国民党追剿军开始全线总攻击。通道左翼侧后是第三军团五师,只有十四、十五2个团,却阻击着桂军2个师的进攻。天上的飞机,地面的大炮,加上一旦打红了眼就分外凶狠的桂军,战斗到中午,两团已伤亡1千多人。通道左翼是第三军团四师, 飞机投下的燃烧弹把四师的阻击阵地烧成一片火海,无险可守的开阔地上布满了桂军和红军的尸体, 1个师顶着1个军疯狂进攻, 阻击阵地几乎成了一个巨大的绞肉机。通道右翼是第一军团, 军团长是无论在多么混乱的场合,总是能够在没完没了的踱步中把自己的思路调整到具体的作战方案上来的林彪,时年28岁的林彪,被对手称为“朱毛赤匪中最有计谋的干将”, 洋顾问李德说他是“最有头脑最有前途的红军指挥员”。他的正面是湘军6个师, 攻击兵力超过阻击他们的红军十倍以上, 湘军一开始就显示出不惜代价要切断通道与南面桂军合围战斗决心,以宽大的正面展开了快速突击, 整营整团成建制的湘军象潮水般地拥上来,红一军团的前沿阻击阵地相继丢失,人员伤亡巨大, 红军强行发动反冲击,重新夺回阵地,就这样反复撕杀, 阻击部队第一道防线被湘军突破, 部队被分隔包围, 红军只得向第二道阻击防线转移。红八军团和红九军团的任务, 是阻击通道侧后翼尾随和包抄的中央军薛岳部4个师及2个旅、周浑元部2个师,还有桂军湘军各一部的进攻, 地面猛烈的炮火,空中战机的轰炸,从兵力和火力上比较, 红军两个军团根本就不是中央军的对手,这是一场不对称的战斗。红军官兵顽强抵抗兵力超过自己数倍国民党军的攻击,没有人退缩,人在阵地在。红五军团从长征突围开始一直就是中央红军的后卫部队,负责殿后阻击任务,总是坚守到最后再撤离。国民党军的猛烈攻击,使红五军团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和牺牲,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候, 他们不能再后撤了, 因为他们知道身后是党中央军委纵队,一但防线被突破,后果将不堪设想。炮火连天,血肉横飞, 红军官兵一个个倒下,为了胜利,为了苏维埃。没有人退, 也没有人敢退, 因为每一道防线上都有各军团保卫局政工人员组成的战场执行小组,它的唯一任务是战场督战,权限很大,有动摇者就地处决。


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在湘江西岸固守着滩头阵地,为后续部队安全过江正在撕杀。如果没有陆续过江部队的支援,伤亡巨大的四团就得被湘军赶下江,后果是西进的大门关死, 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全军覆没,历史就得重写。四团在红一军团增援部队及其它部队配合下,顶住了进攻,并逐步扩大滩头阵地,终于将湘江西岸之敌击溃,确保中央红军西进道路畅通无阻。


11月30日上午,军委纵队到达湘江渡口开始渡江。军委令各部队陆续放弃阻击阵地,向湘江渡口靠拢。敌人的炮弹已打到了湘江里,情况万分紧急。


12月1日17时30分,军委纵队全部渡过湘江。遭受重创,严重减员的红军各军团陆续渡过湘江。渡口浮桥随后被炸毁,子弹已打到了江边。


11月30日半夜,红八军团撤退时是在红九军团后面,边打边撤,2个师的敌人在后面紧追不舍,前面突然发现桂军已经插到了红九军团与红八军团之间, 红八军团腹背受敌,黑暗中的交战极其混乱也极其惨烈。只得突围, 12月1日下午,当红八军团政治部主任共和国元帅罗荣桓渡过湘江,抵达西岸时,发现身边只剩了一个年龄很小的红军战士。红八军团, 一个光荣的团队,长征出发时兵力为10922人, 渡过湘江归建时仅为600人。


被毛泽东称为“天之骄子”的共和国上将萧华师长,率领少共国际师的娃娃官兵们顽强抵抗数倍敌人的进攻,伤亡惨重,但孩子们没有眼泪,没有退缩, 没有害怕,只有一颗忠诚的心。当完成阻击任务后,发现通往湘江渡口的路上布满了敌人, 少共国际师的口号是:“生死存亡在此一战!” 娃娃官兵们不断发起殊死攻击, 终于冲出敌人包抄,不顾一切地扑向湘江渡口, 扑向被红军战士鲜血染红的湘江, 伤亡过半的少共国际师在12月1日黄昏时终于到达了湘江西岸,逃过一劫。而追击的国民党军距离渡口已不到2里地。


少共国际师是最后归建的部队,此后红军重新整编, 少共国际师解散,编入各部队,湘江战役是少共国际师最后一次战斗。


还有一支部队未能渡过湘江。


当军委电令红五军团三十四师为全军后卫, 一个师掩护中央红军数万人后卫任务时, 三十四师的命运已成定局。与追击的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部的战斗异常惨烈, 三十四师坚持到了最后,死守了五天。当12月1日军委纵队全部渡过湘江之后, 三十四师接到的最后一个命令是:放弃阻击阵地,“立即向湘江渡口转移,并且迅速渡江”。但是, 三十四师的阻击阵地距离湘江渡口至少还有75公里以上的路程,且通往湘江渡口的所有道路都已被敌人完全封锁。三十四师处在了敌人的四面包围中。中央红军的所有部队都离他们远去了。12月1日夜,合围的敌人将突围的三十四师分割成数块,战斗持续到深夜,师政委师参谋长战死,师长重伤被俘自杀, 一〇〇团、一〇一团、一〇二团官兵流尽最后一滴血, 三十四师全军覆没。


湘江一役, 中央红军由苏区出发时的8万6千余人锐减到3万余人,其中仅牺牲和失踪的红军官兵高达3万5千人。


五天的战役中,单方战死3万5千人,在现代战争都是非常少有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