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的变节


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可谓中国现代历史上最大的汉奸。1910年,年轻时代的汪精卫曾参与过暗杀清廷摄政王载沣的行动,后因行动泄密而被捕,一时传为佳话。没想到,抗日战争一爆发,已位居高位的汪精卫竟成了亡国论的极力鼓吹者,认为中国不堪一击,“晚和不如早和”。


起初,汪精卫想拉拢蒋介石一起向日本求和,可蒋不搭理,于是萌生了单独与日本媾和的念头。1938年11月,汪派亲信与日方代表草拟秘密协议,准备成立新政府。这期间,汪曾一度犹豫,怕担当“汉奸”骂名,成为民族罪人。为此,汪精卫还在重庆上清寺的寓所内,郁闷了好几天。他的妻子陈璧君不断蛊惑汪早日另立中央,并说:“要和就早和,再与日本打下去要亡党亡国,我们不能陪着老蒋一块死”,而她骨子里的打算是想马上当第一夫人。汪精卫的一些亲信也在怂恿。于是,汪决心与蒋决裂,另起炉灶。


1938年12月22日,日本首相近卫文麿发表第三次对华政策声明,提出“善邻友好、共同防共和经济提携”三项原则。汪精卫立即在随后出版的香港《南华日报》上积极响应。这令蒋介石大为恼火,随即召开中常会,将汪精卫永远开除出国民党,并撤销其一切职务,同时,又让外交部长王宠惠去找已逃到越南河内的汪精卫,劝汪离开日本人,承诺既往不咎,但遭到汪的拒绝。见软的一手不行,蒋决定来硬的,命令军统头目戴笠派遣的几名刺客潜入汪精卫位于河内高朗街的住所,意欲刺杀汪精卫,但未成功。


1940年3月,汪伪“国民政府”在南京正式成立,汪精卫终于坐上梦想已久的第一把交椅,开始了自己的汉奸生涯,彻底成了中华民族的罪人。随着汪伪政权的成立,一些原国民政府中主和派,比如陈公博、周佛海也纷纷相随,担任伪“国民政府”中的高官。这些人深得日本人的赞赏,有的甚至还得到了裕仁天皇授予的一等旭日大绶章。


三大汉奸可悲的下场


投敌卖国的汪精卫没有得到好下场。1943年底,由于急需取出伤及后背的子弹,汪精卫被迫接受多次手术。次年初,在日本治疗的汪精卫因三节胸椎骨严重变形,骨膜发炎溃烂,形同枯尸。11月10日下午,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市一座冰冷的地下室内死去。


汪精卫死后,陈公博成为伪“国民政府”主席。此时,陈已预见日本人大势将去,便极力讨好蒋介石,公开叫嚣“无论重庆和日本人是否剿共,我们都要剿共,不能有丝毫含糊”。日本投降后,陈公博立即解散伪“国民政府”,积极配合蒋介石受降。但是,蒋介石却不买他的账。1945年8月,陈公博带着家人辗转到了日本。然后,日本对外谎称“陈公博自裁了”。不过,蒋介石不相信,向日方提出引渡陈公博的要求,否则就要验尸,日本人无奈只得交人。第二年夏天,陈公博在苏州狮子口江苏第三监狱被执行死刑。陈公博的家属将其尸体运到上海,连墓碑也不敢立。


眼见日本气数将尽,善于见风使舵的周佛海则开始与蒋套近乎。蒋也不计前嫌,投桃报李,日本投降后,让他当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上海行动总队总指挥,负责对上海的接收。后屈于外界压力,蒋介石才将周佛海收监。最初周被判为死刑,在蒋介石的包庇之下,此案又改判为无期徒刑,收押在南京老虎桥监狱。最后,周佛海在狱中病死,终年52岁。


汉奸难逃法网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国民政府先利用汉奸看守住东南沦陷区。此时,饱受伪军迫害和蹂躏的中国人民,急切要求审判和惩治汉奸,清算他们的罪行。中国共产党在《中共中央对目前时局的宣言》中呼吁严惩汉奸,解散伪军。在1945年9月下旬,国民政府下令军统在南京、上海、北平等地逮捕汉奸。


逮捕汉奸的工作基本是采取诱捕的方法。在上海,1945年9月20日的中秋之夜,军统头目戴笠向数百名汪伪高级官员和将领发出请柬,邀请他们出席中秋赏月晚宴。酒过三巡,戴笠站起来说:“八年抗战,现已胜利,在座的不少人在抗战期间出任伪职,这当然有各种原因。从今天起,只要能立功赎罪,政府是宽大为怀、既往不咎的……”戴笠的话得到了热烈的掌声。稍停,戴笠又乘着酒兴继续道:“解决汉奸问题,政治重于法律。要相信蒋委员长,相信政府。”三天后,戴笠又请汉奸们到军统局愚园路公馆大院。大院四周早就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军警特务,伪职人员只好束手就擒。当夜预捕汉奸无一漏网。第二天又逮捕汉奸100多人,全部关进原汪伪76号特工总部的监狱里。


华北地区捕捉汉奸的工作非常有意思。1945年12月5日下午,北平的伪军政要员被邀赴晚宴。正当开怀畅饮时,戴笠拿出蒋介石审定的一份名单,照单点名,宣布对宴会上汉奸的逮捕令。顿时,座上宾当即成了阶下囚。


从1945年9月至12月,国民政府的肃奸工作告一段落,共捕获汉奸嫌疑者4291人,移送军法机关审判者334人。1946年4月1日,高等法院在南京朝天宫正式成立,对汉奸的大审判随即展开。


对汉奸大审判


对汉奸们的量刑,当时的国民政府有一定的尺度。伪省长以上处以死刑,伪部长一般为无期徒刑,伪次长为7至15年徒刑,伪局长为3至5年徒刑;普通通敌的,一律处以6个月到2年的徒刑。


原汪伪政权的立法院副院长缪斌是第一个被处决的大汉奸。1946年4月3日,设在苏州的江苏省高等法院开庭审判缪斌。缪斌态度很自然。当法官质问缪斌罪行时,他还为自己辩护说:“蒋委员长曾说过,抗战有种种途径。除战场外,策反也是重要的工作。做策反工作,可谋求以敌制敌,促进敌人自己溃散。”他还口述自己当初与何应钦等书信来往的密情。法官自然不敢再让他乱讲。五天后,缪斌以通谋敌国的罪名被判处死刑。


4月15日,汪精卫之妻陈璧君也被审判。那天,陈璧君还着意打扮了一番。在法庭上,陈璧君非但不认罪,而且态度非常傲慢,破口大骂蒋介石,抨击了国民党的所作所为。旁听席上时而一片笑声,时而一阵掌声,都为骂蒋而叫好。陈璧君却以为是人们同情和支持她,骂得更加起劲了,不仅极力为自己的卖国罪行辩解,还把自己和汪精卫打扮成爱国英雄。旁听席上嘘声四起。一周后,陈被判处无期徒刑,最后死于狱中。


早已病死的汪精卫虽逃过了审判,却没有逃过惩罚。在汪死后,日军将汪的尸体运回南京,葬在他生前选好的南京郊区梅花山下。但是,蒋介石不肯善罢甘休,他命令何应钦,在政府还都南京前,必须将汪精卫在梅花山上的坟墓处理掉。1946年1月21日,工兵用炸药炸开汪精卫的墓穴,将挖出的棺木装上大卡车,运到外地焚尸扬灰,坟地也被铲平。大汉奸汪精卫,终于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1948年1月5日,国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长谢冠生宣布,各省共审判办结的25155件汉奸案,共有14932名汉奸被判刑,其中死刑369人,无期徒刑979人,有期徒刑13570人,14人被处以罚金。苍天有眼。不管这些汉奸罪恶的生命如何结束,他们最终都已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遗臭万年。